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shanbe 杜善貝's Blog (131)

虹影《53種離別》香港 (4)

我走出房間,一個女人正閃入一扇門里,看見我,或是聽到開門的聲音,那探出的腦袋就縮回去了。那有可能就是你?

小時總想成立一個幫派,像武俠,你說。逢人便打聽,哪里有幫派可加入,結果回回都險遭不測。臨海一個大垃圾山,被警察忽略。

那些幫派經常在那兒聚集生事,也做黑市交易。

你也去那兒,與你同去的他早早準備條船,海上或許可有逃生之路,陸地不行,警察一來,就會一抓一個準。你同去的人受傷或被捕,而你和他逃脫。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March 4, 2020 at 11:15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香港 (3)

我把你帶到中環廣場,人擠著人,舉著棒的家夥轉著圈兒。就他,我點了一下。你竟然毫不猶豫伸出手,刀彈性很強,一點不含糊,直穿過他脖頸。那家夥立即蔫了氣倒在噴泉旁,一張紙那麽薄。你早就知道那不是真人。

不過,我還得獎勵你。

別客氣,我只是為自己。既然幹成了,慶祝一下是應該的。上什麽地兒?海邊碼頭?

 

奇怪那兒全是帳篷,整齊地排列。沒有聲音,寂靜得很。人擦身而過,會閃出電火花。被摩擦過多少年!我笑了。…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March 4, 2020 at 11:14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香港 (2)

知道嗎,我昨天等了一夜,沒睡,等不到你。

 

今天雨細得似有似無,像猛獸輕柔的尾毛。我覺得肚子餓,就到旅館一樓早餐廳。那兒人並不多,但覺得壓抑,於是掉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大街上。

 

在窄小的巷子里,找到一家早餐店,要了豆漿包子。像幾天未吃東西,我吃完一份,又要了一份。

這兒人說的語言我不太懂,雖然字相同。…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March 4, 2020 at 11:13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香港 (1)

你的車駛得極快,拐彎處也不減車速,只有車輪吱咯吱咯猛地怪叫。你的眼睛,也就是我想念著的眼睛,那麽多車燈掃過,仍一直盯著前方。

你要去哪里呢?

一靜下來,我就看見了你。

 

我們雖然從未見過面,那又有什麽關係?你說你的呼吸里有著我的氣息,奇怪。你喜歡我身上的氣味,我從不用香水。在人堆里,在喧鬧的酒吧鑽過,啥味兒都有。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乾淨,自然,就是我自身。…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March 4, 2020 at 11:11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少年(下)

下半夜,我幾乎沒有睡,無法入睡,一直到天亮。好吧,他在懲罰我,我也在懲罰自己,就在他去過的菲律賓,在那聖佩德羅?庫圖德的小山上,我曾跟一排悔罪者將自己的名字釘在十字架上,一是為了感謝上帝;二是企盼生病的親人能康復;三是想贖罪。

又一天晚上,他打電話:“十五分鐘到你的院子,我很想念你,能否和姐姐在院墻外聊五分鐘?”

“不能。”這回輪到我無情了。

“好幾人因害怕而跳樓,要讓家里傭人洗菜二十分鐘以上。扛著大袋米。民工戴著口罩往北京火車站逃跑。你想嗎,若想,我來幫你。”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February 28, 2020 at 11:00a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少年(中)

我發現自己一夜之間竟成了一個受虐狂。

開窗,新鮮的空氣灌進屋來。叫餐,隔著房門,送餐人將菜擱在事先墊好的報紙上,將那錢取走。拼命上網,查症狀,是絕症。我見過一個從廣州回來的朋友,情形與我一樣,我打電話過去,找不到他,從別的朋友那兒打聽到,他進了醫院,三天後死亡。

記得第一次與他聊時,他說他是白曁豚。我逗著他說:“是啊,這白曁豚在長江里已差不多絕跡,需要保護。”他有很多照片,浪跡天涯的照片,我喜歡摸他的腳,我從未遇見一個人走過的國家能有我那麽多,他甚至去了我沒有去的國家,在非洲,得了熱死病,沒死,拾了一條命回來。…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February 28, 2020 at 10:59a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不明身份

和他相識,我一身紅衣。 

和他離別,我也一身紅衣。 

在海平線上,到處是白色的房子,在雲里變幻色澤,一會變暗,一會變亮。

 

我穿上黑衣,戴上禮帽,什麽都不想,我站在這兒,看海邊。你們叫我情癡,你們叫我另一個法國中尉的情人。我不等他,我等另一個人,因為另一個人比他真實。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27, 2020 at 12:14a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水庫

我經常開車去懷柔或十三陵水庫度周末。一般我會停好車,然後走路。我遇到了她,朝她偏偏頭,讓她跟著我。她卻停了停,似乎在猶豫,但沒一會兒就與我並肩而行。

她個子並不高,梳了一條辮子,身上的白絲綢裙子皺巴巴,被刮破了,手臂上也有兩道淺淺的傷痕,已結痂了。她和我走在樹叢中那條似有似無的小徑,車道遠遠地拋在身後。

 

空氣很清新,她說一個人活著沒勁,真害怕他不在身邊,現在必須找到他。她的話似乎沒完。

“他說他愛我。”她說。…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16, 2020 at 10:47a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滄浪之約

夫差是歷史上第一個為女人賭輸江山的人,為這點他值得我敬仰和拜訪,值得我一再夢想重新約見。 

神人給我測過名字,說我到滄浪,該時來運轉。我立於亭中,白衣素面,果然心靜氣穩。五百名賢祠翠玲瓏館,還有禦碑亭,那年代久遠的庭院曲折多變,山石橫臥藕花水榭,總讓我這職業說書人開口就帶點悲劇色彩,卻是讓人不得不明白自己也傳奇。滄浪古亭,斜陽中讓我回想起英國湖區。記得在湖區時我也是一人,把陌生景致裝入記憶中時,心里覺得人生無常,發現自己好像前世已經來過。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14, 2020 at 10:41a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 馬耳他(下)

手掌大的魚,一群群旁若無人地遊著。白沙石間的海藻一片又一片,船經過,就不斷搖動,蕩得水興奮不安。又輕又柔,像人的擁抱。想被擁抱?不,已經失去,所以不必當真。不當真,才可以正常地引著比喻,不帶酸酸的浪漫勁。礁石幾乎劃破船底,沒在水下的玻璃艙底面一定鋪了厚橡皮,不然早撞得船沈人亡。魚越來越密,越來越黑,在水里遊得自由,好像精子,遊在水道里。這個比喻一點沒猥褻的意味。

 

我站起來,打開閃光燈,拍一張精子群行情景,不拍毫無意識的礁石。我舉起鏡頭,眼睛盯住玻璃窗,連續按下快門。突然,鏡頭中出現一條大章魚,朝我的臉猛沖而來,啪地一下八個吸盤同時扣在我臉前的玻璃上。我嚇得大叫一聲:“章魚!”…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13, 2020 at 10:11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 馬耳他(上)

從機場乘出租,來海濱的途中,經過不止三個墓區,大都是四十多年前這個小島上一次戰爭的死難者,當然只是勝利的死者才有墓地。我能想像被炮彈炸得一段段的胳膊身軀,但想像不出那些臉毀壞的樣子。

我把門窗打開,朝海的房間,風景不錯,遠處有峭巖怪異的小島,近處有一些熱帶植物,仙人掌茁壯肥大。三層樓高的陽臺外,九重葛盛開著,太陽曬著的一面紫紅發黑。我探出身試了試,夠不著。

 

因為鬧瘟疫,我決定到這個千島之國,旅行社找了這間度假公寓。我看見門背後鏡子里的自己:頭髮還不算太蓬亂,白衣白褲,眼睛很放鬆。心想今日就在附近轉轉,買些食品。以後幾天,中飯在外面吃,早晚飯自己做。…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11, 2020 at 9:28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弗里達

墨西哥的奇女子弗里達,正整裝上路去見死神,時逢她的畫展開幕。救護車把她送到美術館,送到預先架好的一張床上。床有四根帳柱,掛上丈夫迪戈的照片,還有斯大林和馬林科夫的照片。 

一面鏡子映出她的臉,帳頂垂掛下的紙骷髏,與她的臉在一起晃動。幾百名朋友繞著床和唱民歌,她也輕聲跟上去。 

夜深,她愛著的這個世界,空氣漸漸稀薄。

 

她馬上要上路,正在上路了。…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January 1,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插花女

小時,燈用完就關。家基本就是黑的。只有過年,家里才早早亮燈,晚點關,接近通宵,尤其是對岸點爆竹,滿江滿岸熱熱鬧鬧。我穿過堂屋,從一家門檻到跨到另一家門檻。 

我帶著手電筒。童年時迷戀燈,這習慣經常被人嘲笑:鄉巴佬,土氣。手電筒在這兒不僅有用,還特有用。我在深夜到達這兒,手電筒往哪兒照,哪兒就是黑壓壓一片人,有的就睡在馬路邊,燈光掃來,他們也不遮擋眼睛,他們很像一個潰敗的軍隊,饑餓的難民。 

在這個異鄉,我特別想你,使我有點相信,你又開始一輪折磨我。躲開你已經不可能。如果你不找我,我決定還是自己走出來,我的火車鳴著長笛駛遠,又下雨了,軌道兩側全是黑色雨傘。…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26, 2019 at 8:11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少年(上)

他比我整整小九歲,仿佛貧血,臉總是蒼白的。他總說,他是我弟。

今年我回到故鄉,他卻沒來見我,一般知我回來,他都會來。這讓我納悶。

他的職業是海輪水手,出沒神秘。這天我去草枕頭酒吧。以前他常在那兒,但願會遇上。

可是一個人在那兒喝完一杯,也不見他人影。他不會來草枕頭。在這麽一個人人戴口罩、害怕被病毒感染的時候。這城市太大了,電梯工、警衛和路人,包括菜市場的清潔工,人人談虎色變。孩子能不去上學就不去,而藥店生意興隆,全是排長隊抓各種報上網絡上公開的治病毒的偏方神方。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20, 2019 at 3:43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西爾姆山

他說你走不下去時,得回過頭去望望。 

為什麽?我問。 

因為我是你的魂,我會跟著你。

 

可是我到達西爾姆鎮時,無論我怎樣回頭,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現在我記起來,他死了,也許已過去好多年。灰暗的天邊有一隻雁在輕輕掠過西爾姆山峰,太陽早已西斜進山那邊。他說過,你別哭,你哭了,就再也見不到他。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18, 2019 at 11:30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尼泊爾

認識你才幾天,居然天天都見著,這一回你挽住我的手臂,一同朝旅館外走。 

“我早認識你就好了。”你捏捏我的手指,“我們有緣,我們兩個愛好性格極像,身世也相近,都是沒有人要的人。” 

我發現你的頭髮變黑了,你說臨上飛機前去了美容院,一是想試試這顏色好不好;二是想更接近我。我笑了。滿街都是鮮花,潑水節已經開始許多天了,有女人頂著盛著水的銅器快速走著,我保持平衡的本領可以上臺表演,長裙襯出我媚嫵苗條的身材。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16, 2019 at 10:07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雅加達

我曾經在一本當地導遊書上讀到過變性巫師包治各種怪病的事。沒想到此刻他就在我對面坐著,看著我。 

他艱難地摸尋一張牌,隨意地看一眼,便丟在桌上。 

我看了嚇了一跳:那是個死人。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9, 2019 at 3:11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夜市

這個小島一到初夏就開著夜市,點著煤油燈,一街都是,閃爍不定,和以前的夜景不同。人們擠擠攘攘在一條街上。 

黑夜里那些人表情平和,穿戴平常。月亮在街正中間,有賣鹽茶蛋的人吆喝起來。男人嘴里含著長煙槍,隨意地向女人吐煙氣。這兒以前有過戰爭,鬧過饑荒,男人未能活過女人。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December 6, 2019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愛情

我回來,完全是想逃離那個人多的世界。從前我作為你的情人來住過,現在你不在了,我來了,在石坎底下找到我們倆共同藏的鑰匙,當時你說會生銹,就取了一塑料薄膜包了。我一層層揭開薄膜,感覺滿是你留下的手紋和體溫。你不在了,我卻又一次感覺到了你。 

房子的墻已歪斜,圓圓的石凳裂開一些縫。東墻長著兩株香蕉樹,寬大的樹葉遮住陽光,蟲子在地上爬動。墻外的背景模糊,石階邊的苔蘚,小朵野花紫紫的,在風中擺動。 

當我站在這房子門前,用鑰匙打開門,我知道,我就是另一個人了。門關上,過去的生活就消失了。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November 29, 2019 at 5:01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千島國

從一個島轉到另一個島,我每天都在寫信,像是寫給母親,也像是寫給一個離我而去的人,卻從不把信投遞出去。 

郵局離我住處很遠,要走好幾里路。不過這不是理由,我沈浸在語言里,仿佛和自己過不去,我從不看寫好的信,也不用已經用過的語句。半年後,我逐漸感到語言貧乏,而且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表達力不從心,比如我想說一隻手如何溫柔美麗,卻說溫柔美麗的手什麽也抓不著。 

我把墨水倒在溪水之中,洗乾淨毛筆。



     …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November 29, 2019 at 5: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