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食人鬼 (上)

昔時,禪宗有道高僧夢窗國師【注一】,曾孤身一人雲遊至美濃國【注二】化緣。美濃嶺脈綿延、山道崎嶇,夢窗不知不覺在山裡迷了路。他彷徨良久,始終尋不到出山的路徑,又找不到鄉人指引,失望之下,見黃昏已過,只得盤算著留在山中過夜,待次晨再覓出路。

日影西沉,粼粼餘暉中,夢窗突然望見山頂上有座孤零零的小廟,頗為陳舊,似乎荒廢己久,急忙趕了過去。破廟裡住著個年邁的老和尚,夢窗懇求他讓自己寄宿一晚,不料老和尚卻毫不猶豫地嚴詞拒絕了。不過,他另外給夢窗指點了一個去處,鄰近的山谷裡有個小村子,在那裡或許能找到食宿的地方。

夢窗無可奈何,唯有依照老和尚的指點,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個村子,村裡零散住著大概十一二戶人家。村民們聞知夢窗來意,欣然地帶他來到村長家。夢窗甫一進門,就見四五十個男子圍坐在正廳中,似乎正商議著什麼。隨即有人上前,將夢窗領到了隔壁的一個小屋裡,屋內被褥、乾糧俱全。夢窗此時已非常疲乏,飽餐一頓後,躺倒便睡,不久就進入了夢鄉。

子夜時分,突地從隔壁屋中傳來陣陣嚎哭聲,夢窗一驚而醒。過得片刻,紙門被輕輕拉開,一個後生提著燈籠進到屋裡,謙恭地行了一禮,說道:

「大師,深夜叨擾,在下實感不安。您風塵僕僕前來投宿,旅途勞頓,在下本當盡力招待,但有一事,有義務告知於您──家父,不幸於一個時辰前故去了。在下忝列家中長子,現已是一家之主。適才正廳中所坐者,皆是村里鄉鄰,專為家父守靈而來。

依照本地風俗,每當有人去世後,任何人都不得留在村中,只能留下亡者的遺骸。因此,我等即刻就要離開本村,到三里外的另一村去。而留有遺骸的死者家裡,當晚總會有不可思議之事發生──所以,雖頗難啟齒,但在下還是懇請大師,和我們一道去鄰村吧。那裡可以提供更好的食宿。

當然,大師乃得道高僧,您法眼觀來,妖魔鬼怪不過等閒,又何懼之有?倘若您不介意獨自與家父遺骸為伴,那麼此間屋子儘可供您歇息。不過,今晚除了您,絕不會再有人膽敢留下來了。」

夢窗聞言,答道:

「貴殿盛情厚意,老僧銘感在心。承蒙告知令尊辭世之消息,老僧雖略有疲乏,然誦經為亡者超度,卻是份所當為。先前聽你言語,本以為要在離去之前,請老僧為令尊誦經。既然別有緣由,那麼老僧就等貴殿離去後再唸吧!至於幽靈鬼怪之事,老僧並不畏懼,請您不必掛懷。我會在令尊身旁守候,直至天明。」

那後生聽了夢窗言之諄諄的一席話,欣喜感激之情溢於言表。不一時,家人和在正廳裡的村鄰們也都知道了此事,紛紛入屋來致謝。隨後,主人又說道:

「大師,留您獨自一人在此,我等心中實在抱歉萬分,但現在必須啟程了。村約規定,子夜過後,便不得再行停留。此處就請您多費心了。我們不在期間,如果您聽到或看到什麼怪異之事,等我們明晨歸來後,萬乞告知!」

 

言畢,一眾村人盡皆告辭離去,只剩下夢窗國師。他起身來到殮屍間,但見遺體前擺滿了供品,一盞小明燈熒熒燃照,便在屍首旁低聲誦起了「引導之偈」【注三】。誦偈完畢,夢窗盤腿而坐,冥想人定,逐漸四周一片空明,村子內更無絲毫聲響。

涼夜已深,周遭愈發靜寂。突然,一個巨大且模糊的黑影,無聲無息地飄進屋來。登時,夢窗感到自己四肢麻痹;喉嚨間也發不出聲來,只能僵坐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黑影飄到屍體旁;只見那黑影伸出手爪,如貓吃老鼠般抓住屍首,狼吞虎嚥地啃吃起來。從頭髮開始,繼而臉部、骨頭、四肢,甚至壽衣,都被飛快地吃了個精光。

妖怪吃完屍體後,又轉向祭奉的供品,也一口氣吃個乾乾淨淨。然後像來時一樣,無聲無息地飄走了……

次日清晨,當村人們返回時,大老遠就望見夢窗站在村長家門前等著大夥。大家逐一向夢窗行禮後,相繼入屋查看,但是竟無一人對屍體和供品的消失不見而感到意外。屋主對夢窗說:

「大師,大概昨夜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了吧?我們一直在擔心您,現在見您平安無恙,實在是太好了。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等十分樂意留下陪伴您,但本村村規卻必須遵行。如今,由於您的堅持,破除了這一規定,那妖怪必將得到報應。至於屍首和供品緣何不見的原因,想必您已看到了吧?」

於是,夢窗便將看到那個巨大而朦朧的影子啃食屍體的事情說了一遍,在場的人默默聽完,卻並不感到驚訝。屋主解釋說:

「大師,適才您所敘述的情形,與我們村里世代流傳下來的傳說完全一致啊!」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