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1)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瓦努阿圖不歡迎我們

要征服馬魯姆火山,需要先征服當地的土著人。否則他們會送給我們飛鏢、利劍,最後把我們的屍體扔進火山里。

這是我們向導帕斯卡給我們的告誡。他撂挑子了,不跟我們去火山。

還是“四人幫”,我、梁紅、魏凱、曾喬,帶了500多公斤行李,繩索、攀巖登山設備、拍攝儀器等,飛抵瓦努阿圖首都維拉港。

 

零點到達,走程序排隊出關,超重行李申報。再取行李發現一卷250米的繩子不見了。這繩子是特制的,耐酸腐蝕和高溫的,下到火山里面用,在外面不好配。出師不利。

報失完,我們四個把幾百斤的行李生扛出機場,早已人困馬乏。時間差不多到了淩晨一點,在國內就約好來機場接我們的向導和車也沒出現。給帕斯卡打電話,關機。

天上還下著雨,瓦努阿圖好像並不歡迎我們。


策劃來瓦努阿圖征服馬魯姆火山的計劃,已經兩年了終於成行,卻磕磕絆絆不斷。

大自然是美的,大自然的力量是恐怖的。離開汶川後我們還去了幾個泥石流現場,種種大自然制造的天災,讓人凝噎。地震、海嘯、干旱、洪水、泥石流,這些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只有傷害。

“有沒有將大自然的力量和美結合在一起的地方?”我問梁紅。

 

“火山。”

 

這兩個字蹦出來的時候,我腦袋一下子像被點醒一般,對了,火山。火山是自然界里最具爆發性的力量,充滿了雄性魅力,壯觀,壯闊。我認為,每個男人都會想去近距離接觸,親身體會一番。

世界上最活躍的兩座活火山,埃塞俄比亞的埃塔阿雷火山和瓦努阿圖的馬魯姆火山,都有一個很活躍的熔巖湖。我想起來一件事情,一個澳大利亞的朋友告訴我,新西蘭有個探險團隊,他們去世界各地拍火山,拍了將近20年,但就對馬魯姆火山沒轍。19年來,他們每年都會去一兩次,試圖下到火山口里去,但一直沒有成功。

老外做不到,中國人能夠做到。我的“狹隘”民族觀又開始作祟了。

 

查資料,了解火山知識;學攀巖技能、火山生存技巧,開飛機;準備登山、拍攝器材。前前後後,我們準備了足足兩年。從切爾諾貝利回來之後,我覺得時機成熟了。

馬魯姆火山是瓦努阿圖人的聖山,不是想上就能上的,還得經過多方許可。最初他們開價1000萬美金,這已經不是在要錢,而是根本就不想讓我們去。經過多方斡旋,最後,我們成功得到了瓦努阿圖最高行政法院和文化部的同意,可以登山並進行拍攝。但是他們也沒給事情打包票,火山下的安布里姆島上土著那一關,得靠我們自己。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