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5)唯有夢想,才能遠行

一直以來,我總試圖弄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現在答案再明顯不過,我是一個碌碌無為的人,一個虛度光陰的人,一個想跟自己瞎較勁兒的人。

那時候,老天爺又給了我重重一擊,我爸去世了,才62歲。收拾他的遺物的時候,我找到了很多老照片,父親跟我的合影。我們一起制作火箭筒的情景,我們一起改造北京第一輛水陸兩用車的往事,放電影一樣出現。悲慟之下,我痛哭不已。

 

“爺們兒,什麼是爺們兒,牙齒掉了咽肚子里,胳膊折了推袖子里。”這是我爸留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在我爸的眼里,我是個野心很大、從不墨守成規的人,還是一個極端的完美主義者,無論什麼事,只要我想做,這事就一定要做成。

我不怕受憋屈氣,也不怕挨皮肉苦,但是怕把自己搞丟了。我和梁紅的第一桶金賺了100萬,一夜之間又一無所有;我沒生氣沒失落,我還有退路,大不了回去繼續賣豆腐,牙齒掉了咽進肚子里。我腳骨折做手術的時候護士忘了打麻藥,折斷床頭的鐵護欄我都沒吭一聲;皮肉之苦而已,至少還活著,腿折了可以拄拐杖。但現在,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到底在幹嘛。

顯然,我真的把自己搞丟了。我的理想,根本就算不上是理想,現在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你的理想是什麼?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我這樣問自己。沈默10秒,我不知道。

2008年汶川地震,是我生活的一個轉折。我去了現場救援回來之後,我的脾氣變得很暴躁,總能輕易地動怒。一聲貓叫一個塑料袋飄過,我就可以火冒三丈。說話也越來越不中聽總是擠對人;還有強迫症,把自己悶在家里,不願意出門。

那場人間慘劇,一直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跟我一個救援隊的,回來後也有幾個人抑郁了。一場災難,能顛覆一個人全部的人生觀。世界本不該如此,生命實在太過脆弱。不僅天災,還有人禍,能輕易地奪走一條生命,能輕易地改變一個人的生活。

觸動之外,最先帶來的是很消極的人生觀。怎麼活著都不保險,辛苦賺那麼多錢有什麼用。你永遠不知道災難什麼時候來,一切都可以瞬間化為烏有。沒有杞人憂天,我就一副坐以待斃的心態。

 

梁紅陪我度過了那段日子,然後就有了開頭的那段對話。

“你還有夢想嗎?”

“有。”“是什麼?”

 

我沒答上來。她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了,得做出一些改變。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