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écupérer
  • Female
  • Saleng,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écupérer'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Gifts Received

Gift

Récupére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écupérer's Page

Latest Activity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桂(1)

桂花就是這種該用一只放大鏡細細觀賞的細花植物每一朵花都是四只花瓣,護衛著中間兩只頂著褐色花藥的雄蕊,雄蕊下面,是暗藏的嬌嫩的子房。我要再來說一種以單字命名的花:桂。記得我在某篇寫成都花事的文章里說過,差不多所有以單字為名的植物,一望而知,都是古老中國的原生種。那時書寫介質得之不易,用字都省。但檢閱古籍,知道桂花樹,在中國最早的神話和地理書中就出現了。這部書當然是《山海經》。這部書中就有“招搖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這樣的記載。這個招搖之山位於何處,《山海經》的敘述渺遠迷離,我這個對古地理知識近於白癡的人,不敢臆測那個可以用作參照的“西海”是今天的哪一片水面。但由此知道,那個時候的人們就已經識得桂樹了,欣賞並珍視桂花了。不然,那時候山上草木遠比今天繁多茂盛,何以獨獨提出桂這一種來和地下的寶藏金玉並列呢?坡上坡下,有了這麽些寶貝,這座山是值得“招搖”一下的。古往今來,金是有點俗氣的。但這種香氣四溢的花與溫潤生煙的玉並列一起,也是一種雅致。所以,這座《山海經》中的山也算是頗有品味,不像我們今天的人,今天這個時代,僅僅因為多金就招搖得厲害。今年中秋的第二天,也是在一座臨海的山上,就看…See More
Sep 13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下)

就像今天,也時時有人把社會良心與道德的建設系於一些可笑的說法上一樣。這種古今一致,沒有建立系統的植物學體系,卻弄出來一套樹木社會學或樹木道德學。弄得人一會兒要向松樹學習,一會兒又要向荷花學習。某天,也是在女貞樹影中散步時,就聽見公園里唱紅歌的人們在唱“要學那泰山頂上一青松”。但我知道,那是退休老人們鬧著玩的,就又恢復到松弛的心態。就像今天,更多的人看見這樹,還不至於立即就產生禁錮女性身體欲望的想法。他們走近這些樹開出的滿樹繁花時,看見的還是詩情畫意。去某大學聽個講座,在校園里散步時,突然想到前兩年,就是這所大學幾個女學生,在報紙上高調宣稱,要保持處女之身到新婚之夜。此事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今天,炒作這種事件的媒體所說:“學習欣賞事物美感。”女貞的確是一種美麗的植物。如果不是樹姿如此優美,它們不會成列成行,如此廣泛地站立於這個城市的街角道旁,在臺灣人稱為“石屎”的水泥堆砌的堅硬建築中灑下溫情的蔭涼。在人群過於聚集時必然會散發汙濁氣味時,用它的香氣使我們心清目明。女貞是木犀科植物。和同科的丁香相比,女貞的香氣不是那麽濃烈。和也是同科的桂花相比,它又不是那樣的“暗香浮動”。感謝木犀科的植物:丁…See More
Aug 18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中)

還讀過一首外國詩《邀至野外》:研究煙沂鰲路旁的白色接骨木:五個雄蕊。好精確,妹妹――我摟住你。一日一次,直正地看。粗略地看,“這就足矣”這首詩,說明另外一種文化對於自然深究的態度。而所以如此觀察與深究,端是因為觀察對象所飽含的生命奇跡般的美麗與激情。而現在,樹也一行行,一片片長在城里。在窗前,在街角,在廣場,在水邊。散步回來,躺在床上看書,鼻端還似乎有隱約的香氣繚繞。那些美麗深致的文字也就更加余韻悠長。是的,我在讀那些關於剛剛經過的那些花樹的文字。那些花樹的名字叫做女貞。上床前,我在微博上發了一張女貞開花的照片。有朋友馬上告訴我,在他們的地方,這開花的喬木叫冬青。冬青是女貞的又一個名字,因為其常綠,冬日里,那綠色的稍帶蠟質的葉片總是淡淡發光。想必因為這緣故,它得到冬青這個名字。女貞葉片所以閃閃發光,因為含有較多油脂,用蒸餾法可以提取。而女貞這個中文的正式名字,卻有著道德的訴求。古書上說:“負霜蔥翠,振柯淩風,而貞女慕其名,或樹之於雲堂,或植之於階庭。”傳統的男權社會,用這種尋找象征意義的方法,為一種樹總結出一種品德,並將其與女子追求貞節聯系在一起一不是女子們自動追求,而是男人們祈使她們…See More
Aug 4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上)

一些細密的簇生的花朵隨著平伸並略微下墜的枝條輕拂過肩頭,簌簌有聲,那些丁香般大小,且有著桂花般淺黃的小花便離開枝頭,落在身後和身前。六月里,滿城花放。一周,又一周,差不多又是一周。這花勢還沒有稍稍減弱的意思。開花的是這座城中最多的常綠行道樹。這些樹,從春到冬,就那麽濃郁地綠著。當天氣開始變得炎熱,這座城中這些數量最為眾多的樹就高擎起一穗穗細碎密集的小花構成的圓錐狀花序。天氣熱得日甚一日。車流滾滾,人群匆忙。更是增加了城市的熱度。也許是這花開得太觸目可及,太普遍。都沒有人願意擡眼看看它們。直到黃昏,城市累了,喧囂聲漸漸消退。穿上寬松的衣服,穿行在這些濃蔭匝地的高大的樹下,感到白晝時被熱浪與喧囂所淹沒的花香開始在空氣中浮動。落日彤紅,從街道盡頭那些參差的樓群後慢慢下墜,下墜,然後消失,只剩下灰藍的天空中淡紅的晚霞。當那些晚霞因為自身的燃燒變成了灰黑色,路燈便一盞盞亮起來。投射下來的樹影和那隱約浮動的花香就把人淹沒了。這時候,行在道上的人們表情與身體才都松弛下來,都似乎意識到了人和人群之外的別物之存在。不由得想起古印度吠陀《創世頌》中的詩句:幼芽的基座為激動之力,自我栽種在下,竭盡之力在上。…See More
May 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下)

紫薇葉子,形狀與脈路的走向與大花紫葳很相似,只是縮小了不止一號,樹干也更細小,更光滑,對人的撫摸也更敏感。那種名叫含羞的草在人觸動時,只是把葉子蜷曲起來,而紫薇是樹,當你伸手撫弄它光滑的樹干時,整個樹都會輕輕震顫。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它的葉片也是厚實的,上面似乎還有蠟質的膜,而但凡厚實的,有保護膜的,我們也不以為它會是敏感的。如果人虛心一些,植物學也可以給我們一些教益。紫薇就給以貌取人者一個無聲提醒。只是如今的人,歷史的經驗與現實的教訓都難以記取,何況植物那過分含蓄的暗示呢。紫薇的花也很特別,看上去,那麽細碎的一簇簇密密地綴在枝頭,仔細分辨,才看出其實是很大的花朵,萼裂為六瓣,花冠也裂為六瓣,瓣多皺襞,正是這些裂,這些皺折,造成了人視覺上細碎的效果,讓人誤以為紫薇枝上滿綴了數不清的細碎花朵。其實,那些長達十幾二十厘米的圓錐花序上不過是五六枝花朵。如若不信,只消去細數里面那一簇簇頂著許多黃色花藥的花蕊就一清二楚了。是的,在成都的七月,紫薇剛剛開放,離盛放的時候還有…See More
Apr 16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中)

為了弄清這種樹的名字,還專門在開普敦機場買了一本介紹當地植物的書。查到這樹的英文名和拉丁名,再用電腦上的翻譯詞庫,漢語詞條下卻沒有與植物學有關的內容。也許,編詞庫的人,認為諸如此類的東西是不重要的。後來,還是華人司機兼導遊在一條被這種樹夾峙的公路上行駛時說,哇!這些紫葳花開放的時候是非常非常漂亮的。他說,下次老師選在春天來,就可以看到了。我說,什麽?紫薇?對,紫葳。我說,怎麽可能是紫薇呢?導遊說,真的,大家都叫紫葳呢。我說,不會又是我們中國人自己起的名字吧。所以這麽問,是他把那麽漂亮的駝刺合歡叫做“牙簽樹”。因為樹枝上的刺真就牙簽般長短,以我們對待事物的實用主義和具象主義,就不求原來巳經有的名字,而給它一個直指實用的,同時也少點了美感的命名。晚上在酒店上網查詢,果然,這樹正式的名字就叫紫葳,與我曉得的紫薇音同而字不同,並且分屬兩個不同的科,特征相距遙遠的科。紫葳本身就是紫葳科,而在中國土生土長的紫薇屬於千屈菜科。紫葳樹形高大,樹冠華美,翠綠的羽狀復葉在風中翻拂著,聳立在高曠的非洲荒野之中,那美真是動人心魄。這一科的樹,我見過一種叫藍花楹,滿樹的藍色唇形花開放時,真如夢幻一般。此紫薇與彼…See More
Feb 15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上)

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不在成都一個多月,已經錯過好多種花的開放與雕謝了。行前,蓮座玉蘭剛剛開放,女貞飽滿的花蕾也一穗穗垂下來,準備把花香散布了。在南非看世界杯,打電話回來問,說扼子花已經開了。回國後,又在深圳停駐一段,還有來自外國的電郵,問我是不是該寫到梔子花了。這位去了異國的朋友說,想成都時就聞到梔子花香。等到世界杯完結,半夜里回來,拖著行李箱穿過院子時,下意識也在搜尋梔子花那團團的白光,鼻子也聳動著嗅聞那裊裊的香氣。可這一切都未有結果,不在成都這一個多月中,我是錯過桅子的花期了。早上醒來,我就想,錯過了桅子,那些紫薇呢?應該已經開放了,並且還沒有雕謝吧。印象中紫薇花期是很長的,有詩為證:“誰道花無紅百日,紫薇長放半年花。”這詩句是宋代詩人楊萬里寫下的。而且,不止他在詩中留下這樣直白的觀察記錄,明代一位叫薛蕙的人也有差異不大的記錄:“紫薇花最久,爛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續放枝。”也正因為紫薇這個花期漫長的特點,紫薇在一些地方還有百日紅這麽一個俗名。在南非旅行,…See More
Jan 20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Jun 15,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Jun 9,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上)

荷葉密密地覆蓋了水面。它們交疊著,錯落著,被陽光所照亮:鮮明,潔凈,馨香。在這個日益被汙染的世界,喚醒腦海中那些美麗。今年的天氣總歸是奇怪的。雨水說來就來,從不經醞釀與鋪墊。而且,總是很暴烈地來。緊接著,不經過渡就是一個大晴天,氣溫扶搖直上,酷熱難當。天氣預報把這叫做極端天氣。好像天上的雨師雷神差不多都成了奉行極端主義的恐怖分子了。8月1日那天,中午出門還想著要不要穿雙防雨的鞋和防雨的外套,不想三四點鐘時走到街上,空中陰雲瞬間蹤跡全無,艷陽當頂。天氣預報次日是一個晴天,再次日,暴烈的雨水又要回來。就想該趁明天的晴朗去看看荷花了。暴雨傾盆的時候,我就有些憂心,妖嬈的荷花如何經得住這般如鞭雨線的抽打。天老爺再極端幾回,今年的荷花怕就看不成了。於是,決定第二天去看荷花。成都市區里沒有大片的安靜水面,到哪里去看荷花?先想到東郊的荷塘月色。前幾年吧,以荷塘月色命名的新鄉村建設剛剛完成,當地政府曾請了若干人等前去參觀。他們是要招些畫畫的,弄音樂的人去住在湖邊,結果把我這個整天在鍵盤敲字的人也誤人了名單。詢諸友人,我被嘲笑了,說,看荷花怎麽不去桂湖?我恍然大悟,桂湖,1對,桂湖1里邊還有一座楊升庵祠…See More
Apr 29,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下)

5月29日。今天上午,天放晴了,但要出門辦事。路過常去的器材店,買了兩只偏振鏡,就是要對付強烈的陽光輻射下花朵上的反光。下午急急回到家,天又陰了。更多的梔子花競相開放。便只好坐在電腦前記下這些文字。這時,門店鈴響了。是清潔公司的鐘點工。這兩位中年婦女都各自別了兩朵d子花在身上。隨著她們走動,隱約的香氣便在屋子里四處播散,也時時飄進書房。這兩個喜歡邊干活邊聊家長里短的婦人,在我眼里顯得親切起來。我問其中一位討了一朵,放到眼前。翻出植物志來細細觀察。書上的描述並不特別詳細:“花單生於枝端或葉腋,白色,芳香;花萼綠色,圓筒狀;花冠高腳碟狀,裂片5或較多。”但對我這個初涉植物學的人來說,也是有用的指引。我想起花開園中的情形,如果不是生於枝端,也就是每一枝的頂上,那些花蕾與花朵就不會那麽醒目地浮現於密集的綠葉之上。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花萼一一也就是花蕾時裹著花朵的那一層苞片確乎是綠色的,當它還是花蕾時,萼片被里面不斷膨脹的花朵撐大,越來越薄,薄到綠萼下面透出了花瓣越…See More
Apr 24, 201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上)

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5月27日。夜。臺灣有人捎了高山茶給成都的朋友。於是就有了一頓酒。出去和這位受茶禮的朋友喝酒。陣雨剛過,帶著醉意回家,腳步輕飄地穿過院子,一陣濃香襲來。我曉得,是d子花開放了。前兩天,銀杏樹下半匐匍的硬枝上閃著綠光的那片灌叢,剛豎起毛筆頭形狀的綠中泛白的花蕾,還以為要好幾天才會開放。卻恰恰就在這不經意的時候,這些d子花就悄然開放了。楊萬里詠過這種花,最恰切的那一句就是描摹當下這一刻:無風忽鼻端。駐腳停下,也許是聽到了這句詩吧,竟然凝神作了一個傾聽的姿態。朦朧燈光中,真的無風,院中池塘,有幾聲蛙鳴,香氣再一次猛然襲來。我笑。笑花香該是聞見的,卻偏偏作了一個聽的姿態。真的聽見那奪魄香氣腳步輕盈,縹渺而來。拐個彎,移步向雨後暗夜里開放的梔子。在去往停車場那個小斜坡上,銀杏樹筆挺著直刺夜空,樹下,幾團似乎在瀟動的白,是院中最茂密的那一叢d子盛開時放出的光。這些光影中,盈動暗香的,是今年最早開放的d子花。由於燈光而並不濃釅的夜色,卻因為這香氣而稠…See More
Apr 17, 2019

Récupérer's Blog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桂(1)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32pm 0 Comments

桂花就是這種該用一只放大鏡細細觀賞的細花植物每一朵花都是四只花瓣,護衛著中間兩只頂著褐色花藥的雄蕊,雄蕊下面,是暗藏的嬌嫩的子房。

我要再來說一種以單字命名的花:桂。

記得我在某篇寫成都花事的文章里說過,差不多所有以單字為名的植物,一望而知,都是古老中國的原生種。那時書寫介質得之不易,用字都省。但檢閱古籍,知道桂花樹,在中國最早的神話和地理書中就出現了。這部書當然是《山海經》。這部書中就有“招搖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這樣的記載。…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下)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29pm 0 Comments

就像今天,也時時有人把社會良心與道德的建設系於一些可笑的說法上一樣。這種古今一致,沒有建立系統的植物學體系,卻弄出來一套樹木社會學或樹木道德學。弄得人一會兒要向松樹學習,一會兒又要向荷花學習。某天,也是在女貞樹影中散步時,就聽見公園里唱紅歌的人們在唱“要學那泰山頂上一青松”。但我知道,那是退休老人們鬧著玩的,就又恢復到松弛的心態。

就像今天,更多的人看見這樹,還不至於立即就產生禁錮女性身體欲望的想法。他們走近這些樹開出的滿樹繁花時,看見的還是詩情畫意。

去某大學聽個講座,在校園里散步時,突然想到前兩年,就是這所大學幾個女學生,在報紙上高調宣稱,要保持處女之身到新婚之夜。此事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今天,炒作這種事件的媒體所說:“學習欣賞事物美感。”…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中)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29pm 0 Comments

還讀過一首外國詩《邀至野外》:

研究煙沂鰲

路旁的白色接骨木:

五個雄蕊。

好精確,妹妹――

我摟住你。

一日一次,

直正地看。

粗略地看,…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女貞(上)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9:29pm 0 Comments

一些細密的簇生的花朵隨著平伸並略微下墜的枝條輕拂過肩頭,簌簌有聲,那些丁香般大小,且有著桂花般淺黃的小花便離開枝頭,落在身後和身前。

六月里,滿城花放。

一周,又一周,差不多又是一周。

這花勢還沒有稍稍減弱的意思。…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