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弱智後現代之英雄新衣(中)

我想, 至於動這麽大幹戈嗎?被閹掉的司馬遷在兩千年前, 只用了不到兩千個淺顯漢字, 就讓我在兩千年後, 看得兩眼發直, 真魂出殼, 知道了什麽是立意皎然, 不欺其志, 名垂後世。又聽說, 片子拍出來後, 媒體上到處報道, 還跟奧斯卡扯上邊, 好像誰要是不看誰就沒文化誰就沒品位誰就不尊重華語聲音, 跟送禮都要送“腦白金”似的。盜版一點也見不到, 跟各級政府、武警、公安局都有積極參與似的。深圳提前首映, 一人一票, 入門搜身, 查身份證, 比到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看老人家遺容都嚴格。片頭廣告早賣出去了, 遊戲改編權也早賣出去了。

 

我想, 壞了, 琢磨著像有騙子在整事兒, 紡織機器已經啟動, 皇帝的新衣正在制作。

 

北京首映的時候, 暗戀梁朝偉和李連傑的小秘書老早就積極安排, 公司包場, 新東安小廳。為了不影響觀看, 同志們說好, 不帶小孩, 不買爆米花, 手機不放在振動, 徹底關掉。電影開始四分之一, 大家沈默期望, 很多好電影都是慢熱的。電影進行一半, 大家互相張看, 不知道到底是誰弱智。等到張曼玉問梁朝偉道:“你心里除了天下, 還有什麽?”大家相視一笑, 知道是誰弱智了, 於是同聲先於梁朝偉說道:“還有你。”最後, 被射成刺猬的李連傑被擡走了, 演出結束了, 小廳里燈亮了, 我們領導嚴肅地說:“誰攛掇看的?誰安排包場的?扣她這月工資!” 

工資事小, 反正不扣我的。但是, 這幫家夥借著電影的名義用所謂藝術的手段, 毀了對我誘惑最大的兩個詞之一:“英雄”。還毀了我無限神往的那個時代和那群人物:“春秋戰國的刺客”。

 

畫面惡俗。

 

按說畫面是張藝謀的長項, 當年柏林評委說《紅高粱》:“這麽優美的畫面預示著一個天才導演的誕生!”《英雄》的畫面里, 有李連傑這樣的精壯男子, 有張曼玉這樣的妙曼女子, 有各種中國符號:圍棋、兵器、古琴、秦俑、銀杏、漢字, 但是怎麽看怎麽覺得是堆砌。想起中餐的大拼盤, 蛋糕雕的城樓、黃瓜擺的大雁。想起北京街頭的塑料椰子樹, 上海的霓虹燈, 餐館里掛的巨幅塑料風景畫, 花卉市場賣的盆景:一個白鬍子老頭坐在一座假得不能再假的土山上釣魚, 旁邊有個黃白相間的大理石球, 一邊轉圈一邊冒白煙。小時候文化底子薄, 長大了也是可以補的。多背背“西風殘照, 漢家陵闕”, 多看看範寬的山水、齊白石的花草鳥蟲, 明白中國式的畫面美沒那麽難。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