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Quién soy'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6)

2.宗教追尋的「詩性」素質。張承志是一個有著虔誠信仰的作家。宗教信仰始終貫穿在他為文為人之中。這成為作家創作的「詩性」精神積澱。作為一個伊斯蘭教哲合忍耶教徒,信仰已深深根植於其靈魂深處而無法回避。但要真正理解張承志的宗教,哲合忍耶卻並不是唯一的方式。他的宗教更多的則應是一種帶有終極意味和具有超越性、普泛性的精神超越與價值意義,它貫穿於作家文章之中,形成一種無形且無邊的詩意。 張承志對宗教的追尋源於他對都市現實生活的清醒認識與反抗。「周圍的時代變了,20歲的人沒有青春,30歲便成熟為買辦。人人姜縮成一具衣架,笑是假笑,只為錢哭。十面理伏中的我在他們看來是一只動物園里的猴,我在嘶訊時,他們打呵欠。」[16]美好的價值追求與現世的虛偽混濁,使得張承志變得憤怒和焦灼,為了尋找理想的人格模式,追尋純真的人性,為了重建想象的凈土和追尋「清潔的精神」,他選擇了拋棄與流浪,拋棄那種世俗的齷齪的生活,在流浪中尋找自己「潔凈」的精神世界。…See More
Oct 3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5)

(二)從文學本體論層面看張承志小說的「詩性」從文學本體論來看,張承志的「詩性」小說是其強烈的生命意識和宗教追尋精神的激情表達,其作品通體激蕩著高亢的生命旋律和生命意志,表現了人類追求精神家園的執著以及對人生終極意義的孜孜以求,同時又對病態悲觀的生命形態進行積極的反駁。與此同時,強烈的生命意識和宗教追尋的「詩性」素質,使張承志的「詩性」小說充滿了奇特的藝術魅力。1.崇高的生命意識。張承志的小說創作,幾乎都是激蕩著生命熱情的、內蘊深刻的詩篇。他在作品中探討生命的價值,尋找人生的意義,謳歌青春的理想,講述民族歷史的重荷、苦難人生的軌跡、青春的啟蒙、愛情的呼喚、男性的粗獷與深沈、女性的溫柔與母愛的偉大、社會人性的複雜及其光明的前途。他的「詩性」小說作品,是一部關於人生與人性的富有生命激情的奏鳴曲。…See More
Oct 2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4)

它們不僅充分揭示出主人公的內心世界,使人物有血有肉、有靈有情地站立在我們面前,而且加深了作品質的深度,擴大了作品的主題思想。其次,張承志的小說,大多選擇了一個簡單的線索與結構,但這種情節簡單性的缺陷往往被詩的內在激情所彌補。事件的過程和情節往往被「詩化」掉了,但結構的開放之中仍然有緊湊感,放任之中仍然有內在的統一感。 這種結構的統一感來自於彌漫整個作品的詩意。這使得作品不致成為一些隨機片斷的隨意堆砌。如《北方的河》的簡單故事是我為了報考研究生及立志考察北方河流的志願。這種簡單的情節,如果不以詩的激情和思想激情去充實,有可能就是一種空洞的結構。…See More
Oct 25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3)

在張承志的小說中,語言節奏時而短促緊迫,時而舒緩綿長,富有內在韻律;句式上長短相錯、靈活多變;標點符號時有時無,這些都成為人物內心世界的律動和情感起伏變化的外在表現形式。如《危險的生命》中的一段景物描寫:「筆直下滑的黑黑斜坡上,生著一顆顆垂直的樹。葉子枯黃,沐著陽光,美麗的如黃金薄片。如厲鬼肩上的花一般,那金箔般的葉子給了我如鏤如刻的印象。在漆黑而滑向無底深淵的斜壁上,這種美麗的金黃真不可思議;我不斷的聯想到生命的危險」[9]。 詩意的語言展現出的是一幅雄奇靜怡的「火山曠野」圖。既有火山的狂野,又有樹木的頑強抗爭,更是加上了作者的切身體驗。作者猶如一個向導,一步一步把你帶到他的精神家園里去。 在那里你找不到凡世的糾紛與閑愁,有的只是熱情淳樸的人民和像那黑山上的野草般的生命的熱烈。 張承志的小說中常有一些短促有力,整齊有序的短語,形成一種短促迅疾的節奏。如《北方的河》中:…See More
Oct 24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2)

中國「詩性」小說是在五四時期「人的主體性精神覺醒」的歷史語境中產生的,是對傳統小說中「人的意識」的整體性缺失的補合。「五四」時期張揚「人性」、「人道主義精神」,使「為人生」的自覺、積極的詩性意義,成為小說的基本主題,使文學對傳統形態下人性集體無意識進行自覺訴求。它實質上是潛伏在人意識深處的種種生命本能,憑借著一種新的言說方式獲得升華,從而完成人性的解放,其本質在於作家對理想人生方案的寄予和表達。…See More
Oct 13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1)

從魯迅的小說《故鄉》《祝福》《傷逝》,郁達夫的《春風沈醉的晚上》,沈從文的《長河》《邊城》,到蕭紅的《呼蘭河傳》《生死場》等,構成了一幅壯觀的「詩性」小說場面。於是,在此背景下,小說的「詩性」問題便成為一個重要論題,研究者紛紛從不同視角來關注和論證小說的「詩性」特征及其內涵。 但是,截至目前,研究者更多的是從文體層面,即從詩的形式特征入手來認識「詩性」小說,他們主要關注小說外在形式特征的詩意與詩化,如語言的詩化、結構的散文化、象征性意境的營造、藝術思維的意念化和抽象化等。認為「詩性」小說就是將詩的某些文體特征吸收、消融到小說的創作中來,將小說用詩和散文的筆法寫成,使其具有詩的意境和韻味,體現出小說與詩歌、散文的相互滲透。 這種僅停留於文體學層面對小說的「詩性」進行解讀,必將使其陷入概念歧義和片面化的誤區。如張箭飛的觀點頗具代表性,「詩化小說是現代小說的一種形式,即用詩歌的方式組織敘事,為了最大限度的逼近詩,削弱散文小說敘述結構的統一感和邏輯性,作者需要利用詩歌的特色手段,來替換或轉化散文性敘事的形式技巧———諸如強調關鍵詞語,有意重復某個意象,富有暗示意義的細節、節奏等」[3]。…See More
Oct 11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9)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學校里組織我們去參觀一個苦難展覽,我們在老師的引領下放聲大哭。為了能讓老師看到我的表現,我捨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我看到有幾位同學悄悄地將唾沫抹到臉上冒充淚水。我還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學之間,有一位同學,臉上沒有一滴淚,嘴巴里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用手掩面。他睜著大眼看著我們,眼睛里流露出驚訝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後,我向老師報告了這位同學的行為。為此,學校給了這位同學一個警告處分。多年之後,當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師懺悔時,老師說,那天來找他說這件事的,有十幾個同學。這位同學十幾年前就已去世,每當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個道理,那就是:當眾人都哭時,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我再講一個故事:三十多年前,我還在部隊工作。有一天晚上,我在辦公室看書,有一位老長官推門進來,看了一眼我對面的位置,自言自語道:“噢,沒有人?”我隨即站起來,高聲說:“難道我不是人嗎?”那位老長官被我頂得面紅耳赤,尷尬而退。為此事,我洋洋得意了許久,以為自己是個英勇的斗士,但事過多年後,我卻為此深感內疚。…See More
Dec 15,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8)

最後,請允許我再講一下我的《生死疲勞》。這個書名來自佛教經典,據我所知,為翻譯這個書名,各國的翻譯家都很頭痛。我對佛教經典並沒有深入研究,對佛教的理解自然十分膚淺,之所以以此為題,是因為我覺得佛教的許多基本思想,是真正的宇宙意識,人世中許多紛爭,在佛家的眼里,是毫無意義的。這樣一種至高眼界下的人世,顯得十分可悲。當然,我沒有把這本書寫成布道詞,我寫的還是人的命運與人的情感,人的局限與人的寬容,以及人為追求幸福、堅持自己的信念所做出的努力與犧牲。小說中那位以一己之身與時代潮流對抗的藍臉,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真正的英雄。這個人物的原型,是我們鄰村的一位農民,我童年時,經常看到他推著一輛吱吱作響的木輪車,從我家門前的道路上通過。給他拉車的,是一頭瘸腿的毛驢,為他牽驢的,是他小腳的妻子。這個奇怪的勞動組合,在當時的集體化社會里,顯得那麽古怪和不合時宜,在我們這些孩子的眼里,也把他們看成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小丑,以至於當他們從街上經過時,我們會充滿義憤地朝他們投擲石塊。事過多年,當我拿起筆來寫作時,這個人物,這個畫面,便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知道,我總有一天會為他寫一本書,我遲早要把他的故事講給天下人聽…See More
Dec 12,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7)

我在寫作《天堂蒜薹之歌》這類逼近社會現實的小說時,面對著的最大問題,其實不是我敢不敢對社會上的黑暗現像進行批評,而是這燃燒的激情和憤怒會讓政治壓倒文學,使這部小說變成一個社會事件的紀實報告。小說家是社會中人,他自然有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但小說家在寫作時,必須站在人的立場上,把所有的人都當做人來寫。只有這樣,文學才能發端事件但超越事件,關心政治但大於政治。可能是因為我經歷過長期的艱難生活,使我對人性有較為深刻的了解。我知道真正的勇敢是什麽,也明白真正的悲憫是什麽。我知道,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難用是非善惡準確定性的朦朧地帶,而這片地帶,正是文學家施展才華的廣闊天地。只要是準確地、生動地描寫了這個充滿矛盾的朦朧地帶的作品,也就必然地超越了政治並具備了優秀文學的品質。喋喋不休地講述自己的作品是令人厭煩的,但我的人生是與我的作品緊密相連的,不講作品,我感到無從下嘴,所以還得請各位原諒。在我的早期作品中,我作為一個現代的說書人,是隱藏在文本背後的,但從《檀香刑》這部小說開始,我終於從後台跳到了前台。如果說我早期的作品是自言自語,目無讀者,從這本書開始,我感覺到自己是站在一個廣場上,面對著許多聽眾,繪聲…See More
Dec 8,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6)

我最新的小說《蛙》中,就出現了我姑姑的形象。因為我獲得諾貝爾獎,許多記者到她家采訪,起初她還很耐心地回答提問,但很快便不勝其煩,跑到縣城里她兒子家躲起來了。姑姑確實是我寫《蛙》時的模特,但小說中的姑姑,與現實生活中的姑姑有著天壤之別。小說中的姑姑專橫跋扈,有時簡直像個女匪,現實中的姑姑和善開朗,是一個標準的賢妻良母。現實中的姑姑晚年生活幸福美滿,小說中的姑姑到了晚年卻因為心靈的巨大痛苦患上了失眠症,身披黑袍,像個幽靈一樣在暗夜中遊蕩。我感謝姑姑的寬容,她沒有因為我在小說中把她寫成那樣而生氣;我也十分敬佩我姑姑的明智,她正確地理解了小說中人物與現實中人物的複雜關係。母親去世後,我悲痛萬分,決定寫一部書獻給她。這就是那本《豐乳肥臀》。因為胸有成竹,因為情感充盈,僅用了83天,我便寫出了這部長達50萬字的小說的初稿。在《豐乳肥臀》這本書里,我肆無忌憚地使用了與我母親的親身經歷有關的素材,但書中的母親情感方面的經歷,則是虛構或取材於高密東北鄉諸多母親的經歷。在這本書的卷前語上,我寫下了“獻給母親在天之靈”的話,但這本書,實際上是獻給天下母親的,這是我狂妄的野心,就像我希望把小小的“高密東北鄉”…See More
Dec 4,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5)

我追隨在這兩位大師身後兩年,即意識到,必須盡快地逃離他們,我在一篇文章中寫道:他們是兩座灼熱的火爐,而我是冰塊,如果離他們太近,會被他們蒸發掉。根據我的體會,一個作家之所以會受到某一位作家的影響,其根本是因為影響者和被影響者靈魂深處的相似之處。正所謂“心有靈犀一點通”。所以,盡管我沒有很好地去讀他們的書,但只讀過幾頁,我就明白了他們幹了什麽,也明白了他們是怎樣幹的,隨即我也就明白了我該幹什麼和我該怎樣幹。我該幹的事情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用自己的方式,講自己的故事。我的方式,就是我所熟知的集市說書人的方式,就是我的爺爺奶奶、村里的老人們講故事的方式。坦率地說,講述的時候,我沒有想到誰會是我的聽眾,也許我的聽眾就是那些如我母親一樣的人,也許我的聽眾就是我自己,我自己的故事,起初就是我的親身經歷,譬如《枯河》中那個遭受痛打的孩子,譬如《透明的紅蘿卜》中那個自始至終一言不發的孩子。我的確曾因為幹過一件錯事而受到過父親的痛打,我也的確曾在橋梁工地上為鐵匠師傅拉過風箱。當然,個人的經歷無論多麽奇特也不可能原封不動地寫進小說,小說必須虛構,必須想像。很多朋友說《透明的紅蘿卜》是我最好的小說,對此我不反…See More
Dec 1,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4)

我做夢也想不到有朝一日這些東西會成為我的寫作素材,我當時只是一個迷戀故事的孩子,醉心地聆聽著人們的講述。那時我是一個絕對的有神論者,我相信萬物都有靈性,我見到一棵大樹會肅然起敬。我看到一隻鳥會感到它隨時會變化成人,我遇到一個陌生人,也會懷疑他是一個動物變化而成。每當夜晚我從生產隊的記工房回家時,無邊的恐懼便包圍了我,為了壯膽,我一邊奔跑一邊大聲歌唱。那時我正處在變聲期,嗓音嘶啞,聲調難聽,我的歌唱,是對我的鄉親們的一種折磨。我在故鄉生活了二十一年,期間離家最遠的是乘火車去了一次青島,還差點迷失在木材廠的巨大木材之間,以至於我母親問我去青島看到了什麽風景時,我沮喪地告訴她:什麽都沒看到,只看到了一堆堆的木頭。但也就是這次青島之行,使我產生了想離開故鄉到外邊去看世界的強烈願望。1976年2月,我應征入伍,背著我母親賣掉結婚時的首飾幫我購買的四本《中國通史簡編》,走出了高密東北鄉這個既讓我愛又讓我恨的地方,開始了我人生的重要時期。我必須承認,如果沒有30多年來中國社會的巨大發展與進步,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也不會有我這樣一個作家。在軍營的枯燥生活中,我迎來了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文學熱潮,我從一個…See More
Nov 25,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3)

我理解母親的擔憂,因為在村子里,一個貧嘴的孩子,是招人厭煩的,有時候還會給自己和家庭帶來麻煩。我在小說《牛》里所寫的那個因為話多被村子里厭惡的孩子,就有我童年時的影子。我母親經常提醒我少說話,她希望我能做一個沈默寡言、安穩大方的孩子。但在我身上,卻顯露出極強的說話能力和極大的說話欲望,這無疑是極大的危險,但我說的故事的能力,又帶給了她愉悅,這使他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盡管我有父母親的諄諄教導,但我並沒有改掉我喜歡說話的天性,這使得我的名字“莫言”,很像對自己的諷刺。我小學未畢業即輟學,因為年幼體弱,幹不了重活,只好到荒草灘上去放牧牛羊。當我牽著牛羊從學校門前路過,看到昔日的同學在校園里打打鬧鬧,我心中充滿悲涼,深深地體會到一個人,哪怕是一個孩子,離開群體後的痛苦。到了荒灘上,我把牛羊放開,讓它們自己吃草。藍天如海,草地一望無際,周圍看不到一個人影,沒有人的聲音,只有鳥兒在天上鳴叫。我感到很孤獨,很寂寞,心里空空蕩蕩。有時候,我躺在草地上,望著天上懶洋洋地飄動著的白雲,腦海里便浮現出許多莫名其妙的幻象。我們那地方流傳著許多狐貍變成美女的故事,我幻想著能有一個狐…See More
Nov 17,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2)

我十幾歲時,母親患了嚴重的肺病,饑餓,病痛,勞累,使我們這個家庭陷入了困境,看不到光明和希望。我產生了一種強烈的不祥之兆,以為母親隨時都會自己尋短見。每當我勞動歸來,一進大門就高喊母親,聽到她的回應,心中才感到一塊石頭落了地。…See More
Nov 7,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講故事的人~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1)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中國作家莫言在瑞典學院發表文學演講,主題為“講故事的人”(storyteller)。尊敬的瑞典學院各位院士,女士們、先生們:通過電視或網絡,我想在座的各位對遙遠的高密東北鄉,已經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們也許看到了我的九十歲的老父親,看到了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妻子女兒,和我的一歲零四個月的外孫子。但是有一個此刻我最想念的人,我的母親,你們永遠無法看到了。我獲獎後,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榮,但我的母親卻無法分享了。我母親生於1922年,卒於1994年。她的骨灰,埋葬在村莊東邊的桃園里。去年,一條鐵路要從那兒穿過,我們不得不將她的墳墓遷移到距離村子更遠的地方。掘開墳墓後,我們看到,棺木已經腐朽,母親的骨殖,已經與泥土混為一體。我們只好象征性地挖起一些泥土,移到新的墓穴里。也就是從那一時刻起,我感到,我的母親是大地的一部分,我站在大地上的訴說,就是對母親的訴說。我是我母親最小的孩子。我記憶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著家里唯一的一把熱水壺去公共食堂打開水。因為饑餓無力,失手將熱水瓶打碎,我嚇得要命,鑽進草垛,一天沒敢出來。傍晚的時候我聽到母親呼喚我的乳名,我從草垛里鑽出來,以為…See More
Oct 4, 2020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12)

懷抱鮮花的女人,趕在像魯迅歸鄉故事中的敘述者一樣歸鄉的王四之前,如安娜•卡列尼娜般以華麗的姿態出現,魅惑了等待中的即將“政策結婚”的男性。但是,她並非在沙皇俄國的農村生活而得到治愈的吉提,而是身在過去中國的農村,她口中的氣息因其騾馬發出的“濃稠的腐草味兒”而攪亂了王四作為海軍上尉的自我危機感,震驚了順應改革開放政策的王四父母,導致了王四永遠的沈睡。懷抱鮮花的女人和魯迅歸鄉故事中等待主人公回來的女性們一樣,也是將作為現代中國文學的原點的1920年的五四新文學中的戀愛至上主義帶到其遲來70年的中國農村的傳達者。此處順便說一下,托爾斯泰的人道主義是五四新文學的主要本源之一。五、說書人“講故事的人”的方法莫言在諾貝爾獎獲獎紀念演講中回顧自己的出道之作時是這樣說的。我必須承認,在創建我的文學領地“高密東北鄉”的過程中,美國的威廉•福克納和哥倫比亞的加西亞•馬爾克斯給了我重要啟發。……盡管我沒有很好地去讀他們的書,但只讀過幾頁,我就明白了他們幹了什麽,也明白了他們是怎樣幹的,隨即我也就明白了我該幹什麼和我該怎樣幹。我該幹的事情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用自己的方式,講自己的故事。我的方式,就是我所熟知的集…See More
Oct 1, 2020

Quién soy's Blog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6)

Posted on October 27, 2022 at 10:47am 0 Comments

2.宗教追尋的「詩性」素質。張承志是一個有著虔誠信仰的作家。宗教信仰始終貫穿在他為文為人之中。這成為作家創作的「詩性」精神積澱。作為一個伊斯蘭教哲合忍耶教徒,信仰已深深根植於其靈魂深處而無法回避。但要真正理解張承志的宗教,哲合忍耶卻並不是唯一的方式。他的宗教更多的則應是一種帶有終極意味和具有超越性、普泛性的精神超越與價值意義,它貫穿於作家文章之中,形成一種無形且無邊的詩意。…



Continue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5)

Posted on October 26, 2022 at 9:38am 0 Comments

(二)從文學本體論層面看張承志小說的「詩性」

從文學本體論來看,張承志的「詩性」小說是其強烈的生命意識和宗教追尋精神的激情表達,其作品通體激蕩著高亢的生命旋律和生命意志,表現了人類追求精神家園的執著以及對人生終極意義的孜孜以求,同時又對病態悲觀的生命形態進行積極的反駁。與此同時,強烈的生命意識和宗教追尋的「詩性」素質,使張承志的「詩性」小說充滿了奇特的藝術魅力。…

Continue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4)

Posted on October 24, 2022 at 8:00am 0 Comments

它們不僅充分揭示出主人公的內心世界,使人物有血有肉、有靈有情地站立在我們面前,而且加深了作品質的深度,擴大了作品的主題思想。其次,張承志的小說,大多選擇了一個簡單的線索與結構,但這種情節簡單性的缺陷往往被詩的內在激情所彌補。事件的過程和情節往往被「詩化」掉了,但結構的開放之中仍然有緊湊感,放任之中仍然有內在的統一感。



這種結構的統一感來自於彌漫整個作品的詩意。這使得作品不致成為一些隨機片斷的隨意堆砌。如《北方的河》的簡單故事是我為了報考研究生及立志考察北方河流的志願。這種簡單的情節,如果不以詩的激情和思想激情去充實,有可能就是一種空洞的結構。…



Continue

蘇茜、馬斌·張承志詩性小說的特征(3)

Posted on October 19, 2022 at 10:30am 0 Comments

在張承志的小說中,語言節奏時而短促緊迫,時而舒緩綿長,富有內在韻律;句式上長短相錯、靈活多變;標點符號時有時無,這些都成為人物內心世界的律動和情感起伏變化的外在表現形式。如《危險的生命》中的一段景物描寫:「筆直下滑的黑黑斜坡上,生著一顆顆垂直的樹。葉子枯黃,沐著陽光,美麗的如黃金薄片。如厲鬼肩上的花一般,那金箔般的葉子給了我如鏤如刻的印象。在漆黑而滑向無底深淵的斜壁上,這種美麗的金黃真不可思議;我不斷的聯想到生命的危險」[9]。



詩意的語言展現出的是一幅雄奇靜怡的「火山曠野」圖。既有火山的狂野,又有樹木的頑強抗爭,更是加上了作者的切身體驗。作者猶如一個向導,一步一步把你帶到他的精神家園里去。

在那里你找不到凡世的糾紛與閑愁,有的只是熱情淳樸的人民和像那黑山上的野草般的生命的熱烈。…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