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s Blog (124)

拉塞爾·埃德森詩選《手推車》

他們有很多牛,如同厚厚的雲層在牧草場上飄遊。



但他們沒有他們認為是被人許諾給予的手推車。他們研究價目表並且祈禱;但沒有手推車。




因此,他們最終給一頭牛的前蹄系上輪子,並讓兩個身強力壯的紳士擡起其後腿,推動這頭牛
環繞牧草場。



雖然他們盡了最大努力去湊合去把這頭牛改裝成一輛非常糟糕的手推車,但他們仍然沒有手推車而工作了很長時間,並不是真的需要一輛,現在可以輕鬆於裝飾價值,因為,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時間使來自實際需要的效用腐朽已久。…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ly 29, 2020 at 4:04pm — No Comments

拉塞爾·埃德森詩選《這種遭遇》

一隻手攥成昏然欲睡的拳頭歇息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它突然轉動其背部並張開其指頭,仿佛在尋求其手掌被人閱讀。



然而當我凝視其線條時,它卻突然飛起來摑打我的臉。



我開始痛哭......

於是這同一隻手,我忘記了是哪一隻,開始拭去我的淚水......

〔美國〕拉塞爾·埃德森(Russell Edson, 1935- ):拉塞爾·埃德森,二十世紀美國著名詩人,以寓言式散文詩體馳名於當今美國詩壇,他先後出版了《那發生的非常之事》(1964)、《一個人所見之物》…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ly 29,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4)

S,出國前那一陣你一直忙得要命,又一直鬧情緒。有一晚你來電話,聲音幾乎低得聽不見。你哭了。你說,“小家夥,我想死。”當時我說,要死就去死吧。那麽好的事情我替你鼓掌。說完我自己也哭起來來了。離情別緒再加上好多好多事情,我擔得夠累了。電話掛斷,好多天不敢去問你消息。朋友們見面講起你要走的事,問我知不知道,我點點頭什麽都說不出來。後來那晚我在中山北路跟D散步,你迎面走過來。我們隔著一個小水塘靜靜的對立了好久。那水塘,那水塘就像海那麽闊,我跨不過去。S,後來D拉著我走了。我夢遊似的跟他走回家,再送他出門。我躺在床上呆望著黑黑的窗外直到天亮。第二天你離國,我南下旅行,直到在臺南病得要死被D找到送回家。…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ly 10, 2020 at 2:24pm — No Comments

拉塞爾·埃德森詩選《林中小屋》

他在林中給自己蓋起了一座小屋,靠近昆蟲用翅膀摩擦出歌聲的地方。



然而,沒有尺度或者恰當的比例感,他把這小屋蓋得太小。只有當僅僅他的手能伸進門時,他才意識到這一點,




他嘗試用手指走上通往二樓的樓梯,但他的手臂卻卡在門口。




他疑惑他將怎樣做飯。他也許會把雙手伸進廚房的窗口。但即便如此,他也將不能在這樣一個過於微小的火爐上做出夠吃的食物來;一個個鍋就像頂針和瓶蓋。




夜裏,他也肯定無遮地躺著,即便小屋裏有一張帶著疊好的臥具的床等著他。…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ne 29,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拉塞爾·埃德森詩選《世界的重疊》

家具就像是動物模型。妳可以看見餐桌跟椅子站在一起,就像公牛跟它的母牛站在一起。或者是安樂椅跟腳凳站在一起,就像母牛跟幼犢站在一起……



它們過著一種生活,仿佛是一個精神世界,這世界被重疊,忘卻於另一個世界。




月光中,這些動物軟化,重新開始生活,啃著地毯;如同我們一樣,在樓上熟睡於我們的夢中,重新開始我們的生活;重疊又忘卻於另一種生活……

〔美國〕拉塞爾·埃德森(Russell Edson, 1935- ):拉塞爾·埃德森,二十世紀美國著名詩人,以寓言式散文詩體馳名於當今美國詩壇,他先後出版了《那發生的非常之事》(1964)、《一個人所見之物》…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June 29,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3)

我是天生的失敗者。你的天才尚且不是你的武器,我又拿什麽跟自己挑戰呢。以前我跟你講到鄉愁的感覺,那時我也許還小,我只常常感覺到那種冥冥中無所依歸的心情,卻說不出到底是什麽。現在我似乎比較明白我的渴望了,我們不耐的期待再來一個春天,再來一個夏天,總以為盼望的幸運遲遲不至,其實我們不明白,我們渴求的只不過是回歸到第一個存在去,只不過是渴望著自身的死亡和消融而已。

其實我坐在這兒寫這些東西都是很無聊的。我再從一年級去唸哲學更是好愚昧的事。我本該接受T公司的高薪去做東京的時裝模特兒。也許那樣過日子我反倒活得快樂些。而S,你會知道我說的不是真話,就是時光倒流,生命再一次重演,我選擇的仍是這條同樣的道路。我今日擔著如此的重擔,下輩子一樣希望擁抱一個血肉模糊的人生。這是矛盾的矛盾,宇宙平衡的真理。…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8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2)

我回家。我把安的信撿起來鋪平了,慢慢的,清楚的看了一遍。S,安說不要難過,安說你還有救,安說不要激動,不要哭,Echo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我不知道,我回家後便不哭了。我攤開Logic的書好好預備起考試來。思緒從來沒有那麽清楚過。第二天早晨我照樣去考試。我中午回家,開冰箱,拿了一個蘋果啃起來。我一面看報一面吃東西,媽媽在廚房里,我差不多叫著告訴她——S自殺了。我說S上星期自殺了——媽媽聽不清楚,跑上來緊張的問,誰自殺了?我看著媽媽的臉,蘋果咽不下去也說不出話來。我推開她,一下子衝到自己房里,伏在門背上歇斯底里的哭起來,我滑坐在地板上,胸口好悶,胃抽痛得要打滾。我哭著,我伏在地板上小聲的哭著。我不願意什麽,我倒巴不得去放肆的哭,好衝動的哭它一場。S,你看你,你怎麽樣獨自承擔了那麽多痛苦。而你什麽都不說,一個字都不寫。你為什麽要這樣。我懂,我不懂,我懂——。安說你還有救。她說的。我不要哭,不要不要不要………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8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1)

我羨慕你說你已生根在那塊陌生的土地上。我是永遠不會有根的。以前總以為你是個同類,現在看看好像又不是了。你說我“好不好”。我對“好”字向來不會下定義,所以就算了;諒你也只是問問罷了。剛才我到院里去站了一會兒。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夜晚,我站了一下,覺得怪無聊的,就進來寫信了。S(請念做Sim),何必寫那些盼望我如何如何的話。我討厭你老寫那些鼓勵人的話。這些年來你何曾看見過我有什麽成就,一切事情對我都不起作用,我也懶得騙自己。事情本來就是如此,你又要怎麽樣呢?…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7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7)

我的心情簡直是“黃鶴樓上看翻船”,幸災樂禍,艾先生不理,做個手勢叫我譯下去。“——有關皮貨部分,本公司已初步同意,如貴公司歸還過去向本公司所支取的××元美金的款項,本公司願再開信用狀……”

三毛譯到此地聲音越來越小,而艾先生興奮得站起來,一拍桌子,大叫:“真的?真的?沒有譯錯嗎?他們還肯跟我們做生意嗎?太好了,太好了——”

我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但願是譯錯了。”他完全忘記我了,大聲叫秘書:“卡門,卡門,趕快打電話告訴工廠——”…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3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6)

以後快十天找不到艾先生,人呢?去南美跑生意了,誰負責公司?沒有人,對不起!真是怪事到處有,不及此地多。每天睡覺之前,看看未復的臺北來信,嘆口氣,將信推得遠一點,服粒安眠藥睡覺。夢中漫天的皮貨在飛,而我正坐在一件美麗的鹿皮披風上,向日本慢慢的駛去——明天才看得懂中文

又過了十天左右,每天早晨、中午、下午總在打電話找工廠,找艾先生,資料總是東缺西缺。世上有三毛這樣的笨人嗎?世上有西班牙人那麽偷懶的人嗎?兩者都不多見。

有這麽一日,艾先生的秘書小姐打電話來給三毛,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卡門,是你啊,請等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3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5)

真想打他一個耳光

 

他將車一開開到夜總會去。好吧,捨命陪君子,只此一次。梅先生在夜總會里並不跳舞,他一杯又一杯的喝著酒。“梅,你喝酒為什麽來這里喝?這里多貴你不是不知道。”“好,不喝了,我們來跳舞。”

我看他已站不穩了,將他袖子一拉,他就跌在沙發上不動了,開始打起盹兒來。我推推他,再也推不醒了。“梅,醒醒,我要回去了。”他張開一隻眼睛看了我一秒鐘,又睡了。我叫來茶房,站起來整整長裙。…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11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4)

“如果談成了這筆交易,你放心工廠直接出口給日本?你放心廠方和日本自己聯絡?能不經過我公司?”“我不知道。”我真的沒有把握。

“你賺什麽?”

“我賺這邊西班牙廠傭金。”

“工廠賴你呢?”

“希望不要發生。”他越說我越沒把握。

 

吃回頭草的好馬…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09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3)

他又將手中皮大衣一抖,我抓過來一看是寬腰身的:“腰太寬,流行過了,我是要件窄腰的,縫線要好。”“那我們再做給你,十天後。”他回答我的口氣真是輕輕鬆松的。

“你說的十天就是一個月。我三天以後要,樣品什麽價?”

“這是特別定貨,又得趕工,算你×××西幣。”

三毛一聽他開出來的價錢,氣得幾乎說不出話,用中文對他講“不識擡舉”,就邁著大步走出去了。想當年,這批貨的第一個買主來西班牙采購時,大概也被這些西班牙人氣死過。

 …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09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2)

梅不在公司里,他的女秘書正在打字。我對她說:“救兵來了,我們可以來想辦法。”

她很高興,將卷宗拿出來在桌上一攤,就去洗手間了,我一想還等什麽,輕輕對自己說:“傻瓜,快偷廠名。”眼睛一飄看到電話號碼、地址和工廠的名字,背下來,藉口就走。電梯里將強背下來的電話號碼寫在手心里,回到家里馬上打電話給工廠。

 

不識擡舉的經理

 

第二天早晨三毛已在工廠辦公室里坐著了。…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08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1)

我們的三毛,在西班牙玩了一次滑鐵廬,故事很曲曲折折,到頭來,變得天涼好個秋了。 

話說有一日下午兩點多鐘,我正從銀行出來。當天風和日麗,滿街紅男綠女,三毛身懷巨款,更是神采飛揚。難得有錢又有時間,找家豪華咖啡館去坐坐吧。對於我這種意志薄弱而又常常受不住物質引誘的小女子而言,進咖啡館比進百貨公司更對得起自己的荷包。

推門進咖啡館,一看我的朋友梅先生正坐在吧臺上,兩眼直視,狀若木雞。我楞了一下,拉一把椅子坐在他旁邊,他仍然對我視若無睹。

我拿出一盒火柴來,劃了一根,在他的鼻子面前晃了幾晃,他才如夢初醒——“啊,啊,你怎麽在我旁邊,什麽時候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6:07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4)

到冰店的路並不很長,我們只需再經過一個舊木堆,繞過一家洗衣店和車站就到了,我們懶散的走著,有時踢踢石頭,路上偶爾有相識的同學迎面走過。我們三人都沒說話,經過木堆時,嗅到腐木的味道,一切就更真實起來了。

“我們乾脆提早一點吃飯去,我想去那家小店。”“又要多走四十幾步路,帕柯,你最多事。”

小店的墻上貼了許多汽水廣告和日曆女郎的照片,另外又掛了許多開張時別人送的鏡子。以前帕柯常常嘲笑這家土氣的小店,今日卻又想它了。…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6, 2020 at 12:24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3)

辛堤走到尚差林子幾步時,就很快的將肩上的背心一丟,口中嚷著熱,走到樹蔭下便將身子像鳥似的撲到地上去。他自己並不知道,剛才他那樣上坡時,帶給了我們如何巨大的一種對過去時光的緬懷。

“熱壞了,卡諾,你帶了咖啡沒有?”

“辛堤,你忘了,我中午留在學校才帶咖啡的,今天是陪帕柯,整天沒課。帕柯,你幾點想回去?”

“不知道,不管,累了就回去,你走過來。辛堤不要懶了,替我們拍照吧。”…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15, 2020 at 12:53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2)

今天的帕柯穿得異常的好看,綢襯衫的領子很軟的搭在頸上,裙子也系得好好的,還破例的用了皮帶,一雙咖啡色的涼鞋踏在枯葉上,看起來很調和,頭髮直直的披在肩上,又光滑又柔軟。整個的帕柯給這普通的星期一早晨帶來了假日的氣息,我覺得反而不對勁起來。

“帕柯,你全身都不對勁,除了那幾張報紙之外,你顯得那麽陌生。”…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April 18, 2020 at 6:14pm — No Comments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1)

當我開始爬樹時,太陽並沒有照耀得那麽兇猛,整個樹林是新鮮而又清涼的,剛一進來的時候幾乎使我忘了這已是接近夏天的一個早晨了。陽光透過樹上的葉子照在我臉上,我覺得睜不開眼睛,便換了一個姿勢躲開太陽。

這時的帕柯正在我躺著的樹幹下,她坐在一大堆枯葉上,旁邊放著她那漂亮的粗麻編的大手袋,腳旁散著幾張報紙。這是帕柯的老習慣,無論到那兒,總有幾張當天的或過時的報紙跟著她,而帕柯時常有意無意的翻動著,一方面又不經意的擺出一幅異鄉人的無聊樣子來。現在我伏在樹上看著她,她就怪快樂的樣子,又伸手去翻起報紙來。…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April 18, 2020 at 6:13pm — No Comments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下)

一衣帶水,結緣中國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贈送給毛澤東的禮物之一便是東山魁夷的《春曉》。

《東山魁夷的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April 18,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