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53種離別》但願有一天(上)

信的第一頁有汙漬,字跡沒有被改變,說是很久沒收到我的信了,然後又是老套話,問我:“親愛的,你到底把我放在何處?心里或是心外?甚至更遠的地方?” 

我坐在房間里,卻好似在荒野。寫信人不明白,玫瑰都不見了,新種上的竹子在土里繁衍,它們會擋住對面灰暗的高樓,會使荒野成為真實。有竹子的小路,但願有一天,我會順這竹路走出去。

 

冬天離這城市近了。從荷蘭新開的航班,帶了各色郁金香,送給城市公園,公園里的熊貓第一次不害怕離開故土,因為郁金香的存在,成群結隊的孩子們歡呼雀躍。知道嗎,我喜歡熊貓走路時的笨拙勁。 

而魚鷹則相反,魚鷹聰明如一道光,快速得刺眼。 

水的波紋與天空的波紋在一瞬間交錯。

 

魚是犧牲者,躺在艙里,挣扎著,使水深綠,比河流更深綠。 

信郵出去,就是要人看。有的人寫信只為寫,不需要讀,有的人寫信是為了自己讀,然後毀掉。有的人寫信郵出去,收信人已不在原來的地方,不會讀到。

 

寫信人呢,寫信,屬於哪一種情況? 

一年年收到信,我連續讀,感覺到了一個很長的感傷的故事,聚少離多。的確,讓一個陌生人知道,比一個認識的人知道更好。無論怎麽看,一天天過去,牽掛太多,擔心太多,都會自作自受。

 

看不出寫信人是男是女。男女都一樣,沒關係。男人也會溫情脈脈,女人也會剛氣十足。雌雄同體,沒什麽不好的。 

信近來越寫越長,字跡也越來越草,有時難已辨認。讀信花掉我大量時間,脖頸酸麻,頭費力地垂下。這時我看見那魚鷹,在捕獲魚之前,抖動著翅膀,在船舷緩慢走幾步。

 

沈下水,忽起忽入,眼睛無奈地望著天。 

魚鷹在水面一掠,抓了獵物。 

喜歡魚或是魚鷹?

 

或許兩者均喜。由於有它們,這個世界才真實。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