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她死了嗎?

你說,還沒,她正在用刀往心臟刺,最後一點力氣讓刀穿過了背,床上到處是血。救護車來了,她上車時停止了心跳。

 

你說得就像親眼所見一樣。你問我:你要不要這樣的死?

我說,不知道。

電話斷了。沒一會兒,電話又響了,你問:你並不高興剛才的談話?因為不放心才又來電話,知道嗎,在巴黎的她是真愛那個玉子的。

我說,真羨慕故事里的玉子啊。

 

你說,她死後,玉子傷心死了,也和那個男人分手,從此在世上消失了。若是到了那一天,我想你不會使用刀。

我在電話這邊笑了。心里陡然想,你會不會是故事里的玉子?但我沒說出口。

電話線那邊,你聽見我的心跳,問,你在想什麽?

我說,我在等你。我的秘密,我說不出口,身體沒問題,精神問題大到無邊無際。

 

你嘆了口氣。

 

擱了電話,我走到窗前,看著外面高低不一的樓群亮起層層疊疊燈光,心里還是有些踏實。你做過保證,無論發生什麽事都會來的,戰爭、地震、瘟疫,等等,都不會改變。如此說只是在安慰。我與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不會朝性事上想。我還需要安慰嗎?是的,需要。

這個晚上,你不肯露面,於是,我到各種可能的地方去找你,打發等你的枯燥。

 

我走到山下一幢正在銷售的空房子前。膽子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趁黑我從後花園進入,這是以前洋鬼子留下的一幢樓房。房子里沒家具,地下室什麽也沒有,全是灰。窗一半在外,我的身子一側,如紙片飄入。突然沒了亮光,難道生人一到,就自動暗到看不清?在黑暗中靜待幾刻,漸漸識出方向。往梯子上走,腳步輕,呼吸輕,一步一停。整幢房子無聲音,像預料的一樣。

感覺到屋里有人,我就在暗處小心地移動。幹嗎小心?心里一嘀咕,一腳踩空,我從樓梯上滾下來。

那人似乎在冷笑。那人應該是你?去查到我們共同認識的一個男人的家,想知你何時跟他,他何時跟我,我和你分別行動。

我摔得不重,靠墻站起,臉上出現一抹自嘲的笑意。查什麽呢,過去的事,值得嗎?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