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0)第三章·核輻射禁區:鬼城切爾諾貝利

30公里,死寂的綠色叢林

防護服、面具、蓋革計數器……此行我們的行李,比去索馬里還要誇張。看不見的殺傷,防不勝防。

我們做了最好的準備,也做了最壞的打算。

烏克蘭大使館沒有設絆子,歡迎光臨。但是沒有政府的官方批條,我們進不去切爾諾貝利核電站遺址。最後聯系上了烏克蘭緊急情況部,費了不少勁兒,終於得到了准許。

 

還收到了額外“驚喜”。外國人進入切爾諾貝利後,最多只能到10公里輻射圈,不准再往前走。但是我們找到了一位叫謝爾蓋的上校,允許我們更進一步,可以到達普里皮亞季,路過4號反應堆。

一份文件擺在面前,每個人都要簽字。梁紅負責審閱,大概是免責書、生死契約之類的。想進去,生死自負。這份文書,搞得我們像要進鬼門關一樣。這很不人道,還沒到現場,就給我們施加了很大的心理壓力。槍支遍地的索馬里街頭,也沒要簽這樣的手續。

向導是他們指派的,典型的東歐人,人高馬大。言語間流露著斯拉夫民族的自豪:他們幅員遼闊世界第一,他們打敗了拿破侖和希特勒、他們是唯一能和美國人對峙的民族,他們有戰無不勝的哥薩克騎兵、他們有列寧、普希金和霍金……

 

當提到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切爾諾貝利後,他卻沈默了,驕傲遁形。良久,他才心有餘悸地說:“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將深深地刻在每一個人的記憶中,永遠無法抹去。”

到烏克蘭,我們就租了一輛裝甲車,打算開著它奔赴核電廠遺址。那東西厚實,防護肯定好。但是向導讓我們換車說進切爾諾貝利管制區域和核輻射中心,其他車輛不行,得用他們的專用防輻射車輛。

一輛奔馳旅行車,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有任何的防護行嗎這個?

進入切爾諾貝利100公里區域的時候,還跟在普通城市一樣,車流穿梭,雞犬相聞。向導說,當地有法規規定,這100公里區域,禁止生產牛奶。

 

兩旁的果樹郁郁蔥蔥,結滿了紅彤彤的蘋果,地上墜落許多。沒有人摘,沒有人撿。這些果樹下面的土地,都有輻射塵。可愛的水果們,都被白雪公主的後媽下了毒。

車停下來,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的標誌,出現在我們眼前。

它曾經是蘇聯人民引以為傲的地方,是世界上最大、最先進、最安全的核電廠,還差點以列寧的名字命名。現在,這個標誌更像是一個警告牌,後面是死亡禁區。驕傲變成了災難。

這個位置,離當年發生爆炸的4號反應堆,剛好30公里再往里走,就進入核輻射區域了。

 

“切爾諾貝利”這個名字,本就有不祥之兆,意為“切爾諾伯格的居所”。這個切爾諾伯格,是斯拉夫神話中代表黑暗死亡、疾病的暗黑之神。命名的那一天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如今這里,真的盤踞了恐怖、死亡和疾病。一名成讖。

在30公里圈的入口附近,我看到有工人在周邊噴灑藥物。還有一些建築,先是檢查站,每個人必須先進去接受檢查,確認沒有攜帶違禁物品。總不會有人偷輻射源吧,擔心捕獵變異動物?

有一個小博物館。當年事故發生以後,這里記錄、珍藏了一些與那次災難相關的東西,如圖片、物件,供人參觀。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