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你帶到中環廣場,人擠著人,舉著棒的家夥轉著圈兒。就他,我點了一下。你竟然毫不猶豫伸出手,刀彈性很強,一點不含糊,直穿過他脖頸。那家夥立即蔫了氣倒在噴泉旁,一張紙那麽薄。你早就知道那不是真人。

不過,我還得獎勵你。

別客氣,我只是為自己。既然幹成了,慶祝一下是應該的。上什麽地兒?海邊碼頭?

 

奇怪那兒全是帳篷,整齊地排列。沒有聲音,寂靜得很。人擦身而過,會閃出電火花。被摩擦過多少年!我笑了。

你把鮮紅的手伸入海水里,不一會兒,西紅柿汁全掉了,手變得非常乾淨。你仔細地看著帳篷,並未聽我說話。

這些事,真發生過,還是我作為小說家的想像?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回到旅館,往總臺打電話詢問你到沒有?

 

服務小姐好脾氣,說客人到了,自然會通知。

我一手握電話,一手理著纏成一團的電話線。或許你改變主意,不肯來見我。當然不排除交通方面出了問題,比如塞車,比如大雪天大雨天,哪怕上了飛機,也許遭遇劫機犯。

得耐住性子,安下心,再等一天。

 

你知道這個旅館,未必知道我登記的正式名字,和我的筆名稍稍不一樣。你是一個記者,你能猜想到這一點。

雙人床房間,你來不來都一樣,很寬大。我喜歡床大。睡覺時可在床上翻來倒去,有折騰的余地。我生下來就是失眠者,就是入睡了,夢不斷。床小,夢就會墜落到地上。

電話響,我接過來一聽,說是你到了。我趕快跑到大堂,結果站在那兒登記的女人不是你。有一個名字和你相同,旅館搞錯了,我空歡喜一場。

兩天時間,我體重上升兩斤。對我這種年齡的人當然不是好事,可我不在乎,心里想到就要和你見面,食欲就上來了,看著鏡子里的人,實話講,臉上的皺紋反而少了。

 

如今的青年不屑我們這一代的生活方式,認為我們喜歡自我虐待。他們不懂我們,我們也很難懂他們。他們心里即便裝著什麽主義,也未必真正維護並實現這主義。打著旗號的人,鬧騰著的人,都屬於我們這一輩,抓了精神武器,有了忠誠和信仰,反能使飛快朝前的世界透出幾分寧靜。

夜晚說來就來了。我關了電視,拉上了窗簾,房間漆黑。我著黑衣,走到門邊,過道有行李車的聲音,什麽人要離開?

這是等待的旅館,等待需要超凡的耐心。過道的吊燈過於華麗,兩壁都是古典畫。顯得空間高和寬,也異常冷漠。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