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十月的罌粟花

今晨的雲霞也做不出這麽漂亮的裙子,救護車裏的女人也沒有她紅色的心穿過大褂,怪怕人地開花——一件禮物,愛情的禮物 完全是不請自來,來自蒼白的,火苗閃閃地點著了一氧化碳的天空,來自禮帽下呆滯的眼睛。哦上帝,我是什麽人能使這些遲來的嘴張口大喊,在凝霜的森林,在矢車菊的清晨?趙毅衡 譯See More
Wednes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寄俄羅斯

秉性嚴謹的地理學家在我手掌上盡情勾勒:這條條紋路全都通向你,脈絡是你的大江與小河。我像個盲人用清水洗手,能觸摸到大地上的萬物,借助於你呀,我的祖國,這就是我何以覺得幸福。倘若那是真的,兩天前我在睡夢中產生了幻覺:最近一個無憂無慮時刻,你在別的國家找到了我,像在中學傾斜的課桌上,如地圖一樣你緩緩展開,剛剛觸及到家鄉的土地,我就在你旁邊躺下身來。谷羽 譯See More
Nov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眼 珠

一個人終於濃縮為一只巨大無比的眼珠,沒有臉,沒有額,沒有眼瞼,身體的側面輪廓更是看不見。有恃無恐地俯視大地,(它完全不像那張笑臉,笑臉從汪洋大海中升起,一團火焰,閃耀著光斑。)這眼珠看不見山,看不見浪,看不見清澈明亮的海灣,看不見雲中無聲的攝影機,看不見莊稼和葡萄園。當然,它不看食堂的角落,也不看親人們臉色如鉛——它在寂靜中轉動、巡視,卻對一切都視而不見。永恒與物質已失去界限,想必這就是問題的關鍵,萬事萬物都不用大寫字母,超凡入聖的眼珠何必再看?谷羽 譯See More
Nov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 :致未來歲月的讀者

你,未來歲月的開朗居民,你,古風的愛好者,在約定時刻,你偶然來打開了詩歌選本,這些詩不該忘卻,但早已被人忘卻。你不妨像一出戲劇中的醜角,按照我那個時代的趣味化裝。支起雙肘,聽吧,繆斯的螺號——往昔的歲月是多麽響亮!十六行詩句,戴著橢圓形的冠冕,附帶業已模糊的圖片……厭棄吧!你盡可厭棄那衰邁的語言,厭棄我的潔癖和我的貧乏。我在此與你交談。你無法躲避。穿過茫茫昏暗我貼近你的胸脯。你覺得寒冷:這寒冷來自往昔……再見吧!我已經感到滿足。谷羽 譯See More
Oct 3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納博科夫:處決的槍聲

沒有刮臉,冷笑,蒼白,西裝上衣還算是幹凈,沒系領帶,一顆小銅紐扣貼近喉結扣緊了衣領。他等著,能夠看到的只有光禿的高墻圍在四周,草地上有個鐵罐頭盒,還有瞄準的四條槍的槍口。他就這樣等著,不止一次沖那些名字冷笑,眨眨眼睛,他等待著鎂光燈突然一閃,照亮那些不長眼的白面孔。完了。刺痛的鋼鐵閃電,石頭一樣冷酷的黑暗,盤旋在無底深淵上空,哭叫的天使已神經錯亂。谷羽 譯See More
Oct 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威廉·斯塔福德:秋 風

夏天的豆莢堆在門邊;我把它們捧在我手的秋天中。昨夜我聽到外面的第一陣冷風;風很輕,但是我顫抖了兩次:一次為了墻薄,一次為了時間之聲馬永波 譯See More
Oct 1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默溫:詹姆斯

一個遠方友人快要死了的消息傳來我仰望又看見細小的花朵出現在窗外的春草中又想不起它們的名字董繼平 譯See More
Oct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羅伯特·布萊:牡丹盛開之時

當我臨近紅牡丹花我顫抖像雨水附近的雷鳴像地球板塊移動的湧流或樹上當五十隻鳥同時飛離牡丹說因為我們擁有一種天賦但不是這世界的禮物在牡丹葉子後面那裏一個平靜很暗的世界,有許多供給李建偉 譯See More
Oct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龐德:白罌粟

白色的罌粟花,沈重地負載著夢,我渴望著它們的唇瓣當我瞧見它們隱匿出沒在陰影之中-它們是白色的-如果有人用她眼中古老的渴望瞧我,我將如何回答她的眼色?我已經追隨森林中的白人。是的,這是一次長的追尋這是一次焦渴,當我看到它們在挺立的樹叢中消逝,忽隱忽現。呵,當愛情在心中熄滅,人們何等悲痛。申奧 譯See More
Sep 2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雷蒙德·卡佛:河 流

我蹚水,越來越深,在黑暗的河裏。夜晚,河水湧動,回旋,當它裹住我的雙腿,緊緊抓住。小鮭魚沖破水面。幼鮭沖向一邊,三齡鮭另一邊。隨著擠壓,沙礫在靴下翻滾。大鱗鮭狂暴的眼睛注視著。它們巨大的頭部慢慢地轉動,眼睛燃燒著憤怒,浮遊在深流裏。它們在那兒。我感覺到它們在那兒,我的皮膚刺痛。但是還有些別的什麽。脖子上的風讓我渾身緊繃。感覺頭髮豎起來了,當某樣東西觸到我的靴子。越來越害怕看不見的事物。然後是充斥在眼裏的一切——那枝椏累累的河對岸,身後山脈深暗的邊緣。以及這條陡然間已變得黑暗和湍急的河流。不管怎樣,吸一口氣,撒網。祈禱不要有什麽來襲。See More
Sep 2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詹姆斯·賴特:開 始

月兒投到田裏一兩片羽毛。黑森森的麥苗凝神諦聽。此時,萬籟無聲。那兒,月兒的幼雛正試它們的羽翼。林間,一位苗條的女子擡起她可愛的面影,輕盈地步入空中,輕盈地升上去了。我獨自站在一株老樹旁,不敢呼吸也不敢動彈。我屏息傾聽。麥苗向它自己的黑暗傾身。而我也傾身於我的黑暗之中。See More
Sep 18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蘭斯敦·休斯:黑人談河流

我了解河流,我了解河流和世界一樣古老,比人類血管中的血流還要古老。我的靈魂與河流一樣深沈。當朝霞初升,我沐浴在幼發拉底斯河。我在剛果河旁搭茅棚,波聲催我入睡。我俯視著尼羅河,建起了金字塔。當阿伯·林肯南下新奧爾良,我聽到密西西比河在歌唱,我看到河流混濁的胸脯被落日染得一江金黃。我了解河流,古老的,幽暗的河流。我的靈魂與河流一樣深沈。申奧 譯See More
Aug 2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蘭斯敦·休斯:愛的原因

正因為我愛你——就是這個原因我的靈魂像蝴蝶翅膀一樣五彩繽紛。正因為我愛你——就是這個原因當你走過時我的心像白楊葉一樣顫震。申奧 譯See More
Jul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美)布洛茨基·阿赫瑪托娃百年祭

書頁和烈焰,麥粒和磨盤,銳利的斧和斬斷的髮——上帝留存一切;更留存他視為其聲的寬恕的言詞和愛的話語。那詞語中,脈搏在撕扯骨骼在爆裂,還有鐵鍬的敲擊;低沈而均勻,生命僅一次,所以死者的話語更清晰,勝過普蓋的厚絮下這片含混的聲音。偉大的靈魂啊,你找到了那詞語,一個跨越海洋的鞠躬,向你,也向那熟睡在故土的易腐的部分,是你讓聾啞的宇宙有了聽說的能力。劉文飛 譯See More
Jul 2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Pietà

耶穌,我又看見你的雙足,當年一個青年的雙足,我戰兢兢脫下鞋來洗濯;它們在我的頭發裏迷惑,象荊棘叢中一只白色的野獸。 我看見你從未愛過的肢體頭一次在這愛情的夜裏。我們從來還不曾躺在一起,現在只是被人驚奇,監視。 可是看啊,你的手已撕裂:——愛人,不是我咬的,不是我。你心房洞開,人們能夠走入:這本應該只是我的入口。 現在你疲倦了,你疲倦的嘴無意於吻我痛苦的嘴。——啊,耶穌,何曾有過我們的時辰?我二人放射著異彩沈淪。 1906,巴黎馮至譯See More
Jul 1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豹——在巴黎動物園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鐵欄纏得這般疲倦,什麽也不能收留。它好象只有千條的鐵欄桿,千條的鐵欄後便沒有宇宙。 強韌的腳步邁著柔軟的步容,步容在這極小的圈中旋轉,仿佛力之舞圍繞著一個中心,在中心一個偉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時眼簾無聲地撩起。——於是有一幅圖像侵入,通過四肢緊張的靜寂——在心中化為烏有。 1903 馮至譯See More
Jun 25

三演 義國's Blog

(美)納博科夫 :寄俄羅斯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6pm 0 Comments

秉性嚴謹的地理學家

在我手掌上盡情勾勒:

這條條紋路全都通向你,

脈絡是你的大江與小河。

我像個盲人用清水洗手,

能觸摸到大地上的萬物,

借助於你呀,我的祖國,

這就是我何以覺得幸福。…

Continue

(美)納博科夫 :致未來歲月的讀者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8 at 3:00pm 0 Comments

你,未來歲月的開朗居民,

你,古風的愛好者,在約定時刻,

你偶然來打開了詩歌選本,

這些詩不該忘卻,但早已被人忘卻。

你不妨像一出戲劇中的醜角,

按照我那個時代的趣味化裝。

支起雙肘,聽吧,繆斯的螺號——

往昔的歲月是多麽響亮!…

Continue

(美)納博科夫 :眼 珠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3:05pm 0 Comments

一個人終於濃縮為

一只巨大無比的眼珠,

沒有臉,沒有額,沒有眼瞼,

身體的側面輪廓更是看不見。

有恃無恐地俯視大地,

(它完全不像那張笑臉,

笑臉從汪洋大海中升起,

一團火焰,閃耀著光斑。)…

Continue

(美)納博科夫:處決的槍聲

Posted on October 16, 2018 at 1:08pm 0 Comments

沒有刮臉,冷笑,蒼白,

西裝上衣還算是幹凈,

沒系領帶,一顆小銅紐扣

貼近喉結扣緊了衣領。

他等著,能夠看到的

只有光禿的高墻圍在四周,

草地上有個鐵罐頭盒,

還有瞄準的四條槍的槍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