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30

釋夢和心理治療都不是一門科學,而是一種藝術,沒有所謂對的或錯的方法。每個學派都把自家的信條灌輸給子弟,但經過一段時間的體驗,每個人都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方法,結果,解釋夢的方法之多,一如想要理解夢的心理分析師與病人。(《夢:私我的神話》236頁)

(Photo Apprciation: Madelyn by Dylan Murphy)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15, 2021 at 11:22am


奥威爾·

他的腦海里忽然飄起來一個記憶。他看到一間燭光照映的屋子,有一張用白床罩蓋著的大床,他自已年約十來歲,坐在地板上,搖著一個骰子匣,在高興地大笑。他的母親坐在他對面,也在大笑。 

這大概是在她失蹤前一個月。當時兩人情緒已經和解了,他忘記了難熬的肚餓,暫時恢復了幼時對她的愛戀。他還很清楚地記得那一天,大雨如注,雨水在玻璃窗上直瀉而下,屋子里太黑,無法看書。兩個孩子關在黑暗擁擠的屋子里感到極其無聊。

溫斯頓哼哼卿卿地吵鬧著要吃的,在屋子里到處翻箱倒罐,把東西東扯西拉,在墻上拳打足踢,鬧得隔壁鄰居敲墻頭抗議,而小的那個卻不斷地號哭。


最後,他的母親說。“乖乖地別鬧,我給你去買個玩具。非常可愛的玩具——你會喜歡的。說完她就冒雨出門,到附近一家有時仍舊開著的小百貨鋪里,買回來一隻裝著骰子玩進退遊戲的硬紙匣。他仍舊能夠記得那是潮濕硬紙板的氣味。這玩意兒很可憐。硬紙板都破了,用木頭做的小骰子表面粗糙,躺也躺不平。溫斯頓不高興地看一眼,毫無興趣。

但是這時他母親點了一根蠟燭,他們就坐在地板上玩起來。當他們各自的棋子進了幾步,快有希望達到終點時,又倒退下來,幾乎回到起點時,他馬上就興奮起來,大聲笑著叫喊。他們玩了八次,各贏四次。他的小妹妹還太小,不懂他們在玩什麽,一個人靠著床腿坐在那里,看到他們大笑也跟著大笑。整整一個下午,他們在一起都很快活,就像在他幼年時代一樣。 


他把這副景像從腦海里排除出去。這個記憶是假的。他有時常常會有這種假記憶。只要你知道它們是假的,就沒有關係。有的事情確實發生過,有的沒有。他又回到棋盤上,揀起白色的相。他剛揀起,那棋子就啪的掉在棋盤上了。他驚了一下,好像身上給刺了一下。
喬治·奧威爾《1984》【69】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29, 2021 at 9:05pm


奥威爾·首先,自己要相信謊言

有意說謊,但又真的相信這種謊言;忘掉可以拆穿這種謊言的事實,然後在必要的時候又從忘懷的深淵中把事實拉了出來,需要多久就維持多久;否認客觀現實的存在,但與此同時又一直把所否認的現實估計在內——所有這一切都是絕對必要的,不可或缺。甚至在使用雙重思想這個字眼的時候也必須運用雙重思想。因為你使用這個字眼就是承認你在竄改現實;再來一下雙重思想,你就擦掉了這個認識;如是反復,永無休止,謊言總是搶先真理一步。最後靠雙重思想為手段,黨終於能夠抑制歷史的進程,而且誰知道呢,也許還繼續幾千年有這能力。
喬治·奧威爾《1984》【69】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7, 2021 at 3:09pm


石黑一雄·來到了一條從沒走過的路

只有那一次,我縱容自己,就是在我聽到湯米已經結束之後的一、兩個禮拜,雖然沒有必要到諾弗克,我卻還是開車去了一趟。我不是特別要找什麼東西,也沒有走到海邊;或許自己只想看看那些一望無際的平坦草原和遼闊的灰色天空。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條從沒走過的路,大約有半小時的時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是我不在乎。經過了平凡無奇的平坦草原之後,景色其實沒什麼改變,只是偶爾有群鳥兒,一聽見我的引擎聲便從犁溝裡飛了出來。後來,我看到了遠方有幾棵樹,於是我把車開了過去,停在路邊,然後下車。
(《别讓我走》第23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1, 2021 at 1:23pm


黑石一雄·我們一直保護著你們

艾蜜莉小姐這時好像對外面發生的事已經失去了興趣。她一派專注地回憶著過去。最後她說:“露西·韋瑞特啊,她真是個不錯的女孩。只不過,她和我們一起工作一段時間以後,開始有了不同的想法。她認為學生應該要多知道一些事情,例如知道自己的未來,知道你們是誰,以及你們的功能。我們沒讓你們知道,有點兒像是欺騙了你們一樣。我們思考過她的意見,最後一致認為她是錯的。

“我們經營海爾森這麼多年,知道怎麼做才行得通,我們知道當學生最後離開海爾森之後,怎麼樣的狀況會對他們最好。露西·韋瑞特很有理想,那也沒什麼錯。只不過,她沒有掌握到實際的層面。你們要知道,我們有能力可以給你們甚至到現在誰都無法從你們身上拿走的東西,而這點我們必須藉由保護你們才做得到。如果我們沒有這麼做,海爾森就不是海爾森了。好吧,有時候那意味著我們對你們有所隱瞞,欺騙了你們。沒錯,很多方面我們的確是玩弄了你們,我想你們可以這麼說。但是這些年來,我們一直保護著你們,給了你們童年生活。露西是好意沒錯,但是如果照她的話去做,你們在海爾森的幸福日子恐怕就要被摧毀了。看看你們兩個現在的樣子!看到你們兩個真讓我感到驕傲。你們因為我們所給予的建立了現在的生活。要是當初我們沒有保護你們,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模樣了。你們不會沉迷在功課裡,或是陶醉在藝術和寫作中。如果你們當初真的知道自己的未來,會做出什麼事來啊?你們會對我們說,這一切都沒有意義,我們還有什麼話好說嗎?所以,露西不得不離開。”(《别讓我走》第22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21, 2021 at 10:00pm


石黑一雄·他哪裡知道了?

“我遇過羅德尼一次,”我說,“就在克莉絲結束之後不久。我在北邊的北威爾斯診所看到他,他的狀況還不錯。”


“不過我敢說,他一定為了克莉絲的死深受打擊,”露絲接著對著湯米說,“他們心裡難過是不會告訴別人的,你知道嗎?”


“實際上,”我說,“他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當然他非常傷心,但是還過得去。反正他們已經兩年沒見面了。他說,他覺得克莉絲應該不太在意見不見面。他說的應該沒錯。”

“他哪裡知道了?”露絲說,“他怎麼知道克莉絲覺得好不好?或是她想要什麼?在捐贈台上苟延殘喘的人又不是他,他又怎麼能夠了解?”(《别讓我走》第19章)


(愛墾編註:羅德尼(Rodney)和克莉絲(Chrissie)在農舍(Cottages)是令所有人羨慕的一對情侶,他們甚至相信並考慮爭取到“因為真心相愛,而可以親密地生活三年,然後才開始捐獻器官”。這裏的對話道盡了二人的悲劇性。)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