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富豪級的生蕈(2)

那氣味滲透力之強也十分驚人,可以力透層層紙張,甚至塑膠袋。只需要輕嗅一下就夠了,若是吸得濃一點就過頭了,會叫你食欲全無的,因為那氣味好濃又好臭。但是,若是使用得宜,松露是無上的美味,實在不負布里亞一薩瓦蘭(Brillant…See More
Thurs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富豪級的生蕈(1)

在普羅旺斯的陰冷冬季,有天一大清早,小村的飲食店內生意正忙,早餐小啜的渣釀白蘭地、蘋果白蘭地賣得正起勁。這時,一有陌生人打門口進來,店內壓低嗓門的談話聲便嘎然中止。而店外呢,一堆、一堆人圍得緊緊的,但不是在交際;他們不停頓足驅寒,又看又聞的,最後終於稱了稱某種東西的重量;他們對那東西之小心侍候,簡直是必恭必敬。然後交錢,厚厚髒髒一大疊100、200、500法郎的紙鈔;收錢的人點錢,不停舔拇指頭,也不停鬼祟張望。這里到馬賽,開快車橫衝直撞不到兩小時就到了;所以你最先想到的就是,撞上了一群鄉巴佬毒品販子。其實啊,這些紳士才不可能知道什麽毒品不毒品呢,也根本不關心。他們在買賣的,是一種完全合法的東西,只不過他們的交易方式不時會啟人疑竇就是了。他們賣的,是價格貴得叫人髮指,結了一層樹疣,裹在泥土里的一堆堆生蕈。他們是鮮松露的小販。 這一非正式市場,只是一整套流程的初期階段而已;這套流程的終點是在三星級餐廳的桌上,還有巴黎時麾得叫人受不了的餐飲名店,例如鐮刀(Fauchon)、黑狄雅(Hediard)等店的櫃臺上。但是,即使在這里,一個偏僻又偏僻的地方——你可是直接向指甲里滿是汙泥,一嘴都是大蒜…See More
Sun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往哪邊穿(下)

量身量好了,布料選好了,樣式談妥了,就把一切交給海華去打理吧。打版和剪裁都由海華親手進行,拼縫則由他的助手進行。整套衣服都在店里做成。(事實上,由於當過學徒,海華可以一人親手做出一套酉裝;這在現在已十分罕見了,將來只會更罕見。倫敦西區現在只有四位裁縫學徒,這在以前是成百成百來算的。)過了一個月左右,你再回來做第一次試穿。除非你事前知道會怎樣,否則準把你嚇一大跳;因為你才剛開始要對鏡子里的自己,偷偷投以贊美的眼神時,卻見海華像餓虎撲羊一樣撲將上來,含了滿嘴的針,一把扯掉外套的袖子。接下來的好幾分鐘便是一團混亂,只見海華又是調整、又是插針,用粉塗在這里、那里胡亂寫些鬼畫符,之後才往後一站,像個大雕刻家一樣,對眼前一塊尚未完成但可望會十分出色的大理石作品,投以端詳的眼神。最後再突然揮筆鬼畫一下,你就和你的西裝分道揚鏢了,下一次試穿時再見面。這套西裝現在要再整個拆開來,把接縫燙平,依粉塗標記的秘密指令調整一番,然後再拼起來;這時就是以精工手縫進行最後的工程,在衣服上留下難以察覺但明明白白的訂制手工西服記號。第二次試穿,便是要看看哪里還有鼓起或縐褶陰魂不散沒處理到。(全部的過程約需六個禮拜左右,…See More
Nov 1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往哪邊穿(中)

這世間真有這樣的裁縫師傅嗎?有,有這樣一個人;這是喬治說的,他是倫敦一位風度翩翩的古董商。喬治和他的裁縫師之間的交情,遠非隨便量一下你大腿內側、用布料交換你的鈔票可以比擬的。喬治和他的裁縫師是真正的朋友,而喬治的西裝,是我有生以來僅見最好看的。我也要一套。不止,我要五六套。最重要的,是我要有個裁縫師,能讓我覺得自在。所以,我就帶著我下垂的左肩和我前凸的脊柱,還有我那兩條一高一低的腿,全體到了梅菲爾區(Mayfair)芒特街(Mount Street)95號,去找道格拉斯·海華(Douglas…See More
Nov 1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往哪邊穿(上)

我們在生活中都得忍受諸多小小的侮辱,而其中最昂貴、最能挫人銳氣的,有一項可能就是第一次到訂制服裝店的經驗了——特別是倫敦的一些老字號,他們可是有祖先曾為納爾遜勛爵(Lord…See More
Nov 1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下)

最後,你終於可以向主辦使告辭了,兩人對於彼此皆能善盡職守,圓滿達成任務,都表示滿意。他希望您能再度光臨。但什麽時候呢?幾個月過去了,音訊全無。到了有一天,你都開始懷疑店方是不是把你訂做的鞋子,和格倫科公爵的高筒大馬靴搞混了;這時,你收到一張明信片。信上又是一堆巴洛克式文句,懇請閣下屈尊枉駕,惠予試穿,且保證店內上下員工,無時無刻不全力以赴,末尾再謹誓以赤忱忠心服務;而通篇文字給你的印象,就是:他們好像可以出貨了。 你再度蒞臨該店,這次就帶著一股愉快熟悉感了。那五六個人——就是幾個月前你見過的那幾個;至少你以為吧——還是一樣專心埋首在他們的鞋尖上。若說有何差別,那就是你馬上就會加入他們的行列當中。要證明嗎?瞧,主辦使捧著你的鞋子來了。 他把鞋子捧得高高的,讓你檢查。兩個光可鑒人的貢品,呈牛血的暗紅色,有黃銅鉸鏈的鞋撐——這鞋撐本身便是藝術品——由里面伸了出來。這主辦使相信,這雙鞋子一定包君滿意。豈止如此,老天爺啊,簡直是滿意到了極點!你的腳一套上鞋子,霎時便脫胎換骨。以前是青蛙,現在是王子。也好像瘦了。這雙鞋不僅比現成的鞋子輕,也比較窄,形狀比較優雅。難怪那些花花公子朝下看,一看就是好幾…See More
Nov 1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中)

他對你自是以禮相迎,不過,他那雙眼睛不由自主就是會朝下瞟一瞟,打量一下你的鞋子。他不會說什麽,但你就是會知道;搞不好這是你生平頭一遭,有別人對你的腳丫子主動有興趣呢。 他們會請你坐下來,替你把鞋子脫掉。你這雙鞋這時突然間看來可憐兮兮的,還有點破爛!你可別放在心上。這主辦使現在才不關心它們呢!現在吸引他的,是你的腳丫子。在確定這腳丫子有兩隻,大小也大致相同之後,他叫來了他的助理。這助理可能是剛由修鞋部門升上來的小徒弟,也可能是個枯瘦乾癟的老跟班。但不論是哪一種,他一定捧著一本大大的皮面簿子,打開露出空白的兩頁紙面。 他們把這本打開的簿子放在地板上,請你站在簿子上,一隻腳一頁;然後,主辦使就在你面前跪了下去。他以緩慢的動作,幾乎像是無限愛憐般,沿著你兩隻腳丫子的外緣,在空白的紙面上勾畫你的腳型。從那兩隻幾乎可以鉤住東西的大腳拇指開始,一路畫到點綴在小腳趾頭上的那個身世成謎的小癤瘤,再沿著側緣,畫到腳弓里面去;沒有一道皺折,沒有一處凹凸不平的地方,會漏掉沒記錄下來。 腳型圖畫好之後,便可以開始測量你的腳上丘壑了。這量得可是巨細靡遺:腳背的厚度,腳跟的弧度,路骨部位的輪廓和斜度。他們甚至還要問…See More
Nov 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上)

在倫敦,有兩三家作風謙抑的老店,數代以來一直在供人一逞人性中較為隱晦的小惡。他們的字號不作時興廣告,純靠口耳相傳。他們的店中一派悄無聲息,叫人不敢大聲說話,或是有急促的動作。對話一概是輕聲細語、沈吟良久才說出來,而由偶爾一兩聲低低的吱嘎聲作斷句。顧客幾乎像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或坐。或站,都低垂著頭,眼睛朝下看,仿佛在思索什麽大事。不錯,他們是在思索人生大事。畢竟這些紳士,可是一舉便得投下至少1300美元,押在一雙手工切割、手工縫制、手工定型的鞋子上;這鞋是專為紳士獨一無二的尊足上與眾不同的腳趾頭、跌打損傷的後遺症,還有外突的骨頭等等特殊需求而特制的。 在有些人心里——即使是那些沈迷於訂制西服,且是袖扣孔真正能解開的那一種,或者是沈迷於量身特制的襯衫,且是單線手縫、手工翻領把頸脖包得舒舒服服的那一種——即使是這類裁縫大鑒賞家,一想到腳上包著大捆鈔票走來走去,也不免覺得腳丫子泛出了過分的氣味,簡直比迷上喀什米爾毛襪還要丟人;這筆帳他們是不會想要報到的會計師那里的。他們的疑懼通常可由同一套說辭來支持:有什麽理由可以解釋,手工制的鞋子和機器制的鞋子,價錢可以差這麽多?裁縫師傅施展的是出神人化…See More
Nov 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黑色大轎車 (下)

有過一兩次出遊之後,你可能就會開始指定要些什麽了。你不會要一輛舊車。你要的車,里面的設備一定要完全符合你的要求才行。須是CD唱盤,不可以是卡帶。須是真皮椅套,不可以是布質椅套。須有單一麥芽的蘇格蘭威士忌,剛燙過的《華爾街日報》,傳真機,插在銀瓶內的小菖蘭——一旦陷入這些精致的享受當中,你就絕對不會願意脫身了。但這些留待後話。雖然我們說過,這豪華大轎車非黑色莫取,但我們對黑色的窗戶玻璃則要劃清界限。原因有二。其一,黑玻璃會引來簽名搜集狂。車子一停在紅燈前,他們便會悄然欺身而上,由車外瞅著你看,搞不好就把你誤認作搖滾明星米克·傑格(Mick Jagger);要不更糟,伊凡·波伊斯基(Ivan F·…See More
Oct 3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黑色大轎車 (中)

再來是吧臺。標準的補給通常包括琴酒、蘇格蘭威士忌,還有伏特加。比較周到的大轎車里面,還常會準備一個冰桶,大小足可冰一瓶香檳。座位則可供五六人坐得舒舒服服的。你想必馬上就看出來了,這里可以開個活動的小型雞尾酒派對;有需要時,司機隨時可以把車開到酒類專賣店前停一停。假如你招待的客人是粗枝大葉一型的,會把酒啊、一滴滴的魚子醬啊灑在地毯上,或者是把雪茄煙灰撣在立體音響上;那至少也是在無關痛癢的地帶,而不是在你的寓所里。而你自己則能盡歡一番。手上一杯高級烈酒,坐在車內滑行穿過紐約的公園大道——或是芝加哥的北密西根大道、波士頓的畢肯街——透過車窗看到路邊一些企業主管模樣的人,為了誰先看見計程車而爭持不下;這時,你手中那杯酒嚐起來分外甘醇。 斷然在你和司機之間加裝玻璃隔間,這一舉一定會更加叫你覺得像是窩在愜意的繭居里,真實世界遠遠隔離在外。假如你以前領教過的車廂隔間,是計程車內油膩膩的樹脂玻璃,害得你有事要吩咐司機,都得扯開喉嚨大吼;付錢時手指頭也會卡在洞口,搞得你嘟嘟嚷嚷口出國罵。那麽,豪華轎車內的隔間,於你一定宛如天賜福音。只要輕碰一下座椅把手上的按鍵,隔音玻璃窗便嘶嘶升起,所有談話就此竟然切斷…See More
Oct 12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黑色大轎車 (上)

這始作源者,全是世上那第一位真正有階級意識的人,有一天突然領悟,他的僕人中地位最低下的那一位,居然和他一模一樣,有兩條腿。這下子就造成了一個人際上的難題——不是指在家里的私下場合;在家里,主人的地位由家具來決定。這指的是在大馬路上;在行人熙來攘往、寸步難移的混亂當中,該怎樣維持尊貴的氣派於不墜呢?萬一有人把我們這位階級意識強烈的大爺,誤以為是一位兩條腿的小廝,那怎生是好?一定要想點辦法!還真是想出了辦法。人在急中自然生智,在攸關自尊的大事上,更是毫無例外。這位階級意識強烈的大爺決定,若要告訴世人誰是大爺,出門時交通的排場便要愈鋪張愈好。這點子就此一炮而紅。如印度的大公,便發明由人騎著大象當座車司機,象背上顫巍巍頂著一座小亭子當車廂。18世紀時,歐洲君主之間的大“車”拼更是戰況激烈,大家爭相比比看,誰想得出來最爭奇鬥艷的座車。兩兩成對的珍珠灰駿馬,洛可可式華美的花窗車廂,餡笑獻媚的跟班,揮揚長鞭的車夫,耀武揚威的護騎——林林總總,可以把50年代底特律推出的汽車樣式,比成拘謹的車型。 然而,萬變不離其宗。這交通工具的形制,既要能在販夫走卒當中出盡風頭,又要能在販夫走卒當中善盡尊卑之防——這…See More
Oct 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下)

最冷血的人除外,這外套應該是任何時候穿都夠用的喀什米爾衣物;不過,還是有些毛衣十分輕薄,可以穿在休閑外套里面。這毛衣是單股紗的,這是使用最廣的一種厚度。雙股紗的厚重程度則是兩倍,暖和程度也是兩倍,昂貴的程度當然也近乎兩倍。至於毛衣中的毛衣,就是你會把它鎖起來,放得離那些手指頭不太規矩的女子遠遠的那種:四股紗!我對四股紗的喀什米爾毛衣十分癡迷,已經糟糕到“我絕少穿休閑外套”這樣薄弱的借口都出籠了。其實,這時你根本沒辦法再穿外套了,否則那樣子準像一頂大帳篷;因為四股紗喀什米爾羊毛衣之暖和、之蓬鬆、之豐厚透頂,你根本不必想要再加穿些什麽。這毛衣一件可抵十件普通的毛衣——花的錢也約當是十件的總和。(你們若有人懷疑,一股腦兒栽進這麽驚人的大手筆投資當中,可能不怎麽聰明;那麽,我跟你們推薦四股紗喀什米爾圍巾。把圍巾往脖子上一繞,找個你碰得到的最冷的一天出門去。你全身可能凍得發紫,唯獨下巴到胸口的部位,除了包得暖烘烘之外,還是暖烘烘。) 由於市面上對於喀什米爾毛制品所提供的愜意享受,需求日益增加,所以買得到的地方也愈來愈多:每一家名仕精品店都會有一批上選制品,陳列在店中高租金角落里的玻璃櫃內(尤其是…See More
Sep 2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中)

待這些手續完成之後,羊毛已所剩無幾,大概只有原先的一半了;但是啊,這些到後來可是會變成舒適無比、華貴之至的東西呢——這些是制造上千美元一件的休閑外套和圍巾的素材,可以讓穿的人有暖呼呼的馬殺雞感覺。喀什米爾羊毛織品絕不是件件相同,而是因用途有別,而有多種重量和厚薄的分別。依我想來,就技術而言,是有可能從頭上的軟呢帽開始一路朝下,全身穿戴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但有若干實用與否的問題需要考慮。像我這麽愛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人,也還是有一、兩次實驗是落得破財又掃興的下場。 舉例而言,穿喀什米爾羊毛襪,光是想來當然不亦快哉,也是腳丫子當之無愧的慰勞。若要論快活,還有什麽事比得過把腳趾頭密封在又暖和又舒服的鈔票里走來走去的呢?快活是快活啦,但不長久——或至少在我身上不長久。可能是因為我有一只不溫柔敦厚、好起摩擦的腳跟吧,或者是因為我走路一副野蠻粗魯、破壞力強的步伐吧!不管怎樣,我發現我穿上喀什米爾羊毛襪時,若是限定自己能不走路就不走路,這襪子還能穿一整天而不破;不過,即使不破,下次我再穿時,也一定會未老先禿了。不是有一根腳趾頭肆無忌憚從前面破襪而出,就是腳後跟會從後面露臉出頭。所以,我雖百般不願,也只…See More
Sep 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上)

蒙古的冬天又冷又乾。寒風在永凍地層上盤旋咆哮,慢跑這件樂事是此地人不敢領教的;這里的人大部分必須定時小啜幾口甜酒及熱牛奶,以免整個人凍成冰柱。這里之冷,足以把露在毛氈帽子外面的耳朵凍得掉下來。盡管如此,蒙古卻還是有些原住民,就是靠這零下的氣溫發達起來的。空氣里凜冽、刺骨的嚴寒,他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他們其實就是走來走去的毛線衣。從鼻子到蹄子,全包在自然界效能最好的抗凍物質里,等於是完全與冷絕緣。你絕對找不到有蒙古的喀什米爾山羊會發抖的。 純蒙古喀什米爾山羊毛,一般認為是羊毛中的極品;依重量比,可比其他所有天然纖維都要暖和,而這山羊還是有兩層羊毛來防風的。第一層是外層比較粗長的針毛,第二層是細軟多了的里毛。就是這層細毛,日後會在你的衣櫥內佔一席之地。這層毛除了輕、暖之外,還十分柔軟。叫人忍不住要摸一摸,而且一摸就認得出來。你可以閉著眼睛,光靠指尖就認出一件喀什米爾羊毛衣。而其價格之貴,則是另一重保證。它是1盎斯、1盎斯算的,只有駱馬(vicuna)——駱駝族下一支得天獨厚的名門世家,住在南美山區——身上的毛會比它貴;而且,這喀什米爾羊毛的價錢,看來也沒什麽機會由超高這一級略往下降。這一…See More
Aug 2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下)

當然,你不免會碰到個愛潑冷水的家夥,老想貶低這些偽造復古的寶物。我們每個人一定至少認識一位這樣的人物,自封為大內行,其於人世的使命便是要告訴你,你買到假貨啦。一邊搖頭慨嘆你怎麽這麽笨,一邊仔仔細細告訴你,你怎麽笨到看不出來這個、那個的。這東西不壞,他會說,但算不上是真古董。但是啊,那又怎樣?有什麽關係嗎?若這東西你看了喜歡,造假的手法又很高明,誰管這真的、假的?你買這東西是要在生活里用,而不是要賣。這種無所不知的古董專家都是公害,該關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最里面,研究前哥倫布時期的澡盆。偶爾也會有反過來的情況,真品被當作是三夾板制品一般視若敝履。我有一次在曼哈頓的古董店,就碰見一位室內設計師,帶著他的客戶來到店中。(我看出來他是室內設計師,是因為他一進門,10分鐘之內就輕鬆花掉好幾千塊美元。)看著看著,他停在一具非常漂亮的15世紀橡木餐桌前面——絕對是真品,保存的情況非常好,是一件稀世珍寶。他聽了價錢後毫不在乎,說,“我們要買這桌子,但你要把兩隻腳連跟鋸掉,這樣才塞得進壁凹里當早餐桌用。” 古董商大吃一驚。我不想看一個人和良心掙扎的模樣,所以沒有留下來看他是賣掉了桌子呢,還是他的原則戰勝了一…See More
Aug 2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中)

就這樣,你決定買下來。而光是這一步——就是出錢買下的前戲——在業餘玩家便是一大樂事。這時,他暫時卸下鑒賞所有又老又美的東西這種角色,搖身一變,成了精明厲害的價格殺手、談判大王、搶便宜聖手——或者該說是有可能吧,因為這要看他看不看得懂價格標簽上寫的是啥勞什子。 許多古董商有個很討厭的習慣,老愛用密碼來標價。有人是直接以字母代替數目字,就如A代表1,D代表4,依此類推。但是更常見的是每個字母代表的意思拐來拐去,除了古董商本人沒有人看得懂。因此,我們才會看見我們中意的五斗櫃,清清楚楚標了個“XPT”。 這是什麽意思?若是現金付清,馬上成交,“XOS”可以嗎?這混帳難道不能用多少元、多少分來標價嗎?布魯明黛爾百貨公司就是這樣啊!他到底在玩什麽把戲?這把戲叫作“看人叫價”。就在你上上下下打量那五斗櫃時,古董商也在上上下下打量你,而你們兩個心里盤算的是同一個問題——多少錢?——只是角度各不相同。端看你的穿著、你買的興趣有多高、他賣的興趣有多大,這價格可以上下大幅震蕩。但你絕對不會知道的。這是古董商的一個小秘密。 你不要為這煩心,因為你同樣可以玩這把戲。你就把他叫過來,問他價錢。不管他報什麽價,把它…See More
Aug 16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下)

Posted on November 3,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最後,你終於可以向主辦使告辭了,兩人對於彼此皆能善盡職守,圓滿達成任務,都表示滿意。他希望您能再度光臨。

但什麽時候呢?幾個月過去了,音訊全無。到了有一天,你都開始懷疑店方是不是把你訂做的鞋子,和格倫科公爵的高筒大馬靴搞混了;這時,你收到一張明信片。信上又是一堆巴洛克式文句,懇請閣下屈尊枉駕,惠予試穿,且保證店內上下員工,無時無刻不全力以赴,末尾再謹誓以赤忱忠心服務;而通篇文字給你的印象,就是:他們好像可以出貨了。

 …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中)

Posted on October 31,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他對你自是以禮相迎,不過,他那雙眼睛不由自主就是會朝下瞟一瞟,打量一下你的鞋子。他不會說什麽,但你就是會知道;搞不好這是你生平頭一遭,有別人對你的腳丫子主動有興趣呢。 

他們會請你坐下來,替你把鞋子脫掉。你這雙鞋這時突然間看來可憐兮兮的,還有點破爛!你可別放在心上。這主辦使現在才不關心它們呢!現在吸引他的,是你的腳丫子。在確定這腳丫子有兩隻,大小也大致相同之後,他叫來了他的助理。這助理可能是剛由修鞋部門升上來的小徒弟,也可能是個枯瘦乾癟的老跟班。但不論是哪一種,他一定捧著一本大大的皮面簿子,打開露出空白的兩頁紙面。

 …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紳士戀物有道(上)

Posted on October 29,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在倫敦,有兩三家作風謙抑的老店,數代以來一直在供人一逞人性中較為隱晦的小惡。他們的字號不作時興廣告,純靠口耳相傳。他們的店中一派悄無聲息,叫人不敢大聲說話,或是有急促的動作。對話一概是輕聲細語、沈吟良久才說出來,而由偶爾一兩聲低低的吱嘎聲作斷句。顧客幾乎像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或坐。或站,都低垂著頭,眼睛朝下看,仿佛在思索什麽大事。不錯,他們是在思索人生大事。畢竟這些紳士,可是一舉便得投下至少1300美元,押在一雙手工切割、手工縫制、手工定型的鞋子上;這鞋是專為紳士獨一無二的尊足上與眾不同的腳趾頭、跌打損傷的後遺症,還有外突的骨頭等等特殊需求而特制的。

 …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下)

Posted on August 13,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當然,你不免會碰到個愛潑冷水的家夥,老想貶低這些偽造復古的寶物。我們每個人一定至少認識一位這樣的人物,自封為大內行,其於人世的使命便是要告訴你,你買到假貨啦。一邊搖頭慨嘆你怎麽這麽笨,一邊仔仔細細告訴你,你怎麽笨到看不出來這個、那個的。這東西不壞,他會說,但算不上是真古董。但是啊,那又怎樣?有什麽關係嗎?若這東西你看了喜歡,造假的手法又很高明,誰管這真的、假的?你買這東西是要在生活里用,而不是要賣。這種無所不知的古董專家都是公害,該關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最里面,研究前哥倫布時期的澡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