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er Loh
  • Male
  • Temelo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emer Loh's Friends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Temer Lo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emer Loh's Page

Latest Activit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波登·迪爾:西瓜的滋味(上)

那個夏天我16歲,我家搬到那個地方才不過一年。那些男孩子們對我還捉摸不透,就連弗萊第·格雷和約翰也是這樣。這也許是因為我是從城里來的。委拉黛安的家緊挨我家,我們對她可不敢生什麽非份之想,頂多只能跟她道聲“早上好”罷了,因為我們都害怕她的爸爸威爾斯先生。威爾斯先生又高又大,目光嚴厲。在這種目光下,你會覺得自己縮小了一半。論種地,他是這一帶數一數二的好把式,那年夏天,他在自己牲口棚後面的沙地里種出了那一帶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個大西瓜。他打算留它做種,第二年要種出許多許多這麽大的西瓜來。弗萊第·格雷、約翰和我雖然談論過要偷這個瓜,但我們心里明白,這隻不過是說說罷了,因為一想到威爾斯先生大發雷霆時的那副模樣,我們心里就發怵。晚上在房前走廊上聊天時,我們總看見威爾斯先生坐在那個窗前,威嚴的目光巡視著他的“西瓜兵團”。有時我坐上一個鐘頭盯著他,心里不知怎麽就變得又緊張又激動。“你看他,”爸爸說,“整天緊張得要命,生怕有人偷了他的寶貝。其實,誰會偷呢?”一天晚上,一輪滿月浮在空中。這時節,那個大西瓜該熟了。弗萊第·格雷、約翰和我決定去小河里遊泳。河水真涼,打了一會兒水仗,我們的身子暖和起來,最後爬上岸歇…See More
17 hours ago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李靖·五十鎊(下)

警官吃驚地望著他:“卡森先生,那個男人今天早上已經在波哥諾爾落網了。他竟然想用作廢的支票買一副鑽石戒指。所以恐怕你是搞錯了,卡森先生。”“你說什麽?!哦,我的上帝啊!你讓我對妹妹說什麽呢?你知道她多麽想要那五十鎊嗎?這一路上她一直在盤算該怎麽花這筆錢,到巴黎玩上一個星期,再買頂新帽子……等等,所有這些你知道嗎?”“我知道,知道,親愛的卡森先生,我妻子也這樣。”警官笑著打斷他,“可我們是在浪費時間。現在只有去把你關的那位先生放出來。”“或許他也是個你們感興趣的家夥。”波爾還抱著最後的希望。“或許吧,卡森先生。可如果不是,你會惹麻煩的。他會控告你非法監禁。”“可他在希爾頓莊園幹什麽呢?賴特福特先生是我以前的同學,我不能看著他進去偷東西。”此時勞拉正在屋外和一名記者說著些什麽,忽然看見波爾和一名警官走了出來。他向她招手,於是她便趕緊過去和他們一起鑽進了警車。那個記者也緊隨其後一起上了車。當他們回到白房子的時候,看見園丁正站在路邊。他顯然很高興見到有人來。“卡森先生,有個人在我的花房里。我不知道是誰把他關進去的,可我不敢開門,他的喊聲太可怕了。他要是再在那兒待下去,會把我的午飯全攪了的。”他們…See More
Wednesda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李靖·五十鎊(上)

對英國鄉下的路來說,這輛紅色的美國轎車實在是太寬了。眼看它迎面而來,波爾只得讓自己的車靠邊給它讓路。大轎車小心翼翼地從近旁緩緩擦過。波爾借機打量了一下對面這位先生:這張臉真令人不敢恭維,鼻梁上架副墨鏡,一頭黑髮剪得太短,嘴巴看起來也太大,而耳朵卻又太小了。“這家夥我好像在哪兒見過?”波爾心念一動,“等等,我想起來了,是在昨天的報紙上。”他扭頭問一旁的妹妹:“勞拉,昨天的報紙還在嗎?你沒像往常一樣在我需要的時候在早上拿它點爐子吧?”“不,我沒有。”勞拉笑起來,“不過它已經骯髒不堪了。在魚店里我找不到合適的紙包魚,只好用它湊合了。就放在後面,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拿來。”她打開後門把魚從報紙里拿出來,把報紙遞給了波爾。他很快翻到中央把一張照片指給她看。那上面有的部分已經沾了魚血,但臉部仍清晰可見。就是這副醜陋的嘴臉,大嘴巴,小耳朵,還戴副墨鏡。“此人,”波爾往下讀道,“因在布萊頓等海濱大都市的旅館和商店用作廢的支票付款而被警方通緝。市銀行將向任何協助警方抓獲此人者提供50鎊的獎金!”“這上面有沒有提到一輛美國轎車?”“沒有,可是你看這兒:‘他是個英國人,但他的談吐穿著常讓人以為他是個美…See More
Monda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席勒·五個過路人(下)

他明白,他們認出他是他們懇求過的仇人,還是造成他們不幸的罪人,他們追趕他是為了向他討還血債。他說:“讓你們的憤恨和報覆如願以償吧,我只能從你們那里指望得到死”“不,”其中有一個人答道,“為了讓你知道我們是誰和你是誰,把這件長衫拿去穿上吧。我們倆人一起架著你,把你帶到那能幫助你的地方去。”那人深受感動感嘆起來:“啊,寬宏大量的仇人,你使我感到羞愧,你解除了我的怨恨!請讓我擁抱你,並且以真誠的寬恕完成善行吧!”那人冷漠地回答:“安靜些,朋友,不是因為我想給你幫助,寬恕你,而是因為你遭到了不幸。”“那請你把自己的衣服拿回去,”受害者高聲說著,從自己身上脫下了衣服,“聽天由命吧;死了,總比成為接受傲慢仇人救命之恩的人好些。”他站起來並想出發趕路,然而這時第五個過路人走到他跟前,這個人肩上挑著沈重的擔子。受害者想:“我已經這麽多次受騙了,而這個人不象是那種想幫助我的人,就讓他從旁邊過去吧。”過路人發現他後立刻放下自己的擔子。他根據自己的衝動說:“我看,你受傷了,也沒有氣力。最近的村莊也很遠,在勉強走到村莊以前,你會因為流血過多而衰竭。趴在我的背上吧,我會精神爽快地動身上路並把你帶到村莊。”“你的…See More
Sep 11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席勒·五個過路人(上)

一個人落到了一夥強盜手中,他們把他的衣服剝光,並在凜冽的寒風中把他拋在道路上。一個過路人乘車走到他身旁,受害者向他申訴自己的遭遇並且懇求幫助。過路人同情地回答:“我可憐你,我也情願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不過請你不要請求別的效勞,因為你的樣子使我難過。你看,那里來了人,請把這隻錢袋給他們,他們會幫助你的。”受難者答道:“謝謝,不過,如果人道的義務需要這種苦難,那應該也有力量正視苦難。你的整個錢袋連你感覺神經微小努力的一半都不值。”這種行為是什麽?它既不是有益的,也不是道德的,又不是慷慨的,更不是美的。這種行為僅僅是善心的閃爍,僅僅是善心的突發。第二個過路人出現了;受害者又提出了自己的請求。對這第二個人來說他的錢是很珍貴的,但他仍然想要履行人道的義務。他說:“如果為你浪費時間,我就錯過了賺錢的機會。如果你支付我所失掉的那些錢,那我就背你到離這里一小時步行路程的修道院去。”那個受害者反駁道:“這是個理性的決定,但是應該說,你的甘願效力使你花費不大。你看,那里來了一個騎馬的人,他會給我幫助,你卻為錢出賣這種幫助。”這種行為是什麽?其中既沒有善心,也沒有履行義務,既沒有慷慨,又沒有美。其中只有利…See More
Sep 8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J·M·巴利:我丈夫寫書(中)

9月里的一天,我們結婚了。蜜月里我們一談起寫書,就更覺得甜蜜。整個蜜月我們形影不離。喬治太愛我了,他不忍心丟下我不管,自己去寫書。我把我這個體會告訴他,他笑瞇瞇的。我越說,他越樂。我想,他對我的這種感情,一定就叫做“體貼”。過完了蜜月,我們回到了蜃景村的可愛小家庭,真是快樂極了!“你就要動手寫書啦?”到家那天我問。“正想著這事。”他說,“你知道,這事使我牽腸掛肚。不過,通盤考慮起來,還是下星期再說吧!”“你千萬不要因為我把它耽擱了。”我熱切地說。“我當然就是為了你呀!”“可是,浪費時間不好。”“犯不著急麽!”他不耐煩地一揮手。我吃驚地看著他,他解釋說:“我的意思是,我先要把全書綱要通盤考慮好。”那段時間里,我們的小家庭常常有客人來訪。我把喬治寫書的事跟他們許多人都說了。可現在遲遲不見他動手,我漸漸有點後悔自己不會保守秘密。眼睜睜一個星期過去,接著又一個星期過去。我急了,便要他吃完晚飯就到書房里去坐下。他磨磨蹭蹭,一臉烏雲。我把墨水瓶注滿,把稿紙擺好,把一支新蘸筆交到他手里。他接了,嘴上也沒一聲“謝謝”。一小時以後,我送去一杯茶。他靜靜地坐在火爐邊,筆落在地上。“你睡著了,喬治?”我問。…See More
Sep 4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J·M·巴利:我丈夫寫書(上)

周林東·譯 我跟喬治結婚之前,早就知道他是個雄心勃勃的人。那時我們還沒有訂婚,他就把心底里的秘密告訴了我:他要寫一本大部頭著作,書名叫做《倫理學研究》。“不過我還沒有動手,”他習慣地說,“冬天一到我就動手,每天晚上堅持寫。”白天里,喬治在一家公司供職當秘書。公司器重他,他只得把自己一天里最好的時間花在寫信記帳上。他說,等書出版了,他就出名了。我說:“要是你能多些時間自己支配來寫書就好了。”“我倒不在乎忙。”他像一個永遠壓不垮的英雄那樣輕鬆愉快地說,“你留意到麽:世界上大凡偉大的著作,幾乎都是出自忙人的手筆。毫無疑問,一個人只要有寫作天才,作品是遲早要問世的。”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熠熠發亮,語調充滿激情。這種激情很快感染了我。每次我們一見面,便盡談些未來,或由他滔滔而論,我合掌傾聽。不久,我們就訂婚了。喬治可不是個一般見識的情人,他不會三天兩頭嚷嚷“好人兒”呀“漂亮”呀這類詞——他從不屑這樣。我們單獨呆在一起時,他就把手伸給我,讓我一邊兒牽著,一邊兒聽他熱切地描述他那本《倫理學研究》。我們訂婚不久,喬治好言好語,要同我結婚。“我定不下神寫書,除非結了婚。”他說。他一心一意想定下神寫書,…See More
Sep 3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下)

當天晚上,我心中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我想為了不在湯姆面前丟臉,最好盡快找到一張像瓊·貝娜特的相片。母親、嬸嬸和姨媽的相片沒有一個像這位女明星的。我帶著一顆沈重的心,踱到轉門那里去,鼓起勇氣來到糖果櫃台旁。那位亞麻色頭髮的姑娘正微笑著站在那里。“你好。”她說。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我甚至想問她:“你能給我一張照片嗎?”不過,我嘴上只是說想買點巧克力。唉!如果我能把她請到較僻靜的地方單獨談談就好了,可是怎麽開口呢?我轉身走進了電影院。剛好,電影中的男主人公對一位女合唱隊員說:“在演出後我們見面。”她答應了,而且不久他們之間便盛開了一朵愛情之花。我反復記熟了這句話。電影一散場,我就直奔糖果櫃台。戴耳環的黑頭髮姑娘在那里,瑪麗卻不見了。“她回家去了。”黑頭髮姑娘說,“你喜歡她,是嗎?”盡管我可以在湯姆面前吹牛說我的女朋友是瑪麗,可是在瑪麗的女伴面前說我喜歡她卻又是另一碼事,我怎麽也鼓不起勇氣,臉上直起紅暈。“哈,”黑頭髮姑娘笑了起來,“你臉紅了。”我想說什麽,又說不出來,轉身跑出了商店。星期一我回學校,情緒不振。湯姆因病住進了醫院。這可救了我的命。可是黑頭髮姑娘的話和我臉紅的事一直使我心情沈重…See More
Aug 7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中)

姑娘笑了,她把糖放進紙袋給我。我像電影中的人物那樣,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下次見!”以後那幾天真使我難熬,心里充滿著一種浪漫的感覺。每天下課後我都到那里去,裝作看櫥窗里的商品而偷偷看亞麻色頭髮的姑娘。我還從未有過熱戀的感覺,在電影中小夥子初遇女郎是那麽簡單,而在實際生活里卻是這樣複雜。再一個周末,我日夜想念的亞麻色頭髮的姑娘,在我等了很久以後,終於從商店後門走到了櫃台前,沒等我開口她就對我說:“你好。”我手表上的秒針幾乎都不走了,我結結巴巴地說:“看電影之前想買點糖果。”她又笑了,這時我才看清楚她有一雙蔚藍色的眼睛。她問:“要巧克力還是奶糖?”“兩樣都要。”當她把糖放進紙袋時,我忍不住直直地看著她。她站得很近,把糖給我時,她的眼睛擡起來看著我。我正準備說“謝謝”,黑頭髮姑娘喊道:“瑪麗!”她就轉身走過去了。瑪麗!多好聽的名字!在迷惘中我走到隔壁的電影院,喃喃地說:“瑪麗,瑪麗……”幾天以後的一個下午,我在練習拳擊時,仍在思念著瑪麗,以至於我的夥伴湯姆——俱樂部里最差的拳擊手,也能把拳頭打在我的鼻子上,使我鼻子出血。休息時,他因為勝利而感到飄飄然,把我叫到一旁。“我的女朋友叫瑪左麗。”他…See More
Aug 6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上)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像。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髮、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那之後的一個星期中,我每天都生活在一個夢境般的世界里,到處是亞麻色頭髮和小酒窩。我總是模仿電影男主角那樣喜氣洋洋地和她講話;她呢,每當我說完,也總像女主角那樣嫣然一笑。再下一個星期六,我所在的球隊有一場比賽,不過,為了去看我的維納斯,我早已另有安排——剛踏上我們球隊的汽車,我就對教練說:“我母親得了急病,我得馬上回去。”沒等他回答,我就跑開了。電影準…See More
Aug 4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下)

我們騎到了一座很陡的橋。我開始上橋,騎了一半,她叫我停下,說我們可以走上橋頂,這樣我可以歇一歇。我們在橋頂停了下來,倚著欄桿,眺望整座城市發出的閃閃燈光。卡車和吉普車是我們唯一的伴侶。“這是否令你想起美國?”她用下巴指著城市燈光問我。“有一點。”“你想家嗎?”“很想家,我就要回家了。到時候我又會想長沙的。”“真的嗎?” “對,”我平靜地答道。她的圍巾包著整個臉。只有那雙眼睛露在外面。我問她,是否覺得自己是乏味的,她的雙眼笑得彎了起來。“我不乏味,我想我是個挺有意思的姑娘,你覺得是這樣嗎?”“是的,我也覺得如此。”她的皮膚蒼白,我看到她的眼皮羞紅了。“你回美國後是不是跟你父母住?”“不是。”“為什麽?”“因為我太大了!如果我不自謀生路他們會覺得很奇怪的。”…See More
Jul 31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中)

 “是的,你們不震驚嗎?”“也談不上太吃驚”她平靜地答道。我想起那個學生對我說的有關她的經厲的事,就問道:“你是個十分堅強的姑娘,對嗎?她帶著驚異的表情從翻閱著的雜誌上擡起頭來,手捂著嘴,很不自然地格格笑道:“說得太可怕了,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我們談了一個多鐘頭,她揀了幾本要帶走的書。當她起身要離開時,我問她何時回哈爾濱。“後天。”憑她留給我的好感,我請她第二天晚上再到我這兒來,她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說:“謝謝——我來。”就消失在沒有燈光的樓道里。我聽著她下樓的腳步聲。然後又窗口注視著她的身影走過運動場。第二天晚上的同一時間她來了。她對一本畫冊中的幾幅新英格蘭秋天的彩照驚嘆不已。“太美了”她說,“真像夢一般。”我不能直盯著她看,所以她翻動書頁時我就注視著她的手,傾聽她說話的聲音,並偶爾在她問我些什麽的時候才凝視她的臉。我們不知不覺地談了很久。忽然,她像是想起什麽事,看了看手表,已經過十點了——幾乎談了兩個鐘頭。她倒吸一口氣,忽然焦慮起來,“我誤了末班車!”她住在河對岸的一所醫院里,走路去至少得花兩小時。那是個寒冷的夜晚,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騎車帶她。這麽做本身是不會引人注意的。因為大多數…See More
Jul 29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8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擦皮鞋的人

王麗君 翻譯 我的父母在賓夕法尼亞洲的沙勒羅伊經營了一家小餐館,名叫帕弋尼斯。餐館每周營業7天,每天營業24小時。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專門為那些來餐館就餐的人擦皮鞋。那時候我6歲。我父親小時候也擦過皮鞋,所以他教我怎麼樣才能把皮鞋擦得亮亮的。他告訴我,擦完鞋後要征求顧客的意見,如果他不滿意,就把皮鞋重新擦一遍。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要幹的活也增加了。我10歲的時候還負責收拾餐桌,幹勤雜工的活。父親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在他雇傭過的勤雜工中,我是幹得最好的。 在餐館里工作使我感到非常自豪,因為我拚命地幹活正是為了讓全家人能生活得更好。但是父親明確地指出,要想成為餐館工作人員中的一員,我就得達到一定標準,我必須準時上班,手腳要勤快,並且要禮貌待客。除了擦皮鞋外,我在餐館幹的其他活都是沒有報酬的。有一天我做了一件傻事:我對父親說他應該每周給我10美元。父親回答說:“好啊,那麼你一天在這兒吃的三頓飯的飯錢是不是也應該付給我呢?你有時帶朋友到餐館來白喝汽水又該怎麼算呢?”父親估算了一下說,我每周大約欠他40美元。…See More
Jul 21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歌唱家

我是在布魯克林長大的,那時我膽小,而且說起話來口吃得厲害,我最怕被老師叫起來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話。有時,我知道上課時老師會叫我,我就逃學,每逢躲不開的時候,我就背著全班站著朗讀,同學們常常取笑我。 我真正得到解脫是在15歲的時候。那時正趕上經濟大蕭條,我不得不輟學,在曼哈頓地區幫父親和叔叔把服裝和鞋送到顧客家里去。他們付不起我的工錢,但是幹那種跑腿的差事改變了我的生活道路。起初我對歌劇的愛好不斷增加——這主要是受媽媽的影響。我媽媽是一個業餘歌手了,她的嗓音優美。聽到我在家里唱歌,她就帶我去拜見一位聲樂老師。這位聲樂老師的工作室就在大都會歌劇院里。我心里充滿了對他的敬畏。我們交不起學費,但是他同意靠獎學金教我唱歌。…See More
Jul 18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耕田小子

當年,我的父親在波多黎各的里奧·彼德拉斯甘蔗農場當工頭。我幹的第一份工作是趕牛犁田。我跟在耕牛後面,用掃帚把兒趕牛。我幹一天活掙1美元,每天連續幹8小時,連停下來吃飯的時間都沒有。趕牛犁地是特別單調乏味的,但是它對我的一生都有好處,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農場主老是盯著我們,所以我們每天得準時上班,竭盡全力地幹活。此後,無論幹什麼活我都沒有遲到過。我還學會對顧主要尊敬,要忠心耿耿地為他幹活,更重要的是我掙到錢了。不想幹活就說自己病了,這樣的念頭從來沒有在我的腦子里閃過。那時候我才6歲,可是我已經幹大人的活了。家里需要我掙到的每一塊錢,因為我父親每周最多只能掙18美元。我們住在一座簡陋的小木屋里,有三間房子,地面是土鋪的,屋子里沒有廁所。最使我感到自豪的是我能掙錢幫助父母養活兩個弟弟和三個妹妹,這使我有了自尊心。對一個人來說,自尊心是他應具有的最重要的東西之一。我7歲的時候,在離家不遠的一個高爾夫球場找了一份工作。我的工作是站在高爾夫球場平坦的球道上,看球落在了什麼地方,這樣球手就能找到球了。一個球找不到就要被解雇,所以我從來沒有丟過一個球。有時晚上我躺在床中,夢想著打高爾夫球賺好多好多的錢…See More
Jul 16

Temer Loh's Blog

J·M·巴利:我丈夫寫書(中)

Posted on August 22,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9月里的一天,我們結婚了。蜜月里我們一談起寫書,就更覺得甜蜜。整個蜜月我們形影不離。喬治太愛我了,他不忍心丟下我不管,自己去寫書。

我把我這個體會告訴他,他笑瞇瞇的。我越說,他越樂。我想,他對我的這種感情,一定就叫做“體貼”。

過完了蜜月,我們回到了蜃景村的可愛小家庭,真是快樂極了!

“你就要動手寫書啦?”到家那天我問。

“正想著這事。”他說,“你知道,這事使我牽腸掛肚。不過,通盤考慮起來,還是下星期再說吧!”…

Continue

J·M·巴利:我丈夫寫書(上)

Posted on August 22,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周林東·

 

我跟喬治結婚之前,早就知道他是個雄心勃勃的人。那時我們還沒有訂婚,他就把心底里的秘密告訴了我:他要寫一本大部頭著作,書名叫做《倫理學研究》。“不過我還沒有動手,”他習慣地說,“冬天一到我就動手,每天晚上堅持寫。”白天里,喬治在一家公司供職當秘書。公司器重他,他只得把自己一天里最好的時間花在寫信記帳上。他說,等書出版了,他就出名了。我說:“要是你能多些時間自己支配來寫書就好了。”…

Continue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下)

Posted on August 3, 2020 at 3:46pm 0 Comments

當天晚上,我心中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我想為了不在湯姆面前丟臉,最好盡快找到一張像瓊·貝娜特的相片。母親、嬸嬸和姨媽的相片沒有一個像這位女明星的。我帶著一顆沈重的心,踱到轉門那里去,鼓起勇氣來到糖果櫃台旁。那位亞麻色頭髮的姑娘正微笑著站在那里。

“你好。”她說。

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我甚至想問她:“你能給我一張照片嗎?”不過,我嘴上只是說想買點巧克力。唉!如果我能把她請到較僻靜的地方單獨談談就好了,可是怎麽開口呢?



我轉身走進了電影院。剛好,電影中的男主人公對一位女合唱隊員說:“在演出後我們見面。”她答應了,而且不久他們之間便盛開了一朵愛情之花。我反復記熟了這句話。…

Continue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下)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6:27pm 0 Comments

我們騎到了一座很陡的橋。我開始上橋,騎了一半,她叫我停下,說我們可以走上橋頂,這樣我可以歇一歇。我們在橋頂停了下來,倚著欄桿,眺望整座城市發出的閃閃燈光。卡車和吉普車是我們唯一的伴侶。

“這是否令你想起美國?”她用下巴指著城市燈光問我。

“有一點。”

“你想家嗎?”

“很想家,我就要回家了。到時候我又會想長沙的。”

“真的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