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風華正茂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下)

再講一個進言過程中存在的危害,那就是人們會存私心而進言。毫無疑問,“他在地面上將找不到忠誠,”這句話意在形容一個時代而非指所有的人。有一些天性忠實、誠懇、質樸、爽直而不狡猾曲折的人,為君主者應當首先把有這樣天性的人吸引到自己身邊來。再者,言官並非都是團結一致的;反之,他們常常互相監視。因此,如果有一個人的言論是因黨爭或私心而發的,這種情形多半會傳到君主的耳朵里來的。但是最好的救治之道就是君主要懂得言官,如言官之懂得君主: “君主之至德在乎知人。”…See More
Mar 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上)

人與人之間最大的信任就是關於進言的信任。因為在別的托付之中人們不過是把生活的一部分委托給人,如田地、產業、子女、信用、某項個別事務;但是對那些他們認為是言官或諍友的人,他們是把生活的全部都委托了。由此可見,這些有言責的人更應當嚴守信實與堅貞。聰明的君主也不必認為言論有損於他們的偉名。就連上帝自己也少不了進言,他把進言這件事定為他的後代的尊號之一,就是“進言者”或“規勸者”。所羅門曾經說過:“有忠言方有安全。”凡事必有初有次:不在言論的辯駁上顛簸,就必將在幸運的波濤上顛簸,並且可能會有始無終,成敗不定,好像一個醉人的蹣跚一樣。所羅門的兒子發現了言論的力量,就如同他父親發現了言論的必要一樣。因為上帝最寵愛的那個國家是最先被邪說分裂破壞的。這邪說有兩個特點,這兩個特點可說是天意賦予它的,以教訓世人如何可以永遠看出邪惡的言論來的。這種言論,在人的方面,就是年輕人的言論;在事的方面,是主張暴力的言論。…See More
Feb 2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下)

像前面已談過的那個土耳其的事例,就使梭利門大帝以後的土耳其君統,一直都有非嫡派子孫的嫌疑。甚至有人認為梭利門二世可能是皇妃與別人的私生子。自從君士坦丁大帝殺死了他那秉性溫柔的王子克里普斯後,他的家室就不復有安寧。太子君士坦丁和另兩個兒子康斯坦斯、康斯坦修斯後來相繼死於爭奪繼位權的家哄。馬其頓王菲力普二世的太子狄修斯,受他的兄弟誣陷而被賜死。當菲力普發現了真相後,結果憂悔而死。類似的事例在歷史上實在多得難以枚舉。但大多數帝王對他們兒子的防範,事實上卻很少是有充足理由的。當然,歷史上也不乏相反的例子,例如叛變了父王梭利門皇帝的王子巴加劄特,以及叛變了亨利二世的那三個王子等等。再談帝王與宗教領袖的關係。如果宗教勢力過大,那對他的統治也會形成可怕的威脅。例如歷史上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安薩姆和貝克勒,都曾企圖把教權與王權集於一身。他們用手中的權杖對抗君主的劍,如果不是遭遇到強有力的對手,他們幾乎就得手了。教權的危險,並非來自宗教本身,而是來自與世俗政治勢力的勾結——特別是如果有國家外部勢力的支持,或者主教的出任並非出自帝王的旨意,而是來自民眾自發的擁戴的時候。…See More
Jan 2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上)

帝王的內心常常對世界無所欲望而多感畏懼,這真是一種可悲的心境。他們高踞萬民之上,至尊至貴,當然對生活無所渴望和需求。但是,他們正因此而倍加煩惱,因為他們不得不時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陰謀和背叛。所以《聖經》中說:“君王之心深不可測。”當人心中除了猜疑恐懼便容不下其他事物的時候,這種心靈當然是不可測度的!為了逃避這種可悲的心態,明智的帝王往往因為自己沒事而找些事做,例如設計一座樓臺,組織一個社團,選拔一個臣僚,練習某種技藝等。譬如尼羅王愛好豎琴,達密王精於射箭,哥莫達王熱愛劍術,卡拉卡王喜歡騎馬等等。這在有些人看來似乎是很奇怪的,因為他們不理解。為什麼君王不關心大事,卻愛好這些匹夫小術呢?我們在歷史中還看到,有些帝王早年英姿天縱、所向無敵,到了晚年卻陷入迷信和憂郁之境,例如亞歷山大大帝和德奧克里王就是如此。晚些的還有查理五世也是如此。這是因為一個已習慣於叱咤風云生涯的人,一入無事寂寞之境就難免會走向頹廢。…See More
Jan 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迷信》

對於神,與其陷入一種錯誤的信仰,倒還不如不抱有任何信仰。因為後者只是對神的無知,而前者卻是對神的褻瀆。對於神的迷信實質上是在褻瀆神。普魯塔克說得好:“我寧願人們說世上根本沒有普魯塔克這麼一個人,卻不願人們說曾經有過一個普魯塔克,其兒女一生下來就被他吃掉。”就像詩人描述的大地之神薩圖爾努斯的做法那樣。無神論把人類付諸理性,付諸哲學,付諸世俗的骨肉之情,付諸法律,付諸名利之心,等等。而所有這一切,如果世上沒有宗教,也足以教導人類趨向於完善。但是迷信卻相反,它否定這一切,卻在人類心靈中建立起一種非理性的專制暴政。從歷史看,擾亂國家的並不是無神論。因為無神論使人類重視現實的生活,使人類除了關心自身的福祉便沒有其他的顧慮。試看歷史上那些傾向於無神論的時代(如奧古斯都大帝的時代),往往是太平的時代。但是迷信卻曾經破壞了許多國家。…See More
Jan 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遊歷》

遊歷是對年輕人進行教育的一部分;對於成年人來講,遊歷是其經驗的一部分。不懂某國語言時前往某國遊歷順便算是去上學。年輕人應當隨著導師或跟著可靠的人去遊歷,只要那導師或跟隨者懂得要去的國家的語言,最好他曾經到過那里,這樣他就可以告訴那同去的年輕人所去的國家的風土人情、經典掌故。如果沒有熟悉情況的人的陪同,年輕人將會舉目皆盲,沒有可能認識任何東西。在航海的時候,除了天海,別無可看,然而人們卻堅持寫航海日誌;在陸地上旅行的時候,人們看到了很多東西,而人們卻常常忘了還要寫日記,好像偶見的事物比專心去觀察的事物反倒較為值得記載似的,這是很奇怪的。所以日記是應當記的。在遊歷中應當注意考察以下事物:君主的朝堂,尤其是當他們接見外國使臣的時候,當他們開庭問案的時候,還有宗教法院,教堂及僧院,和其中遺留的紀念品,城市的墻垣與堡壘,商埠與港灣,古物與遺跡,圖書館、學院、辯論會、演講(如果有的話),航運與海軍,大城市附近壯麗的建築與花園,兵工廠,國家倉庫,交易所,貨棧,馬術、劍術、軍事訓練以及此類的事物;上流人士所去的戲院,珠玉衣服的珍藏,木器與珍玩,以及任何當地值得記憶的其他事物。…See More
Jan 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無神論》(下)

思想家中的無神論者是很少見的:一個迪亞哥拉斯、一個比昂,也許還有一個盧奇安而已。然而就連他們也好像外表勝於實際,因為凡是對於公認的宗教或迷信提出異議的人,總是會被反對者加以無神論者之名。不過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的確都是偽君子,他們總是在談論聖事聖物而毫無所感,所以到頭來他們總是會變得麻木不仁的。無神論產生的原因很多:第一個原因是宗教分裂,雖說分裂過程會增加派內人士的護教熱情,但是派別過多就要引起無神論了。第二個原因是僧侶的失德,就如聖貝爾納所說的一樣:“我們現在不能說僧侶有如一般人,因為一般人現在是比僧侶強了。”第三個原因是一種褻瀆和嘲弄神聖事物的風習,這種風習一點一點地毀損了宗教的尊嚴。最後還有一種理由,就是學術昌盛的時代,尤其是同時享有太平與繁榮的時代。因為禍亂與困厄較能使人心傾向宗教,否認有神的人將毀滅人類的尊貴;因為人類在肉體方面的確與禽獸相近,如果人類在精神方面再不與神相類的話,那麼人就是一種卑汙下賤的動物了。同樣,無神論也毀滅英雄氣概與人性的提高,如以一條狗為例,看它在發現自己受一個人的護持的時候顯得是如何的高貴勇武,一個人對於它就是一位神靈,或者是一種更高的品性,這是由於那…See More
Dec 29,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無神論》(上)

我寧願相信《聖徒傳》、《塔木德》以及《古蘭經》中的一切寓言,而不願沒有一個精神主宰的宇宙。上帝無須再創造奇跡以說服無神論,因為他所創造的一切日常的東西已經足以駁倒無神論了。的確,對哲學的淺薄理解使人傾向於無神論;而如果深究哲理,人心就會再次轉向宗教。因為當一個人的精神專注於許多不相連貫的次因的時候,那精神也許有時會停留在這些次因之中而不再前進;但是當它看見那一串的次因相聯系的時候,它就不能不飛向天與神了。不但如此,就是那些被人斥為無神論的哲學學派(即以留伯基、德謨克利特、伊壁鳩魯為代表的原子學派)也都證明了神的存在。因為主張這宇宙萬物的秩序與美是不經一位神聖的領袖的主持,而是由四種可變易的元素和一種不可變易的第五元素,恰如其分而永久如此地安排所造成的。這種學說與那種主張這宇宙萬物的秩序與美全依賴於一大群無限小、無定位的原子的學說要可信不知多少倍。《聖經》上說“愚頑者心里說沒有神”,但是並沒有說“愚頑者心里想”,其意思就是說愚頑者心里雖那麼說,但是他並不一定那麼想。因為除了那些主張無神可以於自己有利的人們之外,沒有人否認神的存在。無神論者總在談論他們的主張,好像他們自己心中也覺得不甚妥當…See More
Dec 22,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高利貸壓迫著人民》(下)

聰明的統治者明白,給予人民以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可以使他們的痛苦與怨恨有發泄的途徑,這也是保證國家安全的重要方法之一。醫學上的例子可以用來說明這一道理。如果病人體內有膿,但是我們卻阻遏膿血外流,這種做法對於人體的危害是非常大的。希臘神話中有一個故事非常有教益。當無數痛苦災難從潘多拉的魔匣中紛紛飛出的時候,埃庇米修斯及時地關上了匣蓋,但是他唯獨把“希望”留在箱子中了。在政治上,努力為人們保留“希望”,並且引導人們從一個希望走向另一個希望,這是平息民怨的一種積極有效的方法。政治上的一個主要技巧,就是無論面對多麼困難的局面,政治都要使人民相信希望永遠都還存在。除此之外,還要特別注意提防那些可能成為反對黨領袖的人物。這種人物威望越高,他們的危險性就越大。即便我們不能爭取這種人物為政府服務,我們起碼可以設法打掉他的威望。一般來說,分裂那些可能不利於政府的黨派,使之陷入內部的紛爭中,也是維持統治的一種有效方法。君主應當出言謹慎,不要隨意地講那種自以為機智、實際上卻十分輕率的話。愷撒曾說,“蘇拉腹中空空,所以不適合做獨裁者”。結果他為這句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因為這句話使那些希望他不走向獨裁的人絕望了…See More
Dec 16,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高利貸壓迫著人民》(上)

而如果社會中出現了富人破產和窮人窮困共存的局面,那麼形勢就會更加嚴峻了。饑餓從來就是最大的叛亂煽動者。至於民眾的怨恨,它們在社會中的存在,如同體質中體液的不平衡一樣,也足以釀成疾病。作為統治者,千萬不要輕率地認定民眾的某種要求是不正當的,因而無視民眾的不滿就會潛伏危險。要知道由於人性愚昧,民眾經常難以辨別清楚究竟什麼是對於自己真正有益的事物。有一些不滿,產生的原因與其說是疾苦,不如說是恐懼,那麼這種不滿可能威脅更大。因為正如前人所說,“痛苦是有限制的,而恐懼是無限制的”。任何統治者更不應看到民怨積蓄已久,卻並未觸發叛亂,因而就產生麻痹放鬆的心理。固然並非每一片烏云都能帶來風暴,然而一切風暴,事前卻必定有烏云。所以,要提防那句俗語所說的情形:“繃緊的弦最容易斷。”一般來說,如下幾方面都容易釀成叛亂。宗教的不滿、苛捐雜稅、法律或風俗的積弊、特權的存在、小人當道、外族入侵、大面積饑荒,還有許多其他足以激怒人民、使人們眾心一致地團結起來的事件。下面我們會討論一下如何消除叛亂。當然,我們只能討論某些一般性的措施。至於專門的措施,應該根據不同的實際情況進行分析。而這就已經不是單純的理論問題了。第一…See More
Dec 15,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叛亂》

政治家應當察知國內風云變幻之跡象,這種變幻在各種力量勢均力敵時表現得最為明顯。正如在自然界中春秋分時暴風雨最為劇烈一樣,暴風雨之前總有潮漲潮湧等跡象,國家政治的風云變幻同樣會出現這樣的征兆:太陽時時告誡我們潛藏著秘密暴動的威脅,叛逆和戰爭的氣氛正在醞釀。所以,諸如誹謗與蔑視法律,煽動叛亂的言論公然流行,還有那些不脛而走的政治謠言,特別是當人們無法辨別其真假而普遍津津樂道的時候——所有這一切,都可以看作是動亂即將到來的預兆。維吉爾曾這樣描寫謠言之神,說她屬於巨人之家族:大地之母在對眾神的不滿中將她生下,她是巨人家族中最小的姐妹。看來謠言確實是從前諸神叛亂的遺物,然而它的確又是未來變亂之前奏。維吉爾的看法是對的。從叛亂的煽動到叛亂的行動之間距離甚小,正如兄弟之於姐妹,陽電之於陰電一樣。謠言足以把政府所采取的甚至最良好的意願、最良好的政策塗抹得面目全非。正如塔西佗所說:“當對政府的厭惡之情彌漫時,政府的行為無論好壞都會激怒民眾。”但是這種情形一旦發生,如果以為通過施用嚴酷的鐵腕手段能壓制住這些謠言,並且能防範或根除叛亂,這是錯誤而且危險的。因為這種舉措反而可能成為加速叛亂的導火線。在某種意義…See More
Dec 12,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下)

現在,為充分說明友誼的這第二種功用,我們再談一談那個顯而易見、流俗之人也可以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朋友的忠言。 赫拉克里特在他的隱語中說得好,“光明永遠最佳”。一個人從另一個人的諍言中所得來的光明比從他自己的理解力、判斷力中所得的光明更要乾凈純粹,這是無疑的:一個人從自己的理解力與判斷力中得來的那種光明,總不免是受他的感情和習慣的浸潤影響的。因此,在朋友所給的諍言與自己所作的主張之間,其差別有如良友的諍言與諂佞的建議之間的差別一樣。因為諂諛我者無過於我,而防禦自諂自諛之術,更無有能及朋友之直言者也。 諍言共有兩種:一是關於行為的,一是關於事業的。說到第一種,最能保人心神健康的預防藥,就是朋友的忠言規諫。一個人的嚴厲自責,是一種有時過於猛烈、蝕力過強的藥品。讀勸善的好書不免沈悶無味。在別人身上觀察自己的錯誤有時與自己的情形不符。最好的藥方(最有效並且最易服用的)就是朋友的勸諫。許多人(尤其是偉大的人們)因為沒有朋友向他們進忠告的緣故,作出大謬極誤的事來,以致他們的名聲和境遇均大受損失,這種情形看起來是很可驚異的。…See More
Dec 4,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中)

蘇拉,當他為羅馬的獨裁者的時候,把龐培(即後來被人稱為“偉大的”龐培者)擢升到很高的地位以致龐培自詡為蘇拉所不及。因為有一次龐培為他的一位朋友爭執政官之職,與蘇拉所推舉之人競選,進而獲勝。在蘇拉對此表示不滿而開始爭吵的時候,龐培反唇相向,叫他不要多言,“因為拜朝陽的人多過拜夕陽的人”。 在愷撒則有代西瑪斯·布魯塔斯,其影響之大,竟使愷撒在遺囑中立他為次承繼人,僅次於愷撒的孫外甥。而這人也就是有能力誘致愷撒於死地的人。因為在愷撒為了一些不祥的預兆,尤其是克爾波尼亞的一場噩夢的緣故,而想使參議院先行散會、改期再開的時候,布魯塔斯拉著他的胳膊,輕輕地把他從椅子上拉了起來,並告訴他說,他希望愷撒不要叫參議院散會,等愷撒的夫人做一場好一點的夢之後再行開會。安東尼在一封信(這封信在西塞羅的攻擊演說之中,曾經一字不移地引用過)里曾呼代西瑪斯·布魯塔斯為“妖人”,好像他用邪術迷惑了愷撒似的,他的得寵之深可見矣。阿葛瑞帕雖然出身微賤,但是奧古斯塔斯卻把他升到很高的地位,以致後來當奧古斯都以他的女兒朱利亞的婚事問麥西那斯的時候,麥西那斯竟敢說“他必須把女兒嫁給阿葛瑞帕,否則就必須把阿葛瑞帕殺了。…See More
Dec 1,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上)

“喜歡獨處的人不是野獸便是神靈”。說這話的人是想在寥寥數語之中,把真理和邪說放在一處,這是很難的。因為,如果說一個人心里有了一種天生的、隱秘的對社會的憎恨與嫌棄,則那個人不免帶點野獸的性質,這是極其真實的。然而要說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有任何神靈的性質,則是極不真實的。 只有一點可作為例外,那就是這種憎恨社會的心理不是出於對孤獨的愛好,而是出於一種想讓自己退出社會以求更崇高的生活,這樣的人在異教徒中我們曾經有所發現,如克瑞蒂人埃辟曼尼的斯、羅馬人努馬、西西里人安辟道克利斯和蒂安那人阿波郎尼亞斯,而基督教會中許多的隱者和長老則確也曾如此。…See More
Nov 29,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貴族

說到貴族,我們將先談論其作為國家中的一個階層,然後再談論其作為個人的身份。 一個完全沒有貴族的君主國總是一個純粹而極端的專制國,如土耳其就是這樣。因為貴族是調劑君權的,貴族把人民的眼光引開,使其多少離開皇室。但是說到民主國家,它們是不需要貴族的,並且和有貴族巨室的國家相比較,他們通常是較為平靜、不易有叛亂的。因為在民主國家中,人們的眼光是在事業上而不在個人上,或者就算是眼光放在個人身上,也是為了事業本身,要問某人是否勝任,而不是為了標榜血統。 我們看到瑞士這個國家就能持久,雖然他們國家中有很多宗教派別,而且行政區劃也不一致:這就是因為維系他們的是實利,而不是對在位者個人的崇拜與信仰。荷蘭共和國政治優良:因為在權利平等的地方,政治上的商議是重事不重人,並且人民也樂意納稅付捐,一個強有力的貴族階層增加君王的威嚴,卻削弱了他的權力;貴族可為國民註入活力與生機,卻壓抑了他們的福利。…See More
Nov 24, 20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勇氣

有人問狄摩西尼,對演說家來說什麼最重要?他說,動作。其次呢?動作。再次呢?還是動作。這是在小學課本中大家都已經熟悉的一段故事,然而依然值得我們深省。說這話的人對他所說的事情最為精通,而又恰恰在他所極力稱贊的事情上並沒有天生的優勢。動作不過是一位演說家的外在表現,確切地說那只是演員的優點,然而竟然會被擡得這麼高,甚至超出了題目選擇、論辯方式等諸多技能。不僅如此,它幾乎被說成是演說家的唯一要素,這真是讓人感到奇怪。然而,其理由是顯而易見的。人性之中經常是愚鈍多於聰明,所以那些能夠讓愚鈍者開竅的技能才是最有效力。與上述這一點非常相似,在世俗事務中要具有勇氣。對於世俗事務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勇氣。其次呢?勇氣。再其次呢?還是勇氣。可是勇氣不過是無知與卑賤的產物,與治國之才根本不能相提並論。盡管如此,它卻能迷惑並控制那些見識浮淺或膽量不足的人,而大部分人又恰好都是這種情況。不但如此,聰明人在一時糊塗時也會受其引誘。因此我們常見勇氣在民治國家中曾有奇效,而在有統治階級或君主的國家中則不如此之甚,而且,勇氣總是在勇敢的人們初次活動的時候功效大,而以後就沒有這樣大的功效了,因為一時之勇並不能夠守信恒久…See More
Nov 13, 2019

慕課師's Blog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下)

Posted on March 3, 2020 at 10:38pm 0 Comments

再講一個進言過程中存在的危害,那就是人們會存私心而進言。毫無疑問,“他在地面上將找不到忠誠,”這句話意在形容一個時代而非指所有的人。有一些天性忠實、誠懇、質樸、爽直而不狡猾曲折的人,為君主者應當首先把有這樣天性的人吸引到自己身邊來。再者,言官並非都是團結一致的;反之,他們常常互相監視。因此,如果有一個人的言論是因黨爭或私心而發的,這種情形多半會傳到君主的耳朵里來的。但是最好的救治之道就是君主要懂得言官,如言官之懂得君主:



“君主之至德在乎知人。”…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下)

Posted on January 20, 2020 at 10:28am 0 Comments

像前面已談過的那個土耳其的事例,就使梭利門大帝以後的土耳其君統,一直都有非嫡派子孫的嫌疑。甚至有人認為梭利門二世可能是皇妃與別人的私生子。自從君士坦丁大帝殺死了他那秉性溫柔的王子克里普斯後,他的家室就不復有安寧。太子君士坦丁和另兩個兒子康斯坦斯、康斯坦修斯後來相繼死於爭奪繼位權的家哄。馬其頓王菲力普二世的太子狄修斯,受他的兄弟誣陷而被賜死。當菲力普發現了真相後,結果憂悔而死。類似的事例在歷史上實在多得難以枚舉。但大多數帝王對他們兒子的防範,事實上卻很少是有充足理由的。當然,歷史上也不乏相反的例子,例如叛變了父王梭利門皇帝的王子巴加劄特,以及叛變了亨利二世的那三個王子等等。…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上)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5:32pm 0 Comments

帝王的內心常常對世界無所欲望而多感畏懼,這真是一種可悲的心境。他們高踞萬民之上,至尊至貴,當然對生活無所渴望和需求。但是,他們正因此而倍加煩惱,因為他們不得不時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陰謀和背叛。所以《聖經》中說:“君王之心深不可測。”當人心中除了猜疑恐懼便容不下其他事物的時候,這種心靈當然是不可測度的!…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迷信》

Posted on January 8, 2020 at 1:48pm 0 Comments

對於神,與其陷入一種錯誤的信仰,倒還不如不抱有任何信仰。因為後者只是對神的無知,而前者卻是對神的褻瀆。對於神的迷信實質上是在褻瀆神。普魯塔克說得好:“我寧願人們說世上根本沒有普魯塔克這麼一個人,卻不願人們說曾經有過一個普魯塔克,其兒女一生下來就被他吃掉。”就像詩人描述的大地之神薩圖爾努斯的做法那樣。

無神論把人類付諸理性,付諸哲學,付諸世俗的骨肉之情,付諸法律,付諸名利之心,等等。而所有這一切,如果世上沒有宗教,也足以教導人類趨向於完善。但是迷信卻相反,它否定這一切,卻在人類心靈中建立起一種非理性的專制暴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