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 台北
  • Taiw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R'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馬厩 儺淄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東方求敗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 妲姬 格格
  • Malacca Light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Gifts Received

Gift

V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R's Page

Latest Activity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3)

將一部分人劃分出去,將他們排除在社會和政治之外,讓這種現象得到廣泛的允許和被視為正常,這只能說明──隔離和隔絕是普遍發生的,不只是降臨在猶太人身上,猶太人並非一個特殊的受難者群體,由此阿倫特的筆觸深入到對現代勞動─消費社會的批判,包括對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在1958年再版時為《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增補的章節和同期出版的《人的條件》(The Human Condition)中,阿倫特用「勞動的動物」(animal…See More
yesterday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2)

按拉康的意思,我們每個人都難以逃脫誤認的陷阱,但像猶太人這樣對自身實際處境一廂情願的誤認實屬罕見,從中已經蘊涵了他們日後遭遇到的巨大災難。從缺乏根本上的平等政治權利來說,當時的猶太人是「賤民」;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其中的許多人事實上已經成為社會上的「新貴」──不只是有錢,實際上和所處國家政府的關係也十分密切,尋求統治者保護的心態使得他們順從地效忠於不同的政府,給予這些政府以經濟上的支持。阿倫特舉法國著名的猶太富豪羅斯希爾德家族為例。1848年,在幾乎不到24小時之內,這個家族就從路易.菲利普轉向新的法蘭西共和國,接著又轉向拿破侖三世,給這個國家不同政府的軍事行為提供經濟後盾。可以說,沒有這個家族的財力援助,與法國有關的當時歐洲的那些戰爭幾乎是不可能的。從中也正好可以說明,這個猶太富豪家族並沒有任何政治觀點,他們在政治上完全是冷漠的和消極的。經濟上的雄厚實力並沒有使他們獲得相應的政治地位、取得政治身份和在政治生活中發揮應有的作用。在整個社會並沒有打算承認猶太人平等的社會政治權利的情況下,他們之所以被接受和處於某個顯赫位置,是作為某個「例外人物」,是被看作「特殊的猶太人」,他們經常聽到的一句…See More
Sep 17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1)

我們從哈維爾(Václav Havel)那里熟悉了一個表述:「把人降到生物蔬菜水平上的存在」。哈維爾用此來表述他稱之為「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某個本質──你可以按你的意願裝修自己的房子,於其中擺放你「自由地」選擇來的某個牌子的洗衣機和電冰箱,但對於其他的事情,你還是走開為好。你不可以用你的鼻子東嗅嗅,西嗅嗅,發現社會生活中有哪兒不對頭。這位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深刻揭示者,他的許多表述和那位《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初版於1951年)的作者阿倫特(Hannah Arendt)有一脈相承之處。雖然我還沒有找到直接的證據來證明哈維爾如何受到阿倫特的影響(他對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倒是提起過),但閱讀這兩個人的著作後會發現:作為哈維爾的後極權主義批判的重要前提,正是阿倫特對於極權主義批判的理論成果。和哈維爾一樣,阿倫特最初對政治也不感興趣,但他們都屬於真誠無欺的人,忠直於自己的生活環境和歷史境遇,並從中發展出他們全部的思想理論。阿倫特少年時醉心詩歌和哲學,盡管母親給她聲情並茂地講過盧森堡(Rosa…See More
Sep 9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8)

問:如何看待中國社會的主流價值呢?答:轉型的中國一切都在形成當中,經過每個人同意的主流價值更是處於形成當中,最終出現的也應當如同“平行四邊形的合力”。主旋律價值會是形成這種合流的一種力量,但不應該只有這一種力量。包括傳統文化的力量,也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唯一和決定性的。實事求是地說,就中國導演來說,主流價值不清晰,同時缺少價值協商的環境,缺少現成的、拿來就用的主流價值,這增添了他們工作的難度。但是他們本人也是可以參與到這個合流或創造的行列中來的,為我們社會主流價值的形成和提取發揮自己的作用。如果是那樣,也許會真正贏得更多期待中的觀眾。《阿凡達》也可以看成當今世界主流價值形成的參與力量之一。 商業片與藝術片 問:《阿凡達》這個商業片,為什麼帶來如同藝術片的享受?答:呵呵。讓它變成一部藝術片的捷徑是,將影片的結尾改過來。不是像現在這樣好人戰勝,而是好人失敗,家園被佔,壞人佔了上風。這個結局與現實更為接近,是打破既有期待的。…See More
Sep 4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7)

除了非暴力之外,稱之為“主流價值”的,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它的開放性、流動性、包容性,可以不斷地將新的內容帶進來。《阿凡達》還是一個傳統的故事片類型,其中有好人與壞人、邪惡與善良的基本區分。但是不同時期,好人與壞人概念的側重點不同。在“後發展”時代,那種依仗暴力和強權摧毀別人家園的人,則成了觸目的壞人壞事。而這在發展的前期,人們往往不能充分認識,受害者往往以最大善意去對待加害者,指望他們總有一天有所收斂,但最終發現不是這樣,於是人們才慢慢形成了警惕和一致的譴責。這是一個在“發展年代”,在實地漸漸浮現出來的立場眼光。所謂主旋律影片,許多是“主題先行”的影片,其中的思想觀念是早先就決定了,因而比較起來,它很可能是比較停滯和不夠敞開,比較封閉的。這樣的影片,可能在所謂人物個性方面多下功夫,比如《張思德》;也許運用娛樂性更強的演員陣營來吸引觀眾,但是其觀念相對來說比較固步自封,它不需要結合觀眾的新的生活經驗和社會經驗,也不能夠將觀眾新的期待放進去。…See More
Sep 2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6)

主流電影與主旋律電影 問:《阿凡達》的觀眾是誰?答:臨時發明一個詞,“後發展時代的人們”。這不僅僅指的是“後發展國家”中的人民,而是指所有那些經歷了掠奪式的發展、經歷了掠奪式的發展所帶來觸目驚心破壞的人們。從歌德的《浮士德》里就開始有拆遷悲劇開始算,那麼“發展”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發展帶來物質生活上的便利是眾所周知的,但是因為人類的貪婪,給這個地球帶來的破壞,是盡人皆知的。尤其是拿著長槍短矛的發展者,來到赤手空拳的人民面前和他們的家園里,建立一種強權的秩序,越來越被人譴責。十九世紀的殖民行為在今天已經是臭名昭著,這部影片則架構在這樣深遠的背景之上,架構在這樣的共識或者主流價值之上:攜帶武器闖入別人家園,是可恥的,野蠻的。 問:這個看法怎麼會跑到電影導演的耳朵里,成為一部商業片的主題?答:這就是商業片的屬性嘛。它需要摸清最大多數人潛在的夢想和希冀,貼著主流價值的脊背行走,才能抓住更多觀眾的心,贏得他們。實際上作為文化產品,電影也有可能在幫助形成主流價值,在釋放人們的夢想時,釋放一個社會的主流立場。…See More
Aug 31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5)

問:中國導演為什麼拍不出這樣的影片?(這是最常見到的一個問題)答:起先的一個原因是,他們光研究人性,不研究價值。後來,事情越來越成了上海學者朱學勤先生所說的,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了。 有關觀眾 問:這部影片引發了許多聯想。有人說,它是影射美軍入侵伊拉克,也有人說,中國才是世界上僅存的納維族。更有人驚訝,詹姆斯·卡梅隆怎麼會知道中國強拆的事?答:哦。那是他們撞大運了。問:這種好事怎麼叫他們遇上的?答:這就是商業片啊。如果它想爭取最大限度的觀眾,那麼它就要對最大多數觀眾有所調查,有所了解,看看他們的疼痛在什麼地方,然後想辦法來滿足他們的需求,滿足他們的夢想。在全球化的今天,一部有野心的影片,想要滿足世界各地的觀眾,這難道奇怪嗎?…See More
Aug 29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4)

問:你說的“價值”與電影有什麼關係?答:太有關係了,價值就是夢想啊,是最大的夢想。價值代表了人們向往的那些東西,比如平等、自由、多元,這些都是價值觀,盡管在現實中它們沒有能夠得到實現,但是人們繼續將它們當作夢想,不行嗎?不要以為在人性中藏到最後的,都是難以啟齒的壞東西,所謂翻檢人性就是翻出一些深藏的齷齪。今天的情況或許相反,那麼多罪行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那麼多邪惡是事先張揚的,人性用不著朝里面去看,在外面看看就足夠了。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在(一些)人們內心中,正在重新積聚起價值理想,重新找回信念、尺度、希望,再度出發尋求平等、自由、公平、正義。這一回,所有這些東西都不是別人發放給他們的,而是以他們自己為起點的。如果說“價值”涉及的是共同體生活中的準則,那麼還有個人美德。在我們周圍,有一批人正在用他/她的行為和勇氣,重新塑造我們民族的文明,提供我們民族精神新的資源。這些都需要人們去發現。作為從事創作的,也需要了解。 《阿凡達》價值觀 問:《阿凡達》體現了什麼樣的價值觀?答:1.不能入侵別人的家園。2.不能以“開發”的名義,入侵別人的家園。3.不能以“開發”的名義,運用武力入侵別人的家園。…See More
Aug 27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3)

問:今天就不需要再談“人性”了嗎?答:能不能不這麼一概而論,而將問題掰成許多切分音符?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神性力量及其光環已經消褪,人的時代來臨了,但是,並非那個大寫的人,而是各種小寫字體、小字號的人們。在今天,還有什麼事情不是以人的名義之下做的?人還有什麼不能做和沒有做的?我敢保證,那些貪官們,必定是以他自身“人性”的名義,以他自己“人性”的需要,從事不止一種腐敗活動,危害國家和人民。比如貪欲、情欲、專斷任意、結黨營私、厚顏無恥,哪一項不是可以在人性中找到出處和解釋?…See More
Aug 25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2)

問:我們是報紙,能不能用更加簡單明了的語言?答:這樣說吧。在教室里我經常對學生說,你們一不會種地,二不會做工,三不會打仗,手不能提籃肩不能挑,你們憑什麼在這個世界換取物質生活資料呢?那是因為你們提供夢境。當放映影廳里燈光亮起,就是你們的天下,你們是夢的主宰。夢意味著在現實里不能實現的那些東西。因為生活中不能實現,某些心理能量不能釋放,於是就投射到眼前的銀幕中去了。在生活中不能達成的,通過電影來完成。那句有名的詩句怎麼說來著?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電影更進一步,是替別人做夢。就一般情況來說,至少就商業片來說,假如你不能在電影中釋放觀眾的某些夢想,而將它完全等同於現實,與現實一模一樣,甚至低於現實,那麼觀眾到電影院里尋找什麼呢?…See More
Aug 20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1)

為了《阿凡達》,這幾天的記者采訪比較集中。因為發表過“大片中的價值”等議論,所以問題主要集中在這方面。現根據作答內容,將它們整理出來,是希望不要再在電話里當“復讀機”。 電影是個夢,不是二人轉 問:電影有商業價值與文化價值,《阿凡達》的成功,是因為商業價值還是文化價值?答:問得不是很切題,但也是可以回答的。電影本身兼具商業性與文化性,最好是這兩方面的平衡。如果一旦言及商業片,就意味著將其中的文化價值排除,那是一種誤解。問題在於什麼是電影的“文化價值”?什麼是在電影的框架中,所能夠容納和承載的那種文化價值?有一些東西,不是一點價值也沒有,但不適合電影。問:你指的什麼?答:比如小沈陽。這個人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東西,是在東北二人轉那樣一個傳統當中形成的,是在那個特定的場合中,培養出來的一套形體、動作、語言,直接針對坐在演出台底下的特定觀眾,在他們當中引起某種比如放肆的效果。這種東西,在特定的場合是約定俗成,人們也知道怎麼看待它,但是換一個環境未必適合。將這種風格挪到春晚這個國家舞台上就不一定恰當。而放到電影這種形式當中,更加值得討論。…See More
Aug 11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孩子不是你的前言後記(4)

崔衛平:這個問題非常好。舉個例子,“父母皆禍害”小組的討論里,有些成員提到他們的父母是小學老師。我一直覺得小學老師其實蠻艱難的,一般來說小學老師應該是面對15個人到25個人的課堂比較合適,我們的小學老師一堂課面對五六十個人,一個人要把五六十個孩子管好了,我覺得讓他們陷於非常疲憊的狀態當中。再一個,小學教育是給孩子打基礎的階段,老師當然希望學生好,但是他們做起來很吃力,除了剛才說的學生太多導致疲憊以外,我們整個社會缺少良好的、正面的價值支持。他們面對基礎教育,基本的不要撒謊、不要做小動作這些看似最平淡的規範,在我們的社會當中恰恰得不到支持。我覺得小學老師極度孤獨、心力憔悴,面對那麼多孩子,身後沒有整個社會力量的支持,對於人的基本常識,我們整個社會都不顧,卻要求小學老師挣扎著拼命維持。他們會感到自己缺少力量。時代周報:還有一個問題,這個社會似乎任何事情都存在著一種“標準答案”,家長在教育孩子的時候也很容易只有一個單一的標桿,比如有的家長覺得只有考公務員才是正路,做其他的工作都不靠譜,對子女擇偶也有特別狹窄的標準限定。崔衛平:這是因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單一,父母的價值觀也單一。家長希望孩子考公…See More
Aug 2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孩子不是你的前言後記(3)

很多父母處於恐懼當中,因為他們的生存恐懼和各種各樣的恐懼,使他們自己惶恐不安,所以對孩子沒有把握。他們自己就像在大海里溺水似的,對自己都沒有把握,對孩子也產生無法控制的恐慌。我覺得人可以踏踏實實在陸地上走啊,如果你自己不恐懼,有自信,一般也能做到培養孩子獨立。時代周報:我們接受的教育和信息里,常常會強調母愛是完全無私的、父母對子女是無條件的愛,反過來子女也應當“百善孝為先”。你覺得這樣的表述有沒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崔衛平:我喜歡這樣說:母親也是一個獨立的人。假如說要求母親百分之百地獻給孩子,這個要求本來就是個很野蠻的要求。母親有了孩子以後仍然是獨立人格,她有她自己的天空、自己的根基,她要發展自己的事業和自己的天性。反過來孩子也是個獨立的人。過於強調“母愛無私”可能會產生一個誤導,讓母親放棄自己—放棄自己的結果很可能是最後成了孩子的累贅,她沒有自己的生活,心想:我已經百分之百獻給你了,那你也百分之百獻給我吧。這是很可怕的。在這個意義上,我真的覺得我們應該提倡女性的獨立性和自主性。不要等到做了母親以後,感到自己生活里除了家庭、孩子什麼都沒有,將來孩子長大了,她會很空虛的。任何一種把人自己的生…See More
Aug 1
VR posted a blog post
Jul 30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孩子不是你的前言後記(1)

訪談者:時代周報記者  喻盈 受訪嘉賓: 北京電影學院基礎部教授 崔衛平 PART 1…See More
Jul 29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11)

炫耀的強權與被沈埋的人們在詩人身上進行拉鋸,就像曾經不同的力量在爭奪和分割他的家鄉,他的祖國。他自己經歷的下面這個故事,同樣體現了他面前世界的分裂。1949年夏季的一個夜晚,作為錦衣玉食的外交官他去參加一個聚會,在“美好的世界”里喝酒、跳舞,直到淩晨四點才回家。夏天的夜晚很涼,他看到了幾輛滿載著犯人的吉普車。在場的士兵和守衛穿著兩層的軍大衣,而那些囚犯們身穿夾克,凍得渾身哆嗦。“那時我明白了我是誰的幫兇”。米沃什決定停下來了,他不能再跟著時代的步伐往前走了。有人將“人”和“歷史”對立起來,經過遲疑鬥爭,米沃什最終選擇了“人”:具體的、生活在某處的人們,有著熟悉親切的面龐。他決定背負來自出身地的無邊苦難,承擔那些永遠沈埋地下的人們的痛苦。他選擇站在了失敗者一邊:“我是站在未來的勝利還是被戰勝的人一邊,我的將來是贏還是輸,全都無所謂。我只知道,如果我的朋友將嚐到甜美的勝利果實,如果地球經過長達數百年計劃經營而得到改造,對能活到那個時候的人來說將是極大的悲哀。”這幾句話表明,米沃什同樣擁有奧威爾那樣的預言能力。這種能力並不神秘,是一個藝術家對於人類事務的關心,所擁有的穿透性目光。後來半個多世…See More
Jul 24

VR's Blog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3)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7:05pm 0 Comments

將一部分人劃分出去,將他們排除在社會和政治之外,讓這種現象得到廣泛的允許和被視為正常,這只能說明──隔離和隔絕是普遍發生的,不只是降臨在猶太人身上,猶太人並非一個特殊的受難者群體,由此阿倫特的筆觸深入到對現代勞動─消費社會的批判,包括對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在1958年再版時為《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增補的章節和同期出版的《人的條件》(The Human Condition)中,阿倫特用「勞動的動物」(animal…

Continue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2)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7:03pm 0 Comments

按拉康的意思,我們每個人都難以逃脫誤認的陷阱,但像猶太人這樣對自身實際處境一廂情願的誤認實屬罕見,從中已經蘊涵了他們日後遭遇到的巨大災難。…

Continue

崔衛平:自由人生活在政治之內還是之外?(1)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7:00pm 0 Comments

我們從哈維爾(Václav Havel)那里熟悉了一個表述:「把人降到生物蔬菜水平上的存在」。哈維爾用此來表述他稱之為「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某個本質──你可以按你的意願裝修自己的房子,於其中擺放你「自由地」選擇來的某個牌子的洗衣機和電冰箱,但對於其他的事情,你還是走開為好。



你不可以用你的鼻子東嗅嗅,西嗅嗅,發現社會生活中有哪兒不對頭。



這位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深刻揭示者,他的許多表述和那位《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初版於1951年)的作者阿倫特(Hannah Arendt)有一脈相承之處。雖然我還沒有找到直接的證據來證明哈維爾如何受到阿倫特的影響(他對海德格爾…

Continue

崔衛平:電影與主流價值(8)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6:55pm 0 Comments

問:如何看待中國社會的主流價值呢?

答:轉型的中國一切都在形成當中,經過每個人同意的主流價值更是處於形成當中,最終出現的也應當如同“平行四邊形的合力”。主旋律價值會是形成這種合流的一種力量,但不應該只有這一種力量。包括傳統文化的力量,也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唯一和決定性的。實事求是地說,就中國導演來說,主流價值不清晰,同時缺少價值協商的環境,缺少現成的、拿來就用的主流價值,這增添了他們工作的難度。但是他們本人也是可以參與到這個合流或創造的行列中來的,為我們社會主流價值的形成和提取發揮自己的作用。如果是那樣,也許會真正贏得更多期待中的觀眾。《阿凡達》也可以看成當今世界主流價值形成的參與力量之一。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