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
  • Male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說好不准跳's Friends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Poèmes lieu
  • 三演 義國
  • Lim Yong Xin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INZHU Інжу
  • Ra Zola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Gifts Received

Gift

說好不准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說好不准跳'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blog post 古來巴剎街 遠遠來點心/雲吞麵店
"古來老巴剎街 翻開老照片,那黑白像素與彷彿恍惚的景觀 總是煽亮我們的唏噓感慨:一切仿似昨天啊 很多的熟悉混雜著不斷侵入的陌生 要是回到今天的現場 一直在哪兒的道路與建築 許多曾經發生在那裡的事情早已煙消雲散 事件中的人們也已不知去處 別說尋常人家瑣瑣碎碎的平常生活 就算是意義重大的事件與人物 許多時候也逃不過這個命運 甚至被有心人掉亂了秩序,偷換了敘事與重點 我們如何面對這個沒有根,或找錯根的現象? 令人眼花繚亂的新工藝,能幫上什麼忙? 圖片說明:柔佛古來菜市街(巴剎街),留給我最大的兒時記憶,…"
Jul 20, 2018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blog post 古來巴剎街 遠遠來點心/雲吞麵店
"新加坡巴士車票 1950年代生活在古來的人 依稀還記得有一個時期 我們到新加坡去 用不著護照 小孩子在新加坡坐巴士 不管多遠的路途,多少站 一律只需要一角錢車票 新馬錢幣通用,幣值一樣 1965年8月9日以後 因為新加坡脫離了馬來西亞 很多古來人和住在新加坡的親戚 哪怕是兄弟姐妹、叔叔伯伯嬸嬸伯母 都成了兩個國家的人 進出往來都需要護照了 有許多不習慣這樣子安排的老人家 坐車到關卡又回來了 第二天去新山申請 5令吉一本的護照"
Jul 9, 2018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blog post 陳楨原創《佳句兩首》
"陳明發 1979《三月》 三月,屬於風雨,就屬於我。風雨是海洋——絕不是嚇妳——我們一個不謹慎,即將獻屍波浪;一絲兒的懦弱,即會被捲入無底的漩渦。而我是個桀驁的泳者。 我認識波浪和漩渦,我要是對它們不屈,它們會把我沖洗得血肉模糊,但最終會賜給我一顆美麗的靈魂。送我到嚮往的彼涯。…"
Jul 6, 2018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blog post 陳楨原創《佳句兩首》
"陳明發 1978《走在六月的流煙裡》 這樣,童年以後,黃花是逐風的散文,雲是凝鬱的夢。許多迷戀着歷史的傲岸,許多不屈於現實的激情,踏響天涯的跫音,孤獨地從一個季節走向另一個季節。落寞地走在一張一張陌生的不陌生的容顏間。而妳,在風中盈姿而來,步入了我的夢。一瓣羞澀的凝視,一朵心悸的喜悅。女孩,我開始感覺到校園的黃花無限的嬌豔,遠山異常的湛藍,近波翠綠…………。 ——————————————————————————————————…"
Jun 15, 2018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杜重遠·汕頭與潮州

汕頭為廣東重要商埠,南通南洋,北達淞滬,商務發達,帆輪雲集,由滬赴香港赴廣州者必經之區,實南北交通之孔道也。 市中人口十七萬許,商戶八千余家,多半營出入口事業。出口之大宗首推抽紗,年達五百余萬圓;次為瓷器,年達二三百萬圓不等。抽紗純系女子的手細工,即棉紗或麻紗抽成種種之花紋,用以敷桌或作物墊之用,歐美士女極愛用之,故有許多西商專作此種營業,運售於彼邦,汕頭左近之婦女幾乎人手一方,成為家庭中之重要生產事業。 瓷器之產地為楓溪與高陂。楓溪距汕頭約七十余裏,交通有潮汕鐵路。瓷質粗松,耐火度不高,多系陶器,年產約在百萬圓左右。高陂距汕頭約二百二十裏許,交通賴韓江之便,瓷質細密,耐火度甚高,最佳品可比江西之景德鎮產品,年產約在二百萬圓左右。兩者重要之銷場全在南洋,惜乎作法守舊,式樣粗劣,近為倭鄰大宗之機械品所壓倒。 汕頭氣候雖較上海為熱,然夏令多雨,且忽雨忽晴,陰雲蔽日,涼風四起,並無溽署之苦。汕人無論男女老幼,多短服,跣足,著木覆,行聲嗒嗒,頗有島國風味。市中有中山公園,系民國十五年所建設。園中有假山真水,花壇竹木,布置極為雅潔,全園系半湖半陸,湖中小船蕩漾,出沒於假山之間,頗有小西湖之概。陸…See More
Dec 13,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機器的詩

為了去看一個朋友,我做了一次新寧鐵路上的旅客。我和三個朋友一路從會城到公益,我們在火車上大約坐了三個鐘頭。時間長,天氣熱,但是我並不覺得寂寞。南國的風物的確有一種迷人的力量。在我的眼裏一切都顯出一種夢景般的美:那樣茂盛的綠樹,那樣明亮的紅土,那一塊一塊的稻田,那一堆一堆的房屋,還有明鏡似的河水,高聳的碉樓。南國的鄉村,雖然裏面包含了不少的痛苦,但是表面上它們還是很平靜,很美麗的!到了潭江,火車停下來。車輪沒有動,外面的景物卻開始慢慢地移動了。這不是什麽奇跡。這是新寧鐵路上的一段最美麗的工程。這裏沒有橋,火車駛上了輪船,就停留在船上,讓輪船載著它慢慢地渡過江去。我下了車,站在鐵板上。船身並不小,甲板上鋪著鐵軌,火車就躺在鐵軌上喘氣。左邊有賣飲食的貨攤,許多人圍在那裏談笑。我一面走,一面看。我走過火車頭前面,到了右邊。船上有不少的工人。朋友告訴我,在船上作工的人在一百以上。我似乎沒有看見這麽多。有些工人在擡鐵鏈,有幾個工人在管機器。在每一副機器的旁邊至少站得有一個穿香雲紗衫褲的工人。他們管理機器,指揮輪船前進。看見這些站在機器旁邊的工人的昂頭自如的神情,我從心底生出了感動。四周是平靜的白水…See More
Dec 1,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海上的日出

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時天還沒有大亮,周圍非常清靜,船上只有機器的響聲。天空還是一片淺藍,顏色很淺。轉眼間天邊出現了一道紅霞,慢慢地在擴大它的範圍,加強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陽要從天邊升起來了,便不轉眼地望著那裏。果然過了一會兒,在那個地方出現了太陽的小半邊臉,紅是真紅,卻沒有亮光。這個太陽好像負著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後,終於沖破了雲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顏色紅得非常可愛。一剎那間,這個深紅的圓東西,忽然發出了奪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發痛,它旁邊的雲片也突然有了光彩。有時太陽走進了雲堆中,它的光線卻從雲裏射下來,直射到水面上。這時候要分辨出哪裏是水,哪裏是天,倒也不容易,因為我就只看見一片燦爛的亮光。有時天邊有黑雲,而且雲片很厚,太陽出來,人眼還看不見。然而太陽在黑雲裏放射的光芒,透過黑雲的重圍,替黑雲鑲了一道發光的金邊。後來太陽才慢慢地沖出重圍,出現在天空,甚至把黑雲也染成了紫色或者紅色。這時候發亮的不僅是太陽、雲和海水,連我自己也成了明亮的了。這不是很偉大的奇觀麽?1927年1月See More
Nov 20,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李健吾的散文

他不是沒有文法、句式,可是相同的句式在同一篇文章裏不會出現兩次,讓我再修正一下,他不會讓你覺察,如果你不仔細的話。他避免重覆,猶如福樓拜,最感棘手的,是連接的接續詞,不過在他情感旺盛的時候,在文章裏有時也會有親切的泄露: “不是年輕人提醒我走了,我還會欣賞下去的。”—《雨中登泰山》 “不是歷代帝王和儒家把他塑成泥像的話,他不會在五四時期挨那頓揍的。”—《曲埠遊記》 “一般廟宇的塑像,往往不是平板,就是怪誕……”—《雨中登泰山》 “在人民世紀,你一碰著誰,誰也許不是模範,便是英雄”—《我愛這個時代》 你仔細的時節,仿佛故雨重逢,仿佛,也許就是很快,從這一句聯想到另外一句。然而我們彼此原諒,雖說相似,卻各自有不同的造詣。李健吾是清醒的,自覺的。即使重覆,他也力求變通,讀者如果不小心,就會以為他不拘於文法。他也不是沒有套路,他寫文章的時候,總喜歡在開頭議論,發一通無關緊要(其實要緊)的話,表面看上去和原文不大相關,一去掉,你就立刻體會出文章的損失。 他在《福樓拜的“宗教”》裏面教導“我們必須在字面上多下工夫”“容易的詩,艱難的寫”,所以他會在一篇文章的序言裏說:字句對我來說,不是衣服,而是血…See More
Nov 15,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五祖寺

現在我住的地方離五祖寺不過五裏路,在我來到這裏的第二天我已經約了兩位朋友到五祖寺遊玩過了。大人們做事真容易,高興到哪裏去就到哪裏去!我說這話是同情於一個小孩子,便是我自己做小孩子的時候。真的,我以一個大人來遊五祖寺,大約有三次,每回在我一步登高之際,不覺而回首望遠,總很有一個驕傲,仿佛是自主做事的快樂,小孩子所欣羨不來的了。這個快樂的情形,在我做教師的時候也相似感到,比如有時告假便告假,只要自己開口說一句話,記得做小學生的時候總覺得告假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總之我以一個大人總常常同情於小孩子,尤其是我自己做小孩子的時候,——因之也常常覺得成人的不幸,凡事應該知道臨深履薄的戒懼了,自己作主是很不容易的。因之我又常常羨慕我自己做小孩時的心境,那真是可以讚美的,在一般的世界裏,自己那麼的繁榮自己那麼的廉貞了。五祖寺是我小時候所想去的地方,在大人從四祖,五祖帶了喇叭,木魚給我們的時候,幼稚的心靈,四祖寺,五祖寺真是心向往之,五祖寺又更是那麼的有名,天氣晴朗站在城上可以望得見那個廟那個山了。從縣城到五祖山腳下有二十五裏,從山腳下到廟裏有五裏。這麼遠的距離,那時我,一個小孩子,自己知道到五祖寺去玩…See More
Nov 12,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田曉菲:半把剪刀的銳鋒

市面上,雖然有不少郁達夫作品選集,但是很少見到全集。讀書看選集,固然未嘗不可,但選集的缺點,是使讀者不僅無法窺得作者全貌,而且,就連一幅片面的肖像,也往往因為選錄的作品大同小異,而難免繪得千篇一律。《沈淪》是郁達夫的成名作,因為在此以前,中國文學史上沒有過這樣的作品。但是,一個作家的成名作不一定是其思想和藝術上最成熟的作品,因此,也就不一定當得起代表作。至若《春風沈醉的晚上》、《遲桂花》,雖然都是佳制,但是,倘使沒有讀過《迷羊》、《過去》、《逃走》、《茫茫夜》、《血淚》,或者,他的風格出眾的舊體詩詞,也就無法了解這位病態的天才的精髓。我讀郁達夫的作品雖然很早,但是喜歡上他的作品,才是近兩年的事情。以前,不僅不很喜歡,反而頗為反感。記得在美國紐約州柯蓋德大學教書的時候,在一門介紹中國文學的課上,因為那一本用做教材的英譯現代中國文學選只收錄了《沈淪》,美國學生們所了解到的郁達夫,也就只是《沈淪》的作者。我教得很氣悶,因為這樣的“祖國呀祖國呀你快富強呀”的呼號,在五四時代的文學裏已經是夠多的了,而二十世紀初期的文學的面貌,卻要比這覆雜得多。如果文學作品的選本總是在重覆同一種話語,我們的文學史…See More
Nov 11,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樹與柴火

我家有兩個小孩子,他們都喜歡“揀柴”。每當大風天,他們兩個,一個姊姊,一個弟弟,真是像火一般的喜悅,要母親拿籃子給他們到外面樹林裏去拾枯枝。一會兒都是滿籃的柴回來了,這時乃是成績報告的喜悅,指著自己的籃子問母親道:“母親,我揀的多不多?”如果問我:“小孩子頂喜歡做什麼事情?”據我觀察之所得,我便答道:“小孩子頂喜歡揀柴。”我這樣說時,我是十分的滿足,因為我真道出我家小孩子的歡喜,沒有附會和曲解的地方。天下的答案誰能像我的正確呢!我做小孩子時也喜歡揀柴。我記得我那時喜歡看女子們在樹林裏掃落葉拿回去做柴燒。我覺得春天沒有冬日的樹林那麼的繁華,我仿佛一枚一枚的葉子都是一個一個的生命了。冬日的落葉,乃是生之跳舞。在春天裏,我固然喜歡看樹葉子,但在冬天裏我才真是樹葉子的情人似的。我又喜歡看鄉下人在日落之時挑了一擔“松毛”回家。松毛者,松葉之落地而枯黃者也,弄柴人早出晚歸,大力者舉一擔松毛而肩之,龐大如兩只巨獸,旁觀者我之喜悅,真應該說此時落日不是落日而是朝陽了。為什麼這樣喜悅?現在我有時在路上遇見挑松毛的人,很覺得奇異,這有什麼可喜悅的?人生之不相了解一至如此。然而我看見我的女孩子喜歡跟著鄉下的…See More
Nov 8,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吳世昌:郁達夫舊詩用僻典

郭老在《郁達夫詩詞鈔》序文中說他的舊詩詞比他的新小說好。如果如此,他的詩名為他小說之名所掩蓋了。(文學史上常有這類現象:如周邦彥的詩賦之名為他的詞名所掩蓋。)之所以發生這類現象,我以為大概因為他的小說文筆流暢,感情奔放,最為青年人所欣賞,也容易為失意的讀者所同情。而他的舊詩詞則不同了。因為他熟讀古人作品,寫舊詩時不免有許多典故陸繹筆下,輻湊毫端,對許多讀者——即使是三十年代的讀者——有時也只能一知半解或囫圇吞棗,未必深知其味。因此難怪愛他小說的讀者,遠遠超過愛他詩詞的讀者了。何況他本無意作詩人,生前並未輯印詩文集子,連愛好舊詩者也不容易見到他的詩,那就難怪世人不知有詩人郁達夫其人了。舊詩作得好的人大都得博覽古典文學作品,故詩中用典是常事。但熟典用得太多未免“雅得太俗”,所以詩人有時愛用僻典。我讀達夫詩集,偶然碰到一首,其中一句起先怎麽看也不懂。這首詩有個長題,現在一並抄下,請讀者幫我理解一下,如不得其解,再看我解的對不對。丁酉春日偕廣洽法師等訪高僧弘一於日興巖下,蒙贈以《佛法導論》諸書。歸福州後續成長句卻寄(一九三七年福州)原詩如下:不似西冷遇駱丞,南來有意訪高僧。遠公說法無多語,六祖…See More
Oct 24,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下)

從郁達夫對早年生活記憶的選取看,他的自傳寫作的指導思想,與郭沫若自傳寫作的主導動機:“我寫的只是這樣的社會生出了這樣的一個人,或者也可以說有過這樣的人生在這樣的時代”[16]是完全不同的。郁達夫選取的重點並不是時代、社會的大事件,或者說,郁達夫在傳記中還有意在回避許多本來可以寫得有聲有色的歷史事件。如《孤獨者》寫在之江大學(育英書院)預科讀書時的學潮:“學校風潮的發生,經過,和結局,大抵都是一樣;起始總是全體學生的罷課退校,中間是背盟者的出來覆課,結果便是幾個強硬者的開除。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在這一次的風潮裏,我也算是強硬者的一個。”[17](P411)本來,這一學潮雖沒鬧出什麽名堂,但在當時的杭州以至江浙一帶,也應算是重要的社會事件。學潮中印發傳單,走訪報社,向社會呼籲,甚至集合隊伍到孫中山臨時下榻杭州的駐地告狀請願等經過,對於十五六歲的青年學生也應算是轟轟烈烈的經歷了。而近代以來,除了老舍,幾乎所有回憶青年時代參與學潮的作家或其他名人,不管當年學潮規模大小,一般也都要大肆渲染一番,但郁達夫卻僅用這不足百字,就把這事交代過去了。作者在這篇中,著重回憶或渲染的,是自己用節省下的零用錢積…See More
Oct 23,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中)

郁達夫最早的外國作家傳記應是1921年7月寫成的《施篤姆》。這是郁達夫為《茵夢湖》的譯本所作的“序引”,④但內容的實際並不集中評介這一小說,而是“同時抒寫”作者人生歷程的“外面的起伏事實與內心的變革過程”,郁達夫強調或突出的,是其作為抒情詩人的一面。1923年6月郁達夫寫《自我狂者須的兒納》,為世界著名無政府主義的創始人之一的施蒂納立傳。郁達夫主要突出施蒂納坎坷的人生經歷:貧困的逼迫、流浪的生活、母親的“病亂”(精神病)、前後兩個妻子的背叛、兩度的監牢囚禁以及最後在貧民窟被毒蠅咬死,郁達夫似乎註意到不得志的人生經歷對於其思想形成的影響。兩個月後,郁達夫又寫了《赫爾慘》,在描述其不屈不撓的鬥爭歷程中刻畫赫爾岑的反叛性、革命性和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1928年1月,郁達夫寫了一萬余言的《盧騷傳》。這一傳主的選擇,與郁達夫對盧梭的獨鐘之情有很大的關系。所以作品充滿感情地記敘了盧梭曲折、不幸而又浪漫多彩的一生,包括他少年時代的“隱忍好勝”,青年時的流浪冒險,與伐蘭夫人(也譯華倫夫人)等的情感糾葛,與服爾德等政敵的較量以及和優美大自然的心靈交流。不僅寫了他在音樂、教育、文學以及改造社會方面的不息探…See More
Oct 21,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上)

在中國傳記文學的現代轉型中,梁啟超、胡適等幾位最初的倡導者和實踐者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他們的理論提倡和創作實踐也受到了後來研究者的充分重視。而出現於上世紀40年代的朱東潤因為其系統的理論研究和大量的傳記文學寫作,在現代傳記文學研究領域也成為重要的研究對象。但在現代傳記文學理論倡導和創作實踐上都別樹一幟的郁達夫相對說來就沒那麽幸運了,已有的論文寥寥無幾,相關著作中有關的論述也有限。①究其原因,郁達夫是以小說、散文和舊體詩詞聞名於世,他的重要建樹使得一般的研究者無暇顧及這些領域之外的傳記文學;而相對於梁啟超、胡適、朱東潤以至郭沫若等豐厚的傳記寫作,郁達夫有限的傳記文學作品也很難引起現代傳記文學研究者的深入關注。實際上,歷史地評判一位作家的關鍵,並不僅僅看他寫下了多少作品,同時也看他比前人多提供了些什麽。就郁達夫有關傳記文學的理論與實踐而言,我認為他的獨特性並未受到深入的、充分的認識,因此他在中國現代傳記文學發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也沒得到恰如其分的肯定。 一…See More
Oct 20, 20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汪亞明陳順宣:郁達夫對中國現代傳記文學的獨特貢獻(下)

像《五月日記》、《梅雨日記》、《秋霖日記》、《冬余日記》、《濃春日記》等以季節命名。像《勞生日記》、《病閑日記》、《回程日記》等則以事件命名。郁達夫的這些日記作品雖然沒有連續性,但都是作者實生活的真實記錄,對於了解一個作家的生活和情感具有不可低估的價值。書信與日記同屬一類,主要記述個人間的交流,郁達夫保存下來的書信不算太多,《文集》九卷所收共184封。從時間上看,從1915年到1943年都有書信留下,其中1927年致王映霞的信最多達50封,這與其同時的日記寫作一樣屬最多的一年。郁達夫書信的內容有家信,如致郁華、陳碧珍、孫荃的信等;有致同時代文友的信,如周作人、胡適、郭沫若、趙家壁、戴望舒等;有致外國友人的信,如致佐藤春夫,佐藤智慧子,小田岳夫等。這些書信記錄了郁達夫家事、國事和文壇的風雲。尤其是那些致王映霞的信,文筆優美,感情真摯,讀來有身臨其境,如見其人之感。郁達夫記日記不具有理性的強制性,當生活沒有波浪而平靜如水時,他就不記。只有當他被一種新的生活、新的事物和新的感情激活時,他才會不知不覺地寫起日記、書信,以此來記錄他的思想、情感、甚至是並不那麽高尚的沖動,郁達夫每到一個新的地方,…See More
Oct 19, 2017

說好不准跳'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25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說好不准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說好不准跳's Blog

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下)

Posted on October 19, 2017 at 10:51am 0 Comments

從郁達夫對早年生活記憶的選取看,他的自傳寫作的指導思想,與郭沫若自傳寫作的主導動機:“我寫的只是這樣的社會生出了這樣的一個人,或者也可以說有過這樣的人生在這樣的時代”…

Continue

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上)

Posted on October 19, 2017 at 10:43am 0 Comments

在中國傳記文學的現代轉型中,梁啟超、胡適等幾位最初的倡導者和實踐者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他們的理論提倡和創作實踐也受到了後來研究者的充分重視。而出現於上世紀40年代的朱東潤因為其系統的理論研究和大量的傳記文學寫作,在現代傳記文學研究領域也成為重要的研究對象。但在現代傳記文學理論倡導和創作實踐上都別樹一幟的郁達夫相對說來就沒那麽幸運了,已有的論文寥寥無幾,相關著作中有關的論述也有限。①究其原因,郁達夫是以小說、散文和舊體詩詞聞名於世,他的重要建樹使得一般的研究者無暇顧及這些領域之外的傳記文學;而相對於梁啟超、胡適、朱東潤以至郭沫若等豐厚的傳記寫作,郁達夫有限的傳記文學作品也很難引起現代傳記文學研究者的深入關注。實際上,歷史地評判一位作家的關鍵,並不僅僅看他寫下了多少作品,同時也看他比前人多提供了些什麽。就郁達夫有關傳記文學的理論與實踐而言,我認為他的獨特性並未受到深入的、充分的認識,因此他在中國現代傳記文學發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也沒得到恰如其分的肯定。…

Continue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