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五百多年前,有一個武士,名叫磯貝平太左衛門武連,是九州大名【注二】菊池氏的家臣。磯貝武連的祖先英勇尚武,磯貝也繼承了先輩們的尚武精神,勤練武藝、身強力壯。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他就在劍術、射箭和長槍上,擊敗了授業恩師,顯示出勇武嫺熟的武士才能。此後,在「永享之亂」【注三】中,磯貝武連又屢立戰功,威名顯赫。但後來菊池氏沒落,磯貝失去了主家,雖然他輕而易舉地就能投侍另一位大名,可他並不貪戀自我的功名,內心依然忠於前主家菊池氏。抱著「忠臣不仕二主」的念頭,他甘願放棄了世俗的一切,削髮出家,成為一名行腳僧,法號回龍。

儘管身披僧袍,但回龍仍保有武士的勇敢與熱忱。當年他藐視危險,如今依然故我。無論什麼季節,他都風雨無阻地四處傳法,沒有其他的僧人敢這麼做。那是個暴力橫行、無法無天的時代,單身行者,即便是僧侶,在路上的安全也毫無保障。

在回龍大師的首次長途旅程中,他曾經去過甲斐國【注四】。那天晚上,他孤身一人,翻越甲斐的群山,四周漆黑一片,抬眼不見人煙。他見夜色已深,就想在星光下度過漫漫長夜,正好路邊有一片草地,便和衣躺倒休憩。此時此地,也顧不得舒服與否,就算一塊光禿禿的岩石,對他來說也是一張好床,松樹根也算一個好枕頭了。他體魄強健,如鋼似鐵,從不畏懼露宿時風霜雨雪的侵襲。

一個樵夫打從路上經過,扛著一把斧頭,身背大捆木柴。當時回龍還沒有入睡,樵夫見他躺在荒野中,十分好奇,便停了下來,一言不發地盯著他。過了一會兒,樵夫用極度驚訝的口吻對回龍說:

「大師,您是什麼人?竟敢獨自一人躺在這種地方!這裡時常有許多鬼魂出沒,您不害怕那些多毛的妖物嗎?」

 

「朋友,」回龍輕鬆地答道:「我只是個雲遊四方的僧人,也就是俗話說的:『雲水僧』而已。如果多毛妖物是指狐妖、怪獸什麼的,我倒是一點也不怕。至於像這種人跡罕至的地方,其實我是挺喜歡的,因為很適合靜思。我已經習慣露天而眠了,並且還學會了不為自己的生活操心。」

「您真是個勇敢的人,大師。」那個樵夫道:「敢躺在這裡的人都不簡單!這個地方有一個糟糕的名字,非常糟糕的名字。我跟您說,就像俗話裡講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睡在這裡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儘管我家只有一間茅草屋,但還是請您趕快跟我回家吧。雖然沒有什麼吃的招侍您,但至少我家的屋頂能讓您毫無危險地睡上一覺。」

回龍見樵夫說得如此懇切,語氣又十分和善,便接受了他善意的邀請。樵夫領著他從一條捷徑穿越深山老林。這條小路崎嶇不平,險象環生,有時緊鄰懸崖,有時盤曲如蛛網,有時又四壁皆是巉岩。最後,回龍發現自己來到了山頂的一片空地上,當頭一輪滿月,清輝瀉地;眼前一間小小茅草屋,沐浴在如水月色之下。樵夫帶回龍來到屋後的一間小棚子裡,在那裡,有從臨近泉眼處用竹管引來的清水,兩個人在那裡洗了腳。離棚子不遠有一小片菜地,還有一片雪松和竹林。林後有一條小瀑布從高處飛流而下,在月光下如一匹白練垂掛懸崖。

【注一】 日本民問傳說,脖子會伸長但不脫離身體,或者頭顱與身體可以分離,並四處遊走的長頸妖怪,稱作「轆轤首」(ろくろ首),或「飛頭蠻」。其特徵是脖子伸縮自如,與井邊打水時控制汲水吊桶的轆轤頗為相似,故名。

【注二】 大名,日本封建社會佔有大量土地(通常都在萬石以上)的大領主。江戶時期採用「幕藩體制」,地方各國設藩,藩主亦稱大名。

【注三】 室町幕府第四代將軍足利義持去世後,因無子繼嗣,諸將決定其弟義教繼任將軍。關東管領足利持氏對此深為不滿,遂於一四三八年(永享十年)舉兵反叛幕府,後事敗自殺。「永享」是日本年號之一,時在一四二九年至一四四一年。

【注四】 甲斐國,屬東海道,亦稱為甲州,在今山梨縣。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