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薇
  • Female
  • Rombin Pah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楊薇's Friends

  • Bir Tanem
  • Passion for Form
  • thé l'après-midi
  • 寧靜心
  • Khalak Khalayak
  • 客家 庫
  • Leading Link
  • Ingenium
  • Mystikós kípos
  • Easy Tree
  • Margaret Hsing
  • iPLOP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楊薇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楊薇's Page

Latest Activity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游喚《網路詩話》(下)

第一種類型是真的具有理想中「超文本」的詩。它完全要熟練地運用我前面所提的「四種」網路詩語言,才能創作出這樣的詩。這一類的觀摩作品,像︰歧路花園、向陽工坊、與我的「游喚詩色」都是。第二類是老式的電腦時代之沿續。它嚴格講是一大堆「無作者權威性」,或者,「作者之死」與「讀者之死」兩種思潮下的詩之產物。舉凡「未成名」的詩人,在這一類型中,「擬仿」或「戲擬」出一種追迎典律或挑戰典律的作品都是。老詩人蘇紹連長期的介入這一類型,算是一個異數。第三類其實不叫網路詩,乾脆叫它網路上的詩。它是過去習慣了文字平面發表,到了現在,因著電腦網路的流行,乃順手把平面表現,改一下,放到網路上去。以目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現代詩網路聯盟,把一大堆成名詩人,老中青與新世代的作品,已經發表在刊物上的,一一送上網路,第二次刊登。其意義是改變了一下發表園地而已。或者補一些相片手稿聲音,資料性質成份大過於創作性。 我認為這一類型的網路詩,以目前而言,也有必要。它提供了閱讀與創作的「改變」或「構思衝擊」,按理,可以豐富現代詩的新路向。但先決條件是,要求詩人會電腦,會網路,最後會自己架站。這樣,才能叫網路詩人,也才有詩人自作自上的「…See More
Saturday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游喚《網路詩話》(上)

一、聯結語言我過去曾經提出網路文學要具備三種語言︰一是傳統語言。二是影像語言。三是程式語言。如此的文學語言型態,完全是新的。新的技巧、新的思考、新的理解。但這還不夠,我以為應該再加一種語言,叫做聯結語言。什麼是聯結語言?它是因為聯結的這項功能,在電腦的普遍化與方便性性所造成的。聯結本來不算語言,但如何聯結?聯結什麼?以及聯結的修改、選擇等。各須要經由網路詩人的思考,進行運作。這種思考運作的模式,與過程,其實接近對一般語言的思考與運作。故而可以叫一種語言。姑且名之曰︰聯結語言。 二、連上主義…See More
Sep 19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游喚【詩的姿勢】──詩法院(下)

假想把余光中分行的黃昏改成分段,你會發現它與散文的形式與語言很像,反之,把何其芳的散文也改成分行式,在句型的長短上稍作調整,是一看便知它實在是詩,用的是詩的語言。現在,仿照類此作法,把余光中的每一首詩嚐試改成分段式的散文排列。再拿余光中的散文作品比較對現,你會發現原來余光中的詩,其實都很像散文,尤其更像他自己寫的散文。於是,得出結論︰余光中的詩散文化很重。然而接下來的問題是?什麼是詩的語言?又什麼是散文的語言?整個關鍵就都在語言自身。依詩法院之見,詩的語言建立在意義(葉嘉瑩氏叫「象喻」),詩的意象與敘述綜合的效果要有「姿態」,最後,詩的語言要具有多義性,詩的旨意要有無可名狀的感受。反之,與上述幾點相反的便是散文的語言。易言之,散文只求表述明白清楚,句子要合文法,要順。不必要的形容,或者容易引生歧義的意象則少用,即使用了,也須把握明喻的原則。文從字順,清楚明白,正是散文語言的要點。如果言在乎此,意在乎彼,言意不諧,讀了散文,還要費心思去猜,不很瞭解,那麼注定是失敗的散文。而詩不妨多想,多令人猜,並且人見人殊,容許開放詮釋。一篇離騷,香草美人的隱喻所指,各家說法不一,兩句「滄海月明珠有淚,…See More
Sep 16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游喚【詩的姿勢】──詩法院(上)

詩與散文很像,常常二種文類互相侵犯借用,就文類本身的內在規制而言,界限之劃清與否?本來也是大致上約定成俗,拘謹的初出道者,中規中矩,自是必然。但在大作手而言,那些藩籬自然縛不住。隨時可行衝破,另闢新格,規制在乎我,不在他人之為設。要判斷文類,可從形式與語言來看。譬如賦與詩,語言形式各不同。詩裏的五言七言又分,形式上律詩與絕句更要分。古典文學區隔,由於時間久了,討論多了,大致已有定論與規矩。然而,現代文學的文類分辨就困難多了。何其芳的散文看來像詩,艾青的詩,胡適的詩,又像散文,廢名的小說又像詩,西方更有一種趨近詩的小說,像白鯨記、熊、以及康拉德《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比較可能的說法是,詩與小說好區別,散文則介於詩與小說之間。也就是說,散文與小說難分,散文與詩史更難分。散文似乎像個多胞胎文類。但不管如何?文類本質上就是後設規約,文學因文類而豐富多姿,但文學更因隨時有大才子要衝破文類,創制文類,以罷免既定的現成的約束,所以,文學也充滿未來變化的可能。所以,目前的文類知識,姑且視之為權宜之計吧。那麼,現在談散文與詩的分辨。還是可從形式與語言做衡量。不過形式比較無關,重要仍在語言本身。以自然現代…See More
Sep 14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墜馬西門(4)

你今天找我來,也算你有勇氣。題材夠不夠?希望沒讓你吃虧,不知道以後你寫出來會是怎麼樣。跟我這種女孩子坐在這裡,不怕你太太看到?我雖然是這種人,但是我可不是什麼狐狸精,這一行,實在說,很多女孩了本來就不正經,不過──,每個,每個這一行的女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故事,誰了解呢?平凡的也好,不平凡的也好,一樣是眼淚。我當然不可能輕易讓人家曉得我的故事,做人啊,每個人和我們一樣都得用鈔票買東西,可是我們的心不可能也和平常人一樣沒有顧忌,聽到「賣」字,我都會有被抽打一鞭的感覺。我平常幾乎不出門,往往一天到晚就躺在床上看書,什麼書都看,說句話你別見悍,你們這些寫文章的,有些人寫出來的東西,令人看了之後覺得自己也可以來寫作。剛才我說過,我有個要好的男朋友,他是個小職員,經常寫詩,發表過不少,上個月出了一本詩集,他從不自稱詩人──。三、四個月以前,我們分手了,因為他終於知道我的底細──,原來我是不忍傷害他的,但是,愛情──,怎麼說好呢?……交往了將近兩年,我瞞著他,真是煎熬,每次他介紹他的朋友給我認識,我都心驚膽跳──,我害怕對方是不是曾經──曾經「叫」過我──。你想想,這日子過得多麼滑稽。我曉得自己不該…See More
Jul 11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墜馬西門(3)

跟賓館「合作」,是朋友介紹的,在這以前,我白天在律師事務所上班,有一陣子晚上幫人家看小孩,那時候,跟一個我親戚的親戚合住公寓,女的,快三十歲了還在酒廊上班,她知道我家裡的情況,就毫不客氣的勸我走這條路。算一算,在事務所待了兩年多,那份工作是親戚的朋友幫我找到的──本來,我沒打算告訴你這段時間的事,我本來不想把自己的遭遇都說出來,……算了,我這種女孩子……好罷,再叫杯咖啡,我想停一停再說──剛剛那首歌我很喜歡,蘇芮唱得真好,你看歌詞多好──這世界充滿太多聲音,聽不出那個是自己,我已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我其實可以去寫文章的,別以為我只是個賺那種錢的女孩子,算了,說這個做什麼。 進律師事務所,一個月七千元,那陣子剛到台北,心裡的夢想多得不得了,我經常到西門町去逛,但是從來捨不得花錢,錢要寄回家,我看到人家穿得那麼好、吃得那麼好,很羨慕,我看了十八年的青菜矮房子水稻土灶,也難保有時候會胡思亂想,說來很好笑,我經常想像自己穿一件長長的禮服,騎著馬──為什麼騎馬呢?我在家鄉看過一張電器行海報,一個女孩子騎在馬上,好美好美,很多男孩子手裡拿著各種電器爭著給她,我印象很深──,經過西門町,所有的人都…See More
Jul 8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墜馬西門(2)

十九歲那一年,我到台北來,農村的長女沒幾個命不苦,尤其是窮人家,弟妹多。我找事情,怎麼找都是保險公司、加工廠、餐廳之類的工作,我年紀小、膽子小,又一心想賺錢寄回家,我母親身體不好,弟妹都要唸書,好急啊,工作很不好找。有一天,我那時候暫時住在一個遠房親戚家,有一天,他們勸我到西門町找看看,見到紅紙條就看,說不定可以找到好工作,我到處走,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的東西,櫥窗裡什麼都有,我一邊看一邊幻想,我將來要開服裝店,要開冷飲店、要賣首飾……,我聽到一個婦人在講價買衣服,一套六千八百塊,我真是驚呆了,我去應徵過作業員,一個月四千五百。那時自卑得要命,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裙子下襬還補過。那天晚上,逛到很晚,走到中華路的陸橋上,看著下面的車子和人,突然間,感到很害怕。我家鄉有句話,叫做「孤鳥插人群」,我剛來台北那陣子就是這樣,我不曉得該怎麼辦,在這麼繁華的地方,我像是另外一種人,沒有人理我,霓虹燈看來像是停在空中的蜂炮,閃一下的電費恐怕夠我吃好幾天。你聽過「孤女的願望」這首歌嗎?我不是孤女,但是我當時覺得自己就像孤女。我站在那裡,腦筋很亂,我有點後悔到台北來,在家鄉──你知不知道黃朝琴的大厝?現…See More
Jul 7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墜馬西門(1)

我叫春春,我是台南縣鹽水鎮人。不曉得你知不知道這個地方,黃朝琴的故鄉就是了,還有,蜂炮,很有名的。可是我家沒放過蜂炮,我們不是生意人,當然啦,要是我家不窮,現在我也不會在這裡。以前還在唸書的時候,每年我都跑到牛墟附近去看蜂炮,好嚇人啊──我是說,有錢人花錢很嚇人,我──,請你把錄音機擺旁邊一點好嗎?你也許無法了解我看蜂炮時心裡想些什麼,國中高中六年,沒有一次是很高興的去註冊,總是為了錢。街上那些商店,放炮一次,真的夠我們全家吃半年,跟你講你不一定相信,我們很節儉。但是如今想起來,那時候的日子過得很充實,我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我很喜歡看文藝小說──,坦白說,你們這些當記者的,有時候連新聞都寫不通──,我曾經想要當作家,你大概不會笑我;我雖然是做、做「這一行」的,但是我確實很愛看書。 我會種田,田裡的工作我差不多都會做,可惜我們家只有一分半的田,很小。鄰居都誇我能幹,回想一下,很感慨,天天天剛亮就起床,餵雞鴨餵豬,煮飯打掃燒熱水,經常我也坐在灶前胡思亂想,我想很多,想自己的將來,想漂亮的衣服,想學校的男生……,想很多很多,只有母親的病和考大學這兩件事不敢太怎麼去想。不過,比起我現在,十八、…See More
Jul 4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稻菜流年(下)

田鼠曾經使你受到困擾。為農家辦事的衙門永遠篤定以為,田鼠吃掉了太多太多該給人吃的糧食,除去田鼠才有豐年;你將誘鼠的餌收藏起來,因為你不敢肯定豐年的收成到底肥了誰,你讀了許多書,書裡從不告訴你如何應付那些怎麼瞧都不順眼的商人;你站在巨大的倉庫前等待領取肥料,肥料堆成山,發放肥料的人用力寫字條、蓋戮記,字很歪斜難看,可是寫字的人正坐著繃緊面皮,顯然完全忘了你買肥料用的真正落地能響的金錢。為了金錢,你有一陣子狠下心捕田鼠,有人大量收買田鼠,拿去做香腸罷,或許也做罐頭,反正賣田鼠拿得到錢;祖母驕傲地做了內外曾祖,做了曾祖的人不該下田,但總該有人供給一些買糖餅的錢。你捕捉不少田鼠,小的放走,大的裝在鐵絲籠裡論斤賣出,你卻沒預想到祖母不高興拿這種錢,分明那是落地能響的金錢。你是個迷惑的少年。 田鼠有一對迷惑的小眼,倉皇竄動猛然停腳瞪你,你莫名地想起童年的大水,你滾在床內緣,你摟著祖母,祖母在發抖,你瞪著大水,屋外的天塌了,你和祖母都被壓覆在突不破的黑籠裡。祖母摸摸這個摸摸那個,緊抱著你無目標的移動;倉皇間,你瞥見祖母的眼睛,你活到祖母的年歲也忘不了那迷惑的眼神。祖母走了。你在父親一口一聲阿娘的思念…See More
Jun 30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稻菜流年(中)

敷藥通常是在挨棍子之後才開始,祖母也罷,母親也罷,手勁輕重不分高下,擠出一堆黃膿,少不了並時會擠出一灘淚。你淚眼模糊,倒還看得見簷下竹籠裡的火雞,火雞一樣經常長頭瘡,剝掉它,沒幾天又腫成一顆一顆,說圓不圓,不剝它,沒幾天就大得賽過火雞頭;總在這時候不得不動剪,掐住火雞脖子,壓住火雞雙翅,剪刀對準頭瘡根處,用力收攏手指,一顆頭瘡掉地了;雖是血肉模糊,畢竟火雞看起來像樣了一點。你也得像樣一點,你要進學。可這不是表示你可以藉故少下田;稻菜與寫字簿不全然相牽連,大人們堅持認為──好比說,灰家鼠如果跑到田裡去鑽穴,牠得覺悟可能自此吃不著稻菜以外的東西,但是也得認明事實上自己並不從此成為田鼠;反過來說,田鼠永遠是田鼠,縱是牠住居厝邊牆角、吃得著鹹魚骨刺;生是什麼人家子弟,便是什麼命,你懂不懂?你聰明得很,嘴裡絕不吐出問句的最後兩個字。但是偶爾你會希望颱風大雨不要一掃就過,那麼,闔家全會護著你,別說學校不去,邁出稻埕都不可以;佇立窗前,你聽見風在呼喊,雨不像雨,像盆裡潑出來的水,幾萬個盆齊一潑水,你卻感到安全,你睡在祖母身邊,祖母不曾怕過任何事,連豬仔都聽她口號命令;你睡熟了,夢裡,你在泡水的田裡游…See More
Jun 21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稻菜流年(上)

田鼠不會在稻菜根處鑽穴為窩。也許牠知道農人的眼光最常注視那部位;也許牠知道留個餘地給稻菜根對一家大小都有好處;也許──牠知道天底下沒有不需犁翻刨開的田。阡陌邊角較安全,對田鼠而言。牛蹄踏不到的地方,犁齒同樣刨不到;稻菜根毫無可能伸延那麼遠;還有,農人心裡有數──祖先說過的話極少騙了人──田裡果真沒幾窩田鼠,不是好現象,也許兆示莫指望豐年。 你當然想望豐年。你有一米筐的童稚願望,能否實現,全看父親在飯桌上說出收割日期是否語調上揚,是否三回兩次停箸抱怨魚乾太鹹。豐年,多麼稱心的豐年,年菜足夠吃到上元,口袋裝的是天天看都看不厭的壓歲錢,圖畫紙牌算不完,放紙炮囉,點燃引火線,那般意足心滿,寫字似的一筆一畫盡是寫在被母親含笑親摩的臉。卻是肯定會有那麼幾個年冬,你早早就察覺出田事不好。你在稻埕上捧起穀粒拋耍,父親不耐煩地呵責,你跑開又跑回來拋耍穀粒,父親的嗓音比剛才來得高,你小心地再試探一次,連母親都沒好聲氣了,這才你完全曉通,今年的紙炮說什麼也不可能放得很多,新衣服或是會有,新鞋新玻璃珠呢?即使功課好、最受寵的大哥都不見得有把握,何況你只是個未進學且貪玩招嫌的小憨頭? 小憨頭總有些憨想頭。一群流…See More
Jun 18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廁所的故事(下)

警察耐心地分析:這裡的人八成以上種甘蔗,根本不要肥料,村長保證沒有人偷去吃,那個有錢人氣得臉都歪了,他嘀咕著說,這樣下去會賠本,生意真不好做,怎麼大家不多拉一點?怎麼不多拉一點呢?大約一個月後,政府大量配給農肥,接著肥料兩次跌價,那個有錢人再不派車來載水肥了,村長把他找來,要他按照契約清理水肥,他說要那麼多幹什麼?又不能吃!兩個人又到派出所去,結果,一直到我唸初二上學期,他都派車清理水肥,一個月一次。有一次,六叔在路上遇見他,問他水肥好不好賣?他說生意不好做;六叔又問他,想不想再跟我們村子訂契約?他說只有瘋到第三期的人才會這樣問。 我讀高一的時候,鄉裡舉辦中北部春節旅行,我也參加。第一天晚上,住在臺中火車站附近的一家旅館,這才第一次看見了抽水馬桶,以前只看過圖片。住進旅館以後,大家都往廁所裡跑,鄉長站在一邊維持秩序,一面叫著慢慢來,他說留得屎橛在,那怕沒得拉?等輪到我,我一頭衝進去,看見抽水馬桶,心裡有點害怕,還好我知道是用坐的,坐了上去,也不知怎麼搞的,幾乎用了兩百公斤的力量,仍然拉不出來,外頭敲門敲得很急,我在裡邊更急,好一陣子,看看是不會有「結果」了,只好出來,身上直冒汗,鄉長問…See More
Jun 12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廁所的故事(中)

那天晚上,爸和叔叔們在院子裡聊天,聊到這件事,二叔說,新廁所有外來的「黃金」,大吉大利,六叔不同意,他認為新廁所應該由自己人開張,才有新氣象,爸沒有意見。我對爸說,六叔只知道拉屎要爭第一,六叔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媽說該打。我很不甘心,跑去告訴祖父,祖父走出來,把六叔罵了一頓:「你吃飯爭第一,拉屎爭第一,為什麼英文只考了二十──二十──」,我說二十七分,祖父接下去:「二十七分!啊?」五叔在一旁笑,他說這也可以算第一,六叔說,五哥以前數學只考二十四分,烏龜笑鱉沒尾巴,祖父說:「都是尿桶!」過後,我問六叔,還要不要把泥水匠抓來灌屎,他說我以後再這麼問,他就灌我。 我升上五年級,村長換了人,新村長說,要好好整頓村裡的環境衛生。首先,他出錢蓋了四幢公用廁所,又一家接一家地勸人蓋廁所,他跟祖父說,廁所和吃飯一樣重要,祖父說那有這種事!一有空,他就騎著腳踏車到處巡視,發現有小孩隨地大小便,當場打屁股,我們班上有好幾個男生被他打過,都很氣他,叫他「哭鐵面」。每次開村民大會,他一定會再三地說明廁所的重要性,有一次還說「廁所就是生命」,六叔跑到臺上去,不知道跟他說了些什麼,他馬上又補充了一句:「廁所為成家…See More
Jun 8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阿 盛·廁所的故事(上)

開始唸小學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見衛生紙,至於正式使用,是在二年級的時候,在這之前,解手後都是用竹片子或黃麻稈一揩了事。大人們的廁所在房間內,用花布簾圍住壁角,裡邊放著馬桶;小孩子們沒有限制,水溝、牆角、甘蔗田以及任何可以蹲下來的地方,統統是廁所。 在學校裡,老師天天交代我們:要穿鞋子,要常洗頭髮,要買衛生紙,不要隨地大小便。我回家跟爸爸說要買鞋子,爸說沒那麼「好命」;我提起衛生紙的好處,媽說那太浪費,小孩子不懂賺錢的辛苦;我又引用老師的話,說用竹片子揩屁股會生痔瘡,爸生氣了,他說老師一定瘋了,因為他從一歲到二十多歲都是這樣,也沒生過痔瘡;我小聲地說,應該有廁所,祖父說,奇怪,水溝不是很多嗎?最後爸解釋說,衛生紙太薄,容易破,揩不乾淨。這以後,媽准許我用粗草紙,那是大人們用的,不過,我還是寧可用竹片子,粗草紙就帶到學校讓老師檢查,我們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同學都和我一樣,老師也不再要我們買衛生紙了。 二年級下學期,三姑帶著表弟從臺北來我家玩,吃過中飯,表弟說要上廁所,我帶他到門前的水溝邊,他很驚訝,硬是不肯脫下褲子,是說沒有東西擋著他拉不出來,我帶他到豬舍旁邊,他蹲在地上,不時看著我,然後站起來…See More
Jun 4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石德華·阿盛篇作品導讀

十七歲投稿副刊、主編校刊,高中時期他就具有文學的基礎,當兵及大學四年雖未創作,卻大量汲取文學養分,教書期間,他在中時「人間副刊」發表一篇〈同學們〉,在聯合副刊發表一篇〈廁所的故事〉,兩篇散文一刊登,就被兩大報視為「明日之星」,而競相展開網羅行動,結果阿盛選擇進入中國時報工作。在文壇上,新人能受如此禮遇,阿盛應是第一人。當時是一九七八年,鄉土文學論戰甫進入尾聲,不少臺灣作家開始以詩、小說、散文關注本土文學,但怎樣才是「鄉土文學」意義下的好作品?〈廁所的故事〉適時出現,無疑是令人振奮的強心劑,當時楊牧特地寫信給聯副稱讀〈廁所的故事〉「真是一篇上乘的散文,質樸敦厚的鄉土文學」,對於阿盛的語言,楊牧說:「語言在我們的生活中衍生成型,勢必擺脫不合用的種種規矩,臺灣人能講道地的北平話當然不錯,但總是帶點土土的鄉音講『臺灣國語』更令人著迷。」當時一些關於鄉土文學的問題,諸如題材、語言,透過這篇文章似乎帶來反省思考同時也清楚了出路。〈廁所的故事〉很具指標性,阿盛因此被稱做「廁所作家」。 五○年代戰後出生在臺灣鄉間的一代,長大後多半去到城市求學就業,他們身處七○年代臺灣的劇烈變遷中,一面親睹農村的沒落,…See More
Jun 2
楊薇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端·沒有了英雄

  這是一個英雄失去名字,偶像紛紛從基座上傾頹的時代。  二次大戰的英雄如艾森豪、蔣委員長、麥帥、佛朗哥,都逃不掉身後立場分歧的評價。一場官司口角、一番新聞追擊,要拉下多少場面人物,證諸眼前日日在發生的事例,更是難以預測。  這樣的現象,直接的後果是,我們失去了對人的信念。而沒有英雄就跟沒有信仰一樣,是價值崩潰的徵兆,人的原始本能和利害考量,在這時代替了聖賢的規矩尺度,使得朱紫難分、啼笑兩非,在責備和寬貸之間我們也同樣失去了尺度。   當然,樂觀地說,價值崩潰也是價值重建的先兆。固有的忠孝節義、騎士精神等倫理規範,在某一個意義是對人的生物本能加以理性演繹和社會制約的結果。這些價值的崩潰,因此也可以視作是人開始從自己的生物桎梏和外在制約得到了解放。  然而人何嘗是真能解放的呢?人不崇拜民族英雄之後轉而崇拜載歌載舞的演藝明星;不崇拜經濟大儒後轉而追隨股市乍富的新貴;「解放」了對父母的孝道的人民,把所有的孺慕之情一古腦轉移給了「毛主席」……,我們恐怕抵賴不了,人,有極大的成分還是巴伏洛夫心理實驗裡的狗,從來沒有能逃過內在本能和外在制約的預期結果。…See More
Apr 6

楊薇's Blog

游喚【詩的姿勢】──詩法院(下)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12:14am 0 Comments

假想把余光中分行的黃昏改成分段,你會發現它與散文的形式與語言很像,反之,把何其芳的散文也改成分行式,在句型的長短上稍作調整,是一看便知它實在是詩,用的是詩的語言。現在,仿照類此作法,把余光中的每一首詩嚐試改成分段式的散文排列。再拿余光中的散文作品比較對現,你會發現原來余光中的詩,其實都很像散文,尤其更像他自己寫的散文。於是,得出結論︰余光中的詩散文化很重。…

Continue

游喚【詩的姿勢】──詩法院(上)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12:14am 0 Comments

詩與散文很像,常常二種文類互相侵犯借用,就文類本身的內在規制而言,界限之劃清與否?本來也是大致上約定成俗,拘謹的初出道者,中規中矩,自是必然。但在大作手而言,那些藩籬自然縛不住。隨時可行衝破,另闢新格,規制在乎我,不在他人之為設。…

Continue

游喚《網路詩話》(上)

Posted on September 13, 2020 at 6:30am 0 Comments

一、聯結語言

我過去曾經提出網路文學要具備三種語言︰一是傳統語言。二是影像語言。三是程式語言。如此的文學語言型態,完全是新的。新的技巧、新的思考、新的理解。

但這還不夠,我以為應該再加一種語言,叫做聯結語言。什麼是聯結語言?它是因為聯結的這項功能,在電腦的普遍化與方便性性所造成的。

聯結本來不算語言,但如何聯結?聯結什麼?以及聯結的修改、選擇等。各須要經由網路詩人的思考,進行運作。這種思考運作的模式,與過程,其實接近對一般語言的思考與運作。故而可以叫一種語言。姑且名之曰︰聯結語言。…

Continue

游喚《網路詩話》(下)

Posted on September 13, 2020 at 6:30am 0 Comments

第一種類型是真的具有理想中「超文本」的詩。它完全要熟練地運用我前面所提的「四種」網路詩語言,才能創作出這樣的詩。這一類的觀摩作品,像︰歧路花園、向陽工坊、與我的「游喚詩色」都是。

第二類是老式的電腦時代之沿續。它嚴格講是一大堆「無作者權威性」,或者,「作者之死」與「讀者之死」兩種思潮下的詩之產物。舉凡「未成名」的詩人,在這一類型中,「擬仿」或「戲擬」出一種追迎典律或挑戰典律的作品都是。老詩人蘇紹連長期的介入這一類型,算是一個異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