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帶點酸
  • Setiawan, 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柚子帶點酸's Friends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Gifts Received

Gift

柚子帶點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柚子帶點酸'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聶魯達《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it is as though you were absent,我喜歡你是寂靜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樣, and you hear me from far away, and you voice does not touch you。你從遠處聆聽我,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 It seems as though your eyes had flown away好像你的雙眼已經飛離遠去。 and it seems that a kiss had sealed your mouth。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了我的靈魂, As all things are filled with my soul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 you emerge from the things, filled my soul。充滿了我的靈魂 You are like my soul, a butterfly of dream,你像我的靈魂,一隻夢的蝴喋, and you are like the…See More
Jul 18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顧城《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

——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 也許我是被媽媽寵壞的孩子我任性 我希望每一個時刻都像彩色蠟筆那樣美麗我希望能在心愛的白紙上畫畫畫出笨拙的自由畫下一隻永遠不會流淚的眼睛一片天空一片屬於天空的羽毛和樹葉一個淡綠的夜晚和蘋果 我想畫下早晨畫下露水所能看見的微笑畫下所有最年輕的沒有痛苦的愛情她沒有見過陰雲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顏色她永遠看著我永遠,看著絕不會忽然掉過頭去 我想畫下遙遠的風景畫下清晰的地平線和水波畫下許許多多快樂的小河畫下丘陵——長滿淡淡的茸毛我讓他們挨的很近讓它們相愛讓每一個默許每一陣靜靜的春天的激動都成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還想畫下未來我沒見過她,也不可能但知道她很美我畫下她秋天的風衣畫下那些燃燒的燭火和楓葉畫下許多因為愛她而熄滅的心畫下婚禮畫下一個個早上醒來的節日——上面貼著玻璃糖紙和北方童話的插圖 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我想塗去一切不幸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我想畫下風畫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嶺畫下東方民族的渴望畫下大海——無邊無際愉快的聲音 最後,在紙角上我還想畫下自己畫下一隻樹熊他坐在維多利亞深色的從林里坐在安安靜靜的樹枝上發…See More
Jul 16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有些人我們一直在錯過》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借口推脫,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卻想著以後再說,要說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有些事有很多機會做的,卻一天一天推遲,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沒機會了。有些愛給了你很多機會,卻不在意沒在乎,想重視的時候已經沒機會愛了。 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 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最後自己想來想去竟然也搞不清當初是什麼原因分開彼此的。 然後,你忽然醒悟,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See More
Jul 7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花園》(4)

大雨忽然來了。一個青色的閃照在槐樹上,我趕緊跑到柴草房里去。那是距我所在處最近的房屋。我爬上堆近屋頂的蘆柴上,聽水從高處流下來,響極了,訇——,空心的老桑樹倒了,葡萄架塌了,我的四近越來越黑了,雨點在我頭上亂跳。忽然一轉身,墻角兩個碧綠的東西在發光!哦,那是我常看見的老貓。老貓又生了一群小貓了。原來它每次生養都在這里。我看它們攢著吃奶,聽著雨,雨慢慢小了。 那棵龍爪槐是我一個人的。我熟悉它的一切好處,知道哪個枝子適合哪種姿勢。雲從樹葉間過去。壁虎在葡萄上爬。杏子熟了。何首烏的藤爬上石筍了,石筍那麼黑。蜘蛛網上一隻蒼蠅。蜘蛛呢?花天牛半天吃了一片葉子,這葉子有點甜麼,那麼嫩。金雀花那兒好熱鬧,多少蜜蜂!波——,金魚吐出一個泡,破了,下午我們去撈金魚蟲。香櫞花蒂的黃色仿佛有點憂郁,別的花是飄下,香櫞花是掉下的,花落在草葉上,草稍微低頭又彈起。大伯母掐了枝珠蘭戴上,回去了。大伯母的女兒,堂姐姐看金魚,看見了自己。石榴花開,玉蘭花開,祖母來了,“莫掐了,回去看看,瓶里是甚麼?”“我下來了,下來扶您。” 槐樹種在土山上,坐在樹上可看見隔壁佛院。看不見房子,看到的是關著的那兩扇門,關在門外的一片田…See More
Jun 18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花園》(3)

我為一隻鳥哭過一次。那是一隻麻雀或是癩花。也不知從甚麼人處得來的,歡喜的了不得,把父親不用的細篾籠子挑出一個最好的來給它住,配一個最好的雀碗,在插架上放了一個荸薺,安了兩根風藤跳棍,整整忙了一半天。第二天起得格外早,把它掛在紫藤架下。正是花開的時候,我想是那全園最好的地方了。一切弄得妥妥當當後,獨自還欣賞了好半天,我上學去了。一放學,急急回來,帶著書便去看我的鳥。籠子掉在地下,碎了,雀碗里還有半碗水,“我的鳥,我的鳥吶!”父親正在給碧桃花接枝,聽見我的聲音,忙走過來,把籠子拿起來看看,說“你掛得太低了,鳥在大伯的玳瑁貓肚子里了”。哇的一聲,我哭了。父親推著我的頭回去,一面說“不害羞,這麼大人了”。 有一年,園里忽然來了許多夜哇子。這是一種鷺鶩屬的鳥,灰白色,據說它們頭上那根毛能破天風。所以有那麼一種名,大概是因為它的叫聲如此吧。故鄉古話說這種鳥常帶來幸運。我見它們吃吃喳喳做窠了,我去告訴祖母,祖母去看了看,沒有說什麼話。我想起它們來了,也有一天會像來了一樣又去了的。我盡想,從來處來,從去處去,一路走,一路望著祖母的臉。 園里什麼花開了,常常是我第一個發現。祖母的佛堂里那個銅瓶里的花常常…See More
May 22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花園》(2)

蟋蟀已經變成大人玩意了。但是大人的興趣在鬥,而我們對於捉蟋蟀的興趣恐怕要更大些。我看過一本秋蟲譜,上面除了蘇東坡米南宮,還有許多濟顛和尚說的話,都神乎其神的不大好懂。捉到一個蟋蟀,我不能看出它頸子上的細毛是瓦青還是朱砂,它的牙是米牙還是菜牙,但我仍然是那麼歡喜。聽,哪里?這兒是的,這兒了!用草掏,手扒,水灌,謔,蹦出來了。顧不得螺螺藤拉了手,撲,追著撲。有時正在外面玩得很好,忽然想起我的蟋蟀還沒餵吶,於是趕緊回家。我每吃一個梨,一段藕,吃石榴吃菱,都要分給它一點。正吃著晚飯,我的蟋蟀叫了。我會舉著筷子聽半天,聽完了對父親笑笑,得意極了。一捉蟋蟀,那就整個園子都得翻個身。我最怕翻出那種軟軟的鼻涕蟲。可是堂弟有的是辦法,撒一點鹽,立刻它就化成一攤水了。 有的蟬不會叫,我們稱之為啞巴。捉到啞巴比捉到“紅娘”更壞。但啞巴也有一種玩法。用兩個馬齒莧的瓣子套起它的眼睛,那是剛剛合適的,仿佛馬齒莧的瓣子天生就為了這種用處才長成那麼個小口袋樣子,一放手,啞巴就一直向上飛,決不偏斜轉彎。 蜻蜓一個個選定地方息下,天就快晚了。有一種通身鐵色的蜻蜓,翅膀較窄,稱“鬼蜻蜓”。看它款款的飛在墻角花陰,不知甚麼道…See More
Apr 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汪曾祺《花園》(1)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園是我們家最亮的地方。雖然它的動人處不是,至少不僅在於這點。 每當家像一個概念一樣浮現於我的記憶之上,它的顏色是深沈的。 祖父年輕時建造的几進,是灰青色與褐色的。我自小養育於這種安定與寂寞里。報春花開放在這種背景前是好的。它不至被曬得那麼多粉。固然報春花在我們那兒很少見,也許沒有,不像昆明。 曾祖留下的則幾乎是黑色的,一種類似眼圈上的黑色(不要說它是青的)里面充滿了影子。這些影子足以使供在神龕前的花消失。晚間點上燈,我們常覺那些布灰布漆的大柱子一直伸拔到無窮高處。神堂屋里總掛一隻鳥籠,我相信即是現在也掛一隻的。那隻青襠子永遠瞇著眼假寐(我想它做個哲學家,似乎身子太小了)。只有巳時將盡,它唱一會,洗個澡,抖下一團小霧在伸展到廊內片刻的夕陽光影里。 一下雨,什麼顏色都郁起來,屋頂,墻,壁上花紙的圖案,甚至鴿子:…See More
Feb 8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感覺》

黃昏時聽音樂是種特殊享受。那當兒,暮色濃深,屋里的一切都迷蒙模糊,沒有什麼具體清晰的形像映入眼簾,攪亂頭腦; 心靈才能讓聽覺牽著,夢遊一般地飄入音樂的境界中去。哎,你是不是也有此同感?我這感覺既強烈又奇妙,以致我懷疑自己有點神經質。記得那次絕對是個黃昏,大概聽舒曼的《夢幻曲》吧!家里只我自己,靜靜的空間灌滿了那深沈而醉心的琴音。屋子的四角都黑了,窗前的東西變成一堆分辨不清的影子,只有窗玻璃上還依稀映著一點淡淡的桔色的夕照。…See More
Dec 18,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周曉楓《浮雲舊事溫柔》(下)

生活被駁雜的事物充斥著,我們必須透明如嬰兒,有些美感才能穿越重重塵埃,到達我們心靈的頂端。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上帝才派有些人來接近我們的軌跡,幫助我們掃除歲月的塵沙,讓我們在明凈如水的眼光里,再次感謝生活。“偶爾的厭世反倒是一種救贖”——你感傷而乾凈的思想是我的拂塵。只要我還在欣賞如你這樣的人,就代表我依然無限遙望著完美的方向。 我知道在形容詞的競技場上,完美的奔跑速度最快,任何人永遠也追不上——但是這有什麼關係呢?…See More
Dec 14,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周曉楓《浮雲舊事溫柔》(上)

我記得你離開的那個夜晚。20多年的經歷精簡在幾件行李中,這時候,你的護照比你本身更能說明和代表你自己。飛機停泊在跑道上,它將飛越地圖上的一片藍色,把你帶到另一方國土——就像童年的紅蜻蜓,飛過小溪,落到對面的草地上,讓我只能眺望。機場的陽臺很寬大,好像必須如此,才能盛的住那些揮別的姿態。站在機場的陽臺上,我眺望著這個夜晚明明滅滅的燈火。誰說的,一盞燈下罩著一個情感的故事。風里望去,那些燈都有些顫抖,像遊走的燈籠被莽撞的孩童提著。小時侯,一陣突然的風,常讓孩子失手燒了手里的燈籠——情感如此不堪吹拂。那個晚上,我一直執著的想:在這個世界上,你是我最不能失手的親人。 時間湍流過去,空間端居下來。因為離你遠了,遠到一個非常客觀的距離,昨天才可能被歲月逐句推敲。認識你的時候我17歲。也許人是不必太敏銳的,情感不應是過量的,像一個圓,它的面積越大,與這世界的接觸面也越大,對立和衝突也越多。有些人清簡如一枚句號,在微小的佔有里卻充滿自足。17歲的我缺乏足夠的生活技巧,我的願望總是徑直指向它想抵達的目的;我並且格外敏感,對那些纖細的美好過目不忘,一片樹葉的陰影似乎也能覆蓋我的整個春天。 那時侯,你卓越的…See More
Dec 12,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羅曼•羅蘭《寂寞的感覺》

你一定也有過這種感覺。當你心事重重,渴望找一個人聊一聊的時候,那個可以聊的人來了,可是你們卻並沒有聊什麼。當然,聊是聊了,可是他聊他的,你也試著開始聊你的,只是到後來,你放棄了。於是,你們的聊天成了兩條七扭八歪的曲線,就那麼淒涼地、乏力地延伸下去。你敷衍著,笑著,假裝聊得很投機。但是,你心里渴望他離去,渴望自己靜下來,靜下來啃嚙那屬於自己的寂寞。 “倒不如自己悶著的好!…See More
Dec 10,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一個女人的愛情觀》(下)

愛一個人常是一串奇怪的矛盾,你會依他如父,卻又憐他如子;尊他如兄,又復寵他如弟;想師事他,跟他學,卻又想教導他把他俘虜成自己的徒弟;親他如友,又復氣他如仇;希望成為他的女皇,他唯一的女主人,卻又甘心做他的小丫鬟小女奴。愛一個人會使人變得俗氣,你不斷地想:晚餐該吃牛舌好呢,還是豬舌? 蔬菜該買大白菜,還是小白菜? 房子該買在三張犁呢,還是六張犁?…See More
Nov 30,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一個女人的愛情觀》(上)

忽然發現自己的愛情觀很土氣,忍不住笑了起來。對我而言,愛一個人就是滿心滿意要跟他一起“過日子”,天地鴻蒙荒涼,我們不能妄想把自己擴充為六合八方的空間,只希望彼此的火燼把屬於兩人的一世時間填滿。客居歲月,暮色里歸來,看見有人當街親熱,竟也視若無睹,但每看到一對人手牽手提著一把青菜一條魚從菜場走出來,一顆心就忍不住惻惻地痛了起來,一蔬一飯里的天長地久原是如此味永難言啊!  相擁的那一對也許今晚就分手,但一鼎一鑊里卻有其朝暮暮的恩情啊!…See More
Nov 28,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為什麼要讀經典》(下)

讀一部經典作品還一定會令我們感到意外,當我們拿它與我們以前所想像的它比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要一再推薦讀第一手文本,盡量避免二手書目、評論和其他解釋。中學和大學都應加強這樣一個想法,也即任何一本討論另一本書的書,所說的都永遠比不上被討論的書;然而他們竭盡全力要讓學生相信的,事實上恰恰相反。這里存在一種流行很廣的價值的逆轉,即是說,導言、批評機器和書目被用得像煙幕,遮蔽了文本在沒有中間人的情況下必須說和只能說的東西,而中間人總是宣稱他們所知比文本自身還多。因此,我們可以總結: 八、一部經典作品是這樣一部作品,它不斷讓周圍制造一團批評話語的塵霧,卻總是把那些微粒抖掉。一部經典作品不一定要教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有時候我們在一部經典作品中發現我們已知道或總以為我們已知道的東西,卻沒有料到那個經典文本早就說了(或那個想法與那個文本有一種特殊聯系)。這種發現同時也是非常令人滿足的意外,例如當我們弄清楚一個想法的來源,或它與某個文本的聯系,或誰先說了,我們總會有這種感覺。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得出如下定義: 九、經典作品是這樣一些書,我們越是道聽途說,以為我們懂了,當我們實際讀它們,我們就越是覺得它們…See More
Nov 26,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為什麼要讀經典》(上)

讓我們先提出一些定義。 一、經典作品是那些你經常聽人家說"我正在重讀……"而不是"我正在讀……"的書。至少對那些被視為"博學"的人是如此;它不適用於年輕人,因為他們處於這樣一種年齡: 他們接觸世界和接觸成為世界的一部分的經典作品之所以重要,恰恰是因為這是他們的最初接觸。代表反復的"重",放在動詞"讀"之前,對某些恥於承認未讀過某部名著的人來說,可能代表著一種小小的虛偽。為了讓他們放心,只要指出這點就夠了,也即無論一個人在性格形成期閱讀多麼廣泛,總還會有眾多的重要作品未讀。任何人如果讀過希羅多德和修昔底德的全部作品,請舉手。聖西門又如何? 還有雷斯樞機主教?…See More
Nov 20, 201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遇上百分百女孩》(下)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地方有一個少男和一個少女。少男18,少女16。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麼漂亮,無非隨處可見的孤獨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兩人一直堅信世上某個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適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兩人相信奇跡,而奇跡果真發生了。 一天兩人在街頭不期而遇。 “真巧!我一直在尋找你。也許你不相信,你對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從頭到腳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簡直是在做夢。‘兩人坐在公園長椅上,手拉手,百談不厭。兩人已不再孤獨。百分之百需求對方,百分之百已被對方需求。而百分之百需求對方和百分之百地被對方需求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這已是宇宙奇跡! 但兩人心中掠過一個小小的,的確小而又小的疑慮:夢想如此輕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交談突然中斷時,少男這樣說道:“我說,再嘗試一次吧!如果我們兩人真是一對百分之百的戀人的話,肯定還會有一天在哪里相遇。下次相遇時如果仍覺得對方百分之百,就馬上在那里結婚,好麼?“好的。”少女回答。於是兩人分開,各奔東西。然而說實在話,根本沒有必要嘗試,純屬多此一舉。為什麼呢?因為兩人的的確確是一對百分之百的戀人,因為那是奇跡般的邂逅。但兩人過於年輕,沒辦法知道這許多。於是無情的…See More
Nov 15, 2019

柚子帶點酸's Blog

聶魯達《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Posted on July 16, 2020 at 10:46am 0 Comments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it is as though you were absent,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樣, 

and you hear me from far away, and you voice does not touch you。…

Continue

馮驥才《感覺》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9 at 1:40pm 0 Comments

黃昏時聽音樂是種特殊享受。那當兒,暮色濃深,屋里的一切都迷蒙模糊,沒有什麼具體清晰的形像映入眼簾,攪亂頭腦; 心靈才能讓聽覺牽著,夢遊一般地飄入音樂的境界中去。哎,你是不是也有此同感?

我這感覺既強烈又奇妙,以致我懷疑自己有點神經質。記得那次絕對是個黃昏,大概聽舒曼的《夢幻曲》吧!家里只我自己,靜靜的空間灌滿了那深沈而醉心的琴音。屋子的四角都黑了,窗前的東西變成一堆分辨不清的影子,只有窗玻璃上還依稀映著一點淡淡的桔色的夕照。…



Continue

顧城《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9 at 12:23am 0 Comments

——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

 

也許

我是被媽媽寵壞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個時刻…

Continue

佚名《有些人我們一直在錯過》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9 at 12:08am 0 Comments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

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

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

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

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借口推脫,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卻想著以後再說,要說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