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僅用這一塔勒的賞賜來證明縱火犯的罪名是誣陷不實之詞。她還可以拿出文件來證明,約瑟夫-符蘭卡早在一九○四年就已經參加了但澤下城的志願消防隊,到了冬天,在筏夫們暫時歇業的幾個月內,他當了消防隊員,救過大大小小的幾次火災。還有一份材料證明,一九○九年,特洛伊爾的鐵路主要工程段發生大火,消防隊員符蘭卡不僅撲滅了火災,而且救了兩名機修徒工。被請來作證的消防隊隊長黑希特也談了類似的內容。據審訊記錄所載,黑希特說:“救火的人豈能是縱火犯!霍伊布德的教堂失火時,他一直在救火梯上,這情景至今還歷歷在目。從灰燼和火焰里升起一隻長生鳥,它不僅撲滅了火,這場人世間的大火,而且還給我主耶穌解了渴。我直言相告:誰要把這個頭戴消防隊員防護帽,有優先通行權,受保險公司寵愛,口袋里總是有劫後餘灰(也許是他救火時掉進口袋的,或者是他撿來作為辟邪物)的人,誰要把他,把這隻壯美的長生鳥說成是大紅公雞的話,誰就不得好報,該用磨石掛在這種人的脖子上……”——

 

①德國諺語“把大紅公雞放到屋頂”即“放火燒屋”的意思,此喻縱火犯。

 

讀者將會看到,志願消防隊隊長黑希特是一個能言善辯的神甫。在對科爾雅切克一符蘭卡一案調查期間,他每逢星期日,便站在朗加爾滕的聖巴巴拉教區教堂的布道壇上講著同樣的話,把他對該進天堂的消防隊員和該下地獄的縱火犯所作的比喻,喋喋不休地灌到他的教區信徒的耳朵里去。

 

可是,調查該案的警察局刑事官員並不到聖巴巴拉教堂去,而且,長生鳥這個比喻,在他們耳朵里非但不能證明符蘭卡無罪,反倒成了一個冒犯當今的大不敬的詞兒,因此,符蘭卡當志願消防隊員的活動,結果反而露出了蛛絲馬跡。

不少鋸木廠的證明,這兩個人出生地的證明,都陸續取到。符蘭卡誕生在圖赫爾,科爾雅切克是在托恩生的。老筏夫和兩家遠親的證詞中,有細微的不一致處。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調查已經有了眉目。這時,大木筏恰好到了帝國境內,一過托恩,便受到暗中監視,筏夫們上岸,也有人盯梢。

過了迪爾紹,我的外祖父才注意到有人盯梢。他已經料到了。這當口,可能由於一種近乎消沈的懶散怠情,他並未在萊茨考和凱澤馬克之間設法脫逃;這個地段,他了若指掌,加上器重他的筏夫們的幫助,他還有可能逃之夭夭。一過艾因拉格,木筏互相碰撞,緩慢地漂入死魏克塞爾河。一艘單桅漁船,貼著木筏駛來,甲板上有多少人哪!它越是不想引人注目,卻反倒更引人注目。剛過普萊能村,從岸邊蘆葦叢中鑽出兩艘海港警察局的摩托艇,劃破死魏克塞爾河越來越鹹的、宣告港口將到的河水,在兩岸之間來回穿梭。通往霍伊布德的橋那邊,穿藍制服的警察佈置了警戒線。一眼望去,克拉維特爾船塢對面的木材堆積場,幾個較小的船塢,越來越寬、向莫特勞河突出的木材港,各家鋸木廠的裝卸碼頭,有本廠職工在等候的碼頭,處處都有穿藍制服的警察。唯獨河對岸席哈烏一帶沒有,那邊旌旗林立,那邊正發生著別的事情。那邊大概是有什麼船下水,那邊人頭擠擠,海鷗亂飛,那邊在慶祝——是為我外祖父舉行慶祝會嗎?我的外祖父看到木材堆遍布穿藍制服的警察,看到兩艘汽艇越來越預兆不祥地駛來,把惡浪掀上木筏,他才明白了花費偌大的費用,佈下天羅地網,是專為收拾他的。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