木筏十來個,橫在河上,沒有人,靜靜地,河水淌著的聲音極響。

我對這個女人說什麽?黑暗很好,陌生很妙。我身上那件旗袍,讓我感到恐怕,因為我上網一看,這個城市某個場所,女人都穿著同樣的衣服。好了,這個女人自然不會是你,不過是一個仿制了你趣味的女人,在討好我。

這個女人說,想那個不守信用的人做啥?她來不來,都和別人在一起,她對你沒那麽重要,重要性是你制造出來的。這兒沒有的,其他地方也不會有;在其他地方失去的,在這兒也不會得到。

 

我覺得自己離開了床,朝門外走去,走向更加漆黑的深處:一個溫馨的家,父母和大小孩子圍著一個圓桌喝茶吃糕點。其中一人站起,到門邊來。我想躲閃,卻聽見他們說:都想看看你,怕你不好意思就沒請你進來。他們在說我。這是一家奇怪的人,是我未見過的,和我的家人不一樣,太不一樣了。我們家女孩從來不讓上桌,女孩低人一等,生下就知道這點。這時你出現了,拉拉我的手。我還是不進。你看著我,我說讓我走吧。

 

我轉身走掉。

 

好多上上下下的石階,中環一帶的路,怎麽跟小時的山城一樣,石階兩旁全是小商店,夜里也開著。我盲目地走著,汗沁出皮膚。

路邊一家公共浴室開著。我想也不想地就進去。脫了衣服,發現你在那兒淋浴。巨大的興奮,前所未有,你的聲音歡樂極了:你要和我一起享用?這是美容浴,可讓人返老還童。來吧。我靠近你。你知道我和一個並不熟悉的人有點困難。明白嗎,你找了一種東西,費盡周折,用之才知苦,苦後才知妙,領略了妙才上癮。溫熱的水自動流出。

突然我看到你和一個男人,赤裸著身體,在滑溜、水氣蒸騰的地上翻滾,白晃晃一片肉。我清醒過來,透過墻上鏡子,看到自己呆呆地站在已無一人的浴室。旗袍被水淋透,貼著皮膚,變得又厚又重。

 

使勁地踢浴室的門,叫了起來。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