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
  • 亚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百万主播'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Gai Lan Fa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百万主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百万主播's Page

Latest Activit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陳子展·蘿蔔

“蘿蔔菜上了街,藥王菩薩倒招牌。”這是長沙市上常常可以聽到的一句俗語,只要是在菜場上有蘿蔔菜可賣的時候。我們那裏說的蘿蔔菜,是指蘿蔔嫩苗,連根帶葉吃的。這種菜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有,只有秋末冬初種的,除了嫩苗以外,莖葉不做菜吃,僅僅吃它的根,根就叫做蘿蔔。長沙最有名的蘿蔔,出在離東門三十裏的榔梨市。此地白蘿蔔又圓又大,皮薄肉細,含水分很多,味是甜的,稍微帶辣,可以生吃,只有皮的味最辣,那是不能生吃的。每當秋末冬初,鄉下農民把蘿蔔種子播在田裏山土裏,到了殘冬臘月,就可以挖蘿蔔了。通常一個蘿蔔只有一只飯碗那麽大小。“扯個蘿蔔,只有碗大的眼”,這句鄉人俗語常常比喻小事不足奇怪;“扯過蘿蔔地土寬”,這也是一句俗語,作為稀松了不甚擁擠的比喻。原來蘿蔔種子雖然撒得稀松,可是蘿蔔長大了,會要個個相擠。這裏的農民每每誇說自己種的蘿蔔大,或是對外鄉人誇說本地的大蘿蔔,說是曹操八十三萬人馬下江南,一餐吃不完一只蘿蔔。可是我在這裏住過,只看見十來斤重的蘿蔔就算頂大的。這種蘿蔔好吃,價錢卻很便宜。我想去年冬天,大約只能買三四角大洋一斤,約合當地雙銅元兩三千文罷。在從前使用制錢時代,每石蘿蔔值三百文以上,最低也須三…See More
Feb 11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湯錫如·南國的五月

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是暴風雨的季節。比拳頭都大的木棉的殷紅花朵,像人頭似的,從四五丈高的精裸醜陋的樹幹上,不時“托落”的摔到泥土上來。它沒有香氣,連野草的清香它都沒有。它不想來媚人,這粗魯樸直的家夥!它不結果,不結任何好看或是好吃的果。它只曉得開花,它的職務是開花,它自己唯一樂趣和安慰也是開花。這古怪的樹,它要開完了血色的花朵,落完了血色的花朵,才開始萌芽抽葉!市上盡多的是荔枝,市上盡多的是美人蕉。可是木棉花不因自己的醜陋而灰心的!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更是暴風雨的季節!天氣一徑是悶熱得像只炒紅的大砂鍋,太陽嚙住了地面不動。土地渴得要死,草木都暈過去了。雪糕、汽水、涼粉,排成了微弱得可憐的警戒線。可是,嚇,還不夠一秒鐘,便給融成了水,又化成了氣!豆大的汗珠,依舊從每根毛孔裏跳出來,呼喊著。一切都在掙紮著臨死前的喘息!(可是還有三兩只蟬,躺在濃綠堆裏歌頌著!)東南角上有一片雲,看去還不夠半畝大,可是就在這裏面,隱住了一種沈悶的鼓噪聲。像是一只大鵬烏翅鳥飛過來,翅膀遮斷了太陽!幾塊雲沖上來了,更多的幾塊雲追上來了,旁的,起先不知它們躲在那兒的,現在都跑出來了,趕上來了。灰白色…See More
Feb 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比比看,哪裏不同?(下)

這比武場中戰況劇烈,一夕九驚,因此傷亡率也頗不少。官員和民意代表(有時也加上中學教師)目前都屬於高危險職業。而優勝劣敗,凡在這行業上幸存下來的家夥,大抵皆如“五毒盒”裏互相吞食後剩下的蜘蛛或蟾蜍,是百毒不侵的勝利者。換句話說,我們的島上活躍著一批萬能的“啥米攏勿驚”(什麽都不怕)的酷酷族。可是,你能想象以下諸種可怕的景象嗎?例如:請“副總統”朗誦徐志摩的《偶然》。請市長(任何一市),念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請××黨黨鞭講述安徒生《美人魚》的故事。請“國防部長”來一段《三國演義草船借箭》。請“行政院長”念一篇《聊齋》。請海基會的老大講個白娘娘永鎮雷峰塔的平話故事。請“層峰”講講王爾德的《自私巨人》的童話。哎,我想有人要開始罵我了,台灣不怕經濟不景氣,不怕工人怠工,不怕民眾出走,不怕隔海飛彈,台灣的袞袞諸公全怕講故事。你只要叫他坐下來,溫溫柔柔為一個幼兒園小朋友講一則故事,他便要嚇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了。老克會為孩子講故事,老李不會,但放眼政壇,能講故事的政治人物又能有幾個呢?我們的故事樹受了詛咒,很難再結出故事果來了。——原載1996年1月29日《人間副刊》See More
Feb 3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比比看,哪裏不同?(上)

  比比看,哪裏不同?  聖誕節,心腸再硬的人也會激出一點柔情吧。  在這個季節,美國的白宮和臺北的“總統府”各自邀請小朋友去做小客人,主人呢?在美國是老克夫婦,在臺北是老李夫婦。  小孩子嘛,又是過節,糖果總是要給的,從畫面上看,兩邊的小孩都撈得到糖吃了。  不知道你小時候是否玩過一種遊戲,即是把兩張圖畫並列,要你“比比看,哪裏不同?”如果你能找出甲圖比乙圖多一只小貓,或乙圖比甲圖少一張椅子,便不免忻然自喜,充滿成就感。  我大概是個心理上脫離童年還不太久的幼稚家夥,所以不免就在兩幅電視畫面上比較起來,其結果也立見分曉,答案如下:  老克多了一項東西,老克會講故事。  老克坐在中間,周圍一圈都是小孩,老克一手捧著本書,一手摟著個孩子,一字一句的讀那故事書。有個小孩,坐在老克右側,聽著聽著,好奇起來,便伸長脖子去偷瞄老克手上的書,似乎來不及地想瞧瞧為什麽這本寶貝書裏藏著那麽豐富的情節。那孩子可愛的小模樣,真叫人心疼。  啊!美國版的《聖誕節政治篇》裏多的只是一點點:只不過多了一只小故事。  而故事是多麽小多麽小啊!小到臺灣的官員,目前還看不見它的程度。  我於是想起,在這島上的島官,凡…See More
Feb 1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小蛇事件

家裏曾發生一次“小蛇事件”。那是個周末晚上,女兒從教會回來,手裏拿著個報紙包,神色淒其。進得門來,她把報紙慢慢打開,裏面赫然包著一條血肉模糊的小蛇,看來已經僵死多時。“你弄條死蛇回來幹嗎呀?”“我在馬路上撿到的。”“馬路上?馬路上怎麽會有蛇呢?”教會在林森南路,靠近來來大飯店。這種鬧市,怎麽會冒出一條莫名其妙的小蛇來?哦,對了,附近倒也有一兩家人有院子有樹,這小蛇是殘存在都市小院子裏最後的蛇族嗎?或者是粗心的運蛇人在把眾蛇帶去華西街做蛇羹之際不小心掉下來的呢?我覺得有些悲傷,一個人,一件事,一只動物,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時空,就會形成荒誕謬誤,就會有一則淒傷的故事。一個人,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時代是悲劇,像墨子,竟在兩千多年前大談節葬,誰不駭然?他生得太早了。潘金蓮如果生在今天,想來也是個光鮮的“美麗壞女人”,如瑪丹娜。而且,搞不好她還學過擒拿術,武松哪裏殺得了她?她也生得太早了,她放錯了時代。一件事物,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點,也是慘事。橘子一過了淮河,就變成小酸柑。北極熊碰到台灣的炎夏,只能煩躁的踱來踱去,威儀全失。千裏駒送進屠宰場,只不過落得人人嫌它肉質太老,國學大師被安排為廁所掃糞員——啊…See More
Jan 22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當下

“當下”這個詞,不知可不可以被視為人間最美麗的字眼?她年輕、美麗、被愛,然而,她死了。她不甘心,這一點,天使也看得出來。於是,天使特別恩準她遁回人世,她並且可以在一生近萬個日子裏任挑一天,去回味一下。她挑了十二歲生日的那一天。十二歲,艱難的步履沒有開始,覆雜的人生算式才初透玄機,應該是個值得重溫的黃金時段。然而,她失望了。十二歲生日的那天清晨,母親仍然忙得像一只團團轉的母雞,沒有人有閑暇可以多看她半眼,穿越時光回奔而來的女孩,驚愕萬分地看著家人,不禁哀嘆:這些人活得如此匆忙,如此漫不經心,仿佛他們能活一百萬年似的。他們糟蹋了每一個“當下”。以上是美國劇作家懷爾德的作品《小鎮》裏的一段。是啊,如果我們可以活一千年,我們大可以像一株山巔的紅檜,掃雲拭霧,臥月眠霜。如果我們可以活一萬年,那麽我們亦得效悠悠磐石,冷眼看哈雷彗星以七十六年為一周期,旋生旋滅。並且翻覽秦時明月、漢代邊關,如翻閱手邊的零散手劄。如果可以活十萬年呢?那麽就做冷冷的玄武巖巖岬吧,縱容潮汐的乍起乍落,浪花的忽開忽謝,巖岬只一徑兀然枯立。果真可以活一百萬年,你盡管學大漠砂礫,任日升月沈,你只管寂然靜闃。然而,我們只擁有百年光…See More
Jan 1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就拿保險賠償金來展出吧!

我接到我的朋友可叵手寫的一篇稿子,可叵這人怪怪的,我好幾次都想不理他了,可是他成天盯著我不放,這一次,他又說了:“拜托,稿子你拿去發表吧!稿費算你的!”他的文稿也寫得怪怪的,情節看來又像純虛構,又像“怪誕寫實”(啊!這“怪誕寫實”其實是大有名堂的!它是前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的路數),我且把他的文章一字不改轉錄如下:話說1996年1月下旬,“故宮博物院”有一批限展國寶,在眾人大爭辯大對決之余,仍然“擇×固執”的放了洋(抱歉,×是表示原稿不清楚,看不清是“善”字還是“惡”字),由於勝利得來不易,當天還在至善園路口放鞭炮慶祝。貨櫃很快就裝好了,王羲之啦,顏真卿啦,範寬啦,全都乖乖躺了進去,等待啟程。這時不知怎麽回事,忽然冒出一位彪形大漢,自稱是高雄市文化部長,他嗄著嗓子大吼:“餵!你們吃錯藥了嗎?古物出巡,也得先到咱們高雄來走一趟呀!憑什麽‘阿凸仔’的藍眼珠就比我們的黑眼珠高貴,他們看得,偏我們高雄人看不得?”當時“有關單位”便對他放了一槍,還好,是麻醉槍,三秒鐘之後這位大漢便委頓倒地不說話了,他被麻醉的程度也恰好跟那些說“古物遠行不會受損”的專家一模一樣。貨櫃車接著碰到的第二件麻煩…See More
Jan 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常玉,和他的小土缽

去年秋天,去看常玉的畫,地點在歷史博物館。看常玉,而在史博館,我覺得是完全正確的事。好的畫當然送到全世界任何美術館去展都毫無愧色,但水仙養在素瓷水盂裏,襯以半白半透明的花蓮水晶石,卻當然是最美麗的。常玉的畫因為有一段故事,所以在歷史博物館裏掛起來便顯得特別登對,特別“非伊莫屬”。那故事是這樣的:常玉當年在巴黎,那是五十年代的事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黃季陸先生,黃很愛才,特別邀請常玉回國展畫,常玉也答應了。大批畫作於是便運到史博館,機票錢當然盡快寄去。不料畫家拿了錢,玩興大發,忽然想到,埃及的陽光和金字塔應該更有趣一點。於是便從巴黎直奔埃及去玩了。等他玩回來,也不知拿什麽錢來台灣,他不來,史博館就等著,等著等著,畫家竟死了。史博館得到大師的死訊,真是悲喜交集。悲的是大師已杳,喜的是大師無後,這些畫肥水不落外人田,無意中落葉歸根,全歸了史博館永久代為保管。冥冥中大師是否已經預知,他把原來預定現身在開幕酒會上的那個常玉送到埃及人面獅身巨像面前去了,在那巨大的美面前,生命已無憾,至於他留下的紕漏,他已用自己一生的畫作來補過了。那些畫,往往因為一時手頭沒錢(如果有錢,幹嗎不喝酒呢?),便去找一幅門…See More
Jan 12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三個辣

在香港逛街累了,彌敦道上有一家快餐店是我照例愛去的。他們賣一種面,叫“多魚面”。那種東西或者可以叫做“線絲狀魚丸”,配著大片上好紫菜作澆頭,雖也鮮美,但那卻不是我去光顧的主要原因。我去那裏,主要是喜歡看他們桌上的調味料。調味料走遍天下本來差不多,無非是醬油、醋、胡椒、辣椒、芥末等。但這一家賣“多魚面”的不同,他們桌上放著三罐辣味,分別寫上“小辣”、“雙辣”、“三辣”的字樣。第一次看到三辣並陳,不免覺得無限好奇,於是把每種都嘗一口,果真一種比一種辣,“小辣”大約是多加香料,屬於濃香淺辣,“雙辣”比較辣得有模有樣,“三辣”則麻辣火燒,讓人有吞火感。我立刻愛上這間桌上有三辣的餐廳。原因是,他們提供“選擇”。人生能選的東西太少了,“出生”,本來並不是我十分同意的事,它原不是我的選擇。——當然,你可以說,不愛活,你就去選擇死亡好了。但自殺實在是件麻煩透頂的事,中古世紀自殺甚至是犯罪的事。現在呢,則被看成精神病的一種。大部分的人是在“既未選擇活”也“懶得選擇死”的無可無不可的狀態中混了下來的。是生死在選擇我們,我們不能選擇生死。其他的事情呢?也難,譬如說婚姻,大部分的人最後選擇了第二順位或第三順位…See More
Jan 10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大師樹林鳥蛋

長夏,熏風南來的長夏。一夢悠悠的,長夏。我們在美國旅行,一路看些校園建築,這一天,來到普林斯頓。…See More
Jan 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二陳集上新搬來的那一家

二陳集是個小地方,位在徐州城的東南方。一百多年前,有個漢子,從一個名叫“小張莊”的地方出發(當然,顧名思義,那漢子姓張),到了二陳集。這個莊和那個集之間大約有兩三小時的腳程。他到二陳集是為了移民。二陳集的人多半姓陳,這件事好像毋庸置疑。但他們不屬於同支系的,所以就叫“二陳集”。但這姓張的漢子住在姓陳的人中似乎也還自得,過了幾年,買了幾畝薄田,娶了妻,也竟安家落戶起來。這人在二陳集上是個異類,由於他新來,且姓張,他叫紹棠,這人,是我的曾祖父。他在二陳集的第二代不知怎麽回事,竟送去徐州城裏念了書,以後便為人“館蒙”。這事說得不好聽,是“靠教小鬼頭糊口”;說得好聽,叫“耕讀傳家”。我在一本老字帖上看過他的名字,寫作張士登。一副想要讀書登科的樣子,不幸科舉竟廢了。這二陳集,據我如今年已九十的父親說,是個自給自足的村子。“如果有人用軍隊把村子圍了,”父親說,“那是一點也嚇不到我們的,他愛圍多久就圍多久,我們什麽都不缺。”的確呀,如果有糧食有蔬菜可以吃,有土布可以穿,有姑娘有小子可以彼此嫁娶,人家愛圍城就由他去圍吧!想到這裏,我不免楞了一下,這光景,豈不就是閉關自守的中國?我的一位姑姑曾說過一句名…See More
Jan 7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小鳥報恩記

台風過後的清晨,我驅車經過中山北路。走到接近福林橋的位置,看見路旁樟樹下有一只鳥。是白頭翁,落在水窪裏,不知是死是活,快車道停車不成,我只好繞到忠誠路去,把車停好,再回來探看它。它仍然瑟縮在地上,大概昨夜從樹上跌下來的吧?我因車上剛好有件外套,便拿來權充毛毯,把它包了,記得聽說鳥類膽子小,容易受驚,我現在雖來救它,在它看來未必不像綁票,像掠搶俘虜。又嘗聽說讓鳥類處於黑暗中,它會安靜些。果真,包了衣服以後,它乖乖的,像只馴良的家貓。白頭翁其實很常見,它們的族群似乎比較兇悍,常常把別的鳥趕跑,從來沒聽說白頭翁可以飼養,也不知它吃什麽。回到家裏,我因怕它亂飛不安全,也只好弄只籠子來,作為“加護病房”。並且準備了雞肉小米和清水,看它選擇哪一樣?當然,也許它只吃活飛蟲——那我便無能為力了。也許是在病中,它既不吃葷,也不吃素,只肯喝點水,我覺得十分過意不去,仿佛招待不周,怠慢了客人,自己慚愧萬分。唉!這只小鳥不知命運如何,我本來自以為稍稍懂得一點鳥知識的。我甚至知道白頭翁另有一族親戚叫黑頭翁,住在東海岸一帶。但沒有用,我還是沒有辦法“勸君更進一粒粟”。小鳥事件大概是我生平所做的許多笨事裏的一件新紀…See More
Jan 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什麽東西在“大減價”?

這裏是一家批發市場,賣些衣架、鏡子、網架、模特兒、組合櫥櫃什麽的,價錢則從來不打折,連在結賬時抹去尾數也不肯。終於有一天,也不知怎麽回事,我驅車經過,看見店裏忽然垂滿了鮮紅艷綠的小旗子,小旗上寫著醒目的“大減價”三字,旗子排得密密麻麻,想看不到都不行。我非常好奇,便跑進店裏打聽:“請問,今天是什麽東西在大減價哇?”“沒有!絕對不可能!”老板一本正經地反駁,“我們從來不打折。我們已經夠便宜了。”“那,你貼這麽多‘大減價’的紙條,又是什麽意思?”“啊!你說這個,”他恍然大悟,笑起來,“不是啦!我們只是在賣這種減價條,讓人家店家買去打折用的啦!”我也不禁大笑起來,原來竟是這麽一回事。但不知為什麽,笑完了走出店面的時候,心裏竟有點酸酸澀澀的——並且覺得這樣的局面好像在哪裏見過,這種上當的感覺,居然非常非常熟悉,像是什麽聽慣的旋律,在耳邊反覆回放,而你又一時不能確切的想出來。我回到車上慢慢苦想。啊!我懂了,是因為在漫長的生命旅途上,有太多人似乎在不斷許諾我,說,要給我一些好處。其中有商人,有政客,有長輩,有上級。他們一直給我一個錯覺,使我以為我即刻就有什麽好處可以到手了。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我…See More
Jan 1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黃金葛和它的罐子

去探看一位長輩,許多年沒上門了,踏進玄關,迎我的是一盆葳蕤茂美,綠意天縱的黃金葛。台北這麽臟,這盆植物卻清凈無塵,晶亮如春水泛碧。“啊!”我說,“這黃金葛雖是尋常東西,但師母的這一盆卻不一樣,長得特別翠,是什麽特別好的品種吧?在哪裏買的?”“沒有的事,”師母一向謙虛,聽到讚美必要奮力反擊,“根本沒花錢,大前年,附近有人拆房子,我經過,看見這沒命的東西給人丟在地上,瞧著也怪可憐的,就撿回來了。修修剪剪,胡亂插在水裏,哪裏有什麽名貴了?”“這玻璃罐也配得好呢!是精品店買的嗎?這兩件東西一個是琉璃,一個是碧玉,真是天生一對哩!”“說什麽天生一對,”師母繼續維護她抵制讚美的老風格,“這玻璃罐倒是我心愛的一只,早年——大概三十年前吧——有人在街上推車賣鋸好的玻璃瓶,大概都是些洋酒酒瓶鋸下來的東西,這只綠玻璃的顏色特別透,我就買了下來。但它直筒筒的,既不好插花又不好喝茶,我就隨便把它拿來放大頭針、回形針什麽的。這一放就放了二三十年。大前年,撿了這幾枝東西,想著,大概可以湊合,就清了出來。沒想到,這幾根東西放下去,簡直不能看。瓶是瓶,草是草,空晃晃的。後來,過了一年,勉強覺得那草算是肯站在瓶子裏了。…See More
Dec 28, 2017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歲月飛鳥錢夾

過年的時候——我指的當然是中國年啦——人很容易莫名其妙的就善良起來。好在一年只過這一個年,如果天天過年,天天善良,我豈不是完了?今年因為逃過了一九九五年閏八月,頗有劫後余生的意味。把舊日歷從墻上拿下之際,心裏為自己也為二千一百萬人暗暗喝彩。奇怪的是,過陽歷年的時候,只把新月歷掛了上去,並沒有想到要把舊月歷拿下來。為什麽?因為並沒有改朝換代的感覺。現在有了,中國年才有更替鼎革之意。但手捧一本舊月歷,你拿那逝去的三百六十五日怎麽辦呢?這舊月歷真令我為難。去年和前年我都用飛鳥圖案的月歷,鳥是畫的,畫家是楊恩生。看畫鳥,感覺上如見畫餅,心中不免有些悵悵然。想來是因為拍攝不易,只好畫了。而拍攝不易是因為鳥快死光了。每個月每個月,在翻過歲月的扉頁之際,好鳥的羽翼翩飛,令我出神。啊。親愛的八色鳥,親愛的黃腹琉璃,親愛的河烏……為我活下去吧,我們彼此都是生存不容易的生物,大家互勉吧!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是:對我而言,這些畫中鳥,仍然棲息在樹上。而我所謂的樹,此刻已然是紙。摸著由樹木投胎轉世的紙,我仍能感到沁涼的綠意,我仍然感到月光從當年的枝丫間篩下,如沙漏瀉屑時的晶白。畫中的鳥定定的站在那裏,它並沒有覺察…See More
Dec 24, 2017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獎金六元

家附近有間鹵味店,賣些北平的熏雞、醬肘之類的熟食,我有時下班晚了,便去買一些來當做晚餐的主菜。我帶一只方形塑料盒去,既不用他們的紙盒,也免了塑料袋,回家上菜的時候,也不必換盤子。這家鹵味店號稱北平口味,從前也的確是北平人在經營的,但裏面的成員如今已換上一批客家女人,眾女將挽抽揮刀,有如一批娘子軍。“一共二百零六元。”櫃台上的女子飛快的切好了肉,朝我嫣然一笑。我急忙掏錢,她卻像校長嘉許小學生似的,說:“算二百好了,六元不要了,難得你這麽有環保概念,如果大家都像你就好了。”我被她讚美得飄飄然,而且,我不能忘記,她贈送給我一筆小小的環保獎金,她減了我六元。六元,是多麽小的數目呀!可是我興奮莫名,回到家裏更是大肆宣揚,告訴家人我今天得了一筆獎金。跟兒子通越洋電話也不忘提一提,他們都不十分了解我為什麽會為六塊錢興奮成那個樣子。越洋電話那麽貴,每講一句話就值六塊錢了。從政的人,不知出於真情或假意,老是把“愛台灣”掛在嘴上,“愛台灣”基本上是一種心情,不是一種政見或專利。對我而言,最具體的愛台灣的方法就是“節省能源”“少造垃圾”“避免汙染”。這一點,我竟沒看到幾人真能身體力行。成天把垃圾往台灣這塊“…See More
Dec 19, 2017

百万主播'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百万主播's Blog

陳子展·蘿蔔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52pm 0 Comments

“蘿蔔菜上了街,藥王菩薩倒招牌。”

這是長沙市上常常可以聽到的一句俗語,只要是在菜場上有蘿蔔菜可賣的時候。我們那裏說的蘿蔔菜,是指蘿蔔嫩苗,連根帶葉吃的。這種菜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有,只有秋末冬初種的,除了嫩苗以外,莖葉不做菜吃,僅僅吃它的根,根就叫做蘿蔔。…

Continue

湯錫如·南國的五月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51pm 0 Comments

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是暴風雨的季節。

比拳頭都大的木棉的殷紅花朵,像人頭似的,從四五丈高的精裸醜陋的樹幹上,不時“托落”的摔到泥土上來。它沒有香氣,連野草的清香它都沒有。它不想來媚人,這粗魯樸直的家夥!它不結果,不結任何好看或是好吃的果。它只曉得開花,它的職務是開花,它自己唯一樂趣和安慰也是開花。這古怪的樹,它要開完了血色的花朵,落完了血色的花朵,才開始萌芽抽葉!

市上盡多的是荔枝,市上盡多的是美人蕉。

可是木棉花不因自己的醜陋而灰心的!

五月,在南國是木棉花的季節,更是暴風雨的季節!…

Continue

張曉風·常玉,和他的小土缽

Posted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6am 0 Comments

去年秋天,去看常玉的畫,地點在歷史博物館。看常玉,而在史博館,我覺得是完全正確的事。好的畫當然送到全世界任何美術館去展都毫無愧色,但水仙養在素瓷水盂裏,襯以半白半透明的花蓮水晶石,卻當然是最美麗的。

常玉的畫因為有一段故事,所以在歷史博物館裏掛起來便顯得特別登對,特別“非伊莫屬”。

那故事是這樣的:常玉當年在巴黎,那是五十年代的事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黃季陸先生,黃很愛才,特別邀請常玉回國展畫,常玉也答應了。大批畫作於是便運到史博館,機票錢當然盡快寄去。不料畫家拿了錢,玩興大發,忽然想到,埃及的陽光和金字塔應該更有趣一點。於是便從巴黎直奔埃及去玩了。等他玩回來,也不知拿什麽錢來台灣,他不來,史博館就等著,等著等著,畫家竟死了。…

Continue

張曉風·大師樹林鳥蛋

Posted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5am 0 Comments

長夏,熏風南來的長夏。一夢悠悠的,長夏。

我們在美國旅行,一路看些校園建築,這一天,來到普林斯頓。 我對普林斯頓沒有反應,我只知道愛因斯坦,仿佛那古樹,那教堂,那圖書館,那美麗的噴水池全都不算數似的。

“啊,想想,從前,這裏有一位大師耶!”

“啊,對了,”朋友看我發了癡,立刻附和,“這樣吧,我帶你去看愛因斯坦散步的樹林。”

丟下我們一家,朋友暫時走了。於是我們小小心心一步一履地來走這條愛因斯坦小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