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196)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下)

自從大洪水以來便被分隔在兩個世界裡的東西方,由於地理上的隔絕造成了文化上的隔膜,單從物質層面進行溝通,想要相互深入瞭解,基本是不可能的。西方人真想瞭解東方,第一必須懷有客觀的無利害衝突的心態;第二必須具備詩人般的同情之心。要不然,單從物質方面是不能抓住東方人的心的。歷來到過東方的諸多西洋觀察家中,能真正做到同東方文明水乳交融的,只有小泉八雲等寥寥數人。…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18pm — No Comments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上)

本文作者王新禧:小泉八雲《怪談》(譯者)

一、小泉八雲這個人

 

今天,在中國提起小泉八雲這個名字,有不少人可能會感到陌生。這位與馬克‧吐溫、契訶夫、左拉、莫泊桑等大文豪身處同一時代的作家,身後卻略顯寂寥。然而,小泉八雲之於日本民間文學的光大、之於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卻有著了不起的貢獻與成就。 

小泉八雲,愛爾蘭裔希臘人,本名拉夫卡迪奧‧赫恩(Lafcadio Hearn),一八五○年生於希臘的聖毛拉島(Santa…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18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4)

漢子——那麼,你借我一條褲子!

巡士——我只有這一條褲子,借給了你,自己不成樣子了。(竭力的擺脫著,)不要胡鬧!放手!

漢子——(揪住巡士的頸子,)我一定要跟你去!

巡士——(窘急,)不成!

漢子——那麼,我不放你走!

巡士——你要怎麼樣呢?

漢子——我要你帶我到局裡去!…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3, 2018 at 12:48a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3)

有一日,天氣很寒冷,卻聽到一點喧囂,那是禁軍終於殺到了,因為他們等候著望不見火光和煙塵的時候,所以到得遲。他們左邊一柄黃斧頭,右邊一柄黑斧頭,後面一柄極大極古的大纛,躲躲閃閃的攻到女媧死屍的旁邊,卻並不見有什麼動靜。他們就在死屍的肚皮上紮了寨,因為這一處最膏腴,他們檢選這些事是很伶俐的。然而他們卻突然變了口風,說惟有他們是女媧的嫡派,同時也就改換了大纛旗上的科斗字,寫道「女媧氏之腸」。(16)落在海岸上的老道士也傳了無數代了。他臨死的時候,才將仙山被巨鰲背到海上這一件要聞傳授徒弟,徒弟又傳給徒孫,後來一個方士想討好,竟去奏聞了秦始皇,秦始皇便教方士去尋去(17)。

方士尋不到仙山,秦始皇終於死掉了;漢武帝又教尋,也一樣的沒有影(18)。…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23, 2018 at 12:09a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2)

伊噓一口氣,心地較為輕鬆了,再轉過眼光來看自己的身邊,流水已經退得不少,處處也露出廣闊的土石,石縫裡又嵌著許多東西,有的是直挺挺的了,有的卻還在動。伊瞥見有一個正在白著眼睛呆看伊;那是遍身多用鐵片包起來的,臉上的神情似乎很失望而且害怕。

「那是怎麼一回事呢?」伊順便的問。

「嗚呼,天降喪。」那一個便淒涼可憐的說,「顓頊不道,抗我後,我後躬行天討,戰於郊,天不祐德,我師反走,……」(9)「什麼?」伊向來沒有聽過這類話,非常詫異了。

「我師反走,我後爰以厥首觸不周之山(10),折天柱,絕地維,我後亦殂落。嗚呼,是實惟……」…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19, 2018 at 1:56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1)

女媧(2)忽然醒來了。

伊(3)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麼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麼不足,又覺得有什麼太多了。煽動的和風,暖暾的將伊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

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

粉紅的天空中,曲曲折折的漂著許多條石綠色的浮雲,星便在那後面忽明忽滅的[目夾]眼。天邊的血紅的雲彩裡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然而伊並不理會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16, 2018 at 3:02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4)

(3)關於老聃接見孔丘時的情形,《莊子·田子方》中記有如下的傳說:「孔子見老聃,老聃新沐,方將被發而干,□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見曰:『丘也眩與?其信然與?向者先生形體,掘(倔)若槁木,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然,晉代司馬彪註:「不動貌。」

(4)庚桑楚老聃弟子。《莊子·庚桑楚》中說:「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壘之山。」據司馬彪注,「役」就是門徒、弟子。…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16, 2018 at 3:02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3)

巡士——(且跑且喊,)帶住他!不要放!(他跑近來,是一個魯國大漢,身材高大,制服制帽,手執警棍,面赤無須。)帶住他!這舅子!……

漢子——(又揪緊了莊子,)帶住他!這舅子!……

(巡士跑到,抓住莊子的衣領,一手舉起警棍來。漢子放手,微彎了身子,兩手掩著小肚。)

莊子——(托住警棍,歪著頭,)這算什麼?

巡士——這算什麼?哼!你自己還不明白?

莊子——(憤怒,)怎麼叫了你來,你倒來抓我?…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11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2)

漢子——故事嗎?有的。昨天,阿二嫂就和七太婆吵嘴。

莊子——還欠大!

漢子——還欠大?……那麼,楊小三旌表了孝子……

莊子——旌表了孝子,確也是一件大事情……不過還是很難查考……(想了一想,)再沒有什麼更大的事情,使大家因此鬧了起來的了嗎?

漢子——鬧了起來?……(想著,)哦,有有!那還是三四個月前頭,因為孩子們的魂靈,要攝去墊鹿台腳了(12),真嚇得大家雞飛狗走,趕忙做起符袋來,給孩子們帶上………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10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1)

(一大片荒地。處處有些土岡,最高的不過六七尺。沒有樹木。遍地都是雜亂的蓬草;草間有一條人馬踏成的路徑。離路不遠,有一個水溜。遠處望見房屋。)

莊子(2)——(黑瘦面皮,花白的絡腮鬍子,道冠(3),布袍,拿著馬鞭,上。)出門沒有水喝,一下子就覺得口渴。口渴可不是玩意兒呀,真不如化為蝴蝶。可是這裡也沒有花兒呀,……哦!海子(4)在這裡了,運氣,運氣!

(他跑到水溜旁邊,撥開浮萍,用手掬起水來,喝了十幾口。)唔,好了。慢慢的上路。(走著,向四處看,)阿呀!一個髑髏。這是怎的?(用馬鞭在蓬草間撥了一撥,敲著,說:)…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10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3)

第二天早晨,天氣有些陰沉沉,老子覺得心裡不舒適,不過仍須編講義,因為他急於要出關,而出關,卻須把講義交卷。他看一眼面前的一大堆木札,似乎覺得更加不舒適了。

然而他還是不動聲色,靜靜的坐下去,寫起來。回憶著昨天的話,想一想,寫一句。那時眼鏡還沒有發明,他的老花眼睛細得好像一條線,很費力;除去喝白開水和吃餑餑的時間,寫了整整一天半,也不過五千個大字。

「為了出關,我看這也敷衍得過去了。」他想。

於是取了繩子,穿起木札來,計兩串,扶著拄杖,到關尹喜的公事房裡去交稿,並且聲明他立刻要走的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04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2)

老子又笑了起來,向庚桑楚張開嘴:

「你看:我牙齒還有嗎?」他問。

「沒有了。」庚桑楚回答說。

「舌頭還在嗎?」

「在的。」

「懂了沒有?」

「先生的意思是說:硬的早掉,軟的卻在嗎?」(12)「你說的對。我看你也還不如收拾收拾,回家看看你的老婆去罷。但先給我的那匹青牛(13)刷一下,鞍韉曬一下。我明天一早就要騎的。」…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03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1)

老子(2)毫無動靜的坐著,好像一段呆木頭。(3)「先生,孔丘又來了!」他的學生庚桑楚(4),不耐煩似的走進來,輕輕的說。

「請……」

「先生,您好嗎?」孔子極恭敬的行著禮,一面說。

「我總是這樣子,」老子答道。「您怎麼樣?所有這裡的藏書,都看過了罷?」

「都看過了。不過……」孔子很有些焦躁模樣,這是他從來所沒有的。「我研究《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很長久了,夠熟透了。去拜見了七十二位主子,誰也不採用。人可真是難得說明白呵。還是『道』的難以說明白呢?」…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3:02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4)

羿懶懶地將射日弓靠在堂門上,走進屋裡去。使女們也一齊跟著他。

「唉,」羿坐下,歎一口氣,「那麼,你們的太太就永遠一個人快樂了。她竟忍心撇了我獨自飛昇?莫非看得我老起來了?但她上月還說:並不算老,若以老人自居,是思想的墮落。」

「這一定不是的。」女乙說,「有人說老爺還是一個戰士。」

「有時看去簡直好像藝術家。」女辛說。

「放屁!——不過烏老鴉的炸醬麵確也不好吃,難怪她忍不住……。」…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58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3)

還沒有走完高粱田,天色已經昏黑;藍的空中現出明星來,長庚在西方格外燦爛。馬只能認著白色的田塍走,而且早已筋疲力竭,自然走得更慢了。幸而月亮卻在天際漸漸吐出銀白的清輝。

「討厭!」羿聽到自己的肚子裡骨碌骨碌地響了一陣,便在馬上焦躁了起來。「偏是謀生忙,便偏是多碰到些無聊事,白費工夫!」他將兩腿在馬肚子上一磕,催它快走,但馬卻只將後半身一扭,照舊地慢騰騰。

「嫦娥一定生氣了,你看今天多麼晚。」他想。「說不定要裝怎樣的臉給我看哩。但幸而有這一隻小母雞,可以引她高興。我只要說:太太,這是我來回跑了二百里路才找來的。不,不好,這話似乎太逞能。」…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44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2)

「我今天打算到遠地方去尋食物去,回來也許晚一些。看太太醒後,用過早點心,有些高興的時候,你便去稟告,說晚飯請她等一等,對不起得很。記得麼?你說:對不起得很。」

他快步出門,跨上馬,將站班的家將們扔在腦後,不一會便跑出村莊了。前面是天天走熟的高粱田,他毫不注意,早知道什麼也沒有的。加上兩鞭,一徑飛奔前去,一氣就跑了六十里上下,望見前面有一簇很茂盛的樹林,馬也喘氣不迭,渾身流汗,自然慢下去了。大約又走了十多里,這才接近樹林,然而滿眼是胡蜂,粉蝶,螞蟻,蚱蜢,那裡有一點禽獸的蹤跡。他望見這一塊新地方時,本以為至少總可以有一兩匹狐兒兔兒的,現在才知道又是夢想。他只得繞出樹林,看那後面卻又是碧綠的高粱田,遠處散點著幾間小小的土屋。風和日暖,鴉雀無聲。

「倒楣!」他盡量地大叫了一聲,出出悶氣。…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44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1)

聰明的牲口確乎知道人意,剛剛望見宅門,那馬便立刻放緩腳步了,並且和它背上的主人同時垂了頭,一步一頓,像搗米一樣。

暮靄籠罩了大宅,鄰屋上都騰起濃黑的炊煙,已經是晚飯時候。家將們聽得馬蹄聲,早已迎了出來,都在宅門外垂著手直挺挺地站著。羿(2)在垃圾堆邊懶懶地下了馬,家將們便接過韁繩和鞭子去。他剛要跨進大門,低頭看看掛在腰間的滿壺的簇新的箭和網裡的三匹烏老鴉和一匹射碎了的小麻雀,心裡就非常躊躕。但到底硬著頭皮,大踏步走進去了;箭在壺裡豁朗豁朗地響著。…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43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4)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39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3)

只見這樣的一進一退,一共有九回,大約是攻守各換了九種的花樣。這之後,公輸般歇手了。墨子就把皮帶的弧形改向了自己,好像這回是由他來進攻。也還是一進一退的支架著,然而到第三回,墨子的木片就進了皮帶的弧線裡面了。

楚王和侍臣雖然莫名其妙,但看見公輸般首先放下木片,臉上露出掃興的神色,就知道他攻守兩面,全都失敗了。

楚王也覺得有些掃興。

「我知道怎麼贏你的,」停了一會,公輸般訕訕的說。「但是我不說。」

「我也知道你怎麼贏我的,」墨子卻鎮靜的說。「但是我不說。」…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39pm — No Comments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2)

當墨子走得臨近時,只見那人的手在空中一揮,大叫道:

「我們給他們看看宋國的民氣!我們都去死!」(14)墨子知道,這是自己的學生曹公子的聲音。

然而他並不擠進去招呼他,匆匆的出了南關,只趕自己的路。又走了一天和大半夜,歇下來,在一個農家的簷下睡到黎明,起來仍復走。草鞋已經碎成一片一片,穿不住了,包袱裡還有窩窩頭,不能用,便只好撕下一塊布裳來,包了腳。不過布片薄,不平的村路梗著他的腳底,走起來就更艱難。到得下午,他坐在一株小小的槐樹下,打開包裹來吃午餐,也算是歇歇腳。遠遠的望見一個大漢,推著很重的小車,向這邊走過來了。到得臨近,那人就歇下車子,走到墨子面前,叫了一聲「先生」,一面撩起衣角來揩臉上的汗,喘著氣。…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y 25, 2018 at 2:3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