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20 Blog Posts (131)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下)

近年以來,日本社會對吸煙者的管制不斷嚴格,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政府機構在各處建立了吸煙專屬區,以制度、規定的方式去要求每一個吸煙者只能在那個區域內吸煙,其他地方,包括餐廳、酒店、廁所、公司等公共場所,一律禁煙。路過吸煙區,看見大家在那里排隊,擠著吸咽。突然間發現一個打扮相當奢侈的大哥嘴里叨著煙,懷里抱著幾包煙和幾瓶酒去收銀臺結賬。從他獨特的風格看,就是沒文化的土皇帝。

收銀臺的小姑娘看到客人抽煙勸告說:“先生,這里不能抽煙,請到旁邊的吸煙區抽。”土皇帝笑瞇瞇地回應說:“美女,你別生氣,我就是抽一會兒,沒事的。”我在旁邊看著,靠,那個男的真是的,一點紳士氣質都沒有………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August 31,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上)

在我看來,閑人與有錢人的生存態勢將決定中國的未來發展態勢。我一點都沒有誇張,希望讀者朋友們認真思考,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先說說閑人。



2010年的五一假期,我是在西安過的。5月1日早上跑步90分鐘,從經濟發達地高新區的酒店經西門跑到城墻內最中心的地方鐘鼓樓。西安城墻始建於隋代開皇二年(公元582年),在隋唐皇城基礎上經過歷代修葺,明代洪武初年向東、北延伸後擴建而成。…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August 31,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

人生是一座醫院,每個病人都渴望著調換床位。這一位願意面對著爐火呻吟,那一位認為在窗邊會治好他的病。 

我覺得我總是在我不在的地方才好,這個搬家的問題,我不斷地和我的心靈討論著。告訴我,我的心靈,已經冷了的可憐的心靈,去裏斯本居住怎麽樣?那麽天氣一定很熱,你會像蜥蜴一樣恢復活力。這座城市在水邊;人們說它是用大理石建造的,居民恨植物,拔掉了所有的樹。這風景正合你的口味;一處用光和礦物造成的風景,而且還有液體來反射!”



我的心靈不回答。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31,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嘆息》

我的靈魂,安靜的妹妹呀,飛向你的額頭,

鋪滿雀斑的秋天在那夢思悠悠,

飛向你天使般的眼睛,飄動的雲天,

就像憂郁的花園裏白色的噴泉

忠誠地,向著太空嘆息!

——向著蒼白純潔的十月惻隱的天空,

太空無邊的委靡映照在巨大的水塘,

它讓昏黃的太陽在死寂的水上…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August 31,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普蘭特·此刻的生活

如果天上的星辰一生只出現一次,那麼每個人一定都會出去仰望,而且看過的人一定都會大談這次經歷的壯觀,傳媒也一定會提前大做宣傳,而事後許久還大讚其美。星辰果真只出現一次,我們一定會早做準備,決不願錯過星辰之美。不幸的是它們每晚都閃亮,所以我們好幾個月都不願抬頭望一眼天空。

正如羅丹所說:「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不會欣賞每日的生活是我們最大的悲哀,其實我們不必費心地四處尋找,美本來是隨處可見的。可惜的是,生活中的此時此地總是被忽略,我們無意中預支了「此刻的生活」。想一想吧,早上還沒起床時,你就開始擔心起床後的寒冷而錯失了被子裡最後幾分鐘的溫暖;吃早餐的時候你又在想著開車上班的路上可能會堵車;上班的時候就開始設計下班後怎樣打發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kkogdugagsi 小木偶 on August 31,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田園喧嘩(上)

高粱葉打完了,準備拾豆子。豆子經霜才熟,收割時,豆葉都枯黃凋落了。豆子熟透了,豆莢會炸開,把豆粒彈出來,種豆的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割豆也和割麥一樣,急如燃眉。他們雖然愛惜滿地的豆葉,只能草草收拾一下,剩下的,秋風吹得滿地亂滾,就是無主財物了。拾豆子所得寥寥,重要的是摟豆葉。

摟,讀平聲,伸開五指把東西聚攏過來,湊到一塊兒。摟豆葉當然不靠手指頭,它有專用的工具,把竹子劈成細條,一端成鉤,作扇面形排列,叫Par。我從《國音字典》上查出耙、筢、鈀,看註都不能摟豆葉。使用時,繩子套在肩膀上,滿地拉著走。這時田野荒涼,秋風淒冷,回味拾麥、打高粱葉子、拾豆子的景況,頗有繁華成空的滋味。…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31, 2020 at 10:30am — No Comments

王鼎鈞·《昨天的云》序

我聽說作家的第一本書是寫他自己,最後一本書也是寫他自己。

“第一本書”指自傳式的小說,“最後一本書”指作家的回憶錄。

我曾經想寫“第一本書”,始終沒寫出來。現在,我想寫“最後一本書”了。

從前乾隆皇帝站在黃鶴樓上,望江心帆船往來,問左右“船上裝的是什麽東西”,一臣子回奏:“只有兩樣東西,一樣是名,一樣是利。”



這個有名的答案並不周全,船上載運的東西乃是四種,除了名利以外,還有一樣是情、一樣是義。…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31, 2020 at 9:00a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10 人間。人間一群故事在流傳

一群故事流傳在人間兇兆吉兆的時刻尚恨不及

萬劫不復又添進你的罪孽

被審去千年

歌頌罪孽這周而復始蠱惑人心的可惡習俗

 

誰滯留人間,又被誰的細節

肢解

並寫著一群故事脫下歷史的外衣落荒而逃…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9 眼睛的對證

以一隻眼睛打探你的井底

歲月生出水仙的根鬚

隔著樂而不淫的兩個世界那西蘇思憔悴在自審的界面溺斃

罪過罪過,誰鬼影幢幢誰認錯同一個身份

希臘美少年

 

以另一隻眼睛秘而不宣

將幻想吊在井臺上…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8上帝的自白

誰於漆黑的早晨漏網,誰單行於一條路

誰將一片風景暴露

誰犯下白日案

在同一個地點侵入世襲的領地

誰佐證誰的前科

 

誰將風哭得遮天蔽日,揮淚如雨

誰瀑下前衛的短髮…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6 歌的瞬間

平原的綠洲

你的形態長在誰似是而非的景色之外

稻草人讓風識破

遍野的偶像啊,古墳塋之花為誰綻放

誰藏在那里孕育你的祖輩

父親尋找著誰的

孩子

你無路可行從正午被帶回紅榴花開的子夜…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7幽會

誰在幽會時分迂回,那前塵所落之處

疑問的聲音哭誰的春夢

你繚繚繞繞糾纏火的異性

火搖身一變

繼而是水對火的臨摹

水與火的長度不可捉摸並被你手持,距離標出關於你的蹤跡

最津津有味的答案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5 謫放者

輾轉悱惻面對羞於見人的回憶

攜木枷出門

將一板面孔刻進身世妳犹如

聖徒

臉色發青

 

謫放是學問可能的自我轉移

誰穿過無法的測度

誰穿過停放玫瑰的靈柩…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四川地震:紀念與反思(下)

再談反思。

就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而言,反思其實無處不在、無時不有。我們不應害怕反思,相反,我們需要經常反思。對於四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災工作來說,中國政府與人民的偉大是一回事,活人的反思則是另一回事,兩者並不構成矛盾。地震的確是天災,但天災不一定都會帶來死亡和損失。既然人類不得不與自然共存,那就要學會如何與它打交道。

地震中倒塌的建築,是否包含了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危房?針對自然災害的預防機制是否到位?針對突發事件的應對機制是否啟動?公民的防患意識是否達到了應有水平?一旦知道地震發生,官方和民間如何應對?城市或農村的規劃以及基礎設施是否合格?對這些問題的反思,目的都是為了在下次地震發生時盡最大可能避免生命和財產的損失。…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August 30, 2020 at 3:00am — No Comments

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四川地震:紀念與反思(中)

由此可見,無論是媒體還是老百姓,日本人對本次四川大地震采取的態度具有比較明顯的傾向,即對於直接遭受巨大傷害的老百姓表示同情,對於國家建設遭到損害的政府方面表示質疑。日本政府在大地震發生後,始終緊密關注鄰國的動態,盡量提供各種援助。

除了關注災區災民的動態之外,我比較關注這次大地震發生後,中日關係將如何的問題。

眾所周知,本次大地震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剛剛結束對日國事訪問,回到北京的第三天發生的。中日兩國社會及人民還未離開“暖春”的餘音,大災害就突然發生。在這種情況下,兩國政府為了維持良好健全的關係,必然試圖互相“示好”,日本國民積極關心中國、同情中國人,中國人民也主動感謝日本政府的援助、日本人的關懷。…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August 30, 2020 at 2:00am — No Comments

倪志娟·拐杖

一切都在變軟,包括他手中的拐杖

每當他開口

就聽見流水的聲音

沙子的聲音

偶爾停駐,他已握不住

身體中的雲團

很多人以為他悟透了某種玄機

他不辯解

最後一幕,是他獨自歸去…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29,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港口

對於一顆卷於生活的鬥爭的靈魂來說,港口是一個迷人的居所。天之廣闊,雲之變動不居的結構,海之變幻不定的色彩,航標燈之明滅,這一切都是一個棱鏡,特別適合愉悅眼睛,並使之永不厭倦。修長的船身,復雜的帆索,浪使之和諧地搖晃,在人心裏保持著節奏和美的興趣。尤其是,對一個既沒有好奇心又沒有野心的人來說,躺在平臺上或俯在防波堤上觀望那些人東奔西走,真有一種神秘而高貴的樂趣,有的走了,有的回來了,他們還有力量去渴望,還想旅行或發財。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28,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馮夢龍《情史》申屠氏

宋朝長樂人申屠氏,是申屠虔的女兒。她長大後,美麗而嬌艷,羨慕孟光的為人,給自己起名叫希光。她頗有天資,聰穎異常,十八歲能屬文,讀書一過,即能成誦。沒有人不誇獎她的。申屠氏的兄長去海上打魚,她作一首詩送哥哥道:

 

生計持竿二十年,茫茫此去水連天。

往來酒灑臨江廟,晝夜燈明過海船。

霧裏鳴螺分港釣,浪中拋纜枕箱眠。

莫辭一掉風波險,平地風波更可憐。…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August 28,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1)

讓我們把第十八圖中的那三個澳洲盾牌,照土人攜帶時一樣地直放起來,觀察一下最上面的那個是橫直兩面都完全對稱的,直面的花紋在數目上卻不相等。這種特點在澳洲和歐洲都很流行,21 可以給我們的推論以一種證據。



這些盾牌上橫斷面的對稱花紋,和動物身上的橫斷面對稱花紋恰正一樣。我們雖然知道原始裝潢藝術是從自然界學得這些對稱花樣的原則的,但是,不能就此斷定沒有其他的來源。我們在本章的開頭,就講過用具和武器一定要在形式上對稱才為合用;用具既有對稱的形式,進一步自有對稱的裝飾。對稱的原則自有其直接而廣大的基礎,因為沒有一個民族間會沒有對稱的藝術的;澳洲盾牌的雕花者無疑和雅典、巴特農(Parthenon)的建築師是一樣地認識對稱的價值。…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August 27, 2020 at 4:30pm — No Comments

倪志娟·致哲學課上的大學生

忍受雄辯的追逐,需要勇氣

在此之前,你們

並未找到自己

沿著生疏之詞搭建的

虛幻臺階

無數個方向,無限的

輕飄飄的時光

“我思故我在”,是其中一種

但遠遠不夠…

Continue

Added by 就是冷門 on August 27, 2020 at 11:05a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