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
  • 亚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百万主播'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Gai Lan Fa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百万主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百万主播's Page

Latest Activit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王克洵·剪秋羅

一 剪秋羅仿佛並不那麽熱得像桃花,也不像臘梅那麽的冷,似輕煙般的哀愁,和淡淡的懷慕,只是在道旁,寂寞的開著花,開著白的花,和紫的花。沿著那沙石的道兒走,腳步聲,那麽清晰地在靜寂中踏著拍子,幾個人,不都是在靜默著嗎?“請給我摘一朵花吧。”指著那道旁的剪秋羅,卻轉著眸子向了我。“為什麽?”“為了愛它的原故。”“愛嗎?……”“是的,它是憶念著的花啊,卻淡淡地結著了哀愁。”“是戀的花嗎?”“雖然,可是善忘的呢,是含有微微悲劇的戀。”便俯著身子,摘了一朵白的,初夏的風,吹落的花瓣,隨著幾片葉子;那麽地飄在道上,將這受了傷的花。小心地插在鬢上,卻感到了微微地淒惘。“想著什麽呢?”“沒有。”輕輕地答著,望著那藍的天,心卻和幾片花瓣和葉子,在靜寂而微茫的道上,一同地飄著。二 蘆葦“路途是那麽遼遠的喲……”曲子,從溫和而平靜的水面,飄進了還沒有開放的玫瑰叢。金色的陽光斜斜地耀射著,兩只小木船,相並地輕搖著前進,那蕩著槳的人,卻在抽著煙,煙圈子霧似地往上騰,不斷地夾著了蘆葦的氣息。“那是蘆葦的煙嗎?”不知道問著誰。“是的。”一個聲音在答著。“我喜歡這氣息呢;那麽生疏的,卻是那麽熟稔的氣息啊!”輕輕地嘆息了…See More
Wednesda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周建人·白果樹

上海真是熱鬧的地方,也許特別在熱天的時候,牌聲、留聲機或無線電的聲音,有時更有爆仗聲,往往鬧得人不能睡覺。這實在是很窘的。有時候,譬如燈下寫了點東西,看看時候已經十一點鐘了,趕緊睡下,想望早點睡熟,以便明天起來好做事情。偏偏這邊鄰舍的牌聲還沒有停止,那邊又開起留聲機來了。逢年逢節還要放爆仗,這自然更其擋不住。而且常常這等聲音還沒有鬧了,賣餛飩的又來了。廣東餛飩擔是敲竹板的,發出必必剝剝尖脆的聲音,本地餛飩擔是敲竹筒的,發出沈重的鈍聲。我的故鄉也有這樣的餛飩擔,但是用短木棒敲在竹筒上,聲音比較的低些,上海的餛飩擔往往用短鐵棒來敲,聲音也就特別響亮了。有時候剛把思想制止住,正要睡去,接連的被外面闖進來的聲浪數次鬧醒之後,但會許多時候睡不著。第二天因為睡眠不足,身體覺得不大清爽,就不能好好的做事情了。近幾天來,這等鬧人睡眠的聲音沒有減少,卻加添了賣熱白果的聲音了。白果擔子挑來歇下,便發出鍋子裏炒白果的索朗朗的聲音來。賣白果的人一面口中唱道:“糯糯熱白果,香又香來糯又糯,白果好像鵝蛋大,一個銅板買三顆!”但是我覺得白果擔倒並不怎樣吵鬧的。因為叫唱的聲音並不十分高,而且挑來得早,回去也早,有時候…See More
Jul 1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翁克康·相思子

“紅豆”亦名相思子,學名Abrus…See More
Jul 12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南星·冬天

冬天是安靜的。當我擡起頭望著窗外,看見天空與樹枝的時候,我就要中止我的談話,如若這屋裏有一個客人;或者閉起我的書,無論它是不是一本緊握住我的心思的。天空仿佛永遠是灰色的、純凈、普遍。樹枝稀疏地排列著,有的負著幾片變了色的葉子,它們與天空完全調和,互相依傍著,酣然欲睡的樣子,其間流溢出一種愉快的沈默。凡過冬天的日子的,都應當有冬天的性格。你不安靜的人,無論住在什麽地方的,看一看窗外罷,看那樹枝與天空罷。…See More
Jul 8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蘆焚·風鈴

“吻的疤痕可還留著?”無語。“說話喲,薇?從丈夫那裏逃了?真要懲罰他哪,那個利己的賊!告訴我,唉!”“哭了?”“你看,天上有星也有太陽。”搖著蓬松的頭真是別來無恙?臉還是紫槿色。看那顆痣!“幹什麽落淚?應該坐下哪。”…See More
Jun 20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野華 ·風沙

沒到北平來時,常聽人說起北方的風沙可怕。好在我到北平來早就準備冬天吃西北風挨凍,風沙雖是討厭,倒也並不在意。初到這裏清華園時,正是夏末秋初,園裏長滿了叢叢綠樹,景色宜人,更不容易引起那風沙的聯想。可是流光易逝,秋風一起,景象漸漸蕭瑟。幾次雨打風吹,清華園裏的樹木幾乎全脫了葉,就是那常綠的冬青和松柏,泥土內水份一凍,也顯得萎黃憔悴。整個園內就很難見到一點綠色。北平本少雨水,冬天天氣格外幹燥,泥土又松,大風起處,地面上本不黏著的泥沙跟著刮起來,塵沙四處飛揚,一切都成了灰色。我這才嘗到了風沙的滋味。…See More
Jun 15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蘇菲·夜

當夜幕垂了下來,街面全然變成了黑黝了。從窗裏透射出去的二十五燭光的燈,照得異樣模糊不清。街面是死寂的,除了偶爾有著最末次的夜之行色的匆急,映射出一點白的光亮的蠕動以外,只有那股沁人脾胃的冷郁的夜氣,和遠遠地傳來的幽悄而寒愴的叫賣聲,可以感覺得出來,聽得清晰而已。也許罷,再遇相當的時日,賣油炸燴的聲調會逐漸跟著日子的深沈而變作悒郁的,有人會同樣預感到北國之冬的悲哀嗎?夜的黑黝誠然有幾分令人覺得可愛:那冷郁裏含有著嚴肅,慘淡裏含有著溫和,都是值得為一個孤獨者所癖好。是午夜的時分罷,偶立窗間默契著朦朧的空際,看不到一絲光,一顆星,而自然的確顯示出了一點神秘的意味,給夜的翅翼所籠罩著,而會引動出自己內心深切的留戀。南國的秋夜永遠都是透明的,那明快爽朗的色澤,常常使人感到至高的歡喜。然而,別來一年所織成的隔閡之網,是怎樣的日漸厚重呵。倘然浮浪者的生活是苦的,這倒是苦所給予我的好處。這真實的體驗,使我更深切的看到了人生苦樂的正面。那姿態,是那樣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的,近似古代羅馬的細致的雕刻……一匹微小的蛾在碰著窗間玻璃的面了。光似乎在同它開了個永恒的玩笑,白蛾卻沒有一點疲乏神態,用著生之熱力作著最…See More
Jun 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南星·雨天

晚上,我看見灰白色的雲在天上浮蕩,像一片新生的煙。(我幾乎認做有真的煙混在其中,因為它浮蕩得那樣輕快。)這美景引著我的眼睛仰望了好久,我沒有動轉,也沒有言語,因為我對這景象已經久別了,甚至想不起上一次看見是在什麽時候。但不久有輕細的雨絲落在我的頭上,我依戀地退回屋裏來。今天是第一個我喜愛的雨天,從早晨天就陰晦著,沒有一分鐘陽光透到地上。下午,雨落了,那時候我正坐在一個大屋的窗子裏面,望著直直的雨流很有勢地傾瀉下來,並不像每次有一種懊惱之感,而因那瀟淅的聲音中有一些愉快的意味。當我離開那窗子時,雨已經應時地停住了。我走出去,用腳親近著伏在地上的柔和的水與泥。到夜間,我的心上仍保持著寧靜的雨天的情調,我知道這一天是美麗地完成了。在前幾點鐘之內,沒有雷,沒有狂風,於是一切都歡悅地受了自然的洗刷,倘有一點恐怖的分子夾在裏面,那寧靜的情調就完全破壞了。例如昨夜就是落著驚人的暴雨,帶著怒號一般的粗聲,天上的雲也是墨黑的,恐怖侵入了住在這地方的每一個人的心裏,而且會摧毀了房屋、花木、不幸的行人的衣服與暴露在天光下的一切東西。有人說夏雨與春雨的分別就在雨勢的大小上,但我覺得,暴雨是任何季候所不許的。繼…See More
Mar 28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朱管 ·春雷

該是多麽動人的那兩個字:“春雷”。雷底震撼,那種神秘件的隆隆的聲音,響動時誰都會受到震驚。即是流行一些說,那聲音有如巨輪底轉動,也令我聯想到“時代底輪子”等等。據說,春天第一次雷後,地下的蟲子們,便由蟄眠而醒來了,蠕動而且翻身了。那些草跟花樹之類,也喜歡在那種節候中茁芽。似乎第一次的春雷,是如此偉大。不過這雷,我說太遲了,好多天以來少年人們早已在醉人的氣候中醒了,懂得他們青春底珍貴,正在一點也不吝惜地使用著他們底活力。即如昨天那個遊旅,少年的友人們自是活躍,可喜地富有著蓬勃之氣。這“春雷”,敲擊著我回憶底巨壇,把昨日舊地重遊的意緒激湧了起來。可說是一種委婉的懼怯,在系著於戀念的舊地,差不多是由於傷感的;而傷感則誰都該有,且誰都不配幹涉,我以為。好像重遊之下,那淺淺的山,那全浴著陽光的梅花林子,睡眠般脈動的湖水,奮興的遊客等,都是索然無味地撩撥起人底愁味來了。所以,感慨是不能不有了;然而為了安寧,我總極力地掩藏;我更頂會小心,常偷視著別人,是否太聰明地已發覺了我底正在傷感。那個遊旅是如此地令我疲弱,回來自然希望一個平安的睡眠,不過終究被傷念所追擊,而昨晚成就了一次可怕的失眠。忽然今晚響了…See More
Mar 20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王瑩·春雨

清晨,迷蒙中,覺著有誰輕輕地敲著窗紗。為了幾天來,做了惡的夢,那爵士音樂和紅綠燈下的夢。天氣暗而且冷,而且是春天裏的冬天。那些人的話,說謊的話,全都聽得疲倦了。那些險詐的心,黑的心,冷的心,也全都見得厭倦了!那戴著假面具的臉,是更可憎惡的啊!想著那些可怕的事:那映畫中照出來的浮腫的臉,那沾染了文明戲的慘敗的自己的影片,便像被刺著一般地,心,微微地覺著痛。……而且又是春天裏的冬天,這樣想著,便拉上了窗紗,沈沈地睡了。迷蒙中,仿佛又有誰說著話,那麽幽微地,便睜開了眼睛,窗外飄進了絲絲的細雨,那裏春的雨,春的雨啊!那麽溫柔的晶瑩的雨,高興的心便嚷了起來。“辜負了這樣的雨是不行的啊。”想著,便忙著披上了衣服,撐起傘,一個人,悄悄地,跑去訪問那擁著綠的柳條和小鳥的春底朋友們。公園的門旁,站著四個年輕的人,在做著手勢,管門的人卻說:“啞子啊,沒有票是不能進去的。”望著那失望的臉,心裏便暗暗地想了,在這黑暗的世間,聾了豈不更好?可以不聽見那些可憎的話語,沒有眼睛的人是更可以忘卻那鄙俗的一流的存在啊!我悲哀我有一雙眼睛。園內,晶瑩的細雨吻著嫩黃的玉簪花,吻著垂到地的柳條。春底風,輕輕地吹拂著,便那麽軟…See More
Mar 18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許欽文·西湖春景

杭州的西子湖畔,每到春季,所謂桃紅柳綠的時候,六橋三竺之間,來來往往,擁擁擠擠的總有許多紅男綠女黃布袋。黃布袋上大書“朝山進香”,多半來自嘉湖兩舊日府屬的農村。他們種桑養蠶,以為背著黃布袋到“佛地”來進香以後,就可以蠶養得大,絲抽得多。相信菩薩,無非以為菩薩能夠使他們獲利。不惜破費買香買蠟燭,而且“孝敬”和尚,原有“拋本”之意。杭州固然沒有像故都的“先農壇”,也沒有像成都舉行“花會”的二仙庵和青羊宮,他們見到塑像便拜;雙膝跪下,接連的叩頭,為著求子得福,顯得至誠恭敬。在釋迦牟尼塑像面前這個樣子,在觀世音塑像面前也是這個樣子,在嶽飛和關羽等塑像面前都是這個樣子。以為泥塑木雕的偶像可以使你們生子得福,所以一見著,連忙雙膝跪下,接連的叩頭,顯得十分至誠而且恭恭敬敬。風雨不辭,黎明即起而步行遠道的精神很可佩服;闊大的步子,壯健的體態更可以羨慕。同時徘徊於蘇堤白堤,靈隱韜光,虎跑龍井和三潭印月之間的,有頭戴銅盆帽,手提司的克,西裝筆挺,或穿大袖子,偕著燙發革履的女郎的是舟子車夫、旅社菜館“刨黃瓜”的對象,叫做“上海人”,據說多半是“洋場闊少”。被“刨黃瓜兒”,猶如在上海的做“豬頭三”、“阿木林”…See More
Mar 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盛明若·春雪

天氣真古怪,在這早春時節,竟下起雪來了。地開始下雪的時候是在下午,這是怎樣一個清冷的初春底下午啊,我正因悶得慌,上街去閑逛,東闖西闖,認得路也好,不認得路也好,只是一棚棚地逛過去。到皇禦河,看到那小小的一簇簇落到那平靜的水上,在一座小橋邊,我站住了;我看見一家人家門口紮著彩,掛著紅燈,他們是有喜事。一頂小轎,四周掛著繡紅的花綠幢帷,一個紅衣紅裙目戴藍色眼鏡的新娘正踏上轎去,另外有四個中年婦人,黑衫黑裙,佩紅綢一條,如三角皮帶,一個手中拿幾枝香,一個手中拿一幅紅氈毯,一個手中拿一個火爐,爐蓋上飛出一縷縷的青煙——後來據金孝漢說,裏面是燒著蕓香。小轎擡出了門,四個佩紅綢的婦人跟在後面,過小橋而去。在紛紛小雪之下,我幾立著目送著她們。有兩個小女孩子,差不多高矮,各穿黃色長袍,項間披紅色圍巾,也在看熱鬧,看轎子遠去了,懶懶地回家——在河對面——於是立到家門口,眼睛還是瞧著遠方,瞧著那美麗的小轎消失了的遠方。在我身旁走過一個婦人,手裏攙著一個孩子。這母親在說:“他們‘回門’,新娘子‘回門’去了,今天晚上還要來。”我走過了他們倆,匆匆地經過一家人家,這人家底門很低,是一家小戶人家;一個老年婦人坐在…See More
Feb 25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陳子展·蘿蔔

“蘿蔔菜上了街,藥王菩薩倒招牌。”這是長沙市上常常可以聽到的一句俗語,只要是在菜場上有蘿蔔菜可賣的時候。我們那裏說的蘿蔔菜,是指蘿蔔嫩苗,連根帶葉吃的。這種菜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有,只有秋末冬初種的,除了嫩苗以外,莖葉不做菜吃,僅僅吃它的根,根就叫做蘿蔔。長沙最有名的蘿蔔,出在離東門三十裏的榔梨市。此地白蘿蔔又圓又大,皮薄肉細,含水分很多,味是甜的,稍微帶辣,可以生吃,只有皮的味最辣,那是不能生吃的。每當秋末冬初,鄉下農民把蘿蔔種子播在田裏山土裏,到了殘冬臘月,就可以挖蘿蔔了。通常一個蘿蔔只有一只飯碗那麽大小。“扯個蘿蔔,只有碗大的眼”,這句鄉人俗語常常比喻小事不足奇怪;“扯過蘿蔔地土寬”,這也是一句俗語,作為稀松了不甚擁擠的比喻。原來蘿蔔種子雖然撒得稀松,可是蘿蔔長大了,會要個個相擠。這裏的農民每每誇說自己種的蘿蔔大,或是對外鄉人誇說本地的大蘿蔔,說是曹操八十三萬人馬下江南,一餐吃不完一只蘿蔔。可是我在這裏住過,只看見十來斤重的蘿蔔就算頂大的。這種蘿蔔好吃,價錢卻很便宜。我想去年冬天,大約只能買三四角大洋一斤,約合當地雙銅元兩三千文罷。在從前使用制錢時代,每石蘿蔔值三百文以上,最低也須三…See More
Feb 11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湯錫如·南國的五月

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是暴風雨的季節。比拳頭都大的木棉的殷紅花朵,像人頭似的,從四五丈高的精裸醜陋的樹幹上,不時“托落”的摔到泥土上來。它沒有香氣,連野草的清香它都沒有。它不想來媚人,這粗魯樸直的家夥!它不結果,不結任何好看或是好吃的果。它只曉得開花,它的職務是開花,它自己唯一樂趣和安慰也是開花。這古怪的樹,它要開完了血色的花朵,落完了血色的花朵,才開始萌芽抽葉!市上盡多的是荔枝,市上盡多的是美人蕉。可是木棉花不因自己的醜陋而灰心的!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更是暴風雨的季節!天氣一徑是悶熱得像只炒紅的大砂鍋,太陽嚙住了地面不動。土地渴得要死,草木都暈過去了。雪糕、汽水、涼粉,排成了微弱得可憐的警戒線。可是,嚇,還不夠一秒鐘,便給融成了水,又化成了氣!豆大的汗珠,依舊從每根毛孔裏跳出來,呼喊著。一切都在掙紮著臨死前的喘息!(可是還有三兩只蟬,躺在濃綠堆裏歌頌著!)東南角上有一片雲,看去還不夠半畝大,可是就在這裏面,隱住了一種沈悶的鼓噪聲。像是一只大鵬烏翅鳥飛過來,翅膀遮斷了太陽!幾塊雲沖上來了,更多的幾塊雲追上來了,旁的,起先不知它們躲在那兒的,現在都跑出來了,趕上來了。灰白色…See More
Feb 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比比看,哪裏不同?(下)

這比武場中戰況劇烈,一夕九驚,因此傷亡率也頗不少。官員和民意代表(有時也加上中學教師)目前都屬於高危險職業。而優勝劣敗,凡在這行業上幸存下來的家夥,大抵皆如“五毒盒”裏互相吞食後剩下的蜘蛛或蟾蜍,是百毒不侵的勝利者。換句話說,我們的島上活躍著一批萬能的“啥米攏勿驚”(什麽都不怕)的酷酷族。可是,你能想象以下諸種可怕的景象嗎?例如:請“副總統”朗誦徐志摩的《偶然》。請市長(任何一市),念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請××黨黨鞭講述安徒生《美人魚》的故事。請“國防部長”來一段《三國演義草船借箭》。請“行政院長”念一篇《聊齋》。請海基會的老大講個白娘娘永鎮雷峰塔的平話故事。請“層峰”講講王爾德的《自私巨人》的童話。哎,我想有人要開始罵我了,台灣不怕經濟不景氣,不怕工人怠工,不怕民眾出走,不怕隔海飛彈,台灣的袞袞諸公全怕講故事。你只要叫他坐下來,溫溫柔柔為一個幼兒園小朋友講一則故事,他便要嚇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了。老克會為孩子講故事,老李不會,但放眼政壇,能講故事的政治人物又能有幾個呢?我們的故事樹受了詛咒,很難再結出故事果來了。——原載1996年1月29日《人間副刊》See More
Feb 3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比比看,哪裏不同?(上)

  比比看,哪裏不同?  聖誕節,心腸再硬的人也會激出一點柔情吧。  在這個季節,美國的白宮和臺北的“總統府”各自邀請小朋友去做小客人,主人呢?在美國是老克夫婦,在臺北是老李夫婦。  小孩子嘛,又是過節,糖果總是要給的,從畫面上看,兩邊的小孩都撈得到糖吃了。  不知道你小時候是否玩過一種遊戲,即是把兩張圖畫並列,要你“比比看,哪裏不同?”如果你能找出甲圖比乙圖多一只小貓,或乙圖比甲圖少一張椅子,便不免忻然自喜,充滿成就感。  我大概是個心理上脫離童年還不太久的幼稚家夥,所以不免就在兩幅電視畫面上比較起來,其結果也立見分曉,答案如下:  老克多了一項東西,老克會講故事。  老克坐在中間,周圍一圈都是小孩,老克一手捧著本書,一手摟著個孩子,一字一句的讀那故事書。有個小孩,坐在老克右側,聽著聽著,好奇起來,便伸長脖子去偷瞄老克手上的書,似乎來不及地想瞧瞧為什麽這本寶貝書裏藏著那麽豐富的情節。那孩子可愛的小模樣,真叫人心疼。  啊!美國版的《聖誕節政治篇》裏多的只是一點點:只不過多了一只小故事。  而故事是多麽小多麽小啊!小到臺灣的官員,目前還看不見它的程度。  我於是想起,在這島上的島官,凡…See More
Feb 1

百万主播'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百万主播's Blog

王克洵·剪秋羅

Posted on July 7, 2018 at 10:28pm 0 Comments

一 剪秋羅

仿佛並不那麽熱得像桃花,也不像臘梅那麽的冷,似輕煙般的哀愁,和淡淡的懷慕,只是在道旁,寂寞的開著花,開著白的花,和紫的花。

沿著那沙石的道兒走,腳步聲,那麽清晰地在靜寂中踏著拍子,幾個人,不都是在靜默著嗎?

“請給我摘一朵花吧。”指著那道旁的剪秋羅,卻轉著眸子向了我。

“為什麽?”

“為了愛它的原故。”…

Continue

周建人·白果樹

Posted on July 7, 2018 at 10:27pm 0 Comments

上海真是熱鬧的地方,也許特別在熱天的時候,牌聲、留聲機或無線電的聲音,有時更有爆仗聲,往往鬧得人不能睡覺。這實在是很窘的。有時候,譬如燈下寫了點東西,看看時候已經十一點鐘了,趕緊睡下,想望早點睡熟,以便明天起來好做事情。偏偏這邊鄰舍的牌聲還沒有停止,那邊又開起留聲機來了。逢年逢節還要放爆仗,這自然更其擋不住。而且常常這等聲音還沒有鬧了,賣餛飩的又來了。廣東餛飩擔是敲竹板的,發出必必剝剝尖脆的聲音,本地餛飩擔是敲竹筒的,發出沈重的鈍聲。我的故鄉也有這樣的餛飩擔,但是用短木棒敲在竹筒上,聲音比較的低些,上海的餛飩擔往往用短鐵棒來敲,聲音也就特別響亮了。有時候剛把思想制止住,正要睡去,接連的被外面闖進來的聲浪數次鬧醒之後,但會許多時候睡不著。第二天因為睡眠不足,身體覺得不大清爽,就不能好好的做事情了。…

Continue

翁克康·相思子

Posted on July 7, 2018 at 10:26pm 0 Comments

“紅豆”亦名相思子,學名Abrus Precatoriusl,豆科;本為東印度原產,何時傳入中國,則不大明了。現在大多產於嶺南一帶,木質蔓生,幹高丈余,葉為羽狀復葉,總狀花序,秋日葉腋出花梗,花很小,花冠為蝶形,色白或淡紅,雄蕊凡九,實成莢,為長方形,子大如豌豆而微扁,似Ellipsoid,色澤鮮紅光艷,但亦有作半黑半紅的。…

Continue

南星·冬天

Posted on July 7, 2018 at 9:30pm 0 Comments

冬天是安靜的。當我擡起頭望著窗外,看見天空與樹枝的時候,我就要中止我的談話,如若這屋裏有一個客人;或者閉起我的書,無論它是不是一本緊握住我的心思的。天空仿佛永遠是灰色的、純凈、普遍。樹枝稀疏地排列著,有的負著幾片變了色的葉子,它們與天空完全調和,互相依傍著,酣然欲睡的樣子,其間流溢出一種愉快的沈默。凡過冬天的日子的,都應當有冬天的性格。你不安靜的人,無論住在什麽地方的,看一看窗外罷,看那樹枝與天空罷。…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