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無極》之不知所終的後理想主義敘事(6)

包括無歡這樣的人,同樣也是從歷史中走過來、具有"歷史深度"並背負著歷史負擔的人,他一旦被欺騙過、被踐踏過就永遠是個小人,從今往後,充塞於他心靈中的只有那些陰暗、見不得人的東西。這個看法應該說部分也是可取的。只是交代得過於簡單,過於隱喻,一塊小餅就把一個人徹底擊垮了?而鬼狼為自己過去的辯護詞是"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一個人,我只是想活下去",他與歷史告別的方式則是念叨著"只是對不起一個人,就是我自己"。

第二、在這樣一個"後理想主義"的時代,人們的心靈如何安放?他們如何找到自己的歸宿以及心靈的位置?無歡這樣聲稱"天下的東西,你想拿都能拿得到,只要你夠壞"的人當然是死無葬身之地了;而從光明身上得出來的、與他的名字一樣飽滿的結論是:"即使是騙你也是愛你;即使是殘缺的愛也是愛";正是因為這樣傷痕累累的愛,光明這個人得到了拯救。


昆侖則從一個被剝奪自身欲望的奴隸,變成了有所渴念的人,他這個曾經的被剝奪者,從事得救的事業相對容易一些;而鬼狼這樣身上留著叛徒烙印、始終只能露出半個臉的人,最好的途徑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這樣來看陳凱歌,你會發現他的確很善良,只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很管用,對於人性的認識過於幼稚了一些。至於傾城,前面說過,在這部影片中她是個沒有實體性的女人,放下不表。

這些內容屬於這部影片中那些有活力的思想成分。這部影片中還有許多像是遺址一樣,令人想起從前時代的思想成分和表述方式。比如這樣一些概念:主人與奴隸、贏與輸、得到與得不到、狠人與更狠的人……什麼"鮮花與盔甲"之類,在喪失了主體敘事之後,這些東西在某種意義上起著敘事策略的作用,由它們造成了人物之間的聯系以及性格特點,但應該說這是一批真正應該火化的垃圾。


這部影片的視覺形象是比較粗鄙的。其中對於高山大川的那些激情描繪,從一個中心散發開去的構圖(不止一次),沒有面孔的整齊一律的軍隊,木偶似的面無表情並服裝統一的元老們,包括這部影片中沒有一個閑雜人員,沒有出現一個日常或市井生活的場景,不存在一個噪音和雜音,再次令人想起蘇珊·桑塔格筆下對於瑞芬斯坦的分析。(新京報)(愛思想網站 2006-07-20 )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