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風華正茂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西洋(下)

明朝有兩個皇帝巡視過新大陸,並在這座皇宮中住過。艾米很快發現了這里與舊大陸紫禁城的不同。“這里只有一道城墻,卻有這麽多城門,遠不象北京的皇宮那麽森嚴。”“是的,新大陸是一個開放的大陸,幾百年來接受著不同文化的八面來風。正因為如此,我們的封建王朝首先在新大陸復滅。”“您是說,如果沒有新大陸,你們現在還是一個王國?”“哈哈,這不一定,但至少,明朝不會是最後一個王朝。”“鄭和為振興大明朝而遠航,卻把它推向墳墓?”“歷史就這麽不可思議。”我和艾米漫步在古代的皇宮中,人不多,我們的腳聲在一個又一個空曠的大廳中回蕩,一根根巨大的立柱在朦朧中從我們兩側緩緩移過,好象是在黑暗中伏視著我們的一個個巨人,靜靜的空氣中仿佛遊動著神秘的幻影。我們來到了一個陳列櫃前,里面陳列著許多黃得發黑的歐洲中世紀的拉丁文舊書,有荷馬史詩,有歐幾里得的、亞里士多德的,還有柏拉圖的和但丁的……其中很多是15世紀宗教歐洲宗教栽判所的禁書。這些都是鄭和到達西歐後讓翻譯給他讀過的。我對艾米說:“看,他讀的你們的書,從你們那兒得到了很多他沒有的東西:他有指南針,卻沒有遠航必須的歐洲精確鐘表;他有比你們當時最大的船還大三倍的船,卻沒有分…See More
Aug 27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西洋(中)

“真的該走了,孩子!”“……戰斗一直持續到黃昏,在如血的殘陽中,明軍才吹響了他們淒歷的號角……巴黎戰役,西歐聯軍大敗,十萬軍隊半數被殲,英王享利五世隕命沙場,上百個公爵伯爵和王室將軍陣亡或被俘……巴黎戰役之後,西歐難以在短時間內集結起足以對付明軍的力量,加上明艦隊對西歐沿海特別是英吉利海峽的封鎖,以及關於明朝後續艦隊正在駛援的傳聞,西歐脆弱的抗明聯盟瓦解了,以後……”“以後我都知道,以前的也都知道,你要沒完沒了,我自己走了,你一個人留在這里與鄭和做伴好了。”我們終於離開了古戰場,如果可能再回來,也是很長時間以後了。※※※西元1997年7月2日,中國新大陸,紐約“歡迎到中國新大陸!”海關小姐對我們甜密地一笑,我感到了一種回家的溫暖,但兒子對回國似乎並沒什?感覺。“明朝船隊首航美洲已有五百多年了,他們還把這兒叫新大陸。”他說。“一種習慣,就象歐洲人仍把中國人叫洋人一樣。”“我們早就該再有一個真正的新大陸了!”“哪兒?南極洲嗎?”“為什麽不行?”我暗自搖搖頭。對兒子性格中這咄逼人的進攻性,我已經習慣了,但又時時對此到感到一種壓力。似乎他媽媽的性格越過大洋通過兒子作用於我,想到這兒,我心中一陣…See More
Aug 22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西洋(上)

西元1420年,非洲,索馬利亞,摩加迪沙沿海這是明朝艦隊打算到達的最遠的地方,永樂皇帝也只讓走到這里,現在,二百多只船和兩萬多人,靜靜地等待著返航的命令。鄭和沈默地站在“清和”號的艦首,他面前,印度洋籠罩在熱帶的暴雨中。四周一片雨霧,只有閃電剌破這一片朦朧時,艦隊才在青色的電光中顯現,“清遠”號、“惠康”號、“長寧”號、“安濟”號……如同圍在旗艦四周紋絲不動的巨大礁石。眾多的非洲酋長在船上歡宴三天後已上岸,激越的非洲鼓聲從雨中隱隱傳來,岸上棕櫚林中打鼓的黑人狂舞的身影如暴雨中時隱時現的幽靈。“該返航了,大人。”副將王景弘低聲說。在鄭和身後,站著遠航統帥部的全體,包括七名四品宦官及許多的將軍和文官。“不,繼續向前走。”鄭和說。在統帥部其他人的感覺中,這一刻空氣和雨滴都固了,“向前?!到哪里?!”“向前走,看看前面有什麽。”“那有什麽用呢?我們已證實建文帝不在海外,他肯定死了;我們也給聖上搞到了足夠的珍寶,該回航了。”“不,如果天圓地方,大海就應有邊緣,大明的船隊應該航到那里。”鄭和的雙眼渴望地看著雨霧深處,看著他想象中的海天連線。“這是違抗聖命,大人!”“我意已決,不從者可以自己回去,但…See More
Aug 7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纖維(下)

這次輪到我不識數了,“什麽是達達?”“你的手指和腳指加起來是多少?10個;如果砍去一個,隨便手指或腳指,就剩達達了。”我想想明白了,點點頭:“達達是19,那你們是20進制,他們,”我指指登記員,“是5進制。”“你就是角斗士……”哇哇妮用親呢地手指觸摸著我的臉說,那感覺很舒服。穿古典外套的人輕蔑地看了一眼登記員:“多麽愚蠢的數制,你們有兩只手和兩只腳,計數時卻只利用了四分之一。”登記員大聲反駁:“你們才愚蠢呢!如果你用一只手上的指頭就能計數,干嘛還要把你的另一個爪子和兩個蹄子都伸出來?!”我問大家:“那你們的計算機的數制呢?你們都有電腦吧?”我們再次達成了一致,他們都說是二進制。披棕色大衣的人說:“這是很自然的,要不計算機就很難發明出來。因為只有兩種狀態:豆子掉進竹片的洞中或沒掉進去。”我又迷惑了:“……竹片?豆子?”“看來你真的沒上過學,不過周武靈王發明計算機的事應該屬於常識。”“周武靈王?那個東方的國王或巫師?”“你說話要有分寸,怎麽能這樣形容控制論的創始人?”“那計算機……您是指的中國的算盤吧?”“什麽算盤,那是計算機!占地面積有一個足球場那麽大,用竹片和松木制造,以黃豆做為運算介…See More
Jul 2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纖維(上)

“喂,你走錯纖維了!”這是我到達這個世界後聽到的第一句話,當時我正駕駛著這架F-18返回羅斯福號,這是在大西洋上空的一次正常的巡邏飛行,突然就闖進了這里,盡管我把加力開到最大,我的殲擊機懸在這巨大的透明穹頂下一動不動,好像被什麽看不見的力場固定住了,還有外面那顆巨大的黃色星球,…See More
Jul 2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纖維(上)

“喂,你走錯纖維了!”這是我到達這個世界後聽到的第一句話,當時我正駕駛著這架F-18返回羅斯福號,這是在大西洋上空的一次正常的巡邏飛行,突然就闖進了這里,盡管我把加力開到最大,我的殲擊機懸在這巨大的透明穹頂下一動不動,好像被什麽看不見的力場固定住了,還有外面那顆巨大的黃色星球,…See More
Jul 17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信使(下)

這樣又過了十多天。這天深夜,入睡前,老人像往常那樣最後看了看那把琴,突然發現琴弦有些異樣。他拿起放大鏡仔細察看,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其實這跡象在幾天前就出現了,只是到了現在,它才明顯到能輕易察覺的程度。琴弦越磨越粗。第二天晚上,當老人剛把弓放到琴弦上時,年輕人突然出現了。“你來要琴嗎?”老人不安地問。年輕人點點頭。“哦……如果能把它送給我的話……”“絕對不行,真對不起教授,絕對不行。我不能在現在留下任何東西。”老人沈思起來,他有些明白了。雙手托起那把琴,他問:“那麽這個,不是現在的東西了?”年輕人點點頭。他現在站在窗前,窗外,銀河橫貫長空,群星燦爛,在這壯麗的背景前他呈現出一個黑色的剪影。老人現在明白了更多的事。他想起了年輕人神奇的預測能力,其實很簡單,他不是在預測,是在回憶。“我是信使,我們的時代不想看到您太憂慮,所以派我來。”“那麽你給我帶來什麽呢,這把琴嗎?”老人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驚奇,在他的一生中,整個宇宙對他就是一個大驚奇,正因為如此,他才超越別人之上,首先窺見了它最深的奧秘。“不是的,這把琴只是一個證明,證明我來自未來。”“怎麽證明呢?”“在您的時代,人們能夠把質量轉化為能量:…See More
Jul 1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信使(上)

老人是昨天才發現樓下那個聽眾的。這些天他的心緒很不好,除了拉琴,很少向窗外看。他想用窗簾和音樂把自己同外部世界隔開,但做不到。早年,在大西洋的那一邊,當他在狹窄的閣樓上搖著嬰兒車,在專利局喧鬧的辦公室中翻著那些枯燥的專利申請書時,他的思想卻是沈浸在另一個美妙的世界,在那個世界中,他以光速奔跑……現在,普林斯頓是一個幽靜的小城,早年的超脫卻離他而去,外部世界在時時困擾著他。有兩件事使他不安:其中一件是量子理論,這個由普朗克開始、現在有許多年輕的物理學家熱衷的東西,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他不喜歡那個理論中的不確定性,“上帝不擲骰子。”他最近常常自言自語。而他後半生所致力的統一場論卻沒有什麽進展,他所構築的理論只有數學內容而缺少物理內容。另一件事是原子彈。廣島和長崎的事已過去很長時間了,甚至戰爭也過去很長時間了,但他的痛苦在這之前只是麻木的傷口,現在才痛起來。那只是一個很小的、很簡單的公式,只是說明了質量和能量的關系,事實上,在費米的反應堆建成之前,他自己也認為人類在原子級別把質量轉化為能量是異想天開……海倫·杜卡斯最近常這麽安慰他。但她不知道,老人並不是在想自己的功過榮辱,他的憂慮要深遠得多。…See More
Jul 12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8)

“在社會機器強有力的保護下,第一地球的財富不斷地向少數人集中。而技術發展導致了另一件事,有產階層不再需要無產階層了。在你們的世界,富人還是需要窮人的,工廠里總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機器已經不需要人來操作了,高效率的機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無產階層連出賣勞動力的機會都沒有了,他們真的一貧如洗。這種情況的出現,完全改變了第一地球的經濟實質,大大加快了社會財富向少數人集中的速度。“財富集中的過程十分復雜,我向你說不清楚,但其實質與你們世界的資本運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時代,第一地球60%的財富掌握在一千萬人手中;在爺爺的時代,世界財富的80%掌握在一萬人手中;在爸爸的時代,財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在我出生時,第一地球的資本主義達到了頂峰上的頂峰,創造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資本奇跡;99%的世界財富掌握在一個人的手中!這個人被稱做終產者。“這個世界的其余二十多億人雖然也有貧富差距,但他們總體擁有的財富只是世界財富總量的l%,也就是說,第一地球變成了由一個富人和二十億個窮人組成的世界,窮人是二十億,不是我剛才告訴你的十億,而富人只有一個。這時,私有財產不可侵犯的憲法仍然有效,社會機器仍在忠…See More
Jul 1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7)

滑膛笑笑:“你賣給我的那幅畫,價錢真的太低了,它已足夠支付這樁業務了。”“那謝謝你了。”“別客氣,履行合同而已。”死亡之火再次噴出槍口,子彈翻滾著,嗚哇怪叫著穿過空氣,穿透了畫家的心臟,血從他的胸前和背後噴向空中,他倒下後兩三秒鐘,這些飛揚的鮮血才像溫熱的雨撒落下來。“這沒必要。”聲音來自滑膛背後,他猛轉身,看到垃圾場的中央站著一個人,一個男人,穿著幾乎與滑膛一樣的皮夾克,看上去還年輕,相貌平常,雙眼映出星環的藍光。滑膛手中的槍下垂著,沒有對準新來的人,他只是緩緩扣動槍機,大鼻子的擊錘懶洋洋地擡到了最高處,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是警察嗎?”滑膛問,口氣很輕松隨便。來人搖搖頭。“那就去報警吧。”來人站著沒動。“我不會在你背後開槍的,我只加工合同中的工件。”“我們現在不干涉人類的事。”來人平靜地說。這話像一道閃電擊中了滑膛,他的手不由一松,左輪的擊錘落回到原位。他細看來人,在星環的光芒下,如論怎麽看,他都是一個普通的人。“你們,已經下來了?”滑膛問,他的語氣中出現了少有的緊張。“我們早就下來了。”接著,在第四地球的垃圾場上,來自兩個世界的兩個人長時間地沈默著。這凝固的空氣使滑膛窒息,他想說…See More
Jul 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6)

“沒那麽糟,在澳洲保留地,人類的農業和工業將不再存在,他們不需要從事生產就能活下去。”“靠什麽活?”“哥哥文明將養活我們,他們將贍養人類,人類所需要的一切生活資料都將由哥哥種族長期提供,所提供的生活資料將由他們平均分配,每個人得到的數量相等,所以,未來的人類社會將是一個絕對不存在貧富差別的社會。”“可生活資料將按什麽標準分配給每個人呢?”“你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按照保留地方案,哥哥文明將對地球人類進行全面的社會普查,調查的目的是確定目前人類社會最低的生活標準,哥哥文明將按這個標準配給每個人的生活資料。”滑膛低頭沈思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呵,我有些明白了,對所有的事,我都有些明白了。”“你明白了人類文明面臨的處境吧。”“其實嘛,哥哥的方案對人類還是很公平的。”“什麽?你竟然說公平?!你這個……”許雪萍氣急敗壞地說。“他是對的,是很公平。”朱漢楊平靜地說,“如果人類社會不存在貧富差距,最低的生活水準與最高的相差不大,那保留地就是人類的樂園了。”“可現在……”“現在要做的很簡單,就是在哥哥文明的社會普查展開之前,迅速抹平社會財富的鴻溝!”“這就是所謂的社會財富液化吧?”滑膛問。“是…See More
Jul 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5)

流浪漢顯然沒覺察到這輛車的慢行與自己有什麽關系,直到許雪萍叫住了他。“你好!”許雪萍搖下車窗說,流浪漢站住,轉頭看著她,臉上復蓋著這個階層的人那種厚厚的麻木,“有地方住嗎?”許雪萍微笑著問。“夏天哪兒都能住。”流浪漢說。“冬天呢?”“暖氣道,有的廁所也挺暖和。”“你這樣過了多長時間了?”“我記不清了,反正征地費花完後就進了城,以後就這樣了。”“想不想在城里有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有個家?”流浪漢麻木地看著女富豪,沒聽懂她的話。“識字嗎?”許雪萍問,流浪漢點點頭後,她向前一指,“看那邊——”那里有一幅巨大的廣告牌,在上面,青翠綠地上點綴著乳白色的樓群,像一處世外桃源,“那是一個商品房廣告。”流浪漢扭頭看看廣告牌,又看看許雪萍,顯然不知道那與自己有什麽關系,“好,現在你從我車上拿一個箱子。”流浪漢走到車廂處拎了一個小提箱走過來,許雪萍指著箱子對他說:“這里面是一百萬元人民幣,用其中的五十萬你就可以買一套那樣的房子,剩下的留著過日子吧,當然,如果你花不了,也可以像我們這樣把一部分送給更窮的人。”流浪漢眼睛轉轉,捧著箱子仍面無表情,對於被愚弄,他很漠然。“打開看看。”流浪漢用黑乎乎的手笨拙地打開箱…See More
Jun 25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4)

滑膛說把齒哥當成親父親是真心話,在他五歲時的一個雨天,輸紅了眼的父親逼著母親把家里全部的存折都拿出來,母親不從,便被父親毆打致死,滑膛因阻攔也被打斷鼻梁骨和一條胳膊,隨後父親便消失在雨中。後來滑膛多方查找也沒有消息,如果找到,他也會讓其享受一次慢冷卻的。事後,滑膛聽說老克將自己的全部薪金都退給了齒哥的家人,返回了俄羅斯。他走前說:送滑膛去留學那天,他就知道齒哥會死在他手里,齒哥的一生是刀尖上走過來的,卻不懂得一個純正的殺手是什麽樣的人。垃圾場上的拾荒者一個接一個離開了,只剩下目標一人還在那里埋頭刨找著,她力氣小,垃圾來時搶不到好位置,只能借助更長時間的勞作來彌補了。這樣,滑膛就沒有必要等在這里了,於是他拿起大鼻子塞到夾克口袋中,走下了車,徑直朝垃圾中的目標走去。他腳下的垃圾軟軟的,還有一股溫熱,他仿佛踏在一只巨獸的身上。當距目標四五米時,滑膛抽出了握槍的手……這時,一陣藍光從東方射過來,哥哥飛船已繞地球一周,又轉到了南半球,仍發著光。這突然升起的藍太陽同時吸引了兩人的目光,他們都盯著藍太陽看了一會兒,然後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當兩人的目光相遇時,滑膛發生了一名職業殺手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手中…See More
Jun 2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3)

“曾有不同的政治組織出高價委托我們訓練遊擊隊員,我們拒絕了,我們只培養獨立的專業人員,是的,獨立,除錢以外獨立於一切。從今以後,你們要把自己當成一枝槍,你們的責任,就是實現槍的功能,在這個過程中展現槍的美感,至於瞄準誰,與槍無關。A持槍射擊B,B又奪過同一枝槍射擊A,槍應該對這每一次射擊一視同仁,都以最高的質量完成操作,這是我們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在開學典禮上,滑膛還學會了幾個最常用的術語:該行業的基本操作叫加工,操作的對象叫工件,死亡叫冷卻。學校分L、M和S三個專業,分別代表長、中、短種距離。L專業是最神秘的,學費高昂,學生人數很少,且基本不和其他專業的人交往,滑膛的教官也勸他們離L專業的人遠些:“他們是行業中的貴族,是最有可能改變歷史的人。”L專業的知識博大精深,他們的學生使用的狙擊步槍價值幾十萬美元,裝配起來有兩米多長。專業的加工距離均超過一千米,據說最長可達到三千米!一千五百米以上的加工操作是一項復雜的工程,其中的前期工作之一就是沿射程按一定間距放置一系列的“風鈴”,這是一種精巧的微型測風儀,它可將監測值以無線發回,顯示在射手的眼鏡顯示器上,以便他(她)掌握射程不同階段的風速和…See More
Jun 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2)

但很快,滑膛的地位就受到了老克的威脅。老克是俄羅斯人,那時,在富人們中有一個時髦的做法:聘請前克格勃人員做保鏢,有這樣一位保鏢,與擁有一個影視明星情人一樣值得炫耀。齒哥周圍的人叫不慣那個繞口的俄羅斯名,就叫這人克格勃,時間一長就叫老克了。其實老克與克格勃沒什麽關系,真正的前克格勃機構中,大部分人不過是做辦公室的文職人員,即使是那些處於機密戰最前沿的,對安全保衛也都是外行。老克是前蘇共中央警衛局的保衛人員,曾是葛羅米柯的警衛之一,是這個領域貨真價實的精英,而齒哥以相當於公司副董事長的高薪聘請他,完全不是為了炫耀,真的是出於對自身安全的考慮。老克一出現,立刻顯示出了他與普通保鏢的不同。這之前那些富豪的保鏢們,在飯桌上比他們的雇主還能吃能喝,還喜歡在主人談生意時亂插嘴,真正出現危險情況時,他們要麽像街頭打群架那樣胡來,要麽溜得比主人還快。而老克,不論在宴席還是談判時,都靜靜地站在齒哥身後,他那魁梧的身軀像一堵厚實堅穩的墻,隨時準備擋開一切威脅。老克並沒有機會遇到威脅他保護對象的危險情況,但他的敬業和專業使人們都相信,一旦那種情況出現時,他將是絕對稱職的。雖然與別的保鏢相比,滑膛更敬業一些,也…See More
Jun 1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贍養人類(1)

上業務就是業務,無關其他。這是滑膛所遵循的原則,但這一次,客戶卻讓他感到了困惑。首先客戶的委托方式不對,他要與自己面談,在這個行業中,這可是件很稀奇的事。三年前,滑膛聽教官不止一次地說過,他們與客戶的關系,應該是前額與後腦勺的關系,永世不得見面,這當然是為了雙方的利益考慮。見面的地點更令滑膛吃驚,是在這座大城市中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中最豪華的總統大廳,那可是世界上最不適合委托這種業務的地方。據對方透露,這次委托加工的工件有三個,這倒無所謂,再多些他也不在乎。服務生拉開了總統大廳鑲金的大門,滑膛在走進去前,不為人察覺地把手向夾克里探了一下,輕輕拉開了左腋下槍套的按扣。其實這沒有必要,沒人會在這種地方對他干太意外的事。大廳金碧輝煌,仿佛是與外面現實毫無關系的另一個世界,巨型水晶吊燈就是這個世界的太陽,猩紅色的地毯就是這個世界的草原。這里初看很空曠,但滑膛還是很快發現了人,他們圍在大廳一角的兩個落地窗前,撩開厚重的窗簾向外面的天空看,滑膛掃了一眼,立刻數出竟有十三個人。客戶是他們而不是他,也出乎滑膛的預料,教官說過,客戶與他們還像情人關系一一盡管可能有多個,但每次只能與他們中的一人接觸。滑膛知…See More
Jun 8

慕課師's Blog

劉慈欣·纖維(下)

Posted on July 24, 2017 at 6:22pm 0 Comments

這次輪到我不識數了,“什麽是達達?”

“你的手指和腳指加起來是多少?10個;如果砍去一個,隨便手指或腳指,就剩達達了。”

我想想明白了,點點頭:“達達是19,那你們是20進制,他們,”我指指登記員,“是5進制。”

“你就是角斗士……”哇哇妮用親呢地手指觸摸著我的臉說,那感覺很舒服。

穿古典外套的人輕蔑地看了一眼登記員:“多麽愚蠢的數制,你們有兩只手和兩只腳,計數時卻只利用了四分之一。”…

Continue

劉慈欣·纖維(上)

Posted on July 23, 2017 at 6:40pm 0 Comments

“喂,你走錯纖維了!”

這是我到達這個世界後聽到的第一句話,當時我正駕駛著這架F-18返回羅斯福號,這是在大西洋上空的一次正常的巡邏飛行,突然就闖進了這里,盡管我把加力開到最大,我的殲擊機懸在這巨大的透明穹頂下一動不動,好像被什麽看不見的力場固定住了,還有外面那顆巨大的黃色星球, 圍繞著星球的那紙一樣薄的巨環在它的表面投下陰影。不像那些傻瓜,我並不認為自己在做夢,我知道這是現實,理智和冷靜是我的長項,

正因為如此我才通過了百分之九十的淘汰率飛上了F-18。

“請到意外闖入者登記處!當然,你得先下飛機。”那聲音又在我的耳機中說。…

Continue

劉慈欣·贍養人類(8)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20am 0 Comments

“在社會機器強有力的保護下,第一地球的財富不斷地向少數人集中。而技術發展導致了另一件事,有產階層不再需要無產階層了。在你們的世界,富人還是需要窮人的,工廠里總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機器已經不需要人來操作了,高效率的機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無產階層連出賣勞動力的機會都沒有了,他們真的一貧如洗。這種情況的出現,完全改變了第一地球的經濟實質,大大加快了社會財富向少數人集中的速度。

“財富集中的過程十分復雜,我向你說不清楚,但其實質與你們世界的資本運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時代,第一地球60%的財富掌握在一千萬人手中;在爺爺的時代,世界財富的80%掌握在一萬人手中;在爸爸的時代,財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

Continue

劉慈欣·信使(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9:59am 0 Comments

這樣又過了十多天。

這天深夜,入睡前,老人像往常那樣最後看了看那把琴,突然發現琴弦有些異樣。他拿起放大鏡仔細察看,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其實這跡象在幾天前就出現了,只是到了現在,它才明顯到能輕易察覺的程度。

琴弦越磨越粗。

第二天晚上,當老人剛把弓放到琴弦上時,年輕人突然出現了。

“你來要琴嗎?”老人不安地問。

年輕人點點頭。

“哦……如果能把它送給我的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