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黃金甲:迄今大片中最無生氣的(上)

大片等於大的形象工程片?

鞏俐扮演的皇后甫一出場,濃妝艷抹,酥胸袒露,高高的髮髻,華貴的服飾,立即令人聯想到這是“一個人”還是一座“形象工程”?濃重的裝扮之下,演員本身特有的精神氣質蕩然無存,人們看到的只是附加在她身上的那些東西,是由她的身份地位堆砌起來的外觀,她本人於其中幾乎不得動彈。

大片有大的資金投入。在這部影片中,這些資金仿佛主要用來建造一些大的“工程”了:宮廷的內部裝修工程(尤其是雕花的廊柱工程)、從刺繡品到滿地花盆的菊花工程、長裙拖曳的服裝工程、熬制中藥的廣告工程、像蜜蜂一樣奔跑的工兵工程、如團體操般整齊劃一的戰爭工程、以死亡士兵屍體堆積起來的英雄工程(周傑倫),以及影片開頭著力展示的大批酥胸與玉腿的工程。


有這樣多華麗眩目的工程,令人感覺這是不是一部有關裝修或者某個開幕式預演的巨片?電影的主要工作難道在於搭制作為奇觀的布景?制作布景的難易程度及其電腦的技術含量,則代表著電影本身的優劣及技術含量?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麼攝影機就要重新變回照相機、電影學則要變成土木工程學了。

“工程”的特點在於其系統性和封閉性。同樣的符號再三出現,自我繁殖般一味堆積,借此造成一種虛假的鏡頭連貫或敘事推進,其實任何外在的因素都無法加入進來,就像那些擺得密不透風的菊花花盆,沒有任何縫隙,體現出一種高度的排他性。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由各部門掌管完成的這部系統化工程大片,是迄今所有大片中最缺乏生氣和活力的。筆者指的是它在幾乎所有方面,都不與我們所處的現實和精神有著任何交流。

 

“大”片之“小”

 

眾多的工程連接起來是否通往希望之路?不。它們加起來正好等於絕望工程。在所有這些華麗外表之下,人們看見了什麼?仍然是勾心鬥角、陰謀詭計。影片高調的外觀與它陰郁的內容其實並不相符。

用不著以曹禺的戲劇做依托,張藝謀電影中本來就不乏這種亂倫、偷情、仇恨的元素。不同的是,這回發生在皇宮的高墻之內。因此問題來了:一個哪怕是大戶人家處理醜聞的方式,是否也適合於一個皇宮內部處理諸如此類的事務?


影片中的國王得知皇后與自己的兒子亂倫之後,所采取的措施是讓她慢慢中毒身亡,這件事情他只能暗地里吩咐太醫偷偷地去做。然而貴為皇帝,他怎麼做不可以,難道還需要像現在這樣藏藏掖掖地背後下手?照影片中的解釋,皇帝是顧慮自己曾經受惠於其父梁王,但誰能將目前這樣投毒的做法,仍然看作惻隱之心的體現?

再比如太醫的妻子、面部刺字的那位女人,她曾經是皇帝的情人,照影片中鞏俐的說法,她是皇帝唯一愛過的女人,如今她卻與皇帝天各一方。與《雷雨》中的周樸園對待侍萍一樣,皇帝也在墻上永久地掛著舊情人的畫像,並教導兒子將插在頭上的茱萸多戴幾天,以此紀念自己的生母。這里完全混淆了一個需要好名聲的封建家長,與至高無上的皇帝之間的區別。這些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