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冷門's Blog (538)

沈雙·香港和新加坡/馬來亞帝國間空間的通俗文學 下 陳榮鋼譯

在《惹蘭勿剎之夜》中,一個男人去尋找職業妓女,而她竟然是他以前的同學和戀人。當我們以為這是一個關於女人墮落的標准感傷故事時,結局卻揭示出一個打擊賣淫的陰謀,而身為臥底警察局長的男主角陷入了雙重困境,不知道自己的同情心和正義感該何去何從。同樣,《過番謀生記》的情節也很傳統,它講述了一個勤勞的移民在發財後挑選了一個馬來女人為妻,但故事的結尾卻變得更加復雜,它描寫了留守妻子的妄想心理狀態。



我們遵循約翰·卡韋爾蒂(John Cawelti)的論點,即寫作公式「可以加速作家與讀者之間的交流……因為公式的作用是反映某種文化中讀者群體共享的價值觀和假設」。因此,我們不難理解,劉以鬯的移民敘事往往是圍繞「做一個忠誠的丈夫、一個負責任的父親和一個正直的人」的美德而展開的道德故事。劉以鬯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有關移民經歷的寫作模式。…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20, 2024 at 4:00pm — No Comments

沈雙·香港和新加坡/馬來亞帝國間空間的通俗文學 中 陳榮鋼譯

我們通常以二元對立的僵化視角來看待冷戰,但這種視角無法捕捉到社會世界中的關系。這一時期的政治力量博弈不僅包括新舊帝國之間的談判與合作,或在地區范圍內自上而下地實施帝國基礎設施。此外,還有一些橫向網絡,它們既是帝國權力分配的產物,也是帝國權力分配的阻力。許多歷史學家對冷戰時期香港、新加坡和馬來亞的政治結構進行了研究,這些政治結構超越了直接的地區范圍。我將借鑑這些已有的學術成果,描繪影響華語文化生產的地區政治力場。



例如,歷史學家杜贊奇(Prasenjit Duara)認為,冷戰見證了帝國主義的新格局,這種新格局「不再強調基於民族間先天差異,也不再強調優越和剝削的必然命運」,而是「以發展…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11, 2024 at 3:00pm — No Comments

绿维文旅:为乡愁寻觅归途——新乡土主义设计的绿维实践

8月5日,乡村振兴大讲堂第11期,绿维大讲堂第22期开讲。资深文旅规划设计专家、北京绿维创景规划设计院创意建筑院副院长李晓飞,带来主题《为乡愁寻觅归途——新乡土主义设计的绿维实践》的分享。她讲技术也讲艺术,更是充分表达了设计师的情怀、责任和使命。她表示绿维文旅愿意扛起“中国新乡土主义建筑”这杆大旗,自觉承担振兴中国新乡土主义设计的神圣使命。



天人合一,古今勾连…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5, 2024 at 11:09am — No Comments

周計武·藝術的跨媒介性與藝術學理論的跨媒介建構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2, 2024 at 11:30am — No Comments

沈雙·香港和新加坡/馬來亞帝國間空間的通俗文學 上 陳榮鋼譯

【摘要】在冷戰時期,馬華學者忽視香港通俗文學的網絡。為了更有力地進行文化政治論述,並對華語文化生產進行地區概念化,本文建議將言情小說等通俗形式理解為一個共築的地區性華語圈。根據勞拉·多伊爾(Laura Doyle)的最新研究,這個地區性的華語圈只能被理解為帝國間的華語圈。



本文解讀香港作家劉以鬯的言情小說和移民故事,這些故事標志著對冷戰時期世界格局的地緣政治清算。這一視角為我們提供了更多的方法來評估地區文學領域如何與冷戰交織在一起,而不僅僅捍衛其「文學性」(literariness)。…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March 31, 2024 at 6:30pm — No Comments

記憶與認同:《銀翼殺手2049》中的存在情境

「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朱天心《古都》

由名導演Ridley Scott執導的1982年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是科幻片的經典之作。自2011年傳出該片續集即將開拍的消息之後,許多近乎狂熱的影迷苦苦等待,如今由Denis Villenueve執導的《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March 30, 2024 at 4:00pm — No Comments

古籍孤本《順風相送》裏的閩南語歌謠及用語

(原题:古籍孤本《顺风相送》文中发现闽南语歌谣及多处闽南用语;延续阅读:兩種海道針經

原标题:古籍孤本《顺风相送》文中发现闽南语歌谣及多处闽南用语

几个月前,欣闻中华书局通过努力,已出版了在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珍藏多年的中国重要史籍《顺风相送》和《指南正法》两本中国古代的海道针经影印本。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在关注这两本书的发行。近日,它已经来到了诏安县图书馆。…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27, 2024 at 5:30pm — No Comments

馮冬:米克•巴爾與精神分析詩學 下

那麼如何設想一種結合或切入,使得精神分析能夠不去化約文本,反而就文本的豐富脈絡進行開啟性的言說?米克•巴爾提出,研究者首先可以嘗試「具體化模式」(specification model):「它將精神分析當做一門探照理論(searchlight theory)來使用,讓閱讀與文本中的某些細節特征被精神分析概念所照亮或解釋」。這種方式力圖避免知識之間的相互確認,強調相互作用,文本閱讀不僅展示精神分析已經發現的概念,它更加暴露自身如何「在精神分析使之理論化的那些問題中去存在」。…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24, 2023 at 4:30am — No Comments

馮冬:米克•巴爾與精神分析詩學 中

正是在精神分析與廣義詩學(文學理論、符號意指法則)的結合方式亟待重新思考的趨勢下,當代荷蘭文論家米克•巴爾(Mieke Bal)展開了對精神分析詩學 (Psychopoetics)的一系列討論。1984年,米克•巴爾受邀為英國著名的《詩學》雜志…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18, 2023 at 7:00pm — No Comments

馮冬:米克•巴爾與精神分析詩學 上

自精神分析誕生之日起,它就與廣義上的詩學建立了緊密的聯系,兩者均致力於探究心理裝置之深層結構和該結構經符號表達之後呈現出來的樣態。實際上,據肖姍娜•費爾曼(Shoshana Felman)對書寫與瘋癲的研究,十九世紀的作家們(福樓拜、巴爾扎克、內瓦爾等)已經在精神病學的主導話語下寫作,他們以各自方式回應瘋癲的襲擊,書寫「瘋癲的傳記」。費爾曼甚至認為,唯有文學能「挑戰瘋癲的力量」,「使瘋癲的被剝奪的主體性得以恢復」。…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16, 2023 at 11:00p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逃竄

逃竄

何其盛大的接待

正進行着——

裹在

風的披肩裡

陷在永不能説阿門的

沙之祈禱中的腳

被驅趕

從鰭到翼…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2, 2023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被拯救者同聲歌唱

我們,這些被拯救的生靈,

死神用乾癟的身軀製成長笛,

死神用筋胳製作琴絃。

音樂的變換

使我們滿腹怨情。



我們,這些被拯救的生靈,

套索老在我們面前晃動,

它們懸吊着,等待我們的脖頸。…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27, 2023 at 4:00p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多少次海洋消逝於細沙

多少次海洋消逝於細沙,



多少細沙苦苦修煉成沉積岩,




多少時光在鸚鵡螺的淺吟低唱聲中




揮淚辭別,




魚化石珠子般的眼睛見証過




多少物種的滅絶,




多少清晨的號角回盪在珊瑚島間,




多少星光與水晶交相輝映,…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26, 2023 at 5:00a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我真想知道

我真想知道,

你臨終的眼光望着什麼。

是望着一塊石頭,它已吸飽了許多

臨終的眼光,那些昏盲地

落在盲目者身上的眼光?

或者是望着泥土,

足以塞滿一隻靴子的泥土,

造成那麼多的别離…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14, 2023 at 12:30a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在母親們搖晃的頭上

在母親們搖晃的頭上

牧羊星的繁枝茂葉

又復在夜空綻開

在孩子們溫暖的夢境

朝上蒼把永恆的變遷歌吟。

自從點燃了天庭,

那無家可歸的年歲飄泊無定

被塵埃的沙漏任意拋灑…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13, 2023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忘卻!

忘卻!皮膚中

長出的新皮仍是傷痕

瀕死者的屍布

白色的長眠人

帶回家中

又重新借出

無數次在血液的

最後一塊陣地上

霧號又重新鳴響…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9, 2023 at 12:00pm — No Comments

鄭向陽譯 [德國] 恩岑斯貝格《罹難者》—緻奈莉•薩克斯

不是泥土吞噬了他們。難道是空氣?

他們像沙子多得數不勝數,不過沒有

變成沙子,而是化爲烏有。一縷縷

被淡忘的冤魂。經常,他們手臂相攜,

接踵而至。少則三五成群,

只是沒有悼念儀式。沒有記錄,

就此灰飛菸滅無從辨識,一起消失的

還有它們的名字、音信及踪跡。…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4, 2023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德里達:什麼是詩?(下)

當我們説“詩性的”(poésie),而不説“詩歌”(poétique)的時候,我們應當明確:“詩化的”(poématique)。最重要的是不要讓刺蝟被領回到poiesis的馬戲團或動物園:無事可“做”(poiein),既沒有“純粹詩歌”,也沒有純粹修辭,更沒有純粹語言(reine Sprache)[13]或“真理在作品當中的設置”。…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25, 2023 at 6:30pm — No Comments

德里達:什麼是詩?(中)

吃掉,喝下,吞咽我的文字,在你身上承載它,運送它,如同一種書冩的律法成爲了你的身體:(它)自在的書冩。指令的策略首先會讓自己被死亡的純粹可能性,被一輛汽車向每一個有限的存在者提出的風險,所激發。你聽到了災難將臨。從它被直接地印刻於劃線那一刻起,終有一死者發自內心的欲望在你身上喚醒了阻止湮滅的運動(它是矛盾的,你跟隨我,一個雙重的限制,一個絶境的約束),這個同時向死亡暴露自身又保護自己的做法——簡言之,刺蝟的技巧,它的回撤,就像高速公路上捲成一個球的動物。人們願意把它拿在手中,開始學習它,理解它,保留它,爲了自己,在自己的身旁。

你愛——把它保留爲單數的形式,…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15, 2023 at 5:30pm — No Comments

德里達:什麼是詩?(上)

爲了回應這樣一個問題——用兩個詞,不是嗎?——你要知道如何棄絶知識。要清楚地知道,而不忘卻:遣散文化,但從不在你習得的無知中忘卻你在道路上,在穿越道路的時候,所犧牲的東西。

誰敢那樣問我?雖然它仍未顯明,因爲消失乃它的法則,但答案自視爲被人口授的(口述之詞)。[1] 我是一個口述之詞,唸出了詩,用心學我,把我記下,保衛並持守我,留心我,看着我,被口授的口述之詞,就在你的眼前:音軌,尾跡,光的行踪,哀悼筵席的照片。…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15, 2023 at 1:30a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