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黃金甲:迄今大片中最無生氣的(下)

舉這兩個例子是想表明,所謂大片之大,需要有足以構成大片本身的內涵和規模,需要有傳奇性質的英雄業績英雄美德,能夠開創新格局、新視野;在經過一系列衝突較量之後,能夠實現新的正義和達致新的公平。總之,需要一些光明磊落的所作所為,體現比較正面的價值,這樣才能為觀眾所認可,令他們心滿意足,完成影片的娛樂功能。如果只是將發生在小空間的那些扭曲壓抑之事,搬到富麗堂皇的皇宮中來,以為背景放大了人物升級了就成為大片了,這是對於大片深深誤解。


包括親生兒子元傑在得知母后的處境之後起兵造反。同情母親可以理解,但是率兵起義豈是兒戲?這場戰爭的正義性何在?說翻臉就翻臉,置自身與國家的安危於不顧,這更像是造反的遊民秀才黃巢所為。影片中這些草率的處理,其格局和氣象都太小了。我是說構成人們行動的那些理由,看上去太小家子氣了。

也太“精英”了。影片的結局是悲劇:投毒的皇帝並沒有得到懲罰,他將小兒子暴打至死也沒有得到清算,並繼續從事著加害皇后的營生,這些都遠遠不符合商業片所要求的揚善懲惡或大團圓的結局,相反,這是十分“另類”的做法。在這個意義上,如同影片《無極》,這些藝術片出身的大導演,迄今還沒有找到與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相溝通的基本語言。而想要通過拍攝大片來確定自己藝術片導演的身份,同樣是不理解商業大片的脈絡所在,完全是南轅北轍。

 

法與非法

 

皇帝背地里下藥,皇后背地里亂倫,大王子背地里偷情,二王子背地里起兵,三王子背過身來要求權力,太醫一家三口也都在積極配合皇家成員,從事不同的地下活動。似乎每一個人都不甘心現狀,有著別樣的訴求。

問題還在於這樣一群心懷鬼胎的“不法分子”,他們如何在現存秩序中安身,如何適應這個秩序?又如何代表著這個秩序、使得這個秩序得以運行?這些疑點重重的人物,令人想起張藝謀的那些早期電影如《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等。


答案是他們能夠從容順利地過一種“人前背後”的雙重生活。盡管他們對於現存秩序以及背後的理念並不認同,是一批毫無信念的人,但是對於祖上的規矩十分撚熟,對既定程序及其語法非常精通,照搬不誤。當著眾人的面,他們樂於標榜自己是祖先遺產的繼承者。關鍵時刻先祖的法律挺身而出,用來保衛他們。

因此,在張藝謀的電影中,“程序”與“家法”始終是重要的敘事角色,《黃金甲》中的“定點報時”與《大紅燈籠高高掛》中“點燈”、“滅燈”的播報如出一轍,都是為了強化現存秩序不可撼動的性質,造成那種牢不可破的印象。如此,像元傑或者楊天青這樣合格或不合格的挑戰行為,只能是自取滅亡了。(愛思想網站 2006-12-23)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