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嗎,我昨天等了一夜,沒睡,等不到你。

 

今天雨細得似有似無,像猛獸輕柔的尾毛。我覺得肚子餓,就到旅館一樓早餐廳。那兒人並不多,但覺得壓抑,於是掉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大街上。

 

在窄小的巷子里,找到一家早餐店,要了豆漿包子。像幾天未吃東西,我吃完一份,又要了一份。

這兒人說的語言我不太懂,雖然字相同。

我的位子靠著窗口,望著上早班的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覺得生活真是辛勞奔波,活著多麽無趣。我突然想,若是你在身旁,必然不一樣。就是這時,一個男人停在窗口,朝我看,他的相貌被大把鬍鬚遮住。

 

我站了起來,走出去。他急忙朝右邊小販攤走。莫非這個人是你,你裝扮成一個男人,你早就到了?這個念頭嚇了我一跳。

我跟了上去。新鮮的水果,煮熟的早點,人一多,雨衣和雨衣差別太小,走著走著,一拐彎,我把他弄丟了。算了,他多半是一個陌生人。這麽一想,我就順著巷子走出來。

我從未對人說起過你,在我寫過的書里,也避開。人年紀大了,未了的事突然冒出來,妄想提醒我欠這個世界一本回憶錄,要我抓緊時間寫。可是這書里沒有你,回憶有什麽意義?

 

說起來,我們並非沒有見過,我們算是見過一面。就在香港,在馬路上,一個崗亭邊。那天我喝醉了,一個不得不應酬的飯局,不開心,多喝了幾口酒,就醉得不行。不知怎麽搞地,上了一輛出租車,對司機亂說了一個地名,殊不知真有這地方。下了車,按響路邊一個房門。只有狗的吠叫應門。

我嚇得朝後退,結果撞上路人,那就是你。

我真餓,我說。

我也餓,你低聲說。

 

街邊有家小酒館,我們要了單間弄來酒,淡淡的。上衛生間聲音不響,暖氣不夠熱。的確,靠枕不硬也不軟,客舍如家家如寄,絕對如此。

可是,你否認那天那個人是你。你說我們以前根本就不認識。

不,我不這麽認為。我聽出聲音了,是你,就是你。

我記得那天我遞給你一把刀。

 

幹什麽呀?你問。

我得考驗一下你的愛情。怎麽著?看你能否為我殺人!

殺誰?

我想殺的人。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