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rGyz
  • Female
  • Gelugor, Pen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yrGyz'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Dramedy
  • Spílaio skiá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KyrGyz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yrGyz's Page

Latest Activity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20)面朝大海  夢的伊始

我選擇帆船而不是燃油動力,也有些挑戰和浪漫因素在里面。我想看看依靠大自然的風力,能不能把我們送到世界的另一端。梁紅說,這叫gone with the wind,飄。 那幾年,我在世界各地跑船展、遊艇展。一次跑到歐洲的船廠淘船的時候,我看中了丹麥造玻璃鋼結構的ECHO X-yacht…See More
Nov 11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9)面朝大海  夢的伊始

這次航行是成功的,我和梁紅完成了最初的承諾——在南極結婚,並且活著回來了;這次航行是失敗的,因為有些船員,再也回不來了。 回想起過去的八個月,我仍然心有餘悸。有好幾次,我處在崩潰的邊緣,甚至動過殺人的念頭,也做好了被殺的準備。再看看依偎在身邊的梁紅,她早已眼噙淚水,“在海上九死一生,但好歹結局圓滿。” 與大海緣起二十年前,還是小青年的我和梁紅,騎著自行車,從廊坊跑到天津,去赴和大海的第一次約會。記憶里那天的天氣不太好,我們倆站在海堤上,面前的大海的顏色和天空一樣陰暗。沒有無垠沙灘,沒有驚濤駭浪,我們眼前的渤海太過溫柔,甚至沈悶。 “精彩的地方,在海洋深處。在陸地上看不到什麼。”大海的誘惑一直都在。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有一個環球旅行的夢。掙脫2008年的夢魘時,駕著帆船完成環球航行,就和索馬里、切爾諾貝利等地的探險計劃一起,寫進了我們的備忘錄。直到我在奧伊米亞康,向梁紅遞上求婚戒指以後,去南極結婚,便成了我們下一階段的終極夢想。 離開馬魯姆火山時,飛行員玩了個特技動作,180度轉彎,接下來一個俯沖,所有人差點全扔海里了。從安布里姆島起飛,霧蒙蒙的火山漸遠,我們仿佛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瓦努…See More
Nov 9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8)只有看到世界够大

只有看到真正足夠大的世界,才知道自己有多小                                                           —— 優酷總裁 魏明…See More
Nov 7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7)後記·唯有夢想,才能遠行

我哭過三次,我父親去世是第一次,在汶川漢旺的救災現場是第二次,都是因為悲傷。第三次,我是被自己給感動了。從瓦努阿圖回到北京後,有媒體給我們弄了個招待會我們在馬魯姆火山上拍的視頻、照片,在會上播放。鏡頭不多三言兩語,道不出我們在那上面八天的故事。熒幕上的火山風姿大打折扣。當那張我在下降到-275米的凸點,展開寫著“中國”的那面旗子的照片跳出來的時候,我的眼眶霎時就濕潤了,有淚滾落。身下熊熊燃燒的馬魯姆火山,給我做了回背景。 這次是驕傲,是自豪。我三番五次地提到,自己有一種近乎執拗的狹隘民族自豪感,一次次探險之旅,讓我的這種自豪感得到多次釋放和爆發。走出第一步的時候,我還是小我,純粹是因為好奇、刺激和解答自己心里的疑惑。在索馬里,“中國萬歲”、“中索人民友誼萬歲”被索馬里人喊出來的時候,強烈的民族自豪感便在我心里噴發而出。“在北京的金山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是我們的記憶,也是索馬里人的記憶。在現場的那種特定氛圍下,我甚至覺得,那是世界的記憶。 老外說中國人不能征服寒極,我們去了,是第一批冬季到達的中國人,奧伊米亞康的紀念碑前,從此有了五星紅旗。梁紅成了世界上第一個在奧伊米亞康…See More
Oct 30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6)唯有夢想,才能遠行

哲人說,做出改變很容易,打開窗戶,放陽光進來;打開門,讓自己出去。我們給自己制定了幾條旅行路線,遊山玩水,走馬觀花。回來之後,心是放開了一點兒,但還是覺得對生活有一種很強的無力感。“那我們再走遠一點。”走遠一點,跳出現在的圈子,才能發現到底是什麼在禁錮著自己。 索馬里是一個起點,我們是帶著興奮和衝動的心態去的。去看看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它的人民是怎麼生活的,除了海盜還有什麼。但是回來之後,我就發現自己不一樣了,感覺心里的一扇門被踹開了。生活就是這樣,需要對比,目睹了索馬里的苦難,才知道自己現在生活得不易,但幸福。真行動起來,阻礙肯定會有,但是不能往消極了想,而是要想著怎麼平衡掉。我們去的地方確實都很兇險,但它們的魅力也在那里,我們會給自己找一個非去不可的理由。 剛開始探險計劃的時候,很多人不理解,但我的媽媽和梁紅的父母都特別豁達。我媽說,想去就去吧,只要是你真想做的,就肯定沒錯。梁紅的父母也是這樣,我們還害怕他們反對,但他們說,不就是出趟遠門嗎,去吧,玩開心。末了,“注意危險,在外邊吃飯注意一點,早飯一定要吃。對別個國家的人要客氣一點,多交朋友”。這就是他們的囑咐。真的,真要去做…See More
Oct 27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5)唯有夢想,才能遠行

一直以來,我總試圖弄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現在答案再明顯不過,我是一個碌碌無為的人,一個虛度光陰的人,一個想跟自己瞎較勁兒的人。那時候,老天爺又給了我重重一擊,我爸去世了,才62歲。收拾他的遺物的時候,我找到了很多老照片,父親跟我的合影。我們一起制作火箭筒的情景,我們一起改造北京第一輛水陸兩用車的往事,放電影一樣出現。悲慟之下,我痛哭不已。 “爺們兒,什麼是爺們兒,牙齒掉了咽肚子里,胳膊折了推袖子里。”這是我爸留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在我爸的眼里,我是個野心很大、從不墨守成規的人,還是一個極端的完美主義者,無論什麼事,只要我想做,這事就一定要做成。我不怕受憋屈氣,也不怕挨皮肉苦,但是怕把自己搞丟了。我和梁紅的第一桶金賺了100萬,一夜之間又一無所有;我沒生氣沒失落,我還有退路,大不了回去繼續賣豆腐,牙齒掉了咽進肚子里。我腳骨折做手術的時候護士忘了打麻藥,折斷床頭的鐵護欄我都沒吭一聲;皮肉之苦而已,至少還活著,腿折了可以拄拐杖。但現在,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到底在幹嘛。顯然,我真的把自己搞丟了。我的理想,根本就算不上是理想,現在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你的理想是什麼?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See More
Oct 18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4)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我們的向導是酋長瓦努阿圖此刻在我們面前,展現了它最美的一面。島嶼鏈如一盤珍珠,撒在南太平洋上,83個島嶼星羅棋布。湛藍的海,甚至讓我們覺得很假,不像真的,怎麼可能這麼藍!晴空萬里,飛機無法出沒雲層。俯瞰下去,是只有在電影里才能看到的景象,真實立體地呈現在我們眼前。原始叢林莽莽如一張綠色的地毯,將一些島嶼覆蓋住。遠處火山帶煙霧繚繞,猶如仙境。這一飛的目的地,不是馬魯姆火山,而是伊索爾火山這一帶共有四座火山,另外兩座已經沈寂,成了死火山;近幾十年,只有馬魯姆火山和伊索爾火山還在不定時噴發。 先簡後難,伊索爾火山的地理位置相對較低,山頂環境也比馬魯姆火山溫柔很多。我們要先去看看,拍攝一些視頻、照片,不打算下去。到達伊索爾火山上空,天氣立馬變臉,開始降雨,和火山排氣相撞,周圍立馬一片雲霧,能見度就100米左右。飛機在山區飛行,這個能見度就是個噩夢。飛行員是個高手,為了滿足我們拍攝的要求,幾乎讓固定翼飛機處於懸停狀態,一點一點地往火山口那兒蹭,技術難度相當高。第一部分小结·唯有夢想,才能遠行…See More
Oct 11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3)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人不可貌相,店不可鋪量。里面有一個40多歲的大叔他有個飛機組,而且他也是瓦努阿圖唯一一個得到火山飛行許可的人。行業壟斷。租了三架,兩架固定翼飛機,負責把我們和行李送到安布里姆島;一架直升機,負責從安布里姆把我們送到馬魯姆火山上。固定翼飛機在火山上是沒法降落的,不可能有滑行距離。去到一個私人飛機場,機庫里停著好幾架固定翼飛機,羅賓遜R66,低空飛行、登山探險最常用的一款。 我們運行李的車只能停在機場門口,物資加原來的裝備,將近一噸重。機場保安不管,讓我們自己搬上飛機。搬了一個回合就不行了,這得到猴年馬月!於是給租我們飛機那老板打電話,對方很爽快,說馬上過來處理。幾分鐘後,他開著輛摩托飛奔而來,打了一個“OK”的手勢,這事兒他來辦。 跟保安溝通失敗,還是不放我們的行李車進機場。那老板怒了,指著保安一通大罵,掉頭氣呼呼地進了機場。就見他開著飛機,朝我們滑翔了過來,到門口一個漂亮的原地掉頭,一揮手,搬!霸氣外露。我們不約而同地豎起了大拇指,機場保安目瞪口呆。行李裝機完畢。帕斯卡開車趕過來,機場通知他去拿我們丟失的行李,我們的繩子回來了。之前的種種不快一掃而光,最後的裝備也歸隊了。我們準備飛往安…See More
Oct 2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2)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火山是大自然力量與美的結合,值得每個男人為之血脈賁張。  拍攝火山的這個動作,我已經練習過無數次。上馬魯姆火山,必須要租飛機。我們跟一個叫菲利普的飛行員聯系兩年了,他就是專門送各路探險隊上火山的。在出發前,我們卻聯系不上他了。後來才知道,一次他飛越火山的時候,出了事故,機毀人亡。沒有黑匣子,不知道飛機墜毀原因。有數據支持,飛越馬魯姆火山墜機,不是小概率事件。那里也是個死亡禁區。 飛行員突然罹難,打亂了我們的行程部署,只能再找其他渠道。聯系了帕斯卡,他推薦了私人飛機公司。11月底,我們終於得以成行。現在,向導沒見著,訂好的酒店在電腦里,沒網絡,找不到。我們被晾在了機場外的冷雨里。出門遇貴人,負責我們海關申報的那個人下班了,見我們4個人大包小包淋著,主動要幫我們找。他打了很多的電話,都不是我們訂的那個酒店。最後留曾喬、魏凱看行李,他領著我們一家一家地去找,依然不遇,但是碰到了一家有無線網絡的酒店。終於在郵箱里找到了我們訂的酒店。 折騰了一宿,沒怎麼睡。之前的郵件里,跟帕斯卡約了第二天早晨九點,在這家酒店見。一大早我和梁紅就去大堂候著了,很忐忑,他要再不出現,我們就抓瞎了,後面的行程計劃全都…See More
Sep 29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1)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瓦努阿圖不歡迎我們 要征服馬魯姆火山,需要先征服當地的土著人。否則他們會送給我們飛鏢、利劍,最後把我們的屍體扔進火山里。這是我們向導帕斯卡給我們的告誡。他撂挑子了,不跟我們去火山。還是“四人幫”,我、梁紅、魏凱、曾喬,帶了500多公斤行李,繩索、攀巖登山設備、拍攝儀器等,飛抵瓦努阿圖首都維拉港。 零點到達,走程序排隊出關,超重行李申報。再取行李發現一卷250米的繩子不見了。這繩子是特制的,耐酸腐蝕和高溫的,下到火山里面用,在外面不好配。出師不利。報失完,我們四個把幾百斤的行李生扛出機場,早已人困馬乏。時間差不多到了淩晨一點,在國內就約好來機場接我們的向導和車也沒出現。給帕斯卡打電話,關機。天上還下著雨,瓦努阿圖好像並不歡迎我們。…See More
Sep 27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0)第三章·核輻射禁區:鬼城切爾諾貝利

30公里,死寂的綠色叢林防護服、面具、蓋革計數器……此行我們的行李,比去索馬里還要誇張。看不見的殺傷,防不勝防。我們做了最好的準備,也做了最壞的打算。烏克蘭大使館沒有設絆子,歡迎光臨。但是沒有政府的官方批條,我們進不去切爾諾貝利核電站遺址。最後聯系上了烏克蘭緊急情況部,費了不少勁兒,終於得到了准許。 還收到了額外“驚喜”。外國人進入切爾諾貝利後,最多只能到10公里輻射圈,不准再往前走。但是我們找到了一位叫謝爾蓋的上校,允許我們更進一步,可以到達普里皮亞季,路過4號反應堆。一份文件擺在面前,每個人都要簽字。梁紅負責審閱,大概是免責書、生死契約之類的。想進去,生死自負。這份文書,搞得我們像要進鬼門關一樣。這很不人道,還沒到現場,就給我們施加了很大的心理壓力。槍支遍地的索馬里街頭,也沒要簽這樣的手續。向導是他們指派的,典型的東歐人,人高馬大。言語間流露著斯拉夫民族的自豪:他們幅員遼闊世界第一,他們打敗了拿破侖和希特勒、他們是唯一能和美國人對峙的民族,他們有戰無不勝的哥薩克騎兵、他們有列寧、普希金和霍金…… 當提到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切爾諾貝利後,他卻沈默了,驕傲遁形。良久,他才心有餘悸地說:“切…See More
Sep 21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9)第三章·核輻射禁區:鬼城切爾諾貝利

這次沒等一個星期,當晚就給我回了電話,去。他老婆已經懷上了,不用擔心五年生育計劃,還挺支持他,男人嘛,就應該走出去。曾喬那邊費了點勁兒。他人老實,話少,聽父母的。為這事我們跑了很多次他家,跟他父母一塊兒吃飯、聊天,讓二老覺得我們這幫朋友靠譜。終於,他們點了頭。我、梁紅、魏凱、曾喬。“四人幫”又組齊了,去切爾諾貝利。地方太特殊,功課要做足。 核輻射區,對人體有傷害的有三種射線,α射線、β射線和γ射線。α射線和β射線是很容易被阻擋的,且它們的輻射距離很近。γ射線則不同,輻射距離遠,穿透性強。即使是有兩厘米厚的鉛板,它也有50%會穿過。它,就是我們即將要面對的敵人。無色無味的無形殺手。身在切爾諾貝利,你永遠不知道哪兒藏著危險;甚至是,你永遠都處在危險里,無處躲,無處藏。切爾諾貝利,是更極限的一種挑戰。再說說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位於烏克蘭共和國地區的切爾諾貝利市,曾經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核電站。1986年4月26日的一聲巨響,打破了這一神話。核電站的第4號核反應堆在進行半烘烤實驗中,因為人為操作失誤,突然失火,引起爆炸。機組被完全損壞,8噸多強輻射物質泄漏,其輻射量相當於400顆美國投…See More
Sep 18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8)第三章·核輻射禁區:鬼城切爾諾貝利

6000平方公里,被魔鬼接管的區域極端遊,已經沒了任何遊玩的輕鬆味道。人人驚慌失措,戰戰兢兢地躲在黑暗里,不敢說話,屏息凝神,心臟狂跳。外面死一般的沈寂,遭核輻射變異的動物,幢幢鬼影般飄忽而過。一個戴著防毒面具,抱著娃娃的小蘿莉突然出現,所有人都驚聲尖叫起來,四散而逃。《切爾諾貝利日記》,一部驚悚恐怖片,把在我身邊的梁紅嚇得不行。不能說導演氣氛烘托得不行,我真沒被嚇到,反而對電影里面的“鬼城”場景,以及六個年輕人的這趟極端遊,特別感興趣。 剛從索馬里回來不久,霍亂褪去,我們得尋找下一個目的地。 “鬼城挺不錯的,策劃一個核輻射之旅怎麼樣?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廣島原子彈爆炸現場、美國三英里島、日本福島等,搞一個系列。”“你知道什麼是核輻射嗎?可跟索馬里的那種看得見的真刀真槍危險不同。死亡威脅無處不在。”危險設置挺高,正合我意。沒有挑戰性,那就不算探險。 梁紅嘴上說危險,心里已經默許了。小學時候上三防課,核災難就提到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她心里也一直有這麼個結,想去看看那兒現在成什麼樣了。二人世界的最高境界,就是陪著你一起滿世界二。奧伊米亞康和索馬里兩站下來,視覺、感覺的沖擊之外我們的感觸頗深,…See More
Sep 11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7)第二章·零下71.2℃的求婚計劃

“白骨之路”上的幽靈 “不去,路上都是無人區,太危險了。”雄赳赳、氣昂昂,奔赴奧伊米亞康,不料我們的第一步就遇挫了:找不到車。離那兒還有600多公里呢,咱不可能步行去。我們問了許多人,得知要去奧伊米亞康之後,大多數車主都是伸出大拇指,然後搖頭:不去。滿腔熱情,差點兒就這樣給澆滅了。我們三個人跑了一萬多公里,好不容易到達了雅庫茨克,剩下的650公里近在眼前,卻又是如此遙遠。司機們深知那段路的兇險,不敢涉險。一般去奧伊米亞康的,都是科學考察隊,他們都有自己的運送車。  什麼招兒我們都試了,就差去路上貼小廣告了。最後,我們找了一個廣播電臺,發佈廣播消息:有幾個中國人要去奧伊米亞康,雇一個司機,或者有去那邊辦事的,請求捎一程……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有人應聲了,但是價格不菲,夠買他一臺車的。能送我們去——安全到達,什麼都無所謂了。在等待司機的過程中,我們一度很忐忑,千萬別來一個莽夫。這條路是欲速則不達,只能順從不能征服,如果司機莽撞的話,我們十有八九得翻在路上。 還好,來的是一個看上去很淳樸、敦實的東歐人。我們還是很謹慎地問了幾句,您這車沒問題吧?您熟悉路吧? 那司機讓我們放心,他每年都要跑一趟…See More
Sep 9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6)第二章·零下71.2℃的求婚計劃

接下來一程,汽車把我們送到雅庫茨克。這地方在普通人眼里沒有北京、倫敦有名,但是在我們這夥人眼里,那就是聖地,為什麼?因為它特別、唯一。北極圈附近不乏世界名城,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俄羅斯最大的軍港摩爾曼斯克、挪威的“北極之門”特羅姆瑟、阿拉斯加的航空港安克雷奇、格陵蘭島的首府戈德霍普,這些全是地地道道的“寒都”。但世界最寒冷的城市,這一名頭,只屬於雅庫茨克。 雅庫茨克,是俄羅斯聯邦薩哈(雅庫特)自治共和國的首府,一月份的平均氣溫為零下40.9℃,最冷的時候是零下60℃,極端情況下能達到零下62℃。了不起的是,這座城市建於永久凍土層之上,“冰城”之稱,名副其實。聽著都帶勁兒,不來雅庫茨克,我得後悔一輩子。火車像鉆入冰川一樣,一頭紮進了北極圈,整個世界開始變得不一樣。在寒冷的空氣里,看什麼都覺得不真實,像是成像。城市、建築、樹木,一切都被冷空氣切割得棱角分明。 向導在這兒等著我們,他沈默寡言話不多,就帶著我們放羊,你們自己隨便觀光、隨便拍照,有事兒就問,沒事兒不多說一句話。可能覺得天冷,說話費勁。“世界最寒冷城市”只屬於雅庫茨克。一路逛過來,雅庫茨克確實別具一格。房子都建在離地一米多高的樁…See More
Sep 5
KyrGyz posted a blog post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5)第二章·零下71.2℃的求婚計劃

不來雅庫茨克,我得後悔一輩子扔下一包行李,乘著裝甲車假裝去索馬里南,出了市區,立馬繞道直奔機場。背後仿佛千軍萬馬。金蟬脫殼之計頗為驚險,所幸最終我們成功地逃離了索馬里。把槍口扔在身後,到達了迪拜之後,“摩加迪沙的詛咒”來了。腹瀉,不停地腹瀉,還有反復的嘔吐。去醫院一查,感染上霍亂了。原因是喝了摩加迪沙的水。不聽人言的教訓。 那幾天,我反復奔走在迪拜的酒店和醫院之間,一度脫水到無法下床。梁紅說,那是我這輩子看起來最瘦的時候了。原來說我170有點兒押270韻的意思,現在就真的不誇張了。迪拜的醫院實在太貴,我們選擇了回北京休養。 我這輩子最難受的時候,一次是當年車禍骨折那次,躺在醫院里面幾個月;再就是這次回北京休養,整天病懨懨地脫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世界上最大的煎熬,就是一個志在萬里的人,被禁錮在一方床上。當年那次骨折,我在病床上躺了整整四個月,每天就是吃喝睡。那次動手術的時候,那護士估計是新來的,給我打麻藥的時候漏了一邊。接下來手術,冰冷的手術刀在我腿上筋骨里穿梭,那塊兒是沒有麻藥的。我楞是憋著沒叫喚,黃豆大的汗粒兒滿臉都是。實在疼得忍不住了,用手死死地掐住床頭的鐵架子。終於極限了,床…See More
Aug 29

KyrGyz's Blog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20)面朝大海  夢的伊始

Posted on November 3,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我選擇帆船而不是燃油動力,也有些挑戰和浪漫因素在里面。我想看看依靠大自然的風力,能不能把我們送到世界的另一端。梁紅說,這叫gone with the wind,飄。 

那幾年,我在世界各地跑船展、遊艇展。一次跑到歐洲的船廠淘船的時候,我看中了丹麥造玻璃鋼結構的ECHO X-yacht 07帆船。丹麥人的船,質量比較讓人信服,他們是維京人的後裔,而“維京人”已成為北歐海盜的代名詞。他們的船,快、結實,也讓人踏實。 

沒想到廠家給了我當頭一棒:抱歉,這個型號的船已經停產。需要定做,三年後交貨,且造價昂貴。我算了算,原計劃是世界末日起航,2012年12月20日,定做的話,時間肯定來不及。最後船廠給我們一份這種型號船的船東信息,全球有21艘,“老范”的名字赫然在列。…

Continue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9)面朝大海  夢的伊始

Posted on October 31,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這次航行是成功的,我和梁紅完成了最初的承諾——在南極結婚,並且活著回來了;這次航行是失敗的,因為有些船員,再也回不來了。 

回想起過去的八個月,我仍然心有餘悸。有好幾次,我處在崩潰的邊緣,甚至動過殺人的念頭,也做好了被殺的準備。再看看依偎在身邊的梁紅,她早已眼噙淚水,“在海上九死一生,但好歹結局圓滿。” 

與大海緣起二十年前,還是小青年的我和梁紅,騎著自行車,從廊坊跑到天津,去赴和大海的第一次約會。記憶里那天的天氣不太好,我們倆站在海堤上,面前的大海的顏色和天空一樣陰暗。沒有無垠沙灘,沒有驚濤駭浪,我們眼前的渤海太過溫柔,甚至沈悶。

 …

Continue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8)只有看到世界够大

Posted on October 28,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只有看到真正足夠大的世界,才知道自己有多小

                                                          —— 優酷總裁 魏明



去看生活;去看世界;去見證偉大的事件;

去端詳窮人的面孔和偉人的手勢;

去看奇異的事物——機器、軍隊、人群、叢林和月亮的影子;

 …

Continue

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3)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20 at 9:59pm 0 Comments

人不可貌相,店不可鋪量。里面有一個40多歲的大叔他有個飛機組,而且他也是瓦努阿圖唯一一個得到火山飛行許可的人。行業壟斷。

租了三架,兩架固定翼飛機,負責把我們和行李送到安布里姆島;一架直升機,負責從安布里姆把我們送到馬魯姆火山上。固定翼飛機在火山上是沒法降落的,不可能有滑行距離。

去到一個私人飛機場,機庫里停著好幾架固定翼飛機,羅賓遜R66,低空飛行、登山探險最常用的一款。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