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樵夫的頭顱說道:

「哎呀,這個半夜來的行腳僧,長得多肥啊!要是吃了他,咱們的肚子早就飽了……我太蠢了,不該跟他講那些話──讓他為了我的懺悔而去念什麼佛經。只要他在唸經,咱們就沒法靠近他。不過天快亮了,說不定他已經睡熟了……你們誰去屋子裡看看那傢伙在幹什麼。」


一顆年輕女子的頭顱,立即快速地朝茅屋飛去,輕盈得像隻蝙蝠。一會兒後,它慌慌張張地飛回來,驚恐地大喊道:

「那個行腳僧不在屋子裡,他走了!但那還不是最糟的,他還移動了主人的身體,我不知道他把身體弄到那裡去了。」

一言甫畢,茅屋主人的頭顱,在月光下鬚眉怒張,變得萬分猙獰。它雙眼圓睜,頭髮直豎,咬牙切齒,然後大喝一聲,淚落如雨,叫道:

「完啦,我的身體被移動了,再也連不上頭顱了,我要死了!這都是那和尚幹的!我死之前一定得抓住那和尚!我要撕碎他,把他吃掉!……我看到了,他就在這裡,就躲在樹後!快,把這個肥傢伙揪出來!」

說著,茅屋主人的頭顱率領其他四顆頭,向回龍的藏身處猛撲過來。強壯的回龍隨手拗斷一棵小樹當做武器,迎擊五顆瘋狂咬噬的頭顱。四個頭經不住擊打,飛逃而去。但那樵夫的頭儘管遭到多次重擊,卻還是絕望地不斷狠撲上來,最後咬住了僧袍的左袖。回龍抓住它的髮髻,連續重毆,那頭無法擺脫,發出一聲幽長的呻吟,隨即不再掙扎。它死了,但牙齒仍然緊緊咬住袖子。這種垂死前用盡全力的咬噬,使得回龍根本無法將它的下顎掰開。

 

樵夫的頭顱就這樣掛在回龍的袖子上,回龍回到茅屋後,那四個鼻青臉腫的轆轤首頭顱已經跟身體連到了一起,正縮成一團蹲在角落裡。看到回龍進屋,它們「哇」地一聲尖叫起來:「和尚來了,和尚來了!」慌忙從另一個門逃了出去,消失在樹林裡。

天光大白,回龍心知妖怪的力量只能在黑夜時存在,驚怖之心漸去。他看著掛在自己袖子上血肉模糊的頭顱,不禁笑道:「這個轆轤首也算是甲斐的土特產了!」接著,他收拾行李,從容不迫地下了山,繼續他的旅程。

 

他闊步前行,來到信濃國諏訪【注五】,大大咧咧地走在街上,那個頭顱一搖一擺地掛在他的肘間。女人們見到了無不昏厥倒地,小孩子則尖叫著四散奔逃,一群人吵嚷嚷地圍在他身邊,直到捕手(那個時代的員警)抓住他,把他投進了監獄。人們都認為那顆頭的主人,是被他謀殺致死的,死者在臨死前,用力咬住了僧人的袖子。捕手詢問回龍怎麼回事,回龍只是微笑著,一言不發。

在監獄裡度過一夜後,回龍被帶到地方官面前。地方官責令他對此事做出解釋,為什麼一個和尚,會在袖子上掛著一顆人頭?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帶著罪證,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

面對這些責問,回龍大笑著答道:

 

「大人,我沒法把這顆頭從我的袖子上扯下來,是它自己咬在上面的──這大違我的本意。我沒有任何過錯,因為這不是一顆人頭,而是一顆妖怪的頭。我殺死了這個妖怪,卻不是讓它流血而亡。我只是自衛罷了。」

然後他就把自己在樹林裡的全部經歷告訴給地方官──當講到與那五顆頭顱的戰鬥時,他忍不住發出了豪邁的笑聲。

但地方官和其他審訊者均神情嚴峻,他們認定回龍是一個身負血案的罪犯,所講的故事是在侮辱執法者的智商。因此,沒有過多審問,所有的官吏一除了一位年長的法官──一致同意判處回龍死刑。那位老法官在整個審判過程中都一聲不響,但是,等聽完同僚們的裁決後,他站起身來,說道:

「先讓我們仔細瞧瞧那顆頭吧。這是最關鍵的一點,卻沒有人提議。如果這和尚說的是實話,這顆頭本身就能作證──把頭拿上來!」

【注五】 信濃國,屬東山道,俗稱信州,在今長野縣。信濃地分南北,南部為諏訪,號稱神國,寺社林立。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