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帶點酸
  • Setiawan, 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柚子帶點酸's Friends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Gifts Received

Gift

柚子帶點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柚子帶點酸'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3)

你是不是還想結婚?在馬德里的一個下午,荷西邀請我到他的家去。到了他的房間,正是黃昏的時候,他說:“你看墻上!”我擡頭一看,整面墻上都貼滿了我發了黃的放大黑白照片,照片上,剪短髮的我正印在百葉窗透過來的一道道的光紋下。看了那一張張照片,我沈默了很久,問荷西:“我從來沒有寄照片給你,這些照片是哪里來的?”他說:“在徐伯伯的家里。你常常寄照片來,他們看過了就把它擺在紙盒里,我去他們家玩的時候,就把他們的照片偷來,拿到相館去做底片放大,然後再把原來的照片偷偷地放回盒子里。”我問:“你們家里的人出出進進怎麼說?”“他們就說我發神經病了,那個人已經不見了,還貼著她的照片發癡。”我又問:“這些照片怎麼都黃了?”他說:“是嘛!太陽要曬它,我也沒辦法,我就把百葉窗放下,可是百葉窗有條紋,還是會曬到。”說的時候,一副歉疚的表情,我順手將墻上一張照片取下來,墻上一塊白色的印子。我轉身問荷西:“你是不是還想結婚?”這時輪到他呆住了,仿佛我是個幽靈似的。他呆望著我,望了很久,我說:“你不是說六年嗎?我現在站在你的面前了。”我突然忍不住哭了起來,又說:“還是不要好了,不要了。”他忙問“為什麼?怎麼不要?”那時我的…See More
20 hours ago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2)

那時候我很怕他再來纏我,我就說:“你也不要來纏我,從現在開始,我要跟我班上的男同學出去,不能再跟你出去了。”這麼一講自己又緊張起來,因為我害怕傷害到個初戀的年輕人,通常初戀的人感情總是脆弱的。他就說:“好吧!我不會再來纏你,你也不要把我當作一個小孩子,因為我們這幾個星期來的交往,你始終把我當作一個孩子,你說‘你不要再來纏我了’,我心里也想過,除非你自己願意,我永遠不會來纏你。”講完那段話,天已經很晚了,他開始慢慢的跑起來,一面跑一面回頭,一面回頭,臉上還掛著笑,口中喊著:“Echo再見!Echo再見!”我站在那里看他,馬德里是很少下雪的,但就在那個夜里,天下起了雪來。荷西在那片大草坡上跑著,一手揮著法國帽,仍然頻頻的回頭,我站在那里看荷西漸漸的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與皚皚的雪花里,那時我幾乎忍不住喊叫起來:“荷西!你回來吧!”可是我沒有說。以後每當我看紅樓夢寶玉出家的那一幕,總會想到荷西十八歲那年在那空曠的雪地里,怎麼樣跑著、叫著我的名字:“Echo再見!Echo再見!”他跑了以後,果然沒有再來找過我,也沒有來纏過我。我跟別的同學出去的時候,在街上常會碰見他,他看見我總是用西班牙的禮節握住…See More
Nov 2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1)

今天要說的只是一個愛的故事,是一個有關三十歲就過世的一個男孩子,十三年來愛情的經過,那個人就是我的先生。他的西班牙名字是Jose,我給他取了一個中文名字叫荷西,取荷西這個名字實在是為了容易寫,可是如果各位認識他的話,應該會同意他該改叫和曦,和祥的“和”,晨曦的“曦”,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可是他說,那個“曦”字實在太難寫了,他學不會,所以我就教他寫這個我順口喊出來的“荷西”了。…See More
Nov 15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施皮特勒·女歌手

夢幻中,一群朝聖的善男信女,甜美的歌兒齊聲高唱,手攜著手,在我家鄉行走。我虔誠地跟隨在他們的最後頭。合唱聲委婉協調,忽從望不見的盡頭,一闋清新活潑的歌,在空中回蕩。響亮的歌聲像黃金一般,光彩奪目,把遠方的峰巒峽谷照耀。只可惜,矯揉造作,不合節拍不入調。這奇異的歌聲,悅耳,虔誠,又那樣虛無縹緲。我心戚戚,恨意難消,身帶家鄉的風塵,決意和那歌聲分道揚鑣! 魯仲達譯See More
Nov 12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施皮特勒·樂天的水手

英勇水手六個,興高采烈,歡騰雀躍,晨風中“嘿嘿,哈哈!”他們狂歡亂叫。大海喧騰,卷走了給養,吞盡了貨物,五水手悲嘆呼號:“哦,苦命啊,苦命!”可有一水手高喊“烏拉!”眼看他自己的財物盡付汪洋,對他的歡樂,對他的高興,夥伴們盡迷惘。“我兩次遭災難,洪水滔滔,早把我的家園,我的細軟,吞噬一空。 馬君玉譯See More
Nov 11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施皮特勒·含笑的玫瑰

卡爾·施皮特勒 (Carl Spitteler  1845-1924) 瑞士著名詩人,用德語寫作。代表作是敘事史詩《奧林匹斯山的春天》(1905),並因這部作品而於1919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神簽樂天的水手女歌手含笑的玫瑰一位公爵的女兒,嗑著果仁,在清清小溪邊漫步。一朵小玫瑰,艷紅零落白絳絲絲,撲在林地雕萎乾枯。她雖不堪硬土的欺淩,可嘴邊依然笑意流露。“告訴我,小玫瑰,你的生命力從哪來,雕零中,還那樣笑口常開?”幾經掙扎,玫瑰把頭擡,氣籲籲,輕聲訴說:“我闖過天堂曲徑,受澤於仙境草地,天國的花香,在我身旁輕吹。縱然今朝紅消香斷,我也要含笑魂歸!”馬君玉譯See More
Nov 9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施皮特勒·神簽

金魚池水清如鏡,妙齡公主對鏡凝笑影。戒指投池心,暗自哦吟:“嗬!明鏡清波,魔術一般,給我一簽,為我占卜!”瞧,青水碧池彩雲飛,裊裊向東飄拂。哎!西天翻墨惡風吹,欲把彩雲吞沒。公主躍身枝條找,青鏡怒敲水波搖。舞步蓮花滿園繞:“全都是欺騙,全都是鬼妖!年輕,美貌,才是我真實的寫照!”馬君玉譯See More
Nov 5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在楓樹的黃昏里

在楓樹的黃昏里豎一根傾斜的十字架,那里,有一個聲音在低語,慢慢地,猶如遠方教堂的鐘聲:挖第一鍬時,我想起青春的歲月;挖第二鍬時,我想起我的罪過;當第三鍬黃土撒落時,我想起每一句肺腑之言。每個善意的行為,我們曾默默交換,像交換靦腆的禮物。這記憶是我手上的花朵,它含苞怒放,永不枯萎。 李笠譯See More
Oct 12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終點

當你登上最高的山頂,在夜晚的清涼下俯瞰大地時,人啊,你只會變得更加聰明。在道路的終點處,停下歇一會,看一看過來路,君王啊,那兒全都和諧、清楚。青春的年華又再次熠熠生輝,如往昔撒滿燦燦金光和晨露。 雨林譯See More
Oct 11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最艱難的道路

你緊緊壓住我,黑暗的手,沈重地在我的頭上停留。可我要勇敢地給自己戴上花冠,我發誓要挺住,決不悲愁。明媚春光中鳥禽的哀鳴,不同於老人的苦悶擔憂。我周圍雲集著寒涼的陰影。最艱難的道路依然要走。 雨林譯See More
Oct 3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思維之鴿

思維之鴿孤孤單單地穿過暴風雨,拖曳著翅膀,在秋湖的上空飄搖。大地在燃燒,心潮在激蕩,追求吧,我的鴿子,可千萬千萬別誤入遺忘之島!那一時的狂焰,不幸的鴿子啊,會不會把你嚇得昏厥?在我手中歇一會吧。你被迫沈默,你已受了傷,快在我的手中躺下。雨林譯See More
Sep 27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千年之後

在遙遠的空中晃動著的,是森林里一個農莊閃爍的記憶。我叫什麽?我是誰?我為什麽哭泣?把一切都忘記吧,就像猛烈的風暴旋轉著在世界上消失。 選自《新詩集》(1915)石琴娥 / 雷抒雁譯See More
Sep 6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春天的時刻

現在,人們對死者感到遺憾,他們不能在春天的時刻里沐浴著陽光坐在明亮溫暖的開滿鮮花的山坡上。但是,死者也許在輕輕細語講給西洋櫻草和紫羅蘭,沒有一個活著的人能聽懂。死者比活者知道得更多。當太陽落山時,也許他們將比我們更歡快地在夜晚的陰影中遊蕩,那些神秘的思想,只有墳墓才知道。 選自《新詩集》(1915)石琴娥 / 雷抒雁譯See More
Aug 21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海頓斯坦·家

魏爾納·馮·海頓斯坦 (Carl Gustaf Vernervon Heidenstam…See More
Aug 8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虹影·戲劇

地鐵歌劇裏的一首詠嘆調,很尖有許多分岔,像我的手你的手 我們究竟是在哪兒相遇在歌劇的幕後,我對著自己懸空的手說昨夜的夢:家鄉,你還有我的母親,是不是總是如此我把自己的手當作你的手 或許這就是命你來到我這兒,帶走我包括我的以往一個停頓,墻縮小縮小,剩下一張寬大的床 1996.3.2 See More
Aug 5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虹影·燈節

搖動起來,就開始了畢直的路剩下我獨自脫下衣服,當作旗幟為自己舞蹈聽黃銅的硬幣叮當必會在垂死者的手心打旋上面的字跡逐漸消失 他是我看見的第一個背影瘋狂而來突然被框在一片夜來紅中 讓我朝那邊轉身,就是那邊鐘聲細長,旅館變為家這個時候,他最平靜See More
Aug 3

柚子帶點酸's Blog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3)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4:06pm 0 Comments



你是不是還想結婚?

在馬德里的一個下午,荷西邀請我到他的家去。到了他的房間,正是黃昏的時候,他說:“你看墻上!”我擡頭一看,整面墻上都貼滿了我發了黃的放大黑白照片,照片上,剪短髮的我正印在百葉窗透過來的一道道的光紋下。看了那一張張照片,我沈默了很久,問荷西:“我從來沒有寄照片給你,這些照片是哪里來的?”他說:“在徐伯伯的家里。你常常寄照片來,他們看過了就把它擺在紙盒里,我去他們家玩的時候,就把他們的照片偷來,拿到相館去做底片放大,然後再把原來的照片偷偷地放回盒子里。”我問:“你們家里的人出出進進怎麼說?”“他們就說我發神經病了,那個人已經不見了,還貼著她的照片發癡。”我又問:“這些照片怎麼都黃了?”…

Continue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2)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4:04pm 0 Comments

那時候我很怕他再來纏我,我就說:“你也不要來纏我,從現在開始,我要跟我班上的男同學出去,不能再跟你出去了。”

這麼一講自己又緊張起來,因為我害怕傷害到個初戀的年輕人,通常初戀的人感情總是脆弱的。他就說:“好吧!我不會再來纏你,你也不要把我當作一個小孩子,因為我們這幾個星期來的交往,你始終把我當作一個孩子,你說‘你不要再來纏我了’,我心里也想過,除非你自己願意,我永遠不會來纏你。”…

Continue

三毛《一個男孩子的愛情》(1)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4:00pm 0 Comments

今天要說的只是一個愛的故事,是一個有關三十歲就過世的一個男孩子,十三年來愛情的經過,那個人就是我的先生。他的西班牙名字是Jose,我給他取了一個中文名字叫荷西,取荷西這個名字實在是為了容易寫,可是如果各位認識他的話,應該會同意他該改叫和曦,和祥的“和”,晨曦的“曦”,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可是他說,那個“曦”字實在太難寫了,他學不會,所以我就教他寫這個我順口喊出來的“荷西”了。





這麼英俊的男孩!…

Continue

施皮特勒·女歌手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1:23am 0 Comments

夢幻中,

一群朝聖的善男信女,

甜美的歌兒齊聲高唱,

手攜著手,

在我家鄉行走。

我虔誠地

跟隨在他們的最後頭。

合唱聲委婉協調,

忽從望不見的盡頭,…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