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車駛得極快,拐彎處也不減車速,只有車輪吱咯吱咯猛地怪叫。你的眼睛,也就是我想念著的眼睛,那麽多車燈掃過,仍一直盯著前方。

你要去哪里呢?

一靜下來,我就看見了你。

 

我們雖然從未見過面,那又有什麽關係?你說你的呼吸里有著我的氣息,奇怪。你喜歡我身上的氣味,我從不用香水。在人堆里,在喧鬧的酒吧鑽過,啥味兒都有。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乾淨,自然,就是我自身。

如此說來,我是一個容易相處的人,反正我自己這麽認為,我也要你這麽認為。別人怎麽看,不管。

你的小島風平浪靜,海水碧藍,正在朝大陸飄移。我的小島躲在風暴中已有一周,電視里房屋坍塌,樹木折斷,看風暴的人落入巨浪。你長髮烏黑發亮,我呢,稍短一些,你和我都視力不差,手伸出來還未有老年斑,被人輕吻的一瞬,手會禮節性地一哆嗦。

 

很好,兩個島嶼之間的距離,橫跨東西,我們存在於其中的時間,可以假定。

我先坦白,我是一個操神者。

什麽,造神者?你問,我知道你們四川人造、操不分。

 

我說沒關係,意思一樣。

為什麽操神者就是造神者?你緊追不放。

你不就是?我倒要問一聲。我從未見過你,是不是也跟怕這個字有關?

 

你笑什麽,有什麽好笑的?可我喜歡聽你的笑聲,像釘子鑽進我皮膚,鑼鼓齊鳴。

操神者就是瀆神者,更是祭神者。操神者就是你的崇拜者,你快樂的奴隸,你苦惱的追求者。你一通百通,總結出一個簡單的道理:操神者就是神操者,正如造神者就是神造者。

 

這些天,香港中環一帶街上全裝扮過,焰火炸開,人群相擁大笑,他們總有大事小事慶祝。總不見得是因為你我要在這兒見面,整個城市向我們表示歡迎。

我從旅館的窗口往空中望,你是否如約乘機於今日飛來?這個我們倆都感到別扭又新奇的舊殖民城市,是相見的好地方。

早晨你是否又哭過,聲嘶力竭、毀壞身體地哭?我擔心你,怕一哭,會影響你乘班機的時間。你離這個城市並不遠,跨過海,兩個小時左右路程,比我近多了。

 

我在這兒等你,你會發現,我等你時,如何耗盡自己最後的生命。

生命對我還具有意義,是因為你的存在。

你會笑話我,擔心你過於年輕而不會永久鐘情於我,雖然你早已不青春了。對我而言,你就是好年華。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