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風華正茂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下)

現在,為充分說明友誼的這第二種功用,我們再談一談那個顯而易見、流俗之人也可以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朋友的忠言。 赫拉克里特在他的隱語中說得好,“光明永遠最佳”。一個人從另一個人的諍言中所得來的光明比從他自己的理解力、判斷力中所得的光明更要乾凈純粹,這是無疑的:一個人從自己的理解力與判斷力中得來的那種光明,總不免是受他的感情和習慣的浸潤影響的。因此,在朋友所給的諍言與自己所作的主張之間,其差別有如良友的諍言與諂佞的建議之間的差別一樣。因為諂諛我者無過於我,而防禦自諂自諛之術,更無有能及朋友之直言者也。 諍言共有兩種:一是關於行為的,一是關於事業的。說到第一種,最能保人心神健康的預防藥,就是朋友的忠言規諫。一個人的嚴厲自責,是一種有時過於猛烈、蝕力過強的藥品。讀勸善的好書不免沈悶無味。在別人身上觀察自己的錯誤有時與自己的情形不符。最好的藥方(最有效並且最易服用的)就是朋友的勸諫。許多人(尤其是偉大的人們)因為沒有朋友向他們進忠告的緣故,作出大謬極誤的事來,以致他們的名聲和境遇均大受損失,這種情形看起來是很可驚異的。…See More
Wednesda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中)

蘇拉,當他為羅馬的獨裁者的時候,把龐培(即後來被人稱為“偉大的”龐培者)擢升到很高的地位以致龐培自詡為蘇拉所不及。因為有一次龐培為他的一位朋友爭執政官之職,與蘇拉所推舉之人競選,進而獲勝。在蘇拉對此表示不滿而開始爭吵的時候,龐培反唇相向,叫他不要多言,“因為拜朝陽的人多過拜夕陽的人”。 在愷撒則有代西瑪斯·布魯塔斯,其影響之大,竟使愷撒在遺囑中立他為次承繼人,僅次於愷撒的孫外甥。而這人也就是有能力誘致愷撒於死地的人。因為在愷撒為了一些不祥的預兆,尤其是克爾波尼亞的一場噩夢的緣故,而想使參議院先行散會、改期再開的時候,布魯塔斯拉著他的胳膊,輕輕地把他從椅子上拉了起來,並告訴他說,他希望愷撒不要叫參議院散會,等愷撒的夫人做一場好一點的夢之後再行開會。安東尼在一封信(這封信在西塞羅的攻擊演說之中,曾經一字不移地引用過)里曾呼代西瑪斯·布魯塔斯為“妖人”,好像他用邪術迷惑了愷撒似的,他的得寵之深可見矣。阿葛瑞帕雖然出身微賤,但是奧古斯塔斯卻把他升到很高的地位,以致後來當奧古斯都以他的女兒朱利亞的婚事問麥西那斯的時候,麥西那斯竟敢說“他必須把女兒嫁給阿葛瑞帕,否則就必須把阿葛瑞帕殺了。…See More
Dec 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上)

“喜歡獨處的人不是野獸便是神靈”。說這話的人是想在寥寥數語之中,把真理和邪說放在一處,這是很難的。因為,如果說一個人心里有了一種天生的、隱秘的對社會的憎恨與嫌棄,則那個人不免帶點野獸的性質,這是極其真實的。然而要說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有任何神靈的性質,則是極不真實的。 只有一點可作為例外,那就是這種憎恨社會的心理不是出於對孤獨的愛好,而是出於一種想讓自己退出社會以求更崇高的生活,這樣的人在異教徒中我們曾經有所發現,如克瑞蒂人埃辟曼尼的斯、羅馬人努馬、西西里人安辟道克利斯和蒂安那人阿波郎尼亞斯,而基督教會中許多的隱者和長老則確也曾如此。…See More
Nov 2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貴族

說到貴族,我們將先談論其作為國家中的一個階層,然後再談論其作為個人的身份。 一個完全沒有貴族的君主國總是一個純粹而極端的專制國,如土耳其就是這樣。因為貴族是調劑君權的,貴族把人民的眼光引開,使其多少離開皇室。但是說到民主國家,它們是不需要貴族的,並且和有貴族巨室的國家相比較,他們通常是較為平靜、不易有叛亂的。因為在民主國家中,人們的眼光是在事業上而不在個人上,或者就算是眼光放在個人身上,也是為了事業本身,要問某人是否勝任,而不是為了標榜血統。 我們看到瑞士這個國家就能持久,雖然他們國家中有很多宗教派別,而且行政區劃也不一致:這就是因為維系他們的是實利,而不是對在位者個人的崇拜與信仰。荷蘭共和國政治優良:因為在權利平等的地方,政治上的商議是重事不重人,並且人民也樂意納稅付捐,一個強有力的貴族階層增加君王的威嚴,卻削弱了他的權力;貴族可為國民註入活力與生機,卻壓抑了他們的福利。…See More
Nov 2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勇氣

有人問狄摩西尼,對演說家來說什麼最重要?他說,動作。其次呢?動作。再次呢?還是動作。這是在小學課本中大家都已經熟悉的一段故事,然而依然值得我們深省。說這話的人對他所說的事情最為精通,而又恰恰在他所極力稱贊的事情上並沒有天生的優勢。動作不過是一位演說家的外在表現,確切地說那只是演員的優點,然而竟然會被擡得這麼高,甚至超出了題目選擇、論辯方式等諸多技能。不僅如此,它幾乎被說成是演說家的唯一要素,這真是讓人感到奇怪。然而,其理由是顯而易見的。人性之中經常是愚鈍多於聰明,所以那些能夠讓愚鈍者開竅的技能才是最有效力。與上述這一點非常相似,在世俗事務中要具有勇氣。對於世俗事務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勇氣。其次呢?勇氣。再其次呢?還是勇氣。可是勇氣不過是無知與卑賤的產物,與治國之才根本不能相提並論。盡管如此,它卻能迷惑並控制那些見識浮淺或膽量不足的人,而大部分人又恰好都是這種情況。不但如此,聰明人在一時糊塗時也會受其引誘。因此我們常見勇氣在民治國家中曾有奇效,而在有統治階級或君主的國家中則不如此之甚,而且,勇氣總是在勇敢的人們初次活動的時候功效大,而以後就沒有這樣大的功效了,因為一時之勇並不能夠守信恒久…See More
Nov 1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權位(下)

要善於尋求並接受對你有益的忠告和建議,不要把那些“好管閑事”的熱心人拒之門外。掌權者常犯以下四種錯誤:拖延、受賄、蠻橫和受欺。避免拖延的辦法是:信守時間,當斷則斷,不要把必須做的事情積壓在一起。矯治賄賂的惡習,除了杜絕下屬接受不義之財外,也絕不給那些行賄者恩惠和利益。不僅不能受賄,而且不能給人留下你可以用財物收買的任何疑點。要使人知道你不僅反對受賄,而且憎恨行賄者。如果對某件先已決定的事情,無明顯理由突然改變原則或意圖,那麼就可能引起主管者因收受了某種賄賂而改變意圖的嫌疑。因此,當改變一個觀點或做法時,一定要把這樣做的目的以及改變的原因公布於眾。要注意,一個仆人或一個親信,由於與有權勢者的密切關係,常常可以成為通向貪汙受賄的秘密渠道。至於蠻橫,應當知道,這比嚴厲更糟,嚴厲能產生敬畏,而蠻橫卻只能招致怨恨。處高位者最好不要輕易責罵下屬,如果非責備不可,態度也要莊重嚴肅,絕不可使用譏諷的口氣。至於受欺,那要比受賄賂危害更大。因為賄賂只是偶然發生的,而一個掌權者如果易於受欺,那麼,他就永遠只會不自覺地照別人的意志辦事。所羅門曾經說過:“徇私情沒有好處。它使人為了得到面包而破壞法律。”還有一句…See More
Nov 12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權位(上)

身居高位者乃三重意義上的奴仆——君主和國家的奴仆、地位輿論的奴仆以及事業職位的奴仆。因而他們沒有自由,在人身、行動和時間上均失去了自由。 為謀得高位或者說為謀得治人之權而失去自己安排自己生活的自由,人性的這種欲望真的是匪夷所思!何況取得權勢並非一件容易的事。走上這條路的人要忍受許多痛苦,然而得到的卻未必不是更深的痛苦。為了取得權勢,人們常常選擇卑劣的手段。但即使達到高位也往往擔心坐不安穩,一旦倒臺又經常身敗名裂。因此,這真是一件讓人感嘆的事情。正如古語所說:“既然已經不是當年之鼎盛,又何必尋找理由茍且偷生!”然而,識時務者又有幾人?人在官場,常常是在應該退時不肯退,想要退時已退不成。然而迷戀於權勢,這也許是因為忍受不了默默無聞的寂寞。正如那些老人,盡管已經風燭殘年,卻仍然閑坐在熱鬧的街口,借此追憶往昔的崢嶸。有趣的是,身處權位的人只能通過別人的眼睛來確認自己的幸福。然而如果根據自身的感覺來判斷,就很難明白自己究竟是否幸福。他們能引以自慰的,只是別人對自己的羨慕和模仿。這使他們得到驕傲和榮譽,盡管這時他們內心中的感受也許恰恰相反。他們會時時感到憂慮,盡管他們只有在結局到來時才能真正意識到…See More
Nov 1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愛情

愛情在舞臺上的表現要比在現實生活中的表現更豐富多彩。因為在舞臺上,“愛情”可以表現為喜劇,也可以呈現為悲劇;但在實際生活中,“愛情”只會招致禍患。它有時如一位惑人的魔女,有時似一位復仇的女神。我們可以看到,多數偉大的人物(無論古今,但凡有盛名者)都不曾被愛情折磨到瘋狂的地步:可見偉大的心靈與偉大的事業的確能抵禦這種柔弱的激情。然而有兩個人除外,一個是曾經統治過班戈羅馬帝國的馬爾庫斯·安東尼,另一個是曾做過羅馬執政官及立法官的阿皮亞斯·克勞狄烏斯。這兩個人之中,前者的確是一個好色而無度的人,但是後者卻是一個嚴肅而有智的人。所以好像(雖然這是很少見的)愛情不但是會進入坦露的心胸,並且也可以進入壁壘森嚴的心胸中(假如把守不嚴的話)。伊壁鳩魯這句話說得並不好——“我們彼此就是一幕看不完的劇”。好像生來本當曠觀天界及一切高貴之物的人類不應該做別的,而只應跪在一座小小的偶像前面,自己把自己做成個奴隸似的,雖然這不是為口舌的奴隸——如禽獸一般——而是為眼睛的奴隸(而上帝賦予人眼睛本來是為了更高貴的目的的)。這種情感之放縱,以及它對事物本性及價值置若罔聞之程度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所以說,無休止的誇張言辭…See More
Nov 7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善良

本人認為善即造福於人類的願望。這也就是古希臘人所說的愛人類,或者時下人們所說的“人文精神”,但其精確含義還要更深入一層。而善良,則是善的行為表現。善反映本質,善良作為現象而呈現。善良,是人類的一切精神和道德品格中最偉大的一種。因為上帝本身就是“善良”。如果人失去了這種品格,他就不過是既可憎又可憐的卑賤的鼠輩。這種行善的品格也許會看錯對象,但卻永遠不會過分。過分的權勢欲曾使得撒旦墮落成魔鬼。過分的求知欲也曾使人類的祖先失去樂園。但唯有善良這種品格,無論對於神還是對於人,都永遠不會成為過分的東西。善良的傾向是人性所固有的。這種仁愛之心就算不施於人,也會施之於其他生物。例如土耳其人雖然被認為是一個野蠻民族,但他們卻很善待狗和鳥等動物。據比斯貝克的記述,有一個歐洲人在君士坦丁堡,由於戲弄一只鳥,結果差一點被當地人用石頭砸死。但人性中這種仁善的傾向,有時也會被誤解。所以意大利有句話嘲諷說:“善良無度,近乎笨伯。”馬基雅維里曾直截了當地寫道:“基督教的教義使人成為軟弱的羔羊,以供那些暴君享用。”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確實沒有任何其他法律、宗教或學說,比基督教更鼓勵對人類的博愛了。要想不成為一個濫施…See More
Nov 4

慕課師's Blog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下)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0:34pm 0 Comments

現在,為充分說明友誼的這第二種功用,我們再談一談那個顯而易見、流俗之人也可以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朋友的忠言。



赫拉克里特在他的隱語中說得好,“光明永遠最佳”。一個人從另一個人的諍言中所得來的光明比從他自己的理解力、判斷力中所得的光明更要乾凈純粹,這是無疑的:一個人從自己的理解力與判斷力中得來的那種光明,總不免是受他的感情和習慣的浸潤影響的。因此,在朋友所給的諍言與自己所作的主張之間,其差別有如良友的諍言與諂佞的建議之間的差別一樣。因為諂諛我者無過於我,而防禦自諂自諛之術,更無有能及朋友之直言者也。…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中)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0:33pm 0 Comments

蘇拉,當他為羅馬的獨裁者的時候,把龐培(即後來被人稱為“偉大的”龐培者)擢升到很高的地位以致龐培自詡為蘇拉所不及。因為有一次龐培為他的一位朋友爭執政官之職,與蘇拉所推舉之人競選,進而獲勝。在蘇拉對此表示不滿而開始爭吵的時候,龐培反唇相向,叫他不要多言,“因為拜朝陽的人多過拜夕陽的人”。…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論友誼  (上)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9 at 10:33pm 0 Comments

“喜歡獨處的人不是野獸便是神靈”。說這話的人是想在寥寥數語之中,把真理和邪說放在一處,這是很難的。因為,如果說一個人心里有了一種天生的、隱秘的對社會的憎恨與嫌棄,則那個人不免帶點野獸的性質,這是極其真實的。然而要說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有任何神靈的性質,則是極不真實的。



只有一點可作為例外,那就是這種憎恨社會的心理不是出於對孤獨的愛好,而是出於一種想讓自己退出社會以求更崇高的生活,這樣的人在異教徒中我們曾經有所發現,如克瑞蒂人埃辟曼尼的斯、羅馬人努馬、西西里人安辟道克利斯和蒂安那人阿波郎尼亞斯,而基督教會中許多的隱者和長老則確也曾如此。…



Continue

《培根隨筆》論貴族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02pm 0 Comments

說到貴族,我們將先談論其作為國家中的一個階層,然後再談論其作為個人的身份。



一個完全沒有貴族的君主國總是一個純粹而極端的專制國,如土耳其就是這樣。因為貴族是調劑君權的,貴族把人民的眼光引開,使其多少離開皇室。但是說到民主國家,它們是不需要貴族的,並且和有貴族巨室的國家相比較,他們通常是較為平靜、不易有叛亂的。因為在民主國家中,人們的眼光是在事業上而不在個人上,或者就算是眼光放在個人身上,也是為了事業本身,要問某人是否勝任,而不是為了標榜血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