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etiyo
  • Male
  • Batticaloa
  • Sri Lank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etiyo's Friends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寧靜心
  • A'Lessy
  • Pabango
  • 思潮 庫
  • 絲經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Paetiy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etiyo'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胡適:論短篇小說(上)

什麼叫做“短篇小說”?中國今日的文人大概不懂“短篇小說”是什麼東西。現在的報紙雜志裏面,凡是筆記雜纂,不成長篇的小說,都可叫做“短篇小說”。所以現在那些“某生,某處人,幼負異才,……一日,遊某園,遇一女郎,睨之,天人也,……”一派的爛調小說,居然都稱為“短篇小說”!其實這是大錯的。西方的“短篇小說”(英文叫做Short story)…See More
4 hours ago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後山的情欲(下)

於是像一個癡情漢似的,我一有機會便守候在西瓜皮提供的砍柴女的必經的路口,無奈時間不對一次也沒有看見她。倒是給西瓜皮這小子看出了我的心事,就更加火上添油。“沒有用的,”他說,“說你吃不了就是吃不了,還是不見為好。”…See More
Jun 2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後山的情欲(上)

一個秋天的早晨。我們從采石工地西山壁一個爆破後顯露出來的泥洞裏,發現了古象的化石。根據一根水桶那麼粗,三米多長,保持著本色,像一把巨人的彎刀直刺地面的象牙,我大膽設想:這頭比上帝用七天的時間制造出互相爭鬥的人類早了幾百萬年的巨獸在它的滅頂之災降臨前的一刻跪了下來,把它那比監房還要高的頭放在地上,認了命。…See More
Jun 27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出客衣裳(下)

梅雨季節後的第一個晴天正好我們休息。一大早,監房前面的水泥場上就吵吵的,氣氛不由使我想起了家鄉的菜市場。喧嘩聲充滿了被兩層樓高的水泥墻圍住的空間,引起兩個站在墻外遼望塔上衛兵的注意。早起的犯人們手抱被褥,川流不息。此刻他們在雙人鐵床上根本躺不住,都想著找一塊好地盤等日出,曬被子呢。同組犯人鬥雞眼從鐵架床下面把我推醒。“醒醒啦,”他在我的耳邊說。“我給你占了塊地。”不用說他剛晾好被子回來。我很生氣。在殘夢中,我正想方設法留住我女友的臉。只有心境好的時候她才會在夢中出現,而她的出現又能使我在以後的幾天裏維持一種健康的心理。我睜開眼,準備叫他走開,卻記起是我自己昨晚要他一早叫醒我的。於是支起身子,為消逝的美夢輕嘆了一聲,說,“好啦,我醒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卷起我的被褥,抱著它們直奔鬥雞眼指給我的地方。剛把被子晾到鐵架上水泥場上一片吵鬧聲,只見犯人們抱著被褥從其他的門洞沖了出來,兇神惡煞般蜂擁而至。大喊大嚷,搶占陽光充足的鐵架。鬥雞眼會意地看了我一眼,說,“還好我們先到了一步。”我們倆擠在被子叢中,終於挪到一可以蹲下的地方,息了片刻就聽到早粥的鈴聲響起。喝完粥,鬥雞眼就回到我們的地盤,蹲在被子…See More
Jun 2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出客衣裳(中)

在鐵門外面等他好不舒服。沒有一塊蔭涼的地方,烈日烤著我光光的後腦袋瓜子和後背。滿臉是汗。正想罵娘,卻見老計出來了,一言不發走到我們邊上。我可大吃了一驚,驚得忘了發脾氣,因為他穿上了筆挺的西服。他剛才說進去換衣服時我可沒料到他會在大熱天穿上這樣厚實的料子禮服 。管教員同樣吃驚不小。他看了老計一會兒就問他,“你不會想你要去參加 宴會吧?”真的,老計看上去就像是赴宴的貴賓似的一本正經,跨著均勻,煞有架式的步子走在我們的邊上。只是他衣服的前胸早已濕透。看著他,我禁不住打了個哆嗦,仿佛覺背上的汗在嘩嘩地流。老計一定腦子出了問題才會在這樣的大熱天穿上厚實的西服。”你這是怎麼回事啊?“管教員再次問他,就像老計是個瘋子似的。老計一聲不答,繼續邁他那沈穩的步子,朝著紅磚砌的管教辦公室走去。到了那裏。只見我老媽坐在長桌的一端,一個苗條,美貌的年輕女子…See More
Jun 24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出客衣裳 (上)

老計張了嘴,卻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好容易才說,“我不是那意思。我想請你和陳傑再幫我一次。這次除了你們,誰也幫不了我。”“很抱歉,” 我說。“我們幫你幫得還不夠嗎?”“就在我把我的西服以九斤炒米粉的代價賣給童三元的時候,我還想著我不該這樣做啊。要是我老婆知道了,指不定多傷心呢。我現在決定了,一定要把衣服換回來。可這事兒我一個人辦不了,” 老計急促地說,好像我是他的最後靠山似的。我馬上就做出決定,把陳傑叫到了水泥場上。在一個昏暗的角落我們商量著對策。我們都忘了中午不愉快的一幕,專心地考慮把衣服拿回來的辦法。老計自感沒臉,就默默站在一邊。最後陳傑轉向他,說,“好了,去拿了炒米粉跟我們走。找他媽那幫子狗日的去。”我們在廁所裏找到了尤富才。我一步上前從後面在他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尤富才嚇了一跳,轉過身說,“怎麼回事?”但是當他遇到站在身後的陳傑在惡狠狠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不發一語就乖乖地跟了出來。在水泥場上我們找到了童三元,此刻正眉飛色舞地對著一群犯人吹噓兩天後刑滿了去哪個飯店大吃一頓的計劃。只花了幾分鐘童三元就乖乖跟我們走到一邊,…See More
Jun 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媒介知識分子手中的文字和圖象(5)

貝耐特對新聞從業者也有五條建議,總的原則是要有公共社會問題意識, 不要把註意力只是放在政要、名流或娛樂性的消息上面。第一,要就問題談問題,不要把公共問題個人化,不要把官員個人的日常活動當作最重要新聞來報道。第二,要關註並幫助形成公共議題,在客觀報道之外,還應該有自己的觀點。第三,避免使用陳腔濫調、口號式的語言,更不要粉飾太平、阿諛權勢。第四,要為普通受眾著想,使用清晰明了的術語,說清事情的前因後果,幫助受眾避免因一知半解、以偏概全而簡化事實。第五,在敘述故事時,應該點明故事背後的社會問題,並提供解釋,作出應有的價值判斷。[註42]貝耐特還對政府和官員提出了五條建議,其基本出發點是,政府應當對媒介起到中立而公正的協調和監督作用,而不是把媒體據為己有。第一,政府有責任限制個別政治家憑借權勢或金錢(競選募集的經費)過度占有媒體,獲得壓倒競爭對手的發言優勢。第二,要對政黨如何在媒介上發表政見作出制度性規定,以確保公共辯論的公正程序、內容和倫理,防止言論壓制、個人攻擊、誣蔑中傷等等。第三,要鼓勵不同媒體間的多元競爭,…See More
May 22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媒介知識分子手中的文字和圖象(4)

布魯麥特舉了這樣一個例子,國家慶典時,電視向公眾展示神情堅毅、掛滿勳章的將軍,提示歷史的光榮和軍事機器的強大。而那些倒在血泊中的普通士兵圖象則可能在作另外一種提示,提示戰爭的人性代價和暴力鐵血機器對人的敗壞。[註33]圖象完全可以成為社會爭論的一個公共論壇,在多媒體時代的今天,圖象不只是在電視中展現,而且還在網絡和其它空間中展現和傳遞。在網絡傳媒的各種信息中,圖片的點擊率往往是最高的。當然,網絡上大量的圖象僅僅是消遣性的,並沒有公共信息的價值。然而,也正因為如此,那些遭到政治強權敵視和壓制的嚴肅公共信息圖象,才有了避免被立刻審查刪除的藏身之地。圖像對公共問題的提示可以成為文字公共話語的一種“轉化”,而不單純是一種“退化”。基於這樣的轉化,圖像的“約簡”也可以成為電視傳媒時代形成的一種新形式公共話語。以文字為公共話語的優先方式,或者唯一正當方式,把分析性說明當作為唯一不二的說理方式,都可能忽略媒介知識分子的根本社會作用,這個作用是伸張社會正義,而不僅是運用文字。運用文字的能力再好,也未必就能起到媒介知識分子應該起到的社會作用。媒介知識分子公共話語作用不體現在為“理”論而理論,“公共話語的…See More
May 21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媒介知識分子手中的文字和圖象(3)

許多媒體研究者和批評家都特別關註那些阻礙公共問題思考的媒體邏輯或認知思維方式。他們認為,電視裏的“商品化”、“說故事”、“看圖”、“個人化”等等特征都是特別有害的。“商品化”讓人覺得人的所有需要和欲望都是物質性的,只要有錢,沒有不能解決和滿足的。“說故事”總是運用程式化的老套子,盡量把人物和情節化簡,以敘述代替分析和評價。“看圖”則是把註意力放到眼前,社會問題再大、危機再深,只要沒圖象,皆可眼不見、心不煩。“個人化”把一切化為可敘述的個人故事,去除掉一切“引導人們公共思考的概念,如階級、制度、結構、權力分配、社會公正,等等。”[註24]在所有這些被視為阻礙公眾思考的媒介特征中,又以思維的圖象化最遭詬病。圖象時代的公眾對政治現實的認識已遠不如文字時代的公眾。格拉博(Doris A…See More
May 1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媒介知識分子手中的文字和圖象(2)

媒介研究者對文字和圖像關系的討論,有的涉及電視媒介本身的文字和圖象關系,有的則涉及電視圖象媒介對其它傳統文字媒介的影響。〔註5〕早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波爾丁(D. Boortin)在《圖象:假事件的引導》一書中就已經開始了對電視圖象的詰難。[註6]從那以後,便不斷有論者重申褒文字、貶圖象的媒介批判立場。許多論者認為,電視圖象根本不適合嚴肅話語,唯有文字才是討論公共政治、政策、公共價值和公民事務的必要話語。他們批評電視敗壞了公共討論的形式,危害了公共話語的理性。〔註7〕電視媒介影響遍及人們社會生活的每一個領域,許多媒體論者在其中察覺到公共話語面臨的深刻危機。批評電視圖像媒體妨礙和危害公共話語,一般有兩個批判著眼點或論述途徑。第一是批評電視傳媒把公共話語變成消遣;第二是強調電視傳媒信息的傳遞特征會限制和淺化人的認知和思維,不利於獨立思想、多元開放的公共討論,因此具有保守的政治傾向。這兩種批評都把文字的萎縮與公共話語的萎縮聯系在一起。第一種批評以波茲曼(Neil…See More
May 1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媒介知識分子手中的文字和圖象(1)

2007年9月下旬至10月初,美國公共電視台PBS在舊金山灣區播放由伯恩斯(Ken Burns)導演制作的大型七集二戰紀錄片《戰爭》(The War)。開始播放當天,《舊金山紀事報》在頭版上刊登了諾爾特(Carl…See More
May 1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出客衣裳 (上)

老計張了嘴,卻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好容易才說,“我不是那意思。我想請你和陳傑再幫我一次。這次除了你們,誰也幫不了我。”“很抱歉,” 我說。“我們幫你幫得還不夠嗎?”“就在我把我的西服以九斤炒米粉的代價賣給童三元的時候,我還想著我不該這樣做啊。要是我老婆知道了,指不定多傷心呢。我現在決定了,一定要把衣服換回來。可這事兒我一個人辦不了,” 老計急促地說,好像我是他的最後靠山似的。我馬上就做出決定,把陳傑叫到了水泥場上。在一個昏暗的角落我們商量著對策。我們都忘了中午不愉快的一幕,專心地考慮把衣服拿回來的辦法。老計自感沒臉,就默默站在一邊。最後陳傑轉向他,說,“好了,去拿了炒米粉跟我們走。找他媽那幫子狗日的去。”我們在廁所裏找到了尤富才。我一步上前從後面在他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尤富才嚇了一跳,轉過身說,“怎麼回事?”但是當他遇到站在身後的陳傑在惡狠狠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不發一語就乖乖地跟了出來。在水泥場上我們找到了童三元,此刻正眉飛色舞地對著一群犯人吹噓兩天後刑滿了去哪個飯店大吃一頓的計劃。只花了幾分鐘童三元就乖乖跟我們走到一邊,…See More
May 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志鳴:書櫃(下)

聽了老康的話,輪到我不由得一楞了,豈止發楞,甚而打了個激靈。我一時還拿不準剛才自己的舉動是不是傷害了老康的自尊心,但老康這句話肯定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既然我們是多年的老同學,既然談及的又是個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我就沒必要用沈默來虛與委蛇。於是,我不客氣地回敬他說:“讀書無用的觀點,‘文革’中流行過;商品經濟大潮湧來時,它又如同沈渣一樣泛起過;甚至今天也還有人這麽說,但我絕沒想到會是出自你的口中!”我本想多說幾句,一看老康的臉上已經憋得通紅,而且像個自知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掉過了頭,就不忍再說了。接下來是足足三分鐘的沈默。為了緩和一下氣氛,我套用了當年老康向我傳授寫論文秘訣時的一句話:“也許,是我們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吧。也許……”老康仍不做聲。幸虧林虹此時把吃火鍋的一應美味佳肴都準備停當,招呼我倆過去吃飯,才算結束了這令人難堪的尷尬。吃飯時,林虹又興致勃勃地講起裝修的辛苦、裝修的費用、裝修的經驗教訓……老康只是勸我喝酒,一杯接一杯,不多說話。我了解老康的那點酒量(不大),便表示紅酒有後勁,不想多喝。老康不再勸我,自己又接連灌了幾杯,很快就不勝酒力了。借著幾分酒勁,老康總算開口了,說出的話…See More
Jan 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志鳴:書櫃(中)

次日晚上6點5分,我如約敲響了老康的家門。他們似乎猜到了我會準時到來,已經把所有房間的燈——吊燈壁燈射燈吸頂燈,甚至台燈——都點亮了,好像要給我個驚奇,給我的第一感覺留個深刻的印象。我進屋後也果然情不自禁地驚呼道:“哇——,簡直像個佛堂!”開門的是林虹。聽了我的感嘆,她反問一句:“大記者,你用個什麽詞不好,怎麽偏偏想起拿佛堂來和我家相比?”“你家的燈光效果,讓我想起了在畫冊中看到的紮什倫布寺的金碧輝煌。”我開玩笑道。我剛邁進屋,老康也來到了廳裏。他手中舉著刮胡刀,下巴上滿是白色的泡沫,打趣道:“既是佛堂,我就先開了光,再來見施主嘍!林虹,你陪老同學聊著。”我趕忙將帶來的兩瓶紅酒遞給林虹,作了個揖,用虔誠的口吻說:“請師傅代灑家將兩炷香火供到案上。”說完,三人都恣情大笑起來,仿佛又回到了上大學時的那間小宿舍裏。接下來,林虹以女主人——不如說更像個導遊——的身份,領著我到處參觀,津津樂道地介紹裝修的情況,從燈的樣式到窗簾的質地、從塗料的性能到壁櫃的色澤,不厭其煩地數說了一遍。講到居室裏的實木地板時,還順便對比了覆合地板和強化地板的特點與價格,以便讓我更好地了解他們所作出的選擇,……我對裝修…See More
Jan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志鳴:書櫃(上)

幾年來,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早上8點鐘都準時到報社點個卯,看看信,喝杯茶,然後再出去采訪。這天,我剛一落座電話就響了。 “你好,我是《社會生活》欄目記者。”我拿起話筒,習慣性地先自報家門。對方沒顧上答話,先自格格笑起來。我聽出是林虹的聲音,又問:“有什麽好事兒?”“請大記者明天晚上來我家吃涮羊肉,順便給我們新裝修的房子提提意見。”“應該說讓我到你們的新房開開眼,順便蹭頓涮羊肉,——老康哪,還那麽忙?”“忙,天天有應酬。不過,他明天晚上一定會在家陪你。”“那敢情好。餵,老康說過新房的裝修要按他的意圖搞,想必檔次不低,格調也很高雅吧?我總覺得老康那人有獨特的審美直覺……不是恭維,真的,真的……”“咳,別提啦。裝修的基本格調是按照他的意圖搞的,只有一處我擅自做主改動了一下:原計劃把小屋的一面墻打掉做成書櫃,被我換成了大衣櫃。我當時想,他畢業七八年了也沒正經看過一本書,還要書櫃幹什麽?不如換成大衣櫃更實用。說實話,這幾年也買過一些書,但跟泛濫成災的衣服就無法相比了,光他的西服就有十幾套,還有毛衣、皮衣、風衣……要是把我的再算上,絕對是泛濫成災!”“隨著老康的升遷,禮品和貢品也源源……”“別胡…See More
Jan 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小小大:精神分裂(下)

9月15日,晚上的思想改造課結束後老劉獨自在水泥場上溜達,感覺焦慮和失落。第二天早上他走進管教辦公室時,孫指導員正在抽煙。“指導員,他們怎麽說的?”“太遲了,”指導員抽完了最後一口,說,一面把煙蒂狠狠按在桌子上的玻璃煙灰缸裏。“我把你的小本子給了他們,並且把你對我說的對他們說了一遍。但是他們已經把材料報到省裏去了。換句話說,沒人幫得了。”“但是他是一個患精神病的人,”老劉忍不住叫起來。“住嘴,”孫指導員說。他停了片刻,控制了自己的情緒,然後說,“我對他們說了同樣的話。而他們卻批評我,說我失去了原則。從現在起給我閉嘴吧。”從這一天起老劉就失眠了。一天他被帶到了總部,勞改隊第一把手曾政委坐在他的巨大的棕色辦公桌的後面,老劉的筆記本攤放在台上,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紅筆畫的線,問號,叉叉以及評語。“你能不能把他的病的名稱給我說一下,”…See More
Dec 26, 2016

Paetiyo's Blog

小小大:後山的情欲(下)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10:17pm 0 Comments

於是像一個癡情漢似的,我一有機會便守候在西瓜皮提供的砍柴女的必經的路口,無奈時間不對一次也沒有看見她。倒是給西瓜皮這小子看出了我的心事,就更加火上添油。

“沒有用的,”他說,“說你吃不了就是吃不了,還是不見為好。” 見我動怒,他就更來勁。“不是我小看你,你要真見了她,怕你大腿打哆嗦。老楊那麼大的身坯還常常向她討饒呢,我們在門外不是都聽到過嗎?咱兩扳過手腕,誰也贏不了誰,可老楊能讓我兩只手。不服不行啊。”

終於有一次回到小棚天還沒黑。西瓜皮拉著我就往後山跑。“看那邊,”他指著山坡下面的一條通往村落的小徑,說。“最後第二個,背著深顏色竹簍的就是你要看的人。”…

Continue

小小大:後山的情欲(上)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10:17pm 0 Comments

一個秋天的早晨。我們從采石工地西山壁一個爆破後顯露出來的泥洞裏,發現了古象的化石。根據一根水桶那麼粗,三米多長,保持著本色,像一把巨人的彎刀直刺地面的象牙,我大膽設想:這頭比上帝用七天的時間制造出互相爭鬥的人類早了幾百萬年的巨獸在它的滅頂之災降臨前的一刻跪了下來,把它那比監房還要高的頭放在地上,認了命。 當然,埋了這麼久,所有的細部和泥石結合成一體,看上去似是而非,借助想象才得出上述結論,並得到一些犯人的讚同。但是這遠古悲劇的殘留第二天一早被安全員張阿旺下令的第二次爆破從山壁上抹去,占全身一半的象頭以及身體的一大部分化成碎塊和石頭一起撒在泥洞前面的工地上。

晚到一步的黃教授雖已六十出頭,卻還雙目有神,精力旺盛,穿了一身灰色工作服,看得出做了大幹一番的準備。他捶胸頓足,掙脫了他的兩個年輕女徒弟的纖手,上前就要找人拼命。…

Continue

小小大:出客衣裳(下)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10:16pm 0 Comments

梅雨季節後的第一個晴天正好我們休息。一大早,監房前面的水泥場上就吵吵的,氣氛不由使我想起了家鄉的菜市場。喧嘩聲充滿了被兩層樓高的水泥墻圍住的空間,引起兩個站在墻外遼望塔上衛兵的注意。早起的犯人們手抱被褥,川流不息。此刻他們在雙人鐵床上根本躺不住,都想著找一塊好地盤等日出,曬被子呢。

同組犯人鬥雞眼從鐵架床下面把我推醒。“醒醒啦,”他在我的耳邊說。“我給你占了塊地。”不用說他剛晾好被子回來。

我很生氣。在殘夢中,我正想方設法留住我女友的臉。只有心境好的時候她才會在夢中出現,而她的出現又能使我在以後的幾天裏維持一種健康的心理。我睜開眼,準備叫他走開,卻記起是我自己昨晚要他一早叫醒我的。…

Continue

小小大:出客衣裳(中)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10:16pm 0 Comments

在鐵門外面等他好不舒服。沒有一塊蔭涼的地方,烈日烤著我光光的後腦袋瓜子和後背。滿臉是汗。正想罵娘,卻見老計出來了,一言不發走到我們邊上。我可大吃了一驚,驚得忘了發脾氣,因為他穿上了筆挺的西服。他剛才說進去換衣服時我可沒料到他會在大熱天穿上這樣厚實的料子禮服 。管教員同樣吃驚不小。他看了老計一會兒就問他,“你不會想你要去參加 宴會吧?”

真的,老計看上去就像是赴宴的貴賓似的一本正經,跨著均勻,煞有架式的步子走在我們的邊上。只是他衣服的前胸早已濕透。

看著他,我禁不住打了個哆嗦,仿佛覺背上的汗在嘩嘩地流。老計一定腦子出了問題才會在這樣的大熱天穿上厚實的西服。

”你這是怎麼回事啊?“管教員再次問他,就像老計是個瘋子似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