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正對著打開的窗戶,放著一把舒適、寬大的安樂椅。全身的精疲力竭,似乎已浸透到她的心靈深處,她一屁股坐了下來。她能看到房前場地上洋溢著初春活力的輕輕搖曳著的樹梢。空氣里充滿了陣雨的芳香。下面街上有個小販在吆喝著他的貨色。遠處傳來了什麽人的微弱歌聲;屋檐下,數不清的麻雀在嘁嘁喳喳地叫。對著她的窗的正西方,相逢又相重的朵朵行雲之間露出了這兒一片、那兒一片的藍天。她坐在那里,頭靠著軟墊,一動也不動,嗓子眼里偶而啜泣一兩聲,身子抖動一下,就像那哭著哭…See More
Oct 2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徐冰·一條緞帶

真正使她來到沃勒商店的,肯定不是什麽傳奇之類的事。她已經向母親保證她自己買一雙長筒靴,可是,當她在商店漫步遊逛時,她卻在渴望地盯著那些她買不起或不讓穿戴的東西,比如那件正像莉妮有的遊泳衣。莉妮,是的,伯特也許正帶著她參加募捐舞會呢,在星期六這個美妙的夜晚。而她自己呢,有誰曾邀請她到鄉村俱樂部去參加募捐舞會呢?當然,沒有人會邀請這個害羞的珍妮。她沿著走廊走著,耷拉著頭,從她的樣子來看,心情很沈重。一塊標著“吸引異性物”的招牌擋住了她,牌後放著一些絲帶,周圍擺著各式各樣的蝴蝶結,牌上寫著:各種顏色應有盡有,挑選適合你個性的顏色。她在那兒站了一會,盡管她有勇氣戴,但還為她母親是否允許她戴上那又大又顯眼的蝴蝶結而猶豫不決。是的,這些緞帶正是莉妮經常戴的那種。“親愛的,這個對你再合適不過了。”女售貨員說。“噢,不,我不能戴那樣的東西。”她回答道,但同時她卻渴望地靠近一條綠色緞帶。女售貨員顯得驚奇地說:“喲,你有這麽一頭可愛的金發,又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孩子,我看你戴什麽都好!”也許正是售貨員這幾句話,她把那個蝴蝶結戴在了頭上。“不,向前一點。”女售貨員提醒道,“親愛的,你要記住一件事,如果你戴上任…See More
Oct 2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正對著打開的窗戶,放著一把舒適、寬大的安樂椅。全身的精疲力竭,似乎已浸透到她的心靈深處,她一屁股坐了下來。她能看到房前場地上洋溢著初春活力的輕輕搖曳著的樹梢。空氣里充滿了陣雨的芳香。下面街上有個小販在吆喝著他的貨色。遠處傳來了什麽人的微弱歌聲;屋檐下,數不清的麻雀在嘁嘁喳喳地叫。對著她的窗的正西方,相逢又相重的朵朵行雲之間露出了這兒一片、那兒一片的藍天。她坐在那里,頭靠著軟墊,一動也不動,嗓子眼里偶而啜泣一兩聲,身子抖動一下,就像那哭著哭…See More
Oct 16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小芸·一夜平安覺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為了省錢,我和另外兩個攝影師合住一間旅…See More
Oct 14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謝志強·一路平安

盡管相遇的陌生人緘口不語,然而,心靈撞擊的火花竟融在溢於言表之情中……他指著空位,問空位對面的中年男子:“同志,這里有……有人沒有……?”中年男子搖了搖頭。他欣然落座。列車啟程時,他晃晃隨身帶著的扁形茶葉罐:“來……來點吧?”中年男子舉起茶杯,表示:已經有了。他朝中年男子笑笑,呷了一口茶,心里泰然了。他是第一次單獨出差,因為他口吃得厲害,平時不肯出門,這次,廠里人手緊,他只得硬著頭皮上路了。車廂里,一片靜謐,前前後後的座位,都由睡意籠罩著,此起彼伏的鼾聲更加濃了這氣氛。他腦海里一個閃電:不要乘過站了。“現在是……啥……地方?”他問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把臉偏向一側,並排的一位青年說:“誰曉得呢?已經誤點誤得沒數了。”他看過列車時刻表,到達A市站正點是半夜兩點。現在1點45分。他茫然了。當中年男子正過臉來時,他又問他:“同……同……同志,A市……市站到……到了沒有?”中年男子好似沒聽見而未回答,卻去掏香煙,吸起煙來,弄得他倆之間的空間煙霧朦朧。倒是並排坐的青年憤憤然了,說:“你這人,人家問你,怎麽老是不回答!”他生怕引起摩擦,示意青年:“算了……算了。”不過他想,現在到底人心不古啦。中年男子…See More
Oct 8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卡拉·瑞德:一顆善良的心

張又寧譯“你別再制造這可怕的噪音,好不好?我的頭都要炸了。”巴科斯特·海斯對著窗外大聲喊道。自打隔壁搬來的新鄰居開始每天下午吊嗓子練聲起,窗外的春色都給攪渾了,搞得他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安寧。“這個討厭的女人,為什麽不到別處出醜呢?”他惱火地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立刻搬走。”他是名退役警官,經過數十年的搏殺後,渴望過上一種平靜安逸的生活,頤養天年。他特地選擇了街區邊緣只有孤零零兩座房子的地方安了家。可這會兒,隔壁那座房子里又搬來了一個退休的歌劇演員。他討厭歌劇。巴科斯特在心中默默地數著數字,等著敲門聲的到來。“砰!”他趕緊拉開前門,莉莉已雙手叉腰站在門口,瞪著雙眼怒視著他。“你這個老頑童,就不能停止你的惡作劇嗎?我剛搬來才兩周,你每天都大叫大嚷幹擾我練聲,我對你的行為已無法容忍!”“是嗎?你倒是惡人先告狀。你那叫練聲?哼,簡直是可怕的噪音,使人無法忍受!”“如果你的耳朵那麽嬌嫩,你為什麽不到別處去消磨這一個小時呢?比如去釣魚,去喝酒,去遊泳,總之去做些什麽。我住這兒,就要在這兒唱。即使是‘噪音’,你也必須習慣。”說完,她甩頭而去,腳下的高跟鞋跺在台階上“噔噔”作響。真有趣,他還是第一次注…See More
Oct 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彭虹·一腳

〔總想刺探父母當年的“清宮秘史”。媽媽守口如瓶,爸爸的“瓶子”密封欠嚴,終於泄露了下面的故事。〕小橋。流水。人家。我吃了晚飯,照例到小河上遊的一泓清水里去快樂。樂畢歸途,望西天雲霓變幻萬千,如洛神翩翩遊龍宛宛,不禁搖頭晃腦起來:“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正唱到“毛主席聽了心歡喜”時,聽到聲“哎喲!”我下意識地罷唱,止步,定睛原來,我得意忘形之時,已踩著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腳!我忙連聲說:“對不起。”這“對不起”似乎是靈丹妙藥,那個婦女臉上立刻堆滿笑,也連聲說“沒關系”——不過她用的是土語:“活絡的!活絡的!”—就低頭繼續搓衣捶衣。我卻不大好意思就走開,總覺得還欠她點什麽。她很快洗完衣,見我還站在那里,很是驚訝。我搶過她裝滿衣服的木桶:“我來!”她毫無思想準備,被我“繳械”了。她帶我走進一棟四扇三櫳的木房,連聲說“勞煩你”,樣子有些誠惶誠恐;又高聲喊:“慧妹子,端茶來!”兩遍之後,堂屋便進來一個赤腳姑娘,雙手平端著,送給我一杯涼茶,姿勢挺“隆重”的,來不及笑,便轉身進屋了。第一印象是高,而且還在長。上衣勉勉強強才遮住肚臍,有點像福建惠安女;而褲筒下沿卻因秀腿的瘋長而遠離腳踝,露出…See More
Oct 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A·卡西莫夫:一件婚紗裙

這是戰爭年代里我所經歷的事,每每回想起來都令我激動不已,使我更加熱愛周圍的人們,珍惜今天的生活。長時間的戰爭使越來越多的人陷於貧困,我的家也是一樣。終於有一天,一直最大限度抑制和隱瞞著自己的絕望的媽媽,嘆著氣說:“孩子,我們再也不能沒有面包而僅靠幹果生活了。”每一天,戰爭都帶來許多可怕的不幸和痛苦,許許多多的家庭都失去家庭生活的支柱。我的姐姐斯卡納和我就是在沒有父親的情況下長大的。自然,所有生活的負擔也就完全落到我的媽媽——一個年輕寡婦的身上。在似乎回想什麽的時候,媽媽想出了一個辦法。“我那件婚紗裙——我結婚的紀念,生活中最幸福日子的紀念。好了,它能做什麽用呢?孩子……”她堅持把長裙給我,讓我同姐姐到一個叫諾日斯罕的地方去換糧食。這時,我感到非常惶然和困惑,不知對她說些什麽。起先,我打算緊緊地擁抱和親吻母親,但是,母親的失聲慟哭令我震驚。她告訴我,在我出發前不準哭泣。我盡量像一個大人那樣,保持著鎮靜。媽媽相信,只要她拿一杯水灑在我們走後的路上,就能給我們帶來好運。“祝你們一路順風。斯卡納,我懇求你,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弟弟。”母親哽咽道,“把婚紗裙換成你們可以換成的任何東西。”“換成你們可…See More
Sep 30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伊麗莎白·斯塔·希爾:一個小女孩的禮物

夜間,雪靜悄悄地綿綿而降。 我們一家人——丈夫拉斯,女兒,兒了和我,站在窗口又驚又喜地朝外望去,多美的景色啊!現在,我們的城鎮似乎已披上了聖誕節的盛裝。房子圍著白絨般的頭巾。前天還是光禿枯黃的樹木,現在卻已換上了閃閃發光的冰上衣。甚至連電線桿也戴上了一頂斑白的帽子。在呼嘯的風聲中,人們能聽到聖誕節的歌聲。試想一下,正好還有一個星期的此時此刻,我們將走在去教堂做聖誕禮拜的路上。這就是我們13歲的兒子布萊德喜歡的家庭傳統節日之一。我們踏著清晨的寒霜,向教堂走去。一路上,遇見鄰居和朋友們。“噢,”我丈夫說,“我們的早餐還可以吃到香腸、蛋糕和小蜜桔呢。”“我們必須給鳥餵些食物。”安德烈婭溫和地說,“雪總是使它們感到難受。”安德烈婭今年15歲,算不了大人,可也不再是個小女孩了。有時這個姑娘既美麗又年輕,有時卻是一個笨拙的小女孩。有時她既溫和又懂事,有時卻像天氣那樣變幻莫測,像冰雹那樣任性:丟書、丟鞋子,甚至隨心所欲地拋棄男朋友。“是的,我們必須給鳥兒餵些食物了。”我說。在準備早餐時,我腦子里盤算著所有準備過聖誕節不得不做的事。早餐做好時,我擡頭看到安德烈婭還站在窗邊。“你怎麽啦?”我問道。她驚跳…See More
Sep 1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竹菁·一個商人買忠告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西班牙的某城有一個人,他以賣忠告為職業。有一天,一個知道後。就專程到他那里去買忠告。那個人問商人,要什麽價格的忠告,因為忠告是按價格的不同而定的。商人說:“就買一個一元錢的忠告吧。”那個人收起錢,說道:“朋友,如果有人宴請你,你又不知道有幾道菜,那麽,第一道菜一上,你就吃個飽。”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不怎麽樣,於是又付了兩倍錢,說要一個值二元錢的忠告。那人就說了這麽一個忠告:“當你生氣的時候,事情沒有考慮成熟,就不要蠻幹;不了解事實的真相,千萬不要動怒。”像上次一樣,商人覺得這個忠告也不值那麽多錢。於是又要一個值一百元的忠告。那人對他說:“如果你要想坐下,一定得找一個誰也攆不走你的地方。”商人還是覺得這個忠告不理想,又要一個價值一百一十元的忠告。那做好人就對他說:“當人家沒有征求你的意見時,你千萬不要發表議論。”商人感到,這樣下去會弄得身無分文。於是決定不買任何忠告了。他把已買來的這些忠告一一銘刻在心頭,就走了。有一次,商人讓懷孕的妻子留在家中,自己到外地經商去了。一連二十年都沒有回家鄉。妻子一直沒有得到丈夫的消息,以為他亡命他鄉了,感到萬分悲痛。她在兒子身上傾注了自己全部的…See More
Aug 1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普羅特尼科娃·一個女人的夜晚

方圓·譯關上房門,薇拉契卡自豪地搖了搖頭,精神抖擻地朝車站走去。“都結束了。”她想,“終於分道揚鑣了……而且,不是他離開我,卻是我離他而去。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還有點兒意義呢。我自豪地走了——只拎著一只皮箱。現在我可以自做主張了:高興的話,可以去看戲,來了情緒呢,可以去看電影,誰都不會礙我的事兒……”她一刻不停地朝前走。“再不會有人追在我屁股後頭一個勁兒地問:‘上哪去?’……”她凝神諦聽了片刻。前面沒有腳步聲,兩旁也沒有……可背後似乎有聲音,盡管這聲音並不很響……薇拉契卡把皮箱換到另一只手里。不知什麽地方有只烏鴉在“哇哇”怪叫,薇拉契卡趕忙加快了腳步。“我順小道走,不會碰到人的。手里這只皮箱雖說不大,可是誰都能看出來它挺沈,我拎著它夠費勁兒的。再說,要是碰上壞人劫道,也沒人保護我呀。最好碰到的是只野獸,一頭熊,或者是一只狼,而我的丈夫,現在已經不是丈夫了,他一定知道我險遭不幸。沒準兒,他還會後悔當初沒留下我,或是後悔沒有悄悄跟在我後面呢……也許,我還會天天晚上去和他會面,久久地凝視著他,沒有一句責備的話,盡管這事兒沒什麽可說的。可我現在走了,孤單單的。盡管誰都不來追趕我。誰都不來,誰都不…See More
Jul 19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劉孝存·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經”和“下經”兩大部分。其上經三十卦,是論述“天道”的;其下經三十四卦,則屬描述“人事”。下經三十四卦依次為:咸、恒、損、益、夫、兌、渙、中孚、節、小過、既濟、未濟。——四十二個字,竟然言簡意賅地寫出了一篇遠古時代的“紀實文學”!——一篇遠古時代“紀實文學”的破譯一人的世界,有男、女之分。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鹹,為“全”、“都”。鹹的象形字為“看,又像男、女二人。斧,古為“父”;砧,為捶或砸東西時墊在底下的器具。斧、砧合為一,象征男女交合,引申為夫妻。遠古時期,沒有“夫妻”一詞,“鹹”示其意。〕二男女交合,才可子嗣不絕;生生息息,人類才會永遠延續下去。〔恒,為經常、常常、永久的、固定的、平常、一般。男、女之間,經常發生關系,習以為常,且長久是這樣的。〕三可是有一天,男人從女人的居住地不辭而別了。〔始的群婚制向一夫一妻制過渡中的婚配形式為“對偶婚”。起初,對偶婚實行男子在晚上拜訪女子;後來實行“從妻居”,即男子遷到女方的居住地。“對偶婚”沒有獨立的“家庭經濟”,夫妻間也沒有獨占的同居生活。此卦的卦名表明,一男一女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後,男人…See More
Jul 15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索洛杜布

一天清晨,一位婦人帶著一個4歲的小男孩在郊區的街道上散步。那孩子天真活潑,面色緋紅。那婦人年齡不大,穿著考究。她一邊幸福地微笑著,一邊細心地照看著自己的兒子。孩子正在滾著一個黃色的大鐵圈,他穿著短褲,揮動著棍棒歡快地笑著,跟在鐵圈後面跑。他把棒子舉得高高的,本來沒有那種必要,可他就是那麽做的。真開心!方才他還沒有鐵圈,可是現在有了,真叫人高興!一個雙手粗糙、衣服襤褸的老頭,身體緊靠柵欄站在十字路口,好讓那女人和小孩走過去。老頭用那昏花的兩眼凝視著孩子,臉上露出呆癡的笑容。“一個富戶人家的公子”,老頭心里思忖道,“是個好孩子,你看他多麽天真可愛,畢竟是闊人家的孩子!”有些事情他不能理解,有些事情他似乎感到很奇怪。孩子是需要好生管教的,不然就有被慣壞的危險,而這位母親就沒有管束她的兒子。她穿得多好,長得多美,她的日子一定過得安逸、舒適。當他——這個老頭兒——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過的是苦難的日子。即使現在,他雖然不再挨打受餓了,但生活還談不上美好。在他的孩提時代,他過的是挨打受罵、饑寒交迫的生活。那時,他沒有鐵圈,也沒有其他這類闊少爺的玩具。他整個一生都是在艱辛困苦中度過的。他沒有什麽值得回…See More
Jul 1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馬戈·法伊爾:天堂回信

詹妮譯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朗達·吉爾看到4歲的女兒戴瑟莉懷中放著9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麽還不回來呀?”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朗達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戴瑟莉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爸爸馬上就會回家的,”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兒。“我想你,爸爸,”她說,“你什麽時候回來呀?”肯死後朗達就從尤巴市搬到了利物奧克附近的母親家。葬禮過去近兩個月,戴瑟莉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特里施帶戴瑟莉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後來有一天晚上,朗達哄戴瑟莉睡覺時,戴瑟莉說:“我想死,媽媽,那樣我就能和爸爸在一起了。”“上帝呀!幫幫我吧,”朗達祈禱著,“告訴我該怎麽辦。”1993年11月8日本該是肯的29歲生日。“我們怎麽給我爸爸寄賀卡呀?”戴瑟莉問外祖母特里施。“我們把信捆在氣球上,寄到天堂去怎麽樣?”特里施說。戴瑟莉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她選了一個畫著美人魚的氣球,…See More
Jun 9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童心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有一次碰見一個8歲的小女孩。他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她回答說:“我們是7個,兩個在城里,兩個在外國,還有兩個埋在教堂的墓園里。”她每天晚上都攜著點心和小碟子,到那墓園的草地上,獨自地吃,獨自地唱,唱給她的在土堆里睡著的哥姐聽。雖然墓園里永遠都沒有回響,但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的阻隔。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可是,先生,我們還是7個人。”企盼一個失去了母親、還不到4歲的小女孩,在花園里看種花時,園丁告訴她,這花籽種在泥里澆下水去,就會發芽生長並開花。那天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她想起了園丁的話。於是,她偷偷地起床,把母親的照片揣在懷里,冒著大雨走了出去。小女孩來到花園,用稚嫩的雙手挖了一個小坑,將照片埋了進去。然後,小女孩穿著白色睡衣,在深夜的暴雨里,蹲在小坑前,專心致志地等待,盼望母親像花草一樣從泥土里長出來。海灘上種花海灘上一個孤獨的小孩,小小的腳丫踏在草鞋上,右手握著一枝花,使勁地把它往沙里栽;左手拎著一把澆花的水壺,壺里的水一點一滴往下滴著。不遠處,可以看到海浪的閃光。在海灘上種花是不是有些傻氣?但那小孩自己卻不覺得。在他單純的…See More
May 23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讓·阿爾布: 遺書

靜軒·譯著名作家呂西安·朱塞朗拉開抽屜。從一大疊手稿、文件和書信下面,奧德特露出她那張漂亮的小臉,情意綿綿地沖他微笑……半年來,他幾乎完全拜倒在她的腳下。可是突然間,年輕的作家不得不趕緊把照片藏好,因為,他的妻子索蘭格悄悄地走進了書房。“我打擾你了嗎?”“怎麽會呢?”呂西安言不由衷,“我正寫到長篇小說的一個精彩段落,就寫不下去了。”“什麽情節?”妻子問。“女主人公由於丈夫負心,感到非常絕望,想去自殺。但在此之前,她想給他寫一封遺書。這封遺書我寫了3稿,都感到不滿意。也許,只有女性的感受才能把這個段落寫得感人肺腑。”“要是我能確信你真的不會笑話我,”她說,“那我就試著幫助你寫這封信。”“你……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發現你在文學方面的才華!”“說不定我還有其他一些優點你不了解呢。”妻子的回答有些叫人捉摸不透。呂西安站起來,向門口走去。“你這是要上哪里去?”妻子問。“我出去走走。”索蘭格垂下頭。奧德特的模樣又浮現在她的眼前,她取過一張紙,開始寫道:“親愛的:“我趁你不在家的時候,向你訣別。“剛才,當你離開我,同往常一樣,去見你女朋友的時候,你沒有注意我目光里的痛楚,也沒有發現我的手在顫抖……“…See More
Apr 27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9:08pm 0 Comments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徐冰·一條緞帶

Posted on October 20, 2018 at 12:05am 0 Comments

真正使她來到沃勒商店的,肯定不是什麽傳奇之類的事。她已經向母親保證她自己買一雙長筒靴,可是,當她在商店漫步遊逛時,她卻在渴望地盯著那些她買不起或不讓穿戴的東西,比如那件正像莉妮有的遊泳衣。

莉妮,是的,伯特也許正帶著她參加募捐舞會呢,在星期六這個美妙的夜晚。

而她自己呢,有誰曾邀請她到鄉村俱樂部去參加募捐舞會呢?當然,沒有人會邀請這個害羞的珍妮。她沿著走廊走著,耷拉著頭,從她的樣子來看,心情很沈重。一塊標著“吸引異性物”的招牌擋住了她,牌後放著一些絲帶,周圍擺著各式各樣的蝴蝶結,牌上寫著:各種顏色應有盡有,挑選適合你個性的顏色。…

Continue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1pm 0 Comments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小芸·一夜平安覺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0pm 0 Comments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

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

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