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這個人是你,裝著不認識我。你的記者職業病又犯了。你想從那兩個男人那里知道我些什麽呢,難道你不明白你想要知道的,我都會告訴你?末路已近,我不會再隱瞞任何一個小小的秘密,這也是我渴望與你見面的原因之一。我不想在成為一把灰之前,不見你。當然嘍,我也知道,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死亡,都會去參加對方的葬禮。如果出現了意外,沒有葬禮,你我也會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與對方告別。從我們開始知道對方的名字開始,從我們閱讀對方的第一封信開始,我們就浸入了對方的魂里。

 

但你逗弄我,掩藏真面目,未免太有點兒超俗吧。也許你早就到了旅館,甚至比我還早,你喜歡演戲,認為生活太乏味,得有刺激。難道你見我也要如此?


沒有約在機場,是我們的明智。機場大如海洋,人一進去,就像一個透明的蝦消失了。機場的播音恐怖,總在提醒人已是離去時辰。旅館是不是另一個機場?當然,如果能直接從那里起飛,有點道理。

那你為什麽還不肯在旅館里露面,有意捉弄我這麽個傻人。

 

為什麽我軟弱,膽怯,竟不敢走過去?走過去容易,太容易就會不珍惜,也容易瘋狂。我一直不是瘋狂的麽?我進電梯,在門關上的一刻,看見沙發上三個人停止交談,全在看手機,也許是我多心了。

又痛苦地等了一天,發現大堂有了銀光閃閃的聖誕樹,才十一月末呀,著什麽急。吃過晚飯回到房間,發現一個大禮盒在桌上擱著,有一張卡,是快遞代寫的:親愛的你,但願尺寸合適。沒有落款。

我打開大紙盒,從未見過這麽鮮的禮物。紫紅的夾層旗袍,絲綢面上桃花銀閃閃,我穿上,照著身材訂制的熨帖,很民國風情。當然是你了,你閉著眼睛也知道我的尺寸,因為我比你小一號,曾在電話里告訴過一次,你便記住了。

 

打量這件幾十年前就會被女人們愛著的衣服,心里的感激變成了喜悅。

頭髮得用心梳,鞋更講究,走動時目光得柔情脈脈,坐下時,腰自然地挺直。一定得戴首飾,嘴唇、胭脂抹得亮麗。這就是你要我成為的形象?穿成這樣,去討飯,準行。仿佛你在說。我笑了起來。於是將假髮拿出,對鏡子梳了一個辮子,劉海剪得齊整。

仿佛你問,就這樣和我一起站在大街上乞求?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