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8)第三章·核輻射禁區:鬼城切爾諾貝利

6000平方公里,被魔鬼接管的區域

極端遊,已經沒了任何遊玩的輕鬆味道。人人驚慌失措,戰戰兢兢地躲在黑暗里,不敢說話,屏息凝神,心臟狂跳。外面死一般的沈寂,遭核輻射變異的動物,幢幢鬼影般飄忽而過。一個戴著防毒面具,抱著娃娃的小蘿莉突然出現,所有人都驚聲尖叫起來,四散而逃。

《切爾諾貝利日記》,一部驚悚恐怖片,把在我身邊的梁紅嚇得不行。不能說導演氣氛烘托得不行,我真沒被嚇到,反而對電影里面的“鬼城”場景,以及六個年輕人的這趟極端遊,特別感興趣。

 

剛從索馬里回來不久,霍亂褪去,我們得尋找下一個目的地。

 

“鬼城挺不錯的,策劃一個核輻射之旅怎麼樣?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廣島原子彈爆炸現場、美國三英里島、日本福島等,搞一個系列。”

“你知道什麼是核輻射嗎?可跟索馬里的那種看得見的真刀真槍危險不同。死亡威脅無處不在。”

危險設置挺高,正合我意。沒有挑戰性,那就不算探險。

 

梁紅嘴上說危險,心里已經默許了。小學時候上三防課,核災難就提到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她心里也一直有這麼個結,想去看看那兒現在成什麼樣了。

二人世界的最高境界,就是陪著你一起滿世界二。

奧伊米亞康和索馬里兩站下來,視覺、感覺的沖擊之外我們的感觸頗深,思考了很多。說俗一點,就是窮也是過、富也是過,待著也是生活、折騰也是生活,為什麼不跟著自己的性子,走自己覺得意義重大的路呢?

 

生命需要走出去,生活需要通過看很多的地方進行對比,才能發掘到自己本不知道的地方。我一直是個拍X光都覺得會被輻射的人,對放射線一直有恐懼心理,切爾諾貝利是個最好的挑戰。

去了寒極,才知道人的極限無極;對比了索馬里,才知道我們幸福無比。

這種感覺上癮,用梁紅的話說,我們算是走上探險的不歸路了。

 

下一站,鬼城切爾諾貝利,這事兒算初步落聽。

孩子無債不來,去核輻射地帶後,五年之內就不能要孩子。趁著不惑之年追得還沒那麼緊,我們必須得去。再往後就真沒機會了。

這次目的地特殊,組團我們得征詢各方同意。

 

魏凱說他得想想,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前兩站魏凱都跟我們在一塊兒,他原來是我生意上的一個朋友,每天都很忙但覺得日子過得特沒勁。我開始策劃去寒極的時候,就先問了魏凱。他當時也要考慮一下,考慮很多,步子邁不開。但一個星期後,他想通了,說:“哥們兒我辭職了,咱出發吧!”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