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冷門's Blog (463)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3

和尚,你想必不寂寞?



客人,你說的寂寞的意思是疲倦?你也許還不疲倦?




客人的手輕輕地觸到自己的劍。這口劍,他天天握著,總覺得有一分生疏;到他好像忘了它的時候,方知道是如何之親切。劍呀,不是你屬於我,我其實是屬於你的。和尚,你敲磬,誰也不能把你的磬的聲音收集起來吧?你的禪房裏住過多少客人?我在這裏過了我的一夜。我過了各色的夜。我這一夜算在所有的夜的裏面,還是把它當作各種夜之外的一個夜呢?好了,太陽一出,就是白天。明天我要走。






太陽曬著港口,把鹽味敷到塢邊的楊樹的葉片上。海是綠的,腥的。…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2,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2

想起這個妹妹時,他母親是一頭烏青的頭髮。他多願意摘一朵紅花給母親戴上。可是他從來沒見過母親戴過一朵花。就是這一朵沒有戴上的花決定了他的命運。

母親呀,我沒有看見你的老。

於是他的母親有一副年輕的眉眼而戴了一頭白髮。多少年來這一頭白髮在他心裏亮。



他真願意有那麼一個妹妹。

可是他沒有妹妹,他沒有!

他的現在,母親的過去。母親在時間裏停留。她還是那樣年輕,就像那個摘花的小姑娘,像他的妹妹。他可是老多了,他的臉上刻了很多歲月。…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8, 2021 at 11:00pm — No Comments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1

復仇者不折鏌幹,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莊子



一支素燭,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現在看不見蜜。蜜在罐裏,他坐在榻上。但他充滿了蜜的感覺,濃,稠。他嗓子裏並不泛出酸味。他的胃口很好。他一生沒有嘔吐過幾回。一生,一生該是多久呀?我這是一生了麼?沒有關係,這是個很普通的口頭語。



誰都說:“我這一生……”就像那和尚吧,——和尚一定是常常吃這種野蜂蜜。他的眼睛瞇了瞇,因為燭火跳,跳著一堆影子。他笑了一下:他心裏對和尚有了一個稱呼,“蜂蜜和尚”。這也難怪,因為蜂蜜、和尚,後面隱了“一生”兩個字。明天辭行的時候,我當真叫他一聲,他會怎麼樣呢?和尚倒有了一個稱呼了。我呢?他會稱呼我什麼?該不是“寶劍客人”吧(他看到和尚一眼就看到他的劍)。這蜂蜜——他想起來的時候一路聽見蜜蜂叫。是的,有蜜蜂。蜜蜂真不少(叫得一座山都浮動了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7, 2021 at 11:00pm — No Comments

奧登《散步》

當我要散佈一件醜聞,

或者向路另一頭的某人

歸還工具,出借書籍,

我選擇此路,從這裡走到那裡。

之後返回,即使

與來時的腳印相遇,

那路看上去卻全然若新

我打算做的現在已經做成。

但我避開它,當我作為…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獻詞:水問》(下)

(四)

在水的世界裏,沒有貧賤之分,沒有高低之分,水的世界永遠是一個整體,底層的水與表層的水,相互交融,相互滲透,相互包容,相互托舉。

如果能成為水的一部分,如果血脈裏流淌的都是同一元素的水,誰都相信,身處底層的水,乾凈而有力。水把水托舉起來,底層的水,才是水的領袖。

事實上,水的世界,完整得無法劃分層面,就像躺在水裏,無法區分哪一片是水的過去,哪一片是水的未來。





(五)…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2,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獻詞:水問》(上)

(一)

我承認,是一滴水的光芒把我照耀,是一滴水的營養把我養育,是一滴水的聲音把我喚醒,是一滴水的從前,把我感動。

掌心裏的一滴水,來自天空,也來自於一葉草尖。

一滴水是晶瑩的,她反射著太陽的溫暖。

我認得這滴水,她就來自於我的眼裏,來自於你的血脈裏。

凝視,或者輕輕撫摸,一滴水光潔的皮膚,像月色一樣溫柔。…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四川)鮮聖的散文詩《禹,水之魂》

《蜀王本紀》載:“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生於石紐,其地名刳兒坪”。二月初春十三日,從成都到汶川,途經石紐山飛沙關大禹祭壇,心底呼喚一個神性的王:禹,水之魂,歸來。-------題記。

(一)

禹,你的前方依然是岷江,江水流淌,你停泊在這裏。

守望家園,或者魂歸故里,千年以前的風沒有改變形狀,雨和陽光依舊把你籠罩。你的家園,破碎了一次,重生了一次,你回到家園,回到春天的小草和野花身邊,水妖被你的目光融化,水只聽你的,你是王,水在你的矚目中,乖巧,靈動。水是你的敵人,也是你的朋友,水,活在你的呼喚裏,水,朝著你的方向前進。…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30,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莫迪亞諾《暗物質》

莫迪亞諾《暗物質》



他清楚地感到,在確切的事件和熟悉的面孔後面,存在著所有已變成暗物質的東西:短暫的相遇,沒有赴約的約會,丟失的信件,記在以前一本通訊錄裏但妳已忘記的人名和電話號碼,以及妳以前曾迎面相遇的男男女女,但妳卻不知道有過這回事。如同在天文學上那樣,這種暗物質比妳生活中的可見部分更多。這種物質多得無窮無盡。而他只是在自己的記事本上記下這暗物質中的幾個微弱閃光。他見這些閃光極其微弱,就閉目思索,尋找能產生聯想的細節,使他能再現整體,但整體並未出現,只有一些片段,一些星塵。他真想投身於這暗物質之中,把斷掉的線索一根根接好,是的,要回到過去,抓住一個個影子,了解其來龍去脈。這是不可能的。於是,只有找到那些姓。或者名字。它們能起到磁鐵的作用,能再現妳難以弄清的模糊印象。它們存在於夢中,還是在現實之中?…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記憶

1983年,或者1985年

我記不清了

某夜,梧桐樹高大的樹冠

遮蔽了星空

兩個女孩正走向電影院

她們的喜悅

是靜謐湖水中,兩隻小小的螺螄

………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November 12, 2020 at 11:34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南潯一日

1

 

總有一條看不見的路

將我們渡到此地

青石板,沿河人家

白墻黑瓦,古木的氣息恍惚

從每一個縫隙浮現的典故

皆可挽留倉促的腳步

近於迷失的思索…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November 11, 2020 at 12:20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魚的寓言

作為一種挽救的方式

語言的風暴不會帶來傷害

它反復的沖刷,帶走

我們的手腳,牙齒,和身體里

暗暗生長的瘤

它帶走喉嚨里尖利的叫喊

世界忽然靜止了

我們漂浮起來,如同默片中的演員…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November 10,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人皮鼓

十年,或者更長久的光陰

或者整整一生

可以是一個小句號

而她,受制於一種偶然

對著一個面具挖掘

月光把事物變白

她看見的林木如白骨

遙遠的鼓聲咚咚地敲響

她試著保持安靜…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November 8,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專注

一隻博美犬仔細地嗅著

另一隻狗在地上留下的痕跡

它專注的神態

傳遞給我一種悲哀的氣息

黃昏,河邊散步的人

雲一樣飄過

桃子,枇杷,蟲,在各自的領域

聚集著未來的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November 7, 2020 at 10:00am — No Comments

2020諾貝爾文學奖得主露易丝·格麗克(Louise Glück)〈繁花盛開的李樹〉

春天,從繁花盛開的李樹黑枝條上



畫眉鳥發出它例行的




存活的消息。這般幸福從何而來?




當鄰家女兒隨意哼唱




卻恰恰入調。整個下午她坐在




李樹的涼蔭裏,當和風




浸透她純潔無瑕的膝,微綠變得潔白




又潔白,不留痕跡,不像…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8,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對話

遠或者近,你的臉

是一堵墻

 

我們都是面壁而坐的人

 

多年來,我獨自思索

一曲小調,清泠泠的

 

你待我如親人,這點我深知…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1,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拐杖

一切都在變軟,包括他手中的拐杖

每當他開口

就聽見流水的聲音

沙子的聲音

偶爾停駐,他已握不住

身體中的雲團

很多人以為他悟透了某種玄機

他不辯解

最後一幕,是他獨自歸去…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29,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致哲學課上的大學生

忍受雄辯的追逐,需要勇氣

在此之前,你們

並未找到自己

沿著生疏之詞搭建的

虛幻臺階

無數個方向,無限的

輕飄飄的時光

“我思故我在”,是其中一種

但遠遠不夠…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27, 2020 at 11:05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守望

期待一場雪,無休止地落下

覆蓋一切尖銳事物的表面

覆蓋林間小路,像愈合的傷口

行走的人,表情疏淡

我們相望,隔著雪的簾幕

當雪無休止地落下,我們鬢角漸白

理解了人世間的孤獨

你的面容在回憶中閃耀…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May 13, 2020 at 11:41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水下的風景

透過公交車窗,我瞥見,那小個子的

黑衣男子,仔細拍打路邊的草叢

放下他的包,躺下

頃刻間釋放了全部的言辭

就像一片葉子落入池塘,這卑微的景象

落入我的眼中

我該如何向你呈現淤泥中的珍寶

 …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27, 2020 at 9:15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歷史

一首詩,太輕了

除非它跟隨時間回溯

回到過去

濃縮成一顆棋

沈吟的手,如雕塑

“必須忍耐這條道路的遼遠”

必須在每個環節逗留

從每一個軀體中,帶走全部的可能性

2014-4-28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22, 2020 at 8:29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