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9)面朝大海  夢的伊始

這次航行是成功的,我和梁紅完成了最初的承諾——在南極結婚,並且活著回來了;這次航行是失敗的,因為有些船員,再也回不來了。 

回想起過去的八個月,我仍然心有餘悸。有好幾次,我處在崩潰的邊緣,甚至動過殺人的念頭,也做好了被殺的準備。再看看依偎在身邊的梁紅,她早已眼噙淚水,“在海上九死一生,但好歹結局圓滿。” 

與大海緣起二十年前,還是小青年的我和梁紅,騎著自行車,從廊坊跑到天津,去赴和大海的第一次約會。記憶里那天的天氣不太好,我們倆站在海堤上,面前的大海的顏色和天空一樣陰暗。沒有無垠沙灘,沒有驚濤駭浪,我們眼前的渤海太過溫柔,甚至沈悶。

 

“精彩的地方,在海洋深處。在陸地上看不到什麼。”

大海的誘惑一直都在。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有一個環球旅行的夢。掙脫2008年的夢魘時,駕著帆船完成環球航行,就和索馬里、切爾諾貝利等地的探險計劃一起,寫進了我們的備忘錄。直到我在奧伊米亞康,向梁紅遞上求婚戒指以後,去南極結婚,便成了我們下一階段的終極夢想。 

離開馬魯姆火山時,飛行員玩了個特技動作,180度轉彎,接下來一個俯沖,所有人差點全扔海里了。從安布里姆島起飛,霧蒙蒙的火山漸遠,我們仿佛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瓦努阿圖群島如珍珠項鏈點綴在南太平洋上。

 

大海美得不像話,扯動著我們蠢蠢欲動的心。到了該揚帆起航的時候了。 

了解海洋知識,規劃去南極的路線。從上海南下,穿越瓊州海峽,經印度尼西亞,過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扎向南極大陸……這是最常規,也是最安全的航線,我果斷地在這條航線上畫了個叉叉。我們應該規劃一條最有挑戰性的航線,刺激且必須獨一無二,我們不走別人走過的航路,探險即開拓。 

我去澳大利亞學習了帆船駕駛技能,拿到了駕照。梁紅負責掌握船上設備使用的知識,當然還有海洋公約和旗語。

 

準備階段最難的,是學習遊泳,說它是我們30多年人生里最大的挑戰,亦不為過。我是陸地生物,單棲,怕水,典型的北方旱鴨子。從室內遊泳館開始,望著一池碧水,我感覺它像要吞噬我一般,不禁就有些退縮。從戰戰兢兢,捏著鼻子摸索著下水,到能輕鬆地跑到渤海灣潛水,嗆了多少次、喝了多少水,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萬事俱備,我們需要一艘能載著我們完成環球夢想的船。 

“老範”是個特倔的荷蘭老頭兒,他叫範·金克爾。我已經數不清我們這幾年跑了多少次阿姆斯特丹了,目的只有一個,讓“老範”把自己的帆船賣給我們。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