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 台北
  • Taiw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R'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馬厩 儺淄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東方求敗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 妲姬 格格
  • Malacca Light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Gifts Received

Gift

V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R's Page

Latest Activity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7)

職業工作凱特曼。一個學者能夠做到嚴格按照黨所指引的方向,做符合某個要求的報告。懷疑論者凱特曼。即犬儒主義凱特曼。形上學凱特曼。在原有的宗教背景之上,理解新信仰帶來的處境,覺得這未必不是一場新的、不可或缺的贖罪煉獄。倫理凱特曼。人們搖身一變,披上了“新人”的外衣。他們表現出根除了舊社會的惡習,自覺將個人利益服從整體利益,工作勤懇,任勞任怨,嚴格限制自己的私生活,常常表現得歡天喜地,對一切都感到很滿意,並要求別人也這樣做。米沃什認為,倫理凱特曼,是一種最為強勁的凱特曼,包括能夠做到對原先的朋友鐵面無私,告發周圍的人得到鼓勵。“凱特曼”遍地,則是偽裝遍地,謊言遍地。事情的真相被一層層覆蓋了起來,被無數次地折疊在里面,無從打聽。結果是人們患了各種精神分裂症,重度和輕度的、長期和短期的。一個人與他自己相分離,與他自己之間隔著一條大河,他弄不清楚在他自己身上那些是真實的,那些是重要的;弄不清什麼是該喜歡的,什麼是該拋棄的。事情原有的界樁被一再移動,他日益變成含糊含混。對一些人們來說,他們一開始也許並不是故意要撒謊和作惡,他們本性上也許是善良的,但因為擁有某個不謹慎的開頭,繼而步步邁向謊言的深淵,越…See More
Tuesday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6)

某種情況很像是在王小波的小說里發生的。比如《革命時期的愛情》里的王二,作為在豆腐廠工作的工人,他需要在輸送豆漿的低空管道上行走,乃至這成了他的一樁愛好,很難說這僅僅是因為工作的需要。革委會主任老魯不停地要捉拿他,他必須不斷逃離。讀者或許產生這樣的印象,老魯想要捉拿他的外在現實,變成了他的內在要求,這樣他正好可以捉弄老魯,以對方的邏輯,借此戲弄對方。他東躲西藏卻又拋頭露面,他在空中飛來飛去卻又不斷落地。有一次他被老魯抓住了衣領,但那個領子是白紙畫的,輕輕一掙脫就被撕成了兩半,他本人就如斷了尾巴的壁虎一樣逃走了。還有一次他真的被老魯抓住了,直不楞登地倒在地上看似氣絕身亡。老魯嚇得趕緊把他往醫院送,送出廠門他就活蹦亂跳了。氣得老魯說,下次王二再沒了氣,不送醫院,直接送火葬場。在小說里幽默一把是一回事,現實是另一回事。在現實中,重復他人的邏輯和錯誤,並不意味著找到自己新的起點,而恰恰會掩埋自己原來的立場,歪曲自己的感情。讓人性停留惡作劇的水平之上,並沒有增添任何新的東西進來,富有意義的東西仍然被排除在外。長此以往,策略也會長成人的面具,戴在臉上拿不下來。以一種空洞去對付另一種空洞,一種虛無去對…See More
May 14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5)

米沃什揭示了某個晦澀的深層心理結構:深層是個人前途及道德危機,人們能夠感受到的卻又是發自內心的服膺(臣服),他沒有把這個過程說成是出於外在壓力。面對一場“精巧的辯護”這種批評,米沃什的回應是,他只是誠實地寫出了自己看到的東西,將不同聲音、不同人們自己的解釋、理由寫進書里,他提到了巴赫金的多聲部敘述,而沒有為了仇恨或怨恨,將事情簡單化、符號化,更沒有迎合一些等待在那里的人們的需要。 三 每本書有其自身命運。隨著時間的推移,歲月的淘洗,該書的第三章“凱特曼——偽裝”,顯得越來越有意義。它不僅適合極權主義的早期,而且對於後期極權主義,同樣有著巨大的穿透能力。米沃什敏銳地指出,在來自歐洲東部的人,會發現西部的人們,不管是搬運工還是出租車司機,看上去表情坦然,輕鬆而自然,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而沒有那種內心的緊張、晦澀和難言。受到“辯證法壓力”的人們則充滿了矛盾。人們必須演戲。必須戴上面具。在大街上、辦公室里、會議廳、工廠、甚至在起居室,人們說每一句話必須考慮後果。戰戰兢兢的狀態,並沒有培養起人們道德上的敏感,而是相反:人人心知肚明,知道一切不過是逢場作戲。如果不能中斷,那麼只有越演越烈。米沃什引用…See More
May 6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4)

四、成功。不僅是獲得未來人生的成功,正在發出召喚的未來,也需要一個當下的行為,就是成功地克服自己。某個作家需要接受一些“手術”,而他周圍已經有人經歷過了,他們現在正以同情和鼓勵的眼光看著他。跨進一個新的大門對他並非易事。從前習慣了絕望與否定的語調,現在的任務是要換一種肯定的和歌頌的。他突然發現,這是能夠做到的。於是,他終於“度過了轉折期”,一條金光大道似乎在他面前無限展開。表面上人們更多表現為喜氣洋洋,像被集體施了催眠術一般,臉上掛著那種沈默詭異的表情,從此不再開口。米沃什的觀察力是驚人的。他強調,在波蘭作家當中提倡“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是一件比較晚的事情。而在短短不到兩年之內,他已經感到不能忍受,意識到了後面即將到來的一劫不復的精神災難。對於西方列強的失望,也是為東歐知識分子與中國知識分子所分享的共同經驗。書中有一章叫做《看西方》,作為今天的一名中國知識分子,在其中也能夠找到許多共鳴。稍微拉遠一點看,當時波蘭知識分子遭遇到的這些問題,由戰爭的暴力與破壞一下子摔在人們腳面上的重負,也是一個現代性的遭際。人們從一個自洽的、受庇護的傳統社會,被拋入需要個人承受巨大壓力的現代社會,許多傳統文化…See More
May 4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3)

在這種總體形勢下,實際上並無選擇。擺在人們面前的,就是如何不要被甩下來,如何適應這種形勢,如何與眼前的局面達成妥協。米沃什用“開船前的恐懼”來形容這種精神狀態。社會危機和個人身家性命的危機,使得人們忘記了他們自身的精神道德危機,忘記了他們的道德困境和道德上的要求。人們把這個事實輕輕地壓下了。恥辱印在他們的腦門上,他們盡力想要忘卻。該書第一個章節的標題為“‘穆爾提—丙’藥丸”。它來自一位波蘭作家維特凱維奇發表於1932年的一部長篇小說《永不滿足》,其中有各種各樣的人們討論各種各樣的問題,歐洲熱門哲學人物胡塞爾、卡爾納普的話題均在其內,然而書中的氣氛卻是詭異不幸的,人們陷入了虛無主義,深感一切都沒有意義。市面上開始流行一種據說是來自蒙古哲學家的藥丸,吃了這種藥丸人們就會變得安詳和幸福。往日爭論不休的問題,會變得非常膚淺和無關緊要。米沃什借用小說中“穆爾提—丙”藥丸這個比喻,來形容新信仰給人們精神上帶來的穩定作用。這種藥丸之所以生效,在於人們呼吸的空氣中有這樣四種元素:一、空虛。在精神上失去依靠。失去對於世界的統一解釋和統一圖景。這個東西原來可以連結一個社會里不同人群——農民、馬夫、工人和研…See More
Apr 30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2)

“被禁錮的”一詞在波蘭文里,有“使信服”、“使信任”,以及“被奴役”的意思。如果存在奴役,它也並不僅僅是強迫的,而是有著心甘情願的意味。新信仰也許帶著迷人的微笑,令人折服而不僅是壓迫,這使得這本書擁有了極為豐富的闡述空間。這本書也會讓年輕的中國讀者,面對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那批人們,有一個平行的了解。 二 米沃什來自立陶宛一個貴族家庭,他出生的年代,立陶宛屬於波蘭。他的家族屬於說波蘭語的上層社會。當時的立陶宛首都維爾諾,是一個十分國際化的城市。米沃什有一位堂兄,為立陶宛駐法國外交官員,用法語寫詩。米沃什與他的年輕同伴之間,也有一個先鋒詩歌的小圈子,他後來回憶道:那時候一個維爾諾的年輕詩人頭腦中所想的問題,與一個法國年輕詩人沒有什麼分別。在當時國際主義思潮的影響下,青年米沃什為自己的富有家庭感到羞慚。如此美麗一個的地方,卻再三被外來強權佔領與蹂躪。米沃什在書里這篇《伽瑪,歷史的奴隸》的開始寫道:“最近半個世紀它曾輪流屬於不同的國家,人們在街道上見到各國的駐軍,每改變一次政權,油漆工的工作量就會增加很多,因為他們要把政府門前的牌子和名稱刷上新的官方語言,城里的居民又得換上新的護照,努力適應…See More
Mar 7
VR posted a blog post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1)

一在某種意義上,米沃什的這本《被禁錮的頭腦》,比喬治·奧威爾的《一九八四》更加富有意義。奧威爾的那本是預言幻想小說,重在描寫人們在巨大的外部壓力及恐懼之下,如何思想變形,完成了從屬和歸順的過程。身在英國的奧威爾,並沒有親身經歷俄式極權主義,沒有看見它是如何從一個社會內部成長出來。實際上任何被稱之為“怪胎”的東西,都不可能僅僅是外來的,“被植入”的,而是有其自身深刻的歷史、文化及人性的根源。米沃什寫在1951年的這本,重心放在了當時人們如何從自身的處境、困厄及個人野心出發,自覺並入強勢力量,最終變成了壓力的一部分。書中所見所聞,為作者本人親身經歷。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波蘭詩人。當他1980年獲諾貝爾文學時,他在美國伯克利大學斯拉夫語系教書,在波蘭故鄉他的作品不能出版,不能在課堂上被提起,只能以地下的方式加以流傳。曾經有人運用氣球,將這本《被禁錮的頭腦》,從美國降落在他母語的土地和山巒上。他被隔離的原因在於開始寫作這本書的早些時候,他從波蘭駐法國使館文化參讚的位置上離任出走。巴黎很少有人理解和接受他。時值冷戰初期,巴黎的知識分子如薩特、波伏娃正陷入與斯大林主義的調情,…See More
Feb 19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10)

是枝裕和則以自然寫實的方式展現著人們日常生活場景。季題影片《海街日記》(2015)講述在臨海古都廉倉小鎮生活的香田家三姐妹的故事,早年她們的父親與情人離家出走,母親將女兒丟給她們的外婆照顧。外婆去世後,姐妹們繼承了這棟歷史悠久的房子。父親去世的消息傳回,姐妹們結伴參加葬禮,並結識了從未謀面的同父異母的妹妹淺野玲。三姐妹邀請玲來鐮倉一起同住,伴隨著四季的流轉,四姐妹過著平淡而又滿足的生活。從山形的森林到鐮倉的大海,環境優美、生活節奏緩慢,仿佛不屬於當今日本現實,同時能夠讓我們審視自身周圍,遠離欲望及一切世俗的事物,追求樸素、淡泊的生活。影片在細節處理上突出了四季變遷的轉換,影片開場的葬禮中映入眼簾的是紫薇花,片尾的那場葬禮之後,姐妹們站在紫薇花樹下談話,景物展現了季節的輪回。河瀨直美的影片《萌之朱雀》(1997)從早晨平淡的家庭起居開始,母親丟棄下男孩去大阪生活,他從小就和親戚一起生活在奈良縣西吉野村,那裏是一片廣闊的林區,視野裏總是充盈著鮮活的綠意,感受的總是夏季的晴空和燦爛的陽光。影片記錄了美麗的鄉村風貌和人們不同的生活場景。這樣的生活態度就是真正意義上的“閑寂”,不隨社會潮流,不執…See More
Feb 13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9)

“山谷中春天已至,櫻桃花開如雲;但在這裏,凝滯的目光,秋刀魚的滋味——花兒也憂郁,清酒的味道也變得苦澀。”[14]這是小津在為電影《秋刀魚的滋味》編寫劇本時寫的日記裏的話,它充分表達出這位別具一格的電影藝術家心靈中蘊含的“閑寂”與落寞意識,在萬物生長、春暖花開的季節,小津的心卻如秋季的天氣一般清冷而寂寞。在小津的大部分影片中,片名就直接點明季題:《晚春》、《早春》、《初夏》、《麥秋》、《秋日和》、《秋刀魚之味》、《小早川家之秋》,及《彼岸花》、《東京物語》、《東京暮色》等。小津的這些影片幾乎都在樂此不疲的重復一個題材內容,普通人的家庭日常生活和平淡親情中的溫暖,家庭內部包括父女、父子、夫妻之間微妙的感情和心理,而且這些普通人的家庭生活大都沒有明顯“逃離”城市生活的跡象,也就是說,它們不像《幸福的面包》和《小森林》那樣,直接逃離都市而走向鄉村,而是在城市或城鎮裏過著清心寡欲、簡樸自然的“閑寂”生活,正如中國古代所謂“大隱隱於市”的做派。正是這種主題傾向,成就了小津電影的主題風格,一種對現代都市文明的超越,他們選擇樂於“貧困”的人生,一種“不隨社會時尚”、不執著於一切財富、權利、名譽等世俗…See More
Feb 12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8)

日本宗教思想的核心信仰是森林信仰,這種思想是基於對自然的崇拜與感恩,也是日本人精神思想的支柱,在他們眼裏,樹木是最具有生命力的。《原木之森》、《挪威的森林》、《戀山春樹》、《小森林》、《黃色大象》等,主人公都以森林為生存場域,作為居住在森林中的一員,他們並不認為他們和周圍的動物植物有什麼不同,他們認為動植物、山川河流和人同樣有著靈魂。春天開出的花朵供人們欣賞,夏天的雨水供人們解渴,秋天樹木結出的果實供人們賞味,冬天人們可以點燃木頭來取暖。生活的一切都源自於自然,人和自然的關係也更為密切,在《小森林·春夏篇》中,市子在田中想象著手臂上身體上長出藤葉,受著雨露的滋潤生長,不同季節賜予了她不同食物,食物又賦予了季節生命感。與鈴木大拙的觀念“饑餓時到屋後地裏摘些蔬菜果腹,閑時則去傾聽春雨的蕭蕭之音”[13]17不謀而合。《黃色大象》中,體弱多病的妻利愛子在漫畫書和大自然的陪伴下,似乎擁有了與植物和動物對話的能力,家門口的大樹是她的依靠,對大樹的傾訴,對月亮的懇求,透露著所謂奇跡就是平凡的生活。“對於我們或者至少是對我們當中一部人來說,最賞心悅目的事,就是在幽居中安心靜思那神秘的自然,與整個環境…See More
Feb 10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7)

三、閑寂生活的詩意追求  日本學者加藤周一在《日本文化中的時間與空間》中分析了日本人的“逃脫”與“超越”的願望,他從時間和空間的維度分析了日本人產生逃脫與超越的原因與行為,並指出日本人產生逃脫與超越的觀念,普遍是因為缺乏自由,外部環境將規則強壓給個人,限制甚至破壞個人的自由與情感等精神活動。[11]127-133日本文化中的逃脫與超越精神雖然與中國古代文化中的逃脫與超越精神有著深刻的淵源關係,比如中國古代的道家出世文化、儒家獨善其身的仁義道德文化、儒道結合的隱逸文化以及佛家的超脫棄世文化等,與日本的逃脫與超越文化精神有著高度的一致性。但在日本季題電影中,這種超越與逃脫的精神既傳承了傳統季題文學精神,也表現為面對現代社會新民文化中生命精神的重建。 自明治維新開始,日本走上了西方的現代化、工業化之路。伴隨著工業現代化、科技現代化的進程而快速發展的就是現代化大都市的形成,城市化的進程中伴隨著的是人們生活和命運的改變。經濟的快速發展,也促進人們精神危機的與日俱增。物質生活的富足與享樂,更激發人貪欲的膨脹。人變成了工作的機器,缺少情感與生活的交流,心理距離漸漸拉大。城市高聳的樓群既給人們帶來繁榮…See More
Jan 30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6)

再次,對人生生命死亡的坦然接受與尊重是季題影片的又一重要主題。日本學者梅原猛說:“一切眾生都同樣是生命,特別是樹木是這種生命信仰的核心。而且生命都會死而復生,死後去了彼世還會回來——這樣反復地循環不已。這也是自然的本來面貌。這兩種思想也深深紮根在現代日本人的心靈深處。”[7]日本人的森林信仰和禪的宗教意識普遍將季節化了的自然生命生死觀看成是人生生命生死觀的鑒照。季節性植物隨四季的輪回而生死,森林在一季一枯榮中枯葉的死亡孕育新葉的誕生,這就是自然的本質面貌,也是季節物象的生命規律。在日本普通平民中,普遍有一種死而復生的“輪回”觀念,如小津安二郎的《早春》中的那位農民說:“死了就是死了,然後可以再托生,再來到這個世界。”黃獻文教授說:“小津在表達對生命必然消逝的悲哀的同時也表達出順天知命的達觀、從容、隨順與圓通。”[8]是的,日本人對待死亡有著獨特的理解,像小津這樣對待死亡的態度應該是有歷史淵源的,這就是日本民族文化長期形成的對死亡的坦然接受與尊重。《東京物語》中,那位剛剛死去了愛人的老者,面對天空燦爛的朝霞,平靜而又從容。影片“將生命的消逝所帶來的對生命脆弱的感傷與絕望轉為對生命的審美的…See More
Jan 29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5)

其次,人生的無常與包容達觀的態度也是季題影片弘揚的生命成長主題。日本人“始終注目於身邊的自然事物和景象,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轉瞬即逝的,一切形式與色彩都是暫時的存在,這種無常與易變,給予了他們刻骨銘心的印象。”[4] 人生的成長也充滿這種無常與易變。早在1939年的影片《童年的四季》(下圖)中,就描繪了日本平民家庭生活中關於成長的主題。影片講述的是在一個寧靜的小村莊,人們過著平凡快樂的生活,而大人們的衝突導致孩子們的友情也蒙上了一層陰影,孩子們想努力緩解,大人們也盡量不帶給孩子們不安,親子間的默默體諒、互相理解的心情和美麗的風景和諧的融為了一體。 …See More
Jan 28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4)

二、成長與死亡的審美觀照  對生命的成長與死亡主題的深刻觀照與覺解,是日本季題電影的又一重要內容,也是日本季題影片在表現自然和人生生命意識中體現出來的民族文化特質。它們有著深刻的人文內涵和審美文化價值。 每個民族的文化都高度重視個體人生生命的成長與死亡。不同民族的人們面對不同的自然環境、社會文化、物質與精神條件,在對待生命成長與死亡的理念上也各不相同。日本民族習慣於從自身生存的自然地理環境與條件出發,獲取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生存智慧。 從生存環境來看,早期日本的生存資源有限且自然災害多發,既培育了日本人向外擴張略、好戰、爭強的侵略本性,也培養了日本人認識自然、服從自然、敬畏自然的謙恭品德。 同時,“河谷的沃土、富饒的大海、溫濕的環境,又給人們提供了豐富的生活資源,給人們帶來希望與憧憬,所以,他們熱愛自然、珍愛生命、勤勉節約、樂觀向上。”[3]他們普遍養成了尊重自然、熱愛自然的樂觀性格。尤其是自然的季節變化和季節物象的生命情態,給予日本人最為豐富的生命感悟。…See More
Jan 26
VR posted a blog post

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3)

《挪威的森林》是村上春樹於1987年出版的一部長篇小說,它既是一部青春期成長的小說,又是一部充滿悲憫情懷的愛情作品,2010年被陳英雄改編成電影。影片講述了大學生渡邊與直子和綠子之間的愛情與性愛、真愛與責任之間的情感糾葛,同時也是直子與木月和渡邊之間的愛情與性愛的純情與困惑。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森林中,渡邊和直子再度相逢和離別。冬季、飄雪、森林,這些季語都是日本文化中的象征符號,它們在無聲地訴說著愛情的迷茫、生命的悲歌。人生的情感和道路的選擇也像大自然一樣變幻莫則,直子在這裏選擇了她生命的冬季,選擇了過去和現在一同死亡;而渡邊在這裏選擇了過去的死亡和現在的新生。雪域嚴冬的森林,既覆滅了死亡,也孕育了新生。影片在矛盾的困惑和無奈的選擇中,賦予作品種種唯美愛情以濃郁的物哀與悲憫情結。影片《細雪》(1983)《天國的車站》(1984)《情書》(1995)《春雪》(2005)等愛情季題影片都有各種不同的雪季雪山與愛情的互喻呈現。一度風靡亞洲的純情影片《情書》(下圖)中,渡邊博子躺在雪地裏,對著雪山大喊道:“你好嗎……我很好……”呼喚死去的戀人,並告訴他,自己已不再計較所有的紛爭,雪山成為陰陽兩隔的…See More
Jan 20

VR's Blog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7)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6:12pm 0 Comments

職業工作凱特曼。一個學者能夠做到嚴格按照黨所指引的方向,做符合某個要求的報告。

懷疑論者凱特曼。即犬儒主義凱特曼。

形上學凱特曼。在原有的宗教背景之上,理解新信仰帶來的處境,覺得這未必不是一場新的、不可或缺的贖罪煉獄。…

Continue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6)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6:11pm 0 Comments

某種情況很像是在王小波的小說里發生的。比如《革命時期的愛情》里的王二,作為在豆腐廠工作的工人,他需要在輸送豆漿的低空管道上行走,乃至這成了他的一樁愛好,很難說這僅僅是因為工作的需要。革委會主任老魯不停地要捉拿他,他必須不斷逃離。讀者或許產生這樣的印象,老魯想要捉拿他的外在現實,變成了他的內在要求,這樣他正好可以捉弄老魯,以對方的邏輯,借此戲弄對方。他東躲西藏卻又拋頭露面,他在空中飛來飛去卻又不斷落地。

有一次他被老魯抓住了衣領,但那個領子是白紙畫的,輕輕一掙脫就被撕成了兩半,他本人就如斷了尾巴的壁虎一樣逃走了。還有一次他真的被老魯抓住了,直不楞登地倒在地上看似氣絕身亡。老魯嚇得趕緊把他往醫院送,送出廠門他就活蹦亂跳了。氣得老魯說,下次王二再沒了氣,不送醫院,直接送火葬場。…

Continue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5)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6:08pm 0 Comments

米沃什揭示了某個晦澀的深層心理結構:深層是個人前途及道德危機,人們能夠感受到的卻又是發自內心的服膺(臣服),他沒有把這個過程說成是出於外在壓力。面對一場“精巧的辯護”這種批評,米沃什的回應是,他只是誠實地寫出了自己看到的東西,將不同聲音、不同人們自己的解釋、理由寫進書里,他提到了巴赫金的多聲部敘述,而沒有為了仇恨或怨恨,將事情簡單化、符號化,更沒有迎合一些等待在那里的人們的需要。

 

 …

Continue

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4)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20 at 6:06pm 0 Comments

四、成功。不僅是獲得未來人生的成功,正在發出召喚的未來,也需要一個當下的行為,就是成功地克服自己。某個作家需要接受一些“手術”,而他周圍已經有人經歷過了,他們現在正以同情和鼓勵的眼光看著他。跨進一個新的大門對他並非易事。從前習慣了絕望與否定的語調,現在的任務是要換一種肯定的和歌頌的。他突然發現,這是能夠做到的。於是,他終於“度過了轉折期”,一條金光大道似乎在他面前無限展開。

表面上人們更多表現為喜氣洋洋,像被集體施了催眠術一般,臉上掛著那種沈默詭異的表情,從此不再開口。米沃什的觀察力是驚人的。他強調,在波蘭作家當中提倡“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是一件比較晚的事情。而在短短不到兩年之內,他已經感到不能忍受,意識到了後面即將到來的一劫不復的精神災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