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écupérer
  • Female
  • Saleng,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écupérer'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Gifts Received

Gift

Récupére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écupérer's Page

Latest Activity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中)

為了弄清這種樹的名字,還專門在開普敦機場買了一本介紹當地植物的書。查到這樹的英文名和拉丁名,再用電腦上的翻譯詞庫,漢語詞條下卻沒有與植物學有關的內容。也許,編詞庫的人,認為諸如此類的東西是不重要的。後來,還是華人司機兼導遊在一條被這種樹夾峙的公路上行駛時說,哇!這些紫葳花開放的時候是非常非常漂亮的。他說,下次老師選在春天來,就可以看到了。我說,什麽?紫薇?對,紫葳。我說,怎麽可能是紫薇呢?導遊說,真的,大家都叫紫葳呢。我說,不會又是我們中國人自己起的名字吧。所以這麽問,是他把那麽漂亮的駝刺合歡叫做“牙簽樹”。因為樹枝上的刺真就牙簽般長短,以我們對待事物的實用主義和具象主義,就不求原來巳經有的名字,而給它一個直指實用的,同時也少點了美感的命名。晚上在酒店上網查詢,果然,這樹正式的名字就叫紫葳,與我曉得的紫薇音同而字不同,並且分屬兩個不同的科,特征相距遙遠的科。紫葳本身就是紫葳科,而在中國土生土長的紫薇屬於千屈菜科。紫葳樹形高大,樹冠華美,翠綠的羽狀復葉在風中翻拂著,聳立在高曠的非洲荒野之中,那美真是動人心魄。這一科的樹,我見過一種叫藍花楹,滿樹的藍色唇形花開放時,真如夢幻一般。此紫薇與彼…See More
Feb 15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上)

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不在成都一個多月,已經錯過好多種花的開放與雕謝了。行前,蓮座玉蘭剛剛開放,女貞飽滿的花蕾也一穗穗垂下來,準備把花香散布了。在南非看世界杯,打電話回來問,說扼子花已經開了。回國後,又在深圳停駐一段,還有來自外國的電郵,問我是不是該寫到梔子花了。這位去了異國的朋友說,想成都時就聞到梔子花香。等到世界杯完結,半夜里回來,拖著行李箱穿過院子時,下意識也在搜尋梔子花那團團的白光,鼻子也聳動著嗅聞那裊裊的香氣。可這一切都未有結果,不在成都這一個多月中,我是錯過桅子的花期了。早上醒來,我就想,錯過了桅子,那些紫薇呢?應該已經開放了,並且還沒有雕謝吧。印象中紫薇花期是很長的,有詩為證:“誰道花無紅百日,紫薇長放半年花。”這詩句是宋代詩人楊萬里寫下的。而且,不止他在詩中留下這樣直白的觀察記錄,明代一位叫薛蕙的人也有差異不大的記錄:“紫薇花最久,爛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續放枝。”也正因為紫薇這個花期漫長的特點,紫薇在一些地方還有百日紅這麽一個俗名。在南非旅行,…See More
Jan 20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Jun 15,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Jun 9,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上)

荷葉密密地覆蓋了水面。它們交疊著,錯落著,被陽光所照亮:鮮明,潔凈,馨香。在這個日益被汙染的世界,喚醒腦海中那些美麗。今年的天氣總歸是奇怪的。雨水說來就來,從不經醞釀與鋪墊。而且,總是很暴烈地來。緊接著,不經過渡就是一個大晴天,氣溫扶搖直上,酷熱難當。天氣預報把這叫做極端天氣。好像天上的雨師雷神差不多都成了奉行極端主義的恐怖分子了。8月1日那天,中午出門還想著要不要穿雙防雨的鞋和防雨的外套,不想三四點鐘時走到街上,空中陰雲瞬間蹤跡全無,艷陽當頂。天氣預報次日是一個晴天,再次日,暴烈的雨水又要回來。就想該趁明天的晴朗去看看荷花了。暴雨傾盆的時候,我就有些憂心,妖嬈的荷花如何經得住這般如鞭雨線的抽打。天老爺再極端幾回,今年的荷花怕就看不成了。於是,決定第二天去看荷花。成都市區里沒有大片的安靜水面,到哪里去看荷花?先想到東郊的荷塘月色。前幾年吧,以荷塘月色命名的新鄉村建設剛剛完成,當地政府曾請了若干人等前去參觀。他們是要招些畫畫的,弄音樂的人去住在湖邊,結果把我這個整天在鍵盤敲字的人也誤人了名單。詢諸友人,我被嘲笑了,說,看荷花怎麽不去桂湖?我恍然大悟,桂湖,1對,桂湖1里邊還有一座楊升庵祠…See More
Apr 29,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下)

5月29日。今天上午,天放晴了,但要出門辦事。路過常去的器材店,買了兩只偏振鏡,就是要對付強烈的陽光輻射下花朵上的反光。下午急急回到家,天又陰了。更多的梔子花競相開放。便只好坐在電腦前記下這些文字。這時,門店鈴響了。是清潔公司的鐘點工。這兩位中年婦女都各自別了兩朵d子花在身上。隨著她們走動,隱約的香氣便在屋子里四處播散,也時時飄進書房。這兩個喜歡邊干活邊聊家長里短的婦人,在我眼里顯得親切起來。我問其中一位討了一朵,放到眼前。翻出植物志來細細觀察。書上的描述並不特別詳細:“花單生於枝端或葉腋,白色,芳香;花萼綠色,圓筒狀;花冠高腳碟狀,裂片5或較多。”但對我這個初涉植物學的人來說,也是有用的指引。我想起花開園中的情形,如果不是生於枝端,也就是每一枝的頂上,那些花蕾與花朵就不會那麽醒目地浮現於密集的綠葉之上。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花萼一一也就是花蕾時裹著花朵的那一層苞片確乎是綠色的,當它還是花蕾時,萼片被里面不斷膨脹的花朵撐大,越來越薄,薄到綠萼下面透出了花瓣越…See More
Apr 24,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上)

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5月27日。夜。臺灣有人捎了高山茶給成都的朋友。於是就有了一頓酒。出去和這位受茶禮的朋友喝酒。陣雨剛過,帶著醉意回家,腳步輕飄地穿過院子,一陣濃香襲來。我曉得,是d子花開放了。前兩天,銀杏樹下半匐匍的硬枝上閃著綠光的那片灌叢,剛豎起毛筆頭形狀的綠中泛白的花蕾,還以為要好幾天才會開放。卻恰恰就在這不經意的時候,這些d子花就悄然開放了。楊萬里詠過這種花,最恰切的那一句就是描摹當下這一刻:無風忽鼻端。駐腳停下,也許是聽到了這句詩吧,竟然凝神作了一個傾聽的姿態。朦朧燈光中,真的無風,院中池塘,有幾聲蛙鳴,香氣再一次猛然襲來。我笑。笑花香該是聞見的,卻偏偏作了一個聽的姿態。真的聽見那奪魄香氣腳步輕盈,縹渺而來。拐個彎,移步向雨後暗夜里開放的梔子。在去往停車場那個小斜坡上,銀杏樹筆挺著直刺夜空,樹下,幾團似乎在瀟動的白,是院中最茂密的那一叢d子盛開時放出的光。這些光影中,盈動暗香的,是今年最早開放的d子花。由於燈光而並不濃釅的夜色,卻因為這香氣而稠…See More
Apr 17, 2019

Récupérer's Blog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中)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26pm 0 Comments

為了弄清這種樹的名字,還專門在開普敦機場買了一本介紹當地植物的書。查到這樹的英文名和拉丁名,再用電腦上的翻譯詞庫,漢語詞條下卻沒有與植物學有關的內容。也許,編詞庫的人,認為諸如此類的東西是不重要的。後來,還是華人司機兼導遊在一條被這種樹夾峙的公路上行駛時說,哇!這些紫葳花開放的時候是非常非常漂亮的。他說,下次老師選在春天來,就可以看到了。

我說,什麽?紫薇?

對,紫葳。

我說,怎麽可能是紫薇呢?

導遊說,真的,大家都叫紫葳呢。…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上)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26pm 0 Comments

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

不在成都一個多月,已經錯過好多種花的開放與雕謝了。

行前,蓮座玉蘭剛剛開放,女貞飽滿的花蕾也一穗穗垂下來,準備把花香散布了。在南非看世界杯,打電話回來問,說扼子花已經開了。回國後,又在深圳停駐一段,還有來自外國的電郵,問我是不是該寫到梔子花了。這位去了異國的朋友說,想成都時就聞到梔子花香。等到世界杯完結,半夜里回來,拖著行李箱穿過院子時,下意識也在搜尋梔子花那團團的白光,鼻子也聳動著嗅聞那裊裊的香氣。可這一切都未有結果,不在成都這一個多月中,我是錯過桅子的花期了。…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下)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10:43pm 0 Comments

5月29日。

今天上午,天放晴了,但要出門辦事。

路過常去的器材店,買了兩只偏振鏡,就是要對付強烈的陽光輻射下花朵上的反光。下午急急回到家,天又陰了。更多的梔子花競相開放。便只好坐在電腦前記下這些文字。

這時,門店鈴響了。是清潔公司的鐘點工。這兩位中年婦女都各自別了兩朵d子花在身上。隨著她們走動,隱約的香氣便在屋子里四處播散,也時時飄進書房。這兩個喜歡邊干活邊聊家長里短的婦人,在我眼里顯得親切起來。

我問其中一位討了一朵,放到眼前。翻出植物志來細細觀察。…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