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無極》之不知所終的後理想主義敘事(4)

導演把一切麻煩都推給了觀眾

傾城二十年之後再次出現在觀眾面前時,是一個荒淫無恥的形象,一上來就說要寬衣解懷,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她與王的關係如何?為什麼她要讓兵臨城下的大軍將武器對著王?雖然前面說了,這個女人將不會得到真愛,但這並不能得出她必然是一個荒淫無恥之徒。如果她是這樣一個女人,為什麼大將軍還要愛她,想得到她的愛?昆侖這樣有著一雙純潔眼睛的人也要把目光投向她?

在很大程度上,這樣一個女人構成了這部影片敘事的中心,把不同的人們聚攏了前來。如果順著這條線下去也未嘗不可,"為了一個女人"並不是無歡一再以鄙夷的口吻提到的如何不值,十年特洛伊戰爭之後的希臘老將們再次見到海倫時,仍然嘖嘖地嘆道:"為了這樣一個女人是值得的"。而光明對於傾城的態度基本上是:通過她來挽救自己,通過她表明自己仍然有愛的能力。


這部影片中的傾城真正的命運在於:她是實現別人另一種興趣的工具或途徑。因此,在一種情況需要時,她會說:"在王要殺我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想好了,我不會跟任何人好"(這表明是否她對於王的失望?)而在另一種情況下她會說,"當你殺王的那一刻,我就愛上了你",兩個如此互相矛盾的訴求,完全忘記了觀眾是有記憶力的。同樣前後斷裂、不可思議的是,那位跳下懸崖的昆侖,如何毫發未傷地重新出現在人們面前?他的這個非凡經歷(積分)如何帶到後面的敘事中去?

在很大程度上,由片斷鏡頭組成的一部影片,之所以能夠蘊藏和表達含義,全靠觀眾的記憶。

坐在電影院里的人們會自覺地將前面所得到的信息,與後面所得到的信息加以聯系、對比,然後得出自己的理解。而《無極》這部影片,在敘事的前後貫穿上顯得如此任意專斷,不斷改變方向,必要的環節脫落,人物欲望和行動模糊或猶疑不定,使得觀眾在觀看這部影片時大吃苦頭,始終處於困惑不解狀態之中。而當觀眾"跟不上"影片的變化紛亂的節奏時,不一定是觀眾的想像力出了問題,更有可能的是導演本人沒有提供足夠解決難題的想像力,而以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居高臨下的方式,將一切麻煩都推給了觀眾。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