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
  • Male
  • Jasin,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Quién soy'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quién so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quién soy's Page

Latest Activit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9)

(5)選民是被操縱的群體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已經說過,當人們聚集成一個群體時,一種降低他們智力水平的機制就會發生作用。我們可以在很多的場合裏找到這方面的證明,比如說,1895年2月13日的《財報》上,就記載了一次學術集會的場景。在那個晚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喧囂聲有增無減,絕沒有哪個演講者能夠說上兩句話而不被人打斷。每時每刻都有人在這個角落或那個角落大叫大嚷,或者是一起齊聲叫喊。當一個演講者得到掌聲的同時,他也一定會得到噓聲。聽眾中的個別成員也在不斷地互相激烈爭吵。一些人可怕地揮舞著木棒,另一些人不停地擊打地板。那些打斷演說的人,總是會引來一片呼喊:“把他轟下去!”或是“讓他說!”一位名叫C先生的學者,在獲得了講話的權利之後,一張嘴就是白癡、懦夫、惡棍、卑鄙無恥、唯利是圖、打擊報復之類的用語。他揮舞著雙手,信誓旦旦地宣稱,要把這些東西統統消滅。我們可以看到,參加集會的成員不是學者就是教師以及為數不少的高校學生。這些人顯然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但在這方面,他們卻和街頭的流氓一樣表現得毫無教養。也許有人會問,處在這種環境裏的選民怎麼能夠形成一致意見呢?我們的回答是,選民群體可以說他們持有意見,但…See More
Thurs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8)

(3)用言語控制選民在以上提到的事例中,能夠看到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有說服的因素。這樣一來,口號、詞語和套話自然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已經談到過這些東西神奇的控制力,群體會為它們如癡如狂,在下面的研究中,我們還會看到它們所發揮的作用。一個明白如何利用這些說服手段的演說家,都會對這些東西大加利用,因為他能夠用刀劍和殺戮成就的事情,用這種辦法照樣可以辦得到。比如說,像不義之財、卑鄙的剝削者、可敬的勞工、財富的社會化之類的說法,永遠會產生同樣的效果,盡管它們已經被用得有些陳腐。此外,如果候選人滿嘴新詞,其含義又極其貧乏,因而能夠迎合極不相同的各種願望,他也必能大獲全勝。1873年的時候,在西班牙發生的那場血腥的革命,就是由這種含義復雜,因而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做出解釋的奇妙說法引起的。在史料中,我們可以找到許多關於這件事的記載:在最初的時候,暴動者推翻了當時的國王,成立了一個臨時政府。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激進派卻發現集權制的共和國,其實就是喬裝打扮的君主國,於是為了遷就他們,議會全體一致宣告建立一個“聯邦共和國”。雖然投票者中誰也解釋不清楚自己投票贊成的是什麼,然而這個說法卻讓人皆大…See More
Monday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7)第3卷·第四章 選民群體

(1)選民群體的特征有權選出某人擔任職務的集體,就叫選民群體。選民群體的成員可以有著各種特點、各種職業、各種智力水平,因此說,它是一個典型的異質性群體。盡管如此,但是由於他們的行為,僅限於一件規定得十分明確的事情,那就是在不同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因此,他們只具有前面說到過的少數特征。在群體所有的特征中,選民群體往往會表現出極少的推理能力。同樣的,他們也沒有批判精神,容易輕信,容易發怒,而且頭腦極度簡單。此外,從選民群體的決定中,我們還可以找到群眾領袖的影響,也能看到前面所說的那些因素和手段,比如斷言、重復以及傳染的作用。毫無疑問的是,在那些群眾領袖登上政治舞臺的過程中,這些特征都一一地發揮了作用。假如選民團體有著足夠的推理能力,就絕不會在1848年選舉的時候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一個名叫路易·拿破侖·波拿巴的人,在這次選舉之中得到了總票數七百萬張中的五百五十萬張,超過了其他幾位候選人得票的總和。而令人感到費解的是,在他當選之前,並沒有人了解他,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政客而已,恰好遇到全國大選,就報名碰碰運氣。結果卻令他本人驚訝萬分,他的得票率之高,仿佛是全體法國民眾齊聲呼喚著他一…See More
Jan 12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6)

(5)掌控陪審團的秘訣對於將要成為領袖的人,或者是一名律師,或者是即將登上法庭的人來說,我們將要說到的內容至關重要,因為它關系到你能否在與陪審團的較量中獲勝,能否將陪審團掌控於股掌之中,能否利用陪審團來實現自己的意願。無論是這些人中的哪一種,想要做到對陪審團產生影響,秘訣就在於打動陪審團的感情。正如對付一切群體一樣,施加影響並不需要做很多的論證,只需要采用十分幼稚的推理方式,佐以堅定無比的斷言就可以了。一位因為在法庭上贏了官司而赫赫有名的英國律師,曾經就此總結出以下應當遵循的行為準則:當一個人進行辯護的時候,只要留心觀察陪審團,就會一直保持著有利的機會。一位好的律師,總是會依靠自己的眼光和經驗,從陪審員的面容上領會每句話的效果,然後從中得出自己的結論。這套過程的步驟大概如下:第一步是確認的過程,要確認哪些陪審員已經贊同他的說法,哪些還處在猶豫之中,哪些還對說法存在著猶豫的態度。確定陪審團的贊同並不需要費很大的工夫,只需要從他們的氣色與姿態就能夠看出端倪。第二步,找到了聯盟者之後,就應當把註意力轉向那些看來還沒有拿定主意的陪審團成員,努力搞清楚他們究竟為了什麼才反對,努力搞清楚他們究竟為…See More
Jan 8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5)

(3)陪審團最痛恨的人我們知道,群體是極端感性的,和它一樣,陪審團也受著感情因素極其強烈的影響,很少會被證據所打動。鮮明的形象能夠對群體造成強烈的影響,因為一個鮮明的形象,總是能夠給群體以最大程度上的刺激,引發群體豐富的想象力,在頭腦中臆造出種種幻想的場景。在一位出庭律師看來,這些陪審團成員從來見不得孤兒寡婦,也見不得有位母親用乳房餵孩子。而在刑事犯中流傳的經驗是,一個婦女只要裝出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就足以贏得陪審團的慈悲心腸。事實上,陪審團受感情因素影響的方面還遠不止這些,對於自己可能成為受害者的罪行,陪審團通常毫不留情。比如說,在17世紀的時候,法國正沈浸在一片對女巫的仇恨之中,在南特地區有一個不知道姓名的女人,可能是一名女巫,此人在晚禱告的時候走進了一個名叫約翰的人的家中。就在約翰以手畫十字的時候,這個女人對約翰大加咒罵。當時晚禱還在進行中,約翰奮起反擊,仿佛從魔鬼那裏得到了力量,用一根木棒猛擊女巫,直到她倒地死亡。此後,經全部由神職人員組成的陪審團商議,這個女人的屍體被掩埋了,而約翰卻因受到刺激而患上了精神病。後來,當約翰恢復神智,他記起了這件事情,並害怕因此而受到懲罰,因此逃…See More
Jan 6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4)第3卷·第三章 刑事案件的陪審團

(1)陪審團的智力泯滅在這裏,我們不可能對所有類型的陪審團一一進行研究,因此我們只把重心放在最重要的對象上,那就是刑事法庭的陪審團。在法國,刑事法庭的陪審團有著很大的權力,他們可以通過表決來決定被告的生死或自由。然而我們要說的是,陪審團的表決往往並不高明。我們在前面說過,陪審團屬於異質性群體的一種,只不過被賦予了一個名稱。正因為如此,群體所有的特征,在它身上一應俱全。比如說,它時常會表現出容易受暗示和缺乏推理能力的特點,而當它處在群眾領袖的影響之下時,也會受到無意識情緒的支配。在這個研究過程中,我們會不時地看到,那些智力欠缺的陪審員犯下的錯誤的有趣事例。在裏昂地區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案例,一個人在村子外面的田地裏發現了兩把陶制的大壇子,壇子裏裝有許多貴重物品,但是不知道它們具體值多少錢,也不知道它們應該歸誰有所有。只向陪審團報告說,曾經有兩個名叫西蒙和朗熱的人在二十二年前找到過相同的財寶,而這兩個人在發現了財寶之後,他們的生活水平上了一個大的臺階。根據這樣的事實,陪審團最終做出決定:現在西蒙就在法庭上,因此要先將他投進監獄。朗熱不在這裏,所以,要將他逮捕歸案。在這個案例中,群體拙劣的推理能…See More
Dec 24,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Dec 19,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Dec 9,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1)

(3)異質性群體的特征 我們在前面說過,每個民族都擁有自己的民族性格,由此給人的感情和思想方式造成了巨大差異。假如我們把許多不同民族,但是比例大體相同的個人集合成一個群體,那麼這種差異就會變得更加突出。 這種差異會令群體之間產生分歧,並且有可能爆發激烈的爭吵,即使他們有著一致的利益,共同的目標,也還是會發生這種情況。比如說,社會主義運動家總是試圖在大型集會中把不同國家的工人集合在一起,嘗試著在一起做些什麼,而最後則總是以公開的分歧收場。 在這方面,第一國際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拉丁民族集合成的群體,不論它是革命派還是保守派,為了實現自己的要求,總是會要求國家實施幹預政策,也總是傾向於集權統治,總是或明或暗地要求建立獨裁。 於是,在一場場獨立戰爭過後,拉丁美洲的西班牙人被趕走了,然而新政府的專制程度卻要比原來的更嚴重。與此相反,美國人的群體,就不拿國家當回事,他們只求助於個人的主動精神。而法國的群體特別看重平等,英國的群體則特別看重自由,德國人的群體特別看重紀律。 正因為有了如此多的差異,我們才能夠看到,幾乎有多少個國家,就有多少種不同的社會主義和民主。…See More
Dec 1,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0)第3卷 群體的分類

(1) 群體的兩大類別在前兩卷的論述中,我們知道了群體的一般特點,也知道了他們是怎樣運作的,然而有待說明的是,不同的人群會轉化為不同的群體,它們擁有各自的特點,現在我們就來研究一下群體的分類。 當許多不同種族的人群聚在一起時,我們就看到了群體最初級的形態。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全靠領導者的名望和意誌。當某位頭領的名望不夠,或是意誌軟弱的時候,這個團體就很可能立即分崩離析。 比如說,在古羅馬帝國時代,羅馬人與野蠻人的戰爭持續了百年之久。而這些不斷進犯帝國邊界的野蠻人,有著十分復雜的來源,他們中間有高盧人,也有日耳曼蠻族,同時還有斯拉夫人,以及許許多多叫不上名字的零散部落。這些各種族野蠻人就可以被當做這種人群的典型。 比不同種族的個人組成的人群更高的層面,是那些在某些影響下獲得了共同特征,因而最終形成一個種族的人群。它們有時表現出某些群體的特征,不過這些特征在一定程度上敵不過種族的因素。 在我們前面闡述過的某些影響的作用下,這兩種人群就可以轉變成群體。我們可以把這些有機的群體分為以下兩類: 第一類群體被稱為異質性群體,它們之中的每一位成員都可能有著不同的性質。…See More
Nov 25,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9)

(7)媒體的墮落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媒體正在墮落。這種所謂的墮落,並非說這些媒體都在道德方面走了下坡路,而是說它們正日漸變得人雲亦雲起來。在過去的時代裏,作為一個社會的精英階層,媒體掌握著豐富的信息來源,同時也以其學識和理性,擔負著引導意見的作用。然而,它卻在逐步喪失自己的影響力。和政府一樣,報紙在群眾勢力面前也變得卑躬屈膝,看不到一點自己的立場。當然,在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後,報紙仍然有相當大的影響,然而這只不過是因為它成了群眾意見的傳聲筒,或是群眾情緒的晴雨表。當報紙只能提供信息的時候,它就放棄了自己的地位,放棄了讓人接受某種觀念或學說的可能。於是,報紙便在公眾思想的變化中隨波逐流,出於和其他報紙競爭的需要,它只能大幅度擴充版面,加大信息量,盡量使每一個讀者都能在報紙裏找到自己支持的觀點,因為它害怕失去自己的讀者。在過去的時代裏,曾經有一些穩健而又不失影響力的報紙,比如《憲法報》、《論壇報》或《世紀報》,它們曾被上一代人當做智慧的傳播者,如今,它們不是已經消失,就是變成了典型的現代報紙,最有價值的新聞被夾在各種輕松話題、社會見聞和金融謊言之間。如今,沒有哪家報紙富裕到能夠讓它的撰稿…See More
Nov 21,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8)

(4)形形色色的意見我們已經知道了牢固信念的力量,然而在這個基礎的表面,有時還會派生出一些生滅不定的意見,觀念和思想。其中一些也許朝生暮死,較重要的也不會比一代人的壽命更長,但是它們同樣會對群眾產生影響。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知道,群眾意見的變化有時不過是些表面現象,它們總是受到某些種族意識的影響。比如說,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幾乎在一夜之間,形形色色的派別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這裏面有保皇派、激進派、帝國主義者、甚至還有社會主義者。從表面上看,這些政黨是絕不相同的,但實際上,它們卻都有著一個絕對一致的理想——建立一個強大的專制法國。這個理想完全是由法蘭西民族的精神結構決定的,因為凡是那個革命時代的人,無一不飽受拉丁文學的熏陶,他們從心底裏崇拜古老的羅馬共和國,幻想著采用它的法律、它的權標、它的制度。然而法國最終沒有成為羅馬,因為後者是處在一個有著強大的歷史意義的帝國的統治之下。在另一些民族中,在相同的名稱下會看到一些完全相反的理想。比如說,在南美洲的許多民族中,都存在著大量名目不一的政黨,這裏面有農工黨、小農黨、天主教民主黨、人民解放陣線,它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都打出了民族解放、民族獨立的旗號…See More
Nov 16,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7)第2卷·第四章 群體的信念與意見的變化範圍

(1)兩類信念與意見生物的解剖學特征和心理特征往往存在著密切的相似之處。比如說,在生物學研究上,我們經常需要對不同時代的同一種生物進行比較。在那些解剖學特征中,會看到一些不易改變或只有輕微改變的因素,它們的改變甚至需要以地質年代來計算。除了這些穩定的、不可摧毀的特征之外,也可以看到一些極易變化的特征,比如利用畜牧和園藝技術很容易就能加以改變的特征。有的時候,這些特殊特征是那樣鮮明,它們甚至會使觀察者看不到那些基本特征。在道德特征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同樣的現象。一個種族除了有不可變的心理特征外,也能看到它有一些可變因素。因此,在研究一個民族的信仰和意見時,在一個牢固的基礎結構之上,總是可以觀察到有一些嫁接在上面的意見,其多變一如巖石上的流沙。於是我們知道,群體的意見和信念可以分成非常不同的兩類。第一類,我們有重要而持久的信仰,它們能夠數百年保持不變,整個文明也許就是以它為基礎。例如過去的封建主義、基督教和新教,在我們這個時代則有民族主義原則和當代的民主和社會主義觀念。第二類,是一些短暫而易變的意見。它們通常是每個時代生生滅滅的一些普遍學說的產物,這方面的例子有影響文學藝術的各種理論,例如那…See More
Nov 13,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6)

(15)第二類名望第二類名望是個人的名望,它的性質完全不同於我們說過的那些先天的或是人為的名望。個人的名望是一種這樣的品質,它與一切頭銜和權力無關,而且只為極少數人所具備。當某個人擁有這種品質時,他就可以對自己周圍的人施以一種神奇的幻術,即使這些人和他有著平等的社會地位。這種品質接近於個人魅力,他們強迫周圍的人接受他們的思想與感情,眾人對他的服從,就像吃人毫不費力的動物服從馴獸師一般。那些偉大的群眾領袖,比如釋迦牟尼、耶穌、穆罕默德、聖女貞德和拿破侖。都是這種崇高聲望的享有者,同時也是它的受益者。這些偉大領袖能取得他們的地位,和這種名望有著密切關系。各路神仙、英雄豪傑和各種教義,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大行其道,都是因為各有其深入人心的力量。不過,他們是經不起我們的討論的,因為只要稍作理性的思辨,這些東西就會立刻煙消雲散。這些偉大人物早在成名之前就擁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假如沒有這種力量,他們也不可能成名。比如說,拿破侖在達到權力巔峰之後,僅僅因為他的龐大權力,就享有巨大的名望。但是在他籍籍無名,沒有這種權力的時候,他就已經具有了相當大的個人名望。在他剛剛成為準將的時候,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See More
Nov 10,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5)

(13)比財富更誘人的東西當一種觀念經過斷言、重復、傳染而被普及開來後,就因為環境獲得了巨大的威力。這種力量十分神奇,甚至要比財富更令人動心。因為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不管什麼樣的統治力量,無論它是觀念還是人,只要他想要加強權力,就必須要借助這種令他人難以抗拒的力量,而這種力量,就是我們曾經提到過的名望。每個人都了解這個詞的含義,但是卻沒有人能準確地說出它的含義。而這是因為名望在不同的人手中,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用法。一個人的名望,既可能代表了正面的光輝形象,也可能意味著惡勢力的魁首。這也就是說,對於同樣一個人,有的人抱著贊美的感情歌頌它,而有的人則可能感到十分恐懼。有的時候,這些感情是名望存在的基礎,但是沒有它,名望也能夠繼續存在。比如說,最大的名望往往歸死人所有,即那些我們不再懼怕的人,例如亞歷山大、凱撒、穆罕默德和釋迦牟尼。反過來,另外一些形象則利用它們的聲望讓人感到恐懼,比如說印度地下神廟中那些嗜殺的神靈。在現實生活中,名望對人的作用更大,它往往是某個人、某本著作或某種觀念對我們頭腦的支配力。而這種支配力,會完全麻痹我們的批判力,讓我們心中充滿驚奇和敬畏。這種感覺就像所有感情一樣…See More
Nov 8, 2017
quién soy posted a blog post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4)

(11)傳染來源於模仿制造傳染究竟需要什麼條件?這是領袖不可不知的問題。從上面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出,傳染往往發生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然而每個人都同時處在同一個地點,並不是他們受到傳染不可或缺的條件。比方說,有些事情能讓群眾的頭腦產生一種共同的傾向,或者是一種群體共有的性格。在這種事件的影響下,即使是相距遙遠的人,也能感受到傳染的力量。尤其是當人們在心理上已經有所準備的時候,那些前面提到的間接因素已經打好基礎的時候,傳染就變得容易多了。在這方面的一個事例是1848年的革命運動,它在巴黎爆發,僅僅在幾個星期之內就傳遍了大半個歐洲,讓許多皇室與政府變得岌岌可危。其實,有一點是我們始終沒有提到的,那就是這種傳染,實際上要歸結到模仿的原因上。之所以我們沒有在前面說到它,是因為模仿其實並不屬於群體的特征,每個人都有著這種天性。只要他看到,就會自然而然地模仿,模仿對他來說是必然的,因為學別人,是天底下最容易不過的事情。正是因為這種必然性,才使所謂時尚的力量如此強大。放眼今天這個世界,無論是意見、觀念、文學作品甚至服裝,有幾個人有足夠的勇氣與時尚作對?這也正像我們前面所說的那樣,支配著大眾的是榜樣,而不…See More
Oct 20, 2017

Quién soy's Blog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0pm 0 Comments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9)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11:33pm 0 Comments

(5)選民是被操縱的群體

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已經說過,當人們聚集成一個群體時,一種降低他們智力水平的機制就會發生作用。我們可以在很多的場合裏找到這方面的證明,比如說,1895年2月13日的《財報》上,就記載了一次學術集會的場景。

在那個晚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喧囂聲有增無減,絕沒有哪個演講者能夠說上兩句話而不被人打斷。每時每刻都有人在這個角落或那個角落大叫大嚷,或者是一起齊聲叫喊。…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8)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3)用言語控制選民

在以上提到的事例中,能夠看到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有說服的因素。

這樣一來,口號、詞語和套話自然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已經談到過這些東西神奇的控制力,群體會為它們如癡如狂,在下面的研究中,我們還會看到它們所發揮的作用。

一個明白如何利用這些說服手段的演說家,都會對這些東西大加利用,因為他能夠用刀劍和殺戮成就的事情,用這種辦法照樣可以辦得到。…

Continue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7)第3卷·第四章 選民群體

Posted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1)選民群體的特征

有權選出某人擔任職務的集體,就叫選民群體。

選民群體的成員可以有著各種特點、各種職業、各種智力水平,因此說,它是一個典型的異質性群體。

盡管如此,但是由於他們的行為,僅限於一件規定得十分明確的事情,那就是在不同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因此,他們只具有前面說到過的少數特征。在群體所有的特征中,選民群體往往會表現出極少的推理能力。

同樣的,他們也沒有批判精神,容易輕信,容易發怒,而且頭腦極度簡單。…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