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答案也好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沒答案也好'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絲經 庫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家  在這裡
  • 哆啦A夢 在沙巴

Gifts Received

Gift

沒答案也好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沒答案也好's Page

Latest Activit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8)

敘事細節的豐富性展現在這里,其間有一種喬叟的坎特伯雷故事和薄伽丘《十日談》故事展現的“虛構的逼真”。關於細節的關聯與互指輾轉於通感模式我不再多言。我要強調的是,逗弄小孩與打望並臆想粉子出自同一欲念,都是弗洛伊德的“性”的行為模式。基於這一欲念的敘事被宋煒切入布萊克所說的“肉體理解力”層面。我們不需要借助想象力的經驗方式就能感受宋煒的快感——宋煒意欲達成這樣的敘事效果。如果這也算是一種戲謔之筆,宋煒將要把我們領入“一種意義的永恒離題”(保羅-德曼),也就是欲使敘事放棄旨歸。我們別忘了薄伽丘是如何嘲…See More
Sep 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7)

(三) 就語言格調而言,《土主紀事》仍顯現了《家語》中的那個委身俗世之間淩於俗務之上“一派清明”的“白衣人”,續上了《家語》中山寨的清韻和白衣人心頭的喜樂。《土主紀事》穿越時空對《家語》的反照,可以令人想見宋煒八十年代寫作的苦心孤詣和其構造的黑白世界的牢固程度,也可以想見他對下南道這個最初願鄉的棄離有著隱秘的矛盾性。經驗的起點總是如此魂牽夢繞,令出離者心有不甘。我們不妨像領略《家語》組詩那樣領略下《土主紀事》開篇這美不勝收的清冽文字: 如是我聞:昔在土主國,佛祖帳下一個單身的女菩薩,寡居在遠而又…See More
Aug 30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6)

自上世紀末以來,這種席卷城鄉的“逐金”的時代狂潮我們多麽熟悉。農民嗅到也看到了土地之外的黃金,大舉湧入城市;最偏遠之地,工廠也紛紛生根開花。房地產業在近三十年中上演著不可遏止的激情。生存中的人,誰也不希望他的辛勞被邊緣化,即便廉價的勞力,也比依附農耕顯得有價值。他們在匆忙中獲得的清晰的生命意圖,正如本雅明在自己的時代和波德萊爾的時代所看到的,“甚至連被遺棄的女人和流浪漢都在鼓吹一種井井有條的生活,譴責自由化,並反對除金錢以外的一切東西。”(8)作為一個觀察者和寫作者,宋煒出離下南道來到都市,與他…See More
Aug 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5)

 (一) 無論讀薄伽丘還是卡夫卡,讀波特萊爾還是本雅明,我的頭腦中都會出現中國的作者。我讀艾略特、奧登,就會去想我們當中有哪一位詩人堪比其視野;讀里爾克,就會想起某位詩人亦有如此的端儀和穩健的寫作姿態;讀葉賽寧,就想在我們當中找一個溫軟又清臒的美的替身。誠然,有許多是無法對應的,策蘭能對應誰?史蒂文斯能對應誰?我們的印刷廠會走出另一個惠特曼麽?我們的博物館能孕育一個叫博爾赫斯的遺忘大師嗎?如此熱衷於比照有時令我痛苦。就像在血親之外尋找遺傳比對信息,會有多少失意和渺茫。現在我仍不時遠眺西方,想著赦…See More
Jul 30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4)

(下) 引言 史詩,已死。這並非此時宣告,而是數個世紀以來,我們已經看到這一歷史消亡痕跡。當然你可以反駁。譬如,二十世紀的普魯斯特和喬伊斯仍寫出了史詩,哈特-克萊恩、艾略特的一些作品也具有史詩的品質。你甚至認可當代本民族的一些作家,譬如張承志、張煒、韓少功、陳忠實、阿來、莫言、余華等等,他們作品具有史詩品質。但是固執一點,人神共舞是非同一般的智力遊戲,像排演上帝的消遣。史詩遵循著時間配份。當人類生產技術進步到一定時候,史詩就如同蛇褪去的老皮。至於新生的蛇皮有沒有史詩性,我們只能說,傳承是生命的上…See More
Jun 25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3)

我的理解是,宋氏兄弟在這樣一種敘述語態中建構個人的時間性。這種構建個人時間性的理由,不妨借助一下漢娜-阿倫特對瓦爾特-本雅明的觀察:“對過去本身的酷愛誕生於對現世的鄙夷”。按照馬丁-海德格爾的思路,宋氏兄弟或許也同樣在個人時間的建構中,“聆聽未完全消逝於過去卻思考著當前的傳統”(海德格爾《康德關於存在的論題》)。請注意其中“思考著當前”五個字,也就是說,聆聽傳統(歷時)乃是現時聽力,基於當下處境(及某種再生能力)考慮。從語言的色彩效果上看,宋氏兄弟的敘述並非陰翳,也不明媚。“我”,家人,家事,不…See More
Jun 6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2)

客有心來看我,我亦有心迎候。敘事最後落在“打一局無心的字牌”上。這大概要算是“天下無新事”的隱語吧。掀開門簾的是客,也是讀者。讀者隨客掀開門簾,想一探敘事謎底。那麽主客要打的“牌”是什麽呢?有關“侯客”的敘事,也是作者完成一首敘事短詩的形式陳述。主人在揭秘一首無為之詩是怎麽寫出來的呢。“無心的字牌”與這首候客之詩達成互文關系。語言藝術,因其無為而有所慰藉。候客之事能有什麽事呢,若無其事。宋氏兄弟將這組詩名為“家語”而非“家事”,是否隱含偏向“說”的意趣,亦即詩的語言形式意趣呢?從盧卡奇的視角來看…See More
May 2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1)

(上) 宋煒是個詩人。詩人也能講故事。講故事的方式千差萬別。講短故事的詩、講長故事的詩曾大放異彩。九十年代及更早的時候,我就知道四川宋氏兄弟詩人,但沒有讀過他們的詩。也許在某些詩選本中遇見過但沒在意。二十多年過去,據說哥哥宋渠已不再寫詩,弟弟宋煒仍在寫;又聽說宋煒在重慶市區內,深居簡出,我曾找幾位重慶詩人打聽,鮮有人知——這是在2016年6月10日我偶然讀到宋渠宋煒的一組詩後。這組詩一共十首,總題為《家語》,均作於1987年。其時宋氏兄弟二十三四歲的年紀。宋氏兄弟這組詩我讀成講故事的詩,更限制一…See More
May 1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7)

第一節中,第一句恢復到修訂版1。第二句修改幅度較大,“飛船”改為“充氣飛船”,表述更為具體,呼應後面的“膨脹”,同時前面的量詞改“只”為“條”,顯示飛船的具體形狀。第三句,保留修訂版2“滑行著”,後半句則恢覆為原版表述,同時將書面化的“穿越”改為略微平實的“穿過”。充盈內容的同時,節奏再次得到延緩。第二節,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審查官”一詞的完全確定,因為這個職位與審查制度相輔相成,它的文化含義和社會含義比較固定。其次,“猴子”處所再次調整為原版的“柵欄”。根據我的猜測,這可能是由於原文謹慎的推動,…See More
May 15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6)

第二節中,第一句原版“檢察官”,修訂版1“審查官”,改為修訂版2“檢查官”。雖然檢查的內涵變得更加清晰,但是“審”的嚴厲性就此終結。第二句,把修訂版1“言辭”改成修訂版2“言詞”。按照現代漢語語法規則,兩個詞通用。但是如果非要強調二者的差異,那麽可能就是,前者帶有一定的修辭意義,後者僅僅指陳詞匯。特朗斯特羅姆在《自1979年3月》中就曾經反覆強調過“語言”和“詞”的差異。李笠對詞語的反覆琢磨與選擇,及其個人的詩人身份,都比較符合特朗斯特羅姆心中的譯者標準,“人可以和要翻譯的詩取得自我確認,而認識…See More
May 3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5)

第三節中,“請回味句中的含義”和“請讀句外之意”的語義基本相同,但是形式色彩存在明顯的差異:“回味”帶有修飾性與強調重新體驗的意味,而“讀”則比較直接;“句中的含義”,強調字里行間的潛在內涵以及上下文的聯系,而“句外之意”則是中文“言外之意”的翻版。在這里我要著重強調,我們的分析注意的只是表達差異,以及不同語言形式帶來的不同閱讀效果,並不謀求對形式本身的優劣得所做出判斷。詩歌語言極為微妙,稍有不同,都會構成形式與效果的雙重差異。因此在譯本之中,每一個中文詞的挑選其實都是對母本不同側面的精心呼應。…See More
Apr 24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4)

3.修訂譯本的語言要求以及針對真實的努力 在2011年10月6日特朗斯特羅姆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李笠修訂《致防線背後的朋友》,標題改為《給防線背後的朋友》。“致”和“給”的詞語差異不大,但仍存在細微的區分:前者比較文學化,後者比較生活化。分節數字序號則由阿拉伯數字改為中文小寫數字。 一給你的信寫得如此枯澀。而我不能寫的像只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最後滑行著從夜空消失二信落在審查官手中。他打開燈燈光下,我的言辭像籠里的猴子飛躥抖動,靜立,露出牙齒!三請讀句外之意。我們將在兩百年後相會那時旅館墻上的麥…See More
Mar 16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3)

“防線”的確切意思是什麽?參照羅賓·弗爾頓的英譯本To Friends behind a…See More
Mar 9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2)

從技術特征來說,特朗斯特羅姆的技術與策蘭的技術之間似乎更易溝通一些,因為他們都是那麽隱蔽,只不過隱蔽方式有所不同。特朗斯特羅姆的技術隱蔽方式,既具有深度意象的東西,又帶有超現實主義的痕跡。比如《果戈理》中“彼得堡和毀滅位於同一緯度。”[6]10《上海的街》中“這里每人背後都有一副十字架,它飛著追趕我們,超越我們,和我們結合/某個東西在背後跟蹤我們,監視我們,並低聲說:‘猜,他是誰!’”…See More
Mar 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1)

在歷史與語言的交匯之中——以特朗斯特羅姆的中文譯本個案為中心摘要:本文通過比較由於譯者李笠反覆修訂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中文譯本而生成的四種版本之間的文本差異,闡釋特朗斯特羅姆的詩歌寫作不僅具有歷史性,且以多種隱蔽的語言方式呈現,進而論述詩歌翻譯之中歷史性與創造性的具體表現。同時揭示,這種歷史與語言的雙重交匯其實正是我們“通向現實的新途徑”。這一新途徑,既直接通向我們處身其中的新鮮而荒謬的社會現實,也曲折地通向我們朝思暮想的新鮮而特殊的藝術境界。 1.對特朗斯特羅姆的翻譯、誤讀及其…See More
Feb 14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劉波·如何面對靈魂缺席的詩歌時代

一個詩人,無論你在姿態和宣言上表現得多麽先鋒,多麽前衛,那也只是表象而已,或者因瞬間的激情使然,一旦這種先鋒在遭遇現實時,它是否能經得起讀者的檢驗?是否能經得起生活本身的考量?這些命題,可能才是先鋒詩歌得以存在並持續堅韌的前提。現在,我們看到的很多所謂的先鋒,充其量都只是口號性的、華眾取寵的偽先鋒。而真正的先鋒,它應該是關乎現實與理想,聯於心靈和精神。脫離了現實與心靈來談先鋒,或許只是一場虛幻的期待,過眼雲煙而已。70後詩人朵漁在一次訪談中,對此曾有過清晰的表達,我們可以將其當作對先鋒詩歌與詩人…See More
Feb 1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荷爾德林詩選·悼詞

我每天走著不同的道路,時而 走向林中的草地,時而到泉邊,時而到薔薇盛開的山巖上,從山上眺望原野;可是,麗人啊,日光下到處看不到你, 微風中消失了那些語言,溫柔的語言,從前我在你身旁 ……是!你已遠去了,幸福的面龐! 你的生命的妙音絕響了,我再也聽不到了,哎!你們而今安在,迷人的歌唱,從前曾經用天神的寧靜安慰我心靈的歌唱? 多麽久遠!哦,多麽久遠!青春衰老了,甚至在當時對我微笑過的大敵也面目全非了。哦,別了!我的靈魂每天離開你, 又回到你身邊,我的眼睛為你流淚,它又炯炯地向著你所停留的那邊眺望。約…See More
Oct 23, 201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荷爾德林詩選·獻給命運女神們

萬能的女神們!請假我一個夏季,一個秋季,讓我的詩歌成熟,那麽,我的心兒,滿足於這甘美的遊戲,就樂願死去。這顆心靈,在生時不能獲得它那高貴的權利,死後也不會安寧;可是,有一天,這神聖的事業,深藏在我心中的詩歌獲得完成,那麽,冥府的沈寂,歡迎你來吧!我將會滿足,即使我的樂器沒有伴我同住;我只要有一天過著神的生活,我就更無他求。錢春綺 譯約翰.克里斯蒂安.弗利德利希.荷爾德林(Johann Christian Freidrich…See More
Oct 19, 201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荷爾德林詩選·浮生的一半

懸掛著黃梨長滿野薔嶶的湖岸映在湖裏可愛的天鵝你們吻醉了把頭浸入神聖冷靜的水裏可悲啊,冬天到來 我到哪裏去采花 哪裏去尋日光和地上的蔭處?四壁圍墻冷酷而無言,風信旗在風中瑟瑟作響。1804年See More
Oct 18, 2017
沒答案也好 commented on 沒答案也好's blog post 愛墾雲端藝廊: 中藥故事館
"生薑 上古時代的一處森林裡,有一個背著布袋的男人,額角滴下斗大的汗水,剛才吞下的菇蕈,似乎正在發揮毒性,使他腹痛如絞。 為了幫部落子民找出可用的草藥,他只能以身犯險,即使曾經一週內中過七十二毒,仍堅持日嘗百草。不過這朵菇蕈的毒性似乎不可小覷,他突然覺得,或許自己將命喪於此也說不定。 他拖著沉重的身體,挨著一棵大樹緩緩坐下,腹中刀割般的痛苦,讓他不一會兒就失去意識了。…"
Oct 16, 2017

沒答案也好'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沒答案也好's Blog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8)

Posted on August 7, 2018 at 9:08am 0 Comments

敘事細節的豐富性展現在這里,其間有一種喬叟的坎特伯雷故事和薄伽丘《十日談》故事展現的“虛構的逼真”。關於細節的關聯與互指輾轉於通感模式我不再多言。我要強調的是,逗弄小孩與打望並臆想粉子出自同一欲念,都是弗洛伊德的“性”的行為模式。基於這一欲念的敘事被宋煒切入布萊克所說的“肉體理解力”層面。我們不需要借助想象力的經驗方式就能感受宋煒的快感——宋煒意欲達成這樣的敘事效果。如果這也算是一種戲謔之筆,宋煒將要把我們領入“一種意義的永恒離題”(保羅-德曼),也就是欲使敘事放棄旨歸。…

Continue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7)

Posted on August 7, 2018 at 9:07am 0 Comments

(三)

 

就語言格調而言,《土主紀事》仍顯現了《家語》中的那個委身俗世之間淩於俗務之上“一派清明”的“白衣人”,續上了《家語》中山寨的清韻和白衣人心頭的喜樂。《土主紀事》穿越時空對《家語》的反照,可以令人想見宋煒八十年代寫作的苦心孤詣和其構造的黑白世界的牢固程度,也可以想見他對下南道這個最初願鄉的棄離有著隱秘的矛盾性。經驗的起點總是如此魂牽夢繞,令出離者心有不甘。我們不妨像領略《家語》組詩那樣領略下《土主紀事》開篇這美不勝收的清冽文字:

 

如是我聞:昔在土主國,…

Continue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5)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0:04pm 0 Comments

 (一)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