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無極》之不知所終的後理想主義敘事(3)

專與觀眾作對的敘事形態

這部影片中類似的困惑比比皆是,幾乎每走一步,都要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對於一般觀眾來說,所遇到的障礙可能更多地來自影片的敘事。在很大程度上,這部影片達到了違反常規敘事的頂峰。

影片的開頭陳紅扮演的"滿神"向張柏芝扮演的傾城交代她的命運:她將獲得一切,但是得不到真愛。從敘事的角度來看,如果這是一個起因,那麼最終結局如何?

傾城是否以及如何反抗加在她身上的這種命運?


而如果這是一個結局,那麼起因是什麼?傾城因為什麼而遭到如此惡毒的詛咒?

影片無視觀眾對此產生的好奇,它的做法正好相反:始終停留在這個詛咒本身,沒有使得劇情因此而往前推進一步,最後人們看到的僅僅是這種詛咒如何得到了全面落實。

滿神第二次與人間溝通,是與大將軍光明打賭:穿鮮花盔甲的人將要殺掉王。從敘事"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規則來看,那麼將要進行的是一場如何讓對方輸掉的角逐,並且這種角逐可能成為貫穿影片直至結尾的動力。但是影片再次放棄了這個可能成為敘事動因的關鍵元素,不出幾分鐘,穿上鮮花盔甲的奴隸昆侖已經殺死了王,對此,大將軍光明連絲毫憤怒也沒有。而憤怒實際上也是可以將故事進行到底的另一個動因。我們知道荷馬史詩《伊里亞特》,便是開始於著名的"阿喀琉斯的憤怒"。


一方面是已經出現的線頭散落一地,不做繼續的發展而就此中斷,另一方面是該交代的不交代,或者該用鏡頭交代的卻通過人物的嘴巴說了出來。

比如令大將軍光明飛身前往的那個"王"是誰?同時出現的北公爵無歡是誰?

他為什麼突然要圍困王城、而此前他為什麼沒有那樣做?在這之前都需要有所鋪墊,否則觀眾會覺得非常突兀,注意力不能跟著集中起來。而如果他們此前沒有在鏡頭上見過王和北公爵無歡,為什麼要他們要關心乃至念念不忘大將軍光明"千里勤王的結果"?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