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bango
  • Female
  • Kuala Belait
  • Brunei Darussalam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bango'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INGENIUM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Gifts Received

Gift

Pabang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bango'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下)

音樂惡俗。 經高人指點, 我的確發現, 《英雄》里面添加了好多猛料:歌劇, “大王, 殺不殺?殺不殺?”, 京劇, 芭蕾舞劇, 秦腔, 等等。但是, 不是鮑魚、魚翅、海參、火腿、燕窩放到鍋里, 一通亂燉就是“佛跳墻”。這里面還有起承轉合、節奏火候, 陰陽調和、五行匹配。要不然, 每個藥鋪掌櫃都能號稱華佗了, 不管什麽病, 反正山參、黃芪、鹿茸、狗鞭、肉蓯蓉, 挑貴的好的有名氣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往里扔, 全當陽痿早瀉治。 演員無辜。 兄弟姐妹們還是挺賣力的, 演員是無辜的。全劇沒有任何細節讓梁朝偉表現他的溫柔淳厚。陳道明對著“劍”字對著刺客朗誦“天下和平”, 一定是導演逼的。李連傑死著一張臉, 臺詞沒有差池, 至少沒有在《羅密歐必死》中用英文笑著說“I miss you”的尷尬。張曼玉老了, 香港最好的美容院也擋不住歲月無情, 一張臉仿佛是塗了蠟但是擱了很久的水果, 臨戰前和梁朝偉以情人關係睡在一起, 讓人懷疑是母子。看得出章子怡在加倍努力, 每次叫喊著掄著刀劍沖上來的時候, 都是口歪眼斜, 好像中風早期, 好像我某個北京前女友得知我紅杏出墻。 導演醜陋。 常年提茶壺的, 一朝苦混出來,…See More
3 hours ago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中)

我想, 至於動這麽大幹戈嗎?被閹掉的司馬遷在兩千年前, 只用了不到兩千個淺顯漢字, 就讓我在兩千年後, 看得兩眼發直, 真魂出殼, 知道了什麽是立意皎然, 不欺其志, 名垂後世。又聽說, 片子拍出來後, 媒體上到處報道, 還跟奧斯卡扯上邊, 好像誰要是不看誰就沒文化誰就沒品位誰就不尊重華語聲音, 跟送禮都要送“腦白金”似的。盜版一點也見不到, 跟各級政府、武警、公安局都有積極參與似的。深圳提前首映, 一人一票, 入門搜身, 查身份證, 比到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看老人家遺容都嚴格。片頭廣告早賣出去了, 遊戲改編權也早賣出去了。 我想, 壞了, 琢磨著像有騙子在整事兒, 紡織機器已經啟動, 皇帝的新衣正在制作。 北京首映的時候, 暗戀梁朝偉和李連傑的小秘書老早就積極安排, 公司包場, 新東安小廳。為了不影響觀看, 同志們說好, 不帶小孩, 不買爆米花, 手機不放在振動, 徹底關掉。電影開始四分之一, 大家沈默期望, 很多好電影都是慢熱的。電影進行一半, 大家互相張看, 不知道到底是誰弱智。等到張曼玉問梁朝偉道:“你心里除了天下, 還有什麽?”大家相視一笑, 知道是誰弱智了,…See More
yesterday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上)

識字之後, 兩個詞對我的誘惑最大, 一個是“英雄”, 一個是“美人”。 “美人”自然人見人愛, 想起來熱血上升:隔壁班上的那個女生昨晚又跟誰睡覺了?可是到底什麽樣的姑娘是美人?隔壁王叔叔的女兒, 同班的小翠, 還是書上說的楊玉環?為什麽胸飽滿一些腰纖細一些就是好看?美人也是人嗎?睡覺嗎?吃飯嗎?每天都洗臉刷牙上廁所嗎?美人在想什麽?這一街一街的兩條腿的男人, 為什麽她單挑了那個人睡覺呢? “英雄”自然人人敬仰, 想起來心中腫脹:我什麽時候才能成為英雄?可是到底什麽樣的是英雄?收臘肉當學費的孔丘, 身殘志堅的司馬遷, 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曾國藩, 還是好事做盡的雷鋒?要走過多少路, 要吃過多少苦, 幹過多少事, 掙下多少錢, 寫過多少字, 別人才認為你是英雄?你被大家當成英雄之後, 所謂的美人會單挑了你睡覺嗎?如果不, 為什麽要成為英雄呢? 讀史之後, 一個時代和一類人物對我的誘惑最大。 那個時代是春秋戰國, 那類人物是刺客。春秋戰國亂得無比豐富, 一口火鍋, 五百來年, 燉涮出中國文明絕大部分的重要味道, 《詩經》、《易經》、《道德經》、《論語》、《莊子》。武士動刀子, 謀士動舌頭,…See More
Saturday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像狗子一樣活去(下)

第二個夢想最終沒有實現。最接近的一次, 姑娘上妝之後, 容貌整麗, 好像榆葉梅花開, 一點瞧不出實際年齡。手下三五百號人, 寫的現代詩也曠然淡遠, 其中一句我現在還記得“我唸了一句瞧你丫那操行, 天就黑了下來”, 讀《素女經》也挑得出錯兒, 說“不就是老漢推車嗎?還轉什麽文言, 弄些鳥呀獸的好聽名字”。我的瑞士軍刀有一天丟了, 我替姑娘開汽水瓶的起子、記姑娘電話的圓珠筆、幫姑娘震懾色狼的小刀一下子都沒了。我想, 風險太大了, 軟飯吃習慣了, 以後別的都吃不了。可能忽然有一天, 心理、生理、飯票都沒了, 還是算了吧。至於男女平等, 還是讓那些長得像F4那樣有男色的去爭取吧。我自己照了照鏡子, 如果這也叫顏色, 那雞屎黃鳥屎綠也叫顏色了。  我的第三個夢想是像狗子一樣活去。我第一次見狗子, 感覺他像一小盤鬍同口小飯館免費送的那種煮花生米, 他腦袋的形狀和顏色跟煮花生米像極了。狗子的活法被他自己記錄在一本叫《活去吧》的隨筆集里:“我全知全能卻百無一用”, “名利讓我犯暈……至於名利雙收, 當然好了, 但我一般想都不敢想”, “我們整天什麽都不幹, 卻可以整天吃香的喝辣的,…See More
Thursday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像狗子一樣活去(上)

我今年三十, 從小到大, 總共有過三個夢想。 我的第一個夢想是當一陣小流氓。那時候, 可崇拜的太少。三環路還沒模樣, 四大天王還沒名頭, 開國將帥多已過世。那時候, 街面上最富裕的是勞教出來沒工作兩把菜刀練瓜攤兒的, 最漂亮的是剃了個劉须蘭頭一臉正氣的劉曉慶, 最滋潤的是小流氓。當小流氓, 不用唸念書, 時常逃課, 趿拉著塑料底布鞋, 叼著“大前門”。小流氓們時常聚在一起, 好像除了少先隊, 他們自己還單有個組織, 除了讀《少年先鋒報》論述“社會主義好”, 他們還集體觀看警匪片三級片批判“資本主義糟”。當流氓自然要打架, 練習臨危不亂、挺身而出、捨生取義等等將來當爺們兒的基本素質。小流氓們沒架打的時候, 也難免憂郁, 於是抱起吉他學鄧麗君唱“美酒加咖啡”, 或者抱起女流氓說瞧你丫哪操行一點不像劉须蘭。 第一個夢想最終沒有實現。小流氓們說我不合格, 沒有潛質。第一, 學習成績太好, 沒有不及格的。第二, 為人不忍, 不願無緣無故抽隔壁大院的三兒。第三, 心智尚淺, 被女流氓小翠摸了一下手, 臉竟然紅了起來。 我的第二個夢想是吃一段軟飯。原因之一是希望能一勞永逸。我從小熱愛婦女,…See More
Wednesday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蚊子文字(下)

以後的酒局里, 常常見到馳老, 馳老總是主持工作, 結賬的時候用身體堵住門口, 維持秩序, 強迫在場男士出份兒錢。這時候, 我總在想, 北京長期列進世界生活指數最高的五大城市, 長居不易, 這些長得不好的男性藝術家都靠什麽養活自己呢?馳老在其中最為殷實穩定, 我很少看電視, 但是還是常常看見馳老出演的廣告。馳老演的廣告有一個特點, 看過之後, 對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但是從來記不住廣告試圖推銷的是什麽。其中有一個廣告, 馳老演一個老爸, 表情極其莊重, 好像急於證明沒有和演媽媽或是演女兒的演員有過任何不正當關係似的。另一個廣告, 馳老好像跑到一個巨大無比的胃里去折騰, 他穿一身緊身衣, 飽滿而靈動, 特別是一臉壞笑, 怎麽看怎麽像一個精蟲。 馳老的文字大器晚成, 幾臻化境。打磨得不帶一絲火氣, 但是力道不減分毫。七歲的小學生讀上去基本不會遇上生字, 七十的老學究讀上去也需要仔細辨別, 馳老是不是罵的是他。讀馳老的文字, 感覺像是蚊子。感覺對了, 心神一交, 一個詞, 一個句子, 一個意象, 在你不留神的時候打動你一下, 好像蚊子叮你一口。當時沒有太多感覺, 但是之後想一想, 撓幾下,…See More
Nov 16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蚊子文字(上)

沒見到張馳之前, 就反反復復聽別人提起他。別人沒下什麽結論, 可我感覺中好像總有這樣一號人物, 鋪天蓋地的, 流竄在飯局間, 打印在報紙上, 彌漫在廣告里。如果你在北京寫文章的圈子里行走, 很難不撞上這個有著西瓜肚和冬瓜腦袋的馳老前輩。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魏晉南北朝, 如果你參禪悟道唱《廣陵散》喝大酒摸酒館老板娘屁股做名士, 很難不碰上嵇康和阮籍之類的流氓混混。 馳老前輩為了強化影響力, 還創作並出版了一本叫《北京病人》的書, 拉幫結夥, 擺出打群架的姿態, 追思千年前那個號稱BAMBOO SEVEN的流氓團夥。現在, 如果你在北京寫文章的圈子里行走, 想要不撞上這些病人, 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南北朝, 如果你想摸一個還沒有被BAMBOO SEVEN摸過的老板娘的屁股, 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每月一兩次, 我厭倦了所做本行里的“市場份額”、“稅前利潤”、“上市融資”等等俗物, 我小衣襟短打扮, 到北京寫文章的圈子里行走, 找小飯館喝大酒。第一次見馳老, 好像是在長城飯店旁邊的“小長城”, 同席的還有好些當紅寫手, 好像是“博庫”請客,…See More
Nov 12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到底愛不愛我

早在和小翠見面之前, 就聽過她的種種傳奇:說是典型北京姑娘, 性格豪爽、蔑俗、自在、粗糙。說是祖籍南方, 長相娟秀、高挑、內斂、桃花。說是十四歲出道, 敢喝能喝、敢睡善睡, 艷名飄揚。總而言之, 近幾年北京街面上的各路男女名人、老少另類如果只有兩個共同特點, 第一就是都喝不過小翠, 第二就是都睡過小翠(或是被小翠睡過)。 如今小翠坐在我面前, 傳奇繚繞不散, 我開始懷疑這些傳奇的真實程度。小翠一身職業裝, 長髮, 黑襪子, 配件搭配精練老到, 話不多不少, 飯桌上的氣氛不濃不淡。如果她不是談笑間喝了三瓶啤酒, 我會懷疑她到底是不是那個傳奇中的小翠。 小翠一笑, 告訴我不要奇怪。太妹不能當一輩子, 她金盆洗手, 當白領了。當白領對胃很好, 定時上班, 定點吃飯, 業餘還上西班牙語課程, 感覺天天向上。 小翠二笑, 告訴我不要奇怪。桃花落盡, 她找了一個固定的男友。清華電機畢業, 讀了MBA, 改行幹了會計, 濃眉大眼, 三圍比例合適。 “但是我不知道他到底愛不愛我。” “你灌醉了他之後, 問他。”我出主意。 “試過了。我問他, 你愛不愛我?他說, 愛。我再問, 你有多愛我?他說,…See More
Nov 9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讀書誤我又一年

馮唐·讀書誤我又一年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 如廁吃飯, 長鬍子又刮臉, 感覺自己原地轉圈, 世界無聊靜止。但是一些小事物提醒你, 世界其實是運動的, 比如銀行戶頭里逐漸減少的存款, 比如臉皮上逐漸張大的毛孔, 比如血管里逐漸下降的激素水平, 比如腦海里逐漸黯淡的才氣, 比如心中逐漸模糊不清的一張張老情人的面孔和姓名。其實, 自己是在原地下墜, 世界無情運動。街頭豎起了聖誕樹, 編輯寫電子郵件說, 年終了, 作小結了, 一樣提醒我, 世界其實是運動的, 就又一年就又沒了。 2002年的讀書, 誤我又一年。2002年的讀書讓我更加懷疑讀書的意義, 感覺上比寫書更加荒誕。寫書至少反映自戀, 至少意淫, 至少宣泄。讀書好像聽房, 心理陰暗而沒有新意。2002年的讀書, 聽到的聲音嘹亮而不淫蕩, 古怪而不靈動。也就是說, 多數是垃圾。 第一種, 洋垃圾。從洋文翻譯過來並不證明不是垃圾。就像古龍抄襲《教父》寫了《流星蝴蝶劍》, 我不知道《指環王》有沒有抄襲《西遊記》。可是好萊塢就是霸道, 就著一本沒頭沒尾的書, 拍了一處沒頭沒尾的電影, 一大群人看了之後, 沒頭沒腦地找那個不存在的頭和尾巴,…See More
Nov 8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領取而今現在

學生物的時候, 教授講, 每個存在都是一個奇跡, 所以我們要捍衛物種多樣性。翻閑書, 哲學家講, 幸福的嚴格定義是多態, 所以隔壁班上女生的豆腐再好, 我還是偶爾想起陳麻婆的豆腐, 所以花瓶里的玫瑰花再好, 我還是間或想起蒜蓉的西蘭花。於是我們期望改變, 期望不一樣。 摘下眼鏡, 戴上墨鏡, 眼里的姑娘漂亮了, 整個世界變藍了。塞上耳機, 推土機、軋路機的聲音不見了, 陳升在嚎叫:“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許多情”。推開門, 雪還沒停, 唯長安街一痕, 景山一點, 所有由現代城領導的“紅配綠, 賽狗屁”建築, 都被白色鎮住。一覺兒醒來, 窗戶陰仄, 雨疏風緊, 想起年輕時候好多個不明白, 其中包括一張臉能夠長多少個包、一雙腳能夠走多遠、一個姑娘能夠想多久。還有, 我們換電腦墻紙、屏幕保護。我們換手機圖標、來電鈴聲。我們學英文、加入WTO。我們辦奧運、修通了五環六環路。但是, “不一樣”再走一步是“太不一樣”, 是翻天覆地。9·11的那天, 北京時間的晚上, 我在深州。從客戶那邊回到酒店, 打開啤酒, 打開電視, 紐約世貿大樓在里面冒煙。第一反應是美國大片,…See More
Nov 6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飯局及酒及色及一萬里路山河及二十年來文章(下)

色。十回飯局, 十回有色。文學女青年, 文學女學生, 文學女編輯, 文學女記者, 文學女作家, 文學女混混, 文學女流氓, 文學女花癡。不過, 有時是春色, 有時是菜色, 有時是妖精, 有時是妖怪。艾老哥哥偉大, 他的眼里全是春色, 全是妖精, 尤其是十道小菜之後, 五個“小二”之後。艾老哥哥眼里一點桃花, 臉上一團淳厚, 讓我想起四十幾歲寫熱烈情詩《郵吻》的劉大白。 如果艾丹是棵植物, 飯局是土, 酒是水, 色是肥料, 艾丹的文章就好像是長出來的花花草草。從新疆到舊金山, 到紐約, 一萬里地山河。從小混混到憤青, 到中年理想主義者, 二十年來家國, 都落到一本叫《艾丹作文》的文集里。厚積薄發, 不鮮艷, 但是茁壯。唯一的遺憾是, 花草太疏朗。尤其是當我想到, 那麽多養花的土, 那麽多澆花的水, 那麽多催花的肥料。 文字說到底, 是陰性的。我是寫文字的, 不是作文學批評的。從直覺上講, 艾丹文字最打動我的地方是軟弱和無助。那是一種男人發自內心的軟弱, 那是一種不渴求外力幫助的無助。世界太強大了, 女人太囂張了, 其他男人太出色了, 艾哥哥獨守他的軟弱和無助。男人不是一種動物,…See More
Nov 3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飯局及酒及色及一萬里路山河及二十年來文章(上)

我和艾丹老哥哥混上是通過我的書商石濤。我的第一本小說出得很艱難, 歷時十一個月, 輾轉二十家出版社。結果仿佛是難產兼產後並發症的婦人, 孩子沒生幾個, 醫生、護士、其他像生孩子一樣艱難創作的作家倒是認識了一大堆。 那天是在平安大街上一個叫黃果樹的貴州館子, 有二鍋頭, 有狗肉, 有我, 有艾老哥哥, 有石濤, 有孔易, 有兩個女性文學愛好者, 有剛剛做完肛腸手術的平面設計大師陳丹。最慘的就是陳丹, 不能大碗喝酒, 大塊吃肉, 雙手還要像體操運動員一樣把屁股撐離椅面, 免得手術傷口受壓腫痛。艾老哥哥說:“叫兩個小菜吃吃。”於是就定下了之後所有見面的基調:有飯局有酒有色。 飯局。地點遍佈京城, 去的最多的是“孔乙己”。江南菜養才子, 孔乙己生活在低處, 從不忘記臭牛逼, 魯迅思想端正、道德品質沒有受過“文革”汙染, 所以我們常去。飯局中, 最牛逼的就是我艾老哥哥,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 艾老哥哥是三里屯十八條好漢之首。他在飯局和酒局里散的金銀, 足夠收購十八家“孔乙己”和十八家芥末坊。這輩子到現在, 我見過三個最牛逼的人。第一個是我大學的看門大爺, 他一年四季穿懶漢鞋,…See More
Oct 28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比比誰傻, 誰比誰傻(下)

一種方案是遵循價值原則。2000年的早春, 納斯達克五千五百點, 大泡泡晶瑩亮麗。我在亞特蘭大的一個大教堂里, 見到了來開可口可樂董事會的股神沃倫·巴菲特。股神一臉倔強, 堅信大泡泡就是個大泡泡, 再美麗也是大泡泡。他在講臺布道:“第一是價值, 第二是價值, 第三還是價值。就像到市場上買你用得著的產品和服務, 你應該到股市買那些向你提供讓你滿意的產品和服務的公司的股票。” 一年後, 納斯達克跌至不足一千七百點。股神這種價值原則具體體現在彼得·林奇身上。這個基金之王對自己經手股票的幾百家公司了如指掌, 隨時跟蹤, 不到四十鬚髮皆白。這個方案對於中國股民不適用。價值?中國上市公司的價值?摩根斯坦利講, 中國所有上市公司中, 只有二十家具有投資價值。有多少價值, 誰知道呀?再者說, 就算中國有思科, 有通用電器, 一買三千股, 一放二十年, 那叫什麽炒股?對於熱衷於黃毒賭的人來說, 就好像勸他們走出夜總會, 抱老婆睡覺。愛惜生命, 多吃水果。遠離牌桌, 開一家包子鋪, 賣一個包子掙一毛錢凈利。 另一個方案是遵循大傻瓜理論。按《傻錢》里的說法, “在一個靠信心支撐的市場中,…See More
Oct 24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比比誰傻, 誰比誰傻(上)

吳敬璉先生前些日子說了一句話“股市如賭場”, 捅了螞蜂窩。有痛心疾首的, 那是賠了血汗錢又沒多少機會翻本的小股民。有假裝憤怒的, 那是賺了容易賺的錢但擔心有人攪局的莊家。 其實, 吳老先生只是說了一句大實話, 於是犯了某種忌諱。這個世界不怕好話、壞話、廢話, 就怕實話。想起魯迅講的一個段子:說大戶人家給幼公子過滿月, 賓客A說, 此子神秀, 當升官, 大戶酒肉伺候。賓客B說, 此子俊朗, 當發財, 大戶酒肉伺候。賓客C說, 此子肉身, 將來一定會死的, 大戶亂棒打走。股市也一樣, 說好話的如賓客A和B, 吹起一個個泡泡:網絡、媒體、生物、奧運, 莊家待之如上賓, 撥通手機, 告訴他們“我要清倉出貨了, 沒事就跑吧”。其實莊家甚至不怕說壞話的, 允許賓客A和B嘆口氣, 假裝一下正義, 莊家們正好好低位吸貨建倉, 等待賓客A和B吹起下一個泡泡。 大戶說, 兒子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能怎麽樣呢。莊家說, 國家規定, 股市是為國有企業改革服務的。國家規定, 中國股市不能做空, 不讓做空的市場, 不漲還能怎麽樣呢。但是, 莊家怕人說實話, 莊家是要做的,…See More
Oct 16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橡皮擦不去的那些歲月痕跡(下)

這個叫布丁的人也注意到, 古龍愛用“胴體”一詞:“早些年我看古龍的小說, 古龍總愛用‘胴體’一詞, 還總喜歡描述女人的腿, 有時我感覺他的女主角只長著兩條腿, 在當時的我看來, 女人身上總有些部位比腿更值得描寫。”我那時候, 還特地查了《現代漢語詞典》, 上面清楚寫著:胴體即身體。我還是執著地認為, 胴體比身體淫蕩一千倍, 胴體是個文學詞匯, 身體是個科學詞匯。我那時候, 充滿好奇, 總想知道事物之間的差別, 比如我的身體和我同桌的身體之間的差別。我還特地查了《新華字典》, 里面沒有男人體、沒有女人體、沒有男孩體、沒有女孩體, 只有一張人體圖解, 畫了一個五大三粗的男子, 一正一反兩張, 穿了個齊頭短褲, 包得嚴嚴實實。 這個叫布丁的人也愛看犯罪電影, 也注意到羅伯特·德尼羅, 也推崇《美國往事》。就像布丁引用的心理學家的說法:“在許多成年人心中, 犯罪是一件具有美感的事, 因為它意味著反抗權威、破壞秩序、掙脫束縛, 這種以自由為代價的行為充滿自由的美感。”《美國往事》是我心目中經典中的經典, 不知道比《教父》要簡潔明了多少。世界好像永遠就是這樣, 幾個一起混的兄弟,…See More
Oct 13
Pabang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橡皮擦不去的那些歲月痕跡(上)

總體上說, 和雜花生樹、群鶯亂飛的南方報紙雜誌相比, 北京的報紙雜誌太天安門、太長安街、太中國歷史博物館、太人民大會堂了。北京辦報紙雜誌的人可以大體分為兩類, 真弱智的和裝弱智的。但是辦出來的東西, 卻出奇的統一和一致:天總是藍藍的, 姑娘總是壯壯的, 黑夜不存在, 極個別的幾個壞人, 留著小黑鬍子, 腦門上寫著兩個隸書黑色大字:“壞人”, 祖國的形勢像是吃了幾百噸壯陽藥, 硬挺挺的想疲軟一小會兒都不行。 所以一直喜歡《三聯生活周刊》。版式爽靜, 文筆通順, 信息煩而不貧, 涉獵雜而不亂, 選題永遠熱點, 發言每每擦邊但是總能不踩地雷。銅板彩印, 長度也適當, 大方便的時候, 翻完半本就可以找手紙了, 睡覺之前, 翻完一本就犯困了。尤其是當三聯的《讀書》雜誌越來越像二流落魄文科學究的學術通訊的時候, 尤其是剛發刊的時候, 《三聯生活周刊》好得簡直不像北京出的雜誌, 在一定程度上捍衛了北京作為文化中心的地位, 豐富了我們打擊上海人、廣東人的精神武器。 逛書店看見一本黃色封面的小書《有想法沒辦法》。楊葵編的, 作家社出的, 布丁寫的,…See More
Oct 11

Pabango's Blog

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下)

Posted on November 23, 2020 at 8:30pm 0 Comments

音樂惡俗。

 

經高人指點, 我的確發現, 《英雄》里面添加了好多猛料:歌劇, “大王, 殺不殺?殺不殺?”, 京劇, 芭蕾舞劇, 秦腔, 等等。但是, 不是鮑魚、魚翅、海參、火腿、燕窩放到鍋里, 一通亂燉就是“佛跳墻”。這里面還有起承轉合、節奏火候, 陰陽調和、五行匹配。要不然, 每個藥鋪掌櫃都能號稱華佗了, 不管什麽病, 反正山參、黃芪、鹿茸、狗鞭、肉蓯蓉, 挑貴的好的有名氣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往里扔, 全當陽痿早瀉治。…

Continue

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中)

Posted on November 21,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我想, 至於動這麽大幹戈嗎?被閹掉的司馬遷在兩千年前, 只用了不到兩千個淺顯漢字, 就讓我在兩千年後, 看得兩眼發直, 真魂出殼, 知道了什麽是立意皎然, 不欺其志, 名垂後世。又聽說, 片子拍出來後, 媒體上到處報道, 還跟奧斯卡扯上邊, 好像誰要是不看誰就沒文化誰就沒品位誰就不尊重華語聲音, 跟送禮都要送“腦白金”似的。盜版一點也見不到, 跟各級政府、武警、公安局都有積極參與似的。深圳提前首映, 一人一票, 入門搜身, 查身份證, 比到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看老人家遺容都嚴格。片頭廣告早賣出去了, 遊戲改編權也早賣出去了。

 

我想, 壞了, 琢磨著像有騙子在整事兒, 紡織機器已經啟動, 皇帝的新衣正在制作。…

Continue

馮唐·像狗子一樣活去(上)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我今年三十, 從小到大, 總共有過三個夢想。 

我的第一個夢想是當一陣小流氓。那時候, 可崇拜的太少。三環路還沒模樣, 四大天王還沒名頭, 開國將帥多已過世。那時候, 街面上最富裕的是勞教出來沒工作兩把菜刀練瓜攤兒的, 最漂亮的是剃了個劉须蘭頭一臉正氣的劉曉慶, 最滋潤的是小流氓。當小流氓, 不用唸念書, 時常逃課, 趿拉著塑料底布鞋, 叼著“大前門”。小流氓們時常聚在一起, 好像除了少先隊, 他們自己還單有個組織, 除了讀《少年先鋒報》論述“社會主義好”, 他們還集體觀看警匪片三級片批判“資本主義糟”。當流氓自然要打架, 練習臨危不亂、挺身而出、捨生取義等等將來當爺們兒的基本素質。小流氓們沒架打的時候, 也難免憂郁, 於是抱起吉他學鄧麗君唱“美酒加咖啡”, 或者抱起女流氓說瞧你丫哪操行一點不像劉须蘭。…

Continue

馮唐·讀書誤我又一年

Posted on November 3,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馮唐·讀書誤我又一年

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 如廁吃飯, 長鬍子又刮臉, 感覺自己原地轉圈, 世界無聊靜止。但是一些小事物提醒你, 世界其實是運動的, 比如銀行戶頭里逐漸減少的存款, 比如臉皮上逐漸張大的毛孔, 比如血管里逐漸下降的激素水平, 比如腦海里逐漸黯淡的才氣, 比如心中逐漸模糊不清的一張張老情人的面孔和姓名。其實, 自己是在原地下墜, 世界無情運動。

街頭豎起了聖誕樹, 編輯寫電子郵件說, 年終了, 作小結了, 一樣提醒我, 世界其實是運動的, 就又一年就又沒了。

 

2002年的讀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