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er Loh's Blog (221)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下)

當天晚上,我心中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我想為了不在湯姆面前丟臉,最好盡快找到一張像瓊·貝娜特的相片。母親、嬸嬸和姨媽的相片沒有一個像這位女明星的。我帶著一顆沈重的心,踱到轉門那里去,鼓起勇氣來到糖果櫃台旁。那位亞麻色頭髮的姑娘正微笑著站在那里。

“你好。”她說。

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我甚至想問她:“你能給我一張照片嗎?”不過,我嘴上只是說想買點巧克力。唉!如果我能把她請到較僻靜的地方單獨談談就好了,可是怎麽開口呢?



我轉身走進了電影院。剛好,電影中的男主人公對一位女合唱隊員說:“在演出後我們見面。”她答應了,而且不久他們之間便盛開了一朵愛情之花。我反復記熟了這句話。…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August 3, 2020 at 3:46pm — No Comments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下)

我們騎到了一座很陡的橋。我開始上橋,騎了一半,她叫我停下,說我們可以走上橋頂,這樣我可以歇一歇。我們在橋頂停了下來,倚著欄桿,眺望整座城市發出的閃閃燈光。卡車和吉普車是我們唯一的伴侶。

“這是否令你想起美國?”她用下巴指著城市燈光問我。

“有一點。”

“你想家嗎?”

“很想家,我就要回家了。到時候我又會想長沙的。”

“真的嗎?”…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29, 2020 at 6:27pm — No Comments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中)

姑娘笑了,她把糖放進紙袋給我。我像電影中的人物那樣,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下次見!”



以後那幾天真使我難熬,心里充滿著一種浪漫的感覺。每天下課後我都到那里去,裝作看櫥窗里的商品而偷偷看亞麻色頭髮的姑娘。我還從未有過熱戀的感覺,在電影中小夥子初遇女郎是那麽簡單,而在實際生活里卻是這樣複雜。

再一個周末,我日夜想念的亞麻色頭髮的姑娘,在我等了很久以後,終於從商店後門走到了櫃台前,沒等我開口她就對我說:“你好。”…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29,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上)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像。



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髮、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

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29,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擦皮鞋的人

王麗君 翻譯



我的父母在賓夕法尼亞洲的沙勒羅伊經營了一家小餐館,名叫帕弋尼斯。餐館每周營業7天,每天營業24小時。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專門為那些來餐館就餐的人擦皮鞋。那時候我6歲。我父親小時候也擦過皮鞋,所以他教我怎麼樣才能把皮鞋擦得亮亮的。他告訴我,擦完鞋後要征求顧客的意見,如果他不滿意,就把皮鞋重新擦一遍。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要幹的活也增加了。我10歲的時候還負責收拾餐桌,幹勤雜工的活。父親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在他雇傭過的勤雜工中,我是幹得最好的。…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18, 2020 at 9:20pm — No Comments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歌唱家

我是在布魯克林長大的,那時我膽小,而且說起話來口吃得厲害,我最怕被老師叫起來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話。有時,我知道上課時老師會叫我,我就逃學,每逢躲不開的時候,我就背著全班站著朗讀,同學們常常取笑我。



我真正得到解脫是在15歲的時候。那時正趕上經濟大蕭條,我不得不輟學,在曼哈頓地區幫父親和叔叔把服裝和鞋送到顧客家里去。他們付不起我的工錢,但是幹那種跑腿的差事改變了我的生活道路。

起初我對歌劇的愛好不斷增加——這主要是受媽媽的影響。我媽媽是一個業餘歌手了,她的嗓音優美。聽到我在家里唱歌,她就帶我去拜見一位聲樂老師。這位聲樂老師的工作室就在大都會歌劇院里。我心里充滿了對他的敬畏。我們交不起學費,但是他同意靠獎學金教我唱歌。…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16, 2020 at 10:44am — No Comments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中)

 “是的,你們不震驚嗎?”

“也談不上太吃驚”她平靜地答道。



我想起那個學生對我說的有關她的經厲的事,就問道:“你是個十分堅強的姑娘,對嗎?

她帶著驚異的表情從翻閱著的雜誌上擡起頭來,手捂著嘴,很不自然地格格笑道:“說得太可怕了,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我們談了一個多鐘頭,她揀了幾本要帶走的書。當她起身要離開時,我問她何時回哈爾濱。

“後天。”…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13, 2020 at 4:30pm — No Comments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上)

陳紅雯 翻譯

1982年我從耶魯大學中國文學專業畢業。我的漢語很流利,廣東話也不錯,並且好不容易學會了古漢語。因需要找個工作,我便向耶魯——中國協會提出申請,結果被派到地處長沙的湖南醫學院教英語。那年我22歲。

有一天,我的一個學生問我:“馬克老師,能否麻煩你一下?我有位親戚,她是位醫生,從哈爾賓來,她英語說得很好,可還想多學點。我能不能領她來見見你?只要一二次就行。”



他接著又介紹道:“她叫小米,聰明又有個性。在班上總當班長什麽的,甚至還當過校團支部書記。‘文革’時她主動下鄉,幾乎給餓個半死。她終於有機會上醫學院念書,是班上最聰明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ly 6, 2020 at 4:30pm — No Comments

萌娘·為自己伴奏(下)

走遠路穿漂亮衣服才值得,你說呢?

你現在就很漂亮,小雅。

我也這麽覺著,穿漂亮衣服自我感覺好,我就要這種感覺。小雅笑了一下,只可惜這麽好看的衣服我每天只穿著它們走幾十步路。走吧,小雅代我提上那十斤掛面:上樓。

還是那黑黑的樓道,還是那間小小的房間,只有她和媽媽住。十年過去了,窗外那棵楊樹已經變粗,枝幹快挨上窗台了。



這棵楊樹都這麽粗了。我說。…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ne 2, 2020 at 9:46pm — No Comments

萌娘·為自己伴奏(上)

我上中學時有個同學小雅,她長得文文靜靜,我們都叫她啊芳,因為她的模樣特別像電影《英雄兒女》的女主角王芳。她家就住在我家樓後小樹林那邊。那是一座六十年代蓋的紅樓,她家在二樓,窗戶底下有一個大牌匾:愛國糧店。…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June 2, 2020 at 9:46pm — No Comments

汪曾祺·尾巴

人事顧問老黃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工廠里本來沒有“人事顧問”這種奇怪的職務,只是因為他曾經做過多年人事工作,肚子里有一部活檔案;近兩年歲數大了,身體也不太好,時常鬧一點腰酸腿疼,血壓偏高,就自己要求當了顧問,所顧的也多半是人事方面的問題,因此大家叫他人事顧問。這本是個外號,但是聽起來倒像是個正式職稱似的。有關人事工作的會議,只要他能來,他是都來的。來了,有時也發言,有時不發言。他的發言有人愛聽,有人不愛聽。他看的雜書很多,愛講故事。有時在很嚴肅的會上也講故事。下面就是他講的故事之一。…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February 3, 2020 at 4:48pm — No Comments

佚名·最佳答案

今天,全校語文老師來聽他講課,這是早就跟他打過招呼的。為此,他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將要講的課預先給學生講了一遍。他還揚著教鞭吩咐學生,他提問的時候,一定要踴躍回答。

可他沒想到校長也來“指導”。他並非怕自己講得不好,而是因為校長的兒子在他班里,且學習成績不怎麽樣。他在思忖著該不該提問他。



一陣思想鬥爭之後,他決定在適當的時候給他一個機會。他講了一陣,自我感覺良好。提問了兩位同學之後,他提問校長少爺。

“請你說出一個形容人的美麗的詞或句子。”他今天講的是詞的感情色彩,這個問題根本不算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17, 2019 at 3:30pm — No Comments

丹尼爾·R·萊文:我的第一份工作~耕田小子

當年,我的父親在波多黎各的里奧·彼德拉斯甘蔗農場當工頭。我幹的第一份工作是趕牛犁田。我跟在耕牛後面,用掃帚把兒趕牛。我幹一天活掙1美元,每天連續幹8小時,連停下來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趕牛犁地是特別單調乏味的,但是它對我的一生都有好處,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農場主老是盯著我們,所以我們每天得準時上班,竭盡全力地幹活。此後,無論幹什麼活我都沒有遲到過。我還學會對顧主要尊敬,要忠心耿耿地為他幹活,更重要的是我掙到錢了。不想幹活就說自己病了,這樣的念頭從來沒有在我的腦子里閃過。…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20am — No Comments

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下)

她眼神發直,沒有任何反應。我用手托著她的下頜,輕輕地轉動著她的頭,才使她不得不看著我。

“凱特,我剛聽說查爾斯的事。我感到很難過。”

一聽“查爾斯”三個字,立刻她的眼中閃爍出了光芒。她迷惘地瞧著我,好像我是突然出現的似的。“凱特,是我,菲麗絲,對於查爾斯去世我很難過。”



她認清並回憶起一切後,她的臉紅紅的,淚水奪眶而出。“查爾斯去了。”她喃喃地說。



“我知道。我知道,凱特。”我說。…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14am — No Comments

菲麗絲·沃爾肯斯:吻(上)

韓敏譯

我是護士。每天下午,在我值班的時候,總是要沿護理之家的走廊走一走,和每個房間的病人們聊上幾句,觀察一下他們的病況。每次我都會看到凱特和查爾斯夫婦二人坐在那里,腿上放著一個大大的相冊,看著上面的照片在追憶往事。凱特總是很自豪地給我看當年他們的那些舊照。照片上,查爾斯高高的個子,金髮碧眼,英俊瀟灑。而凱特則是一頭黑黑的秀髮,她笑容可掬,楚楚動人。兩個年輕的戀人含笑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現在看上去他們依然還是那麼相親相愛。燈光照在他們那滿頭銀髮,照著那兩張滿是時間線的臉。他們含笑沈浸在過去那幸福的回憶之中。

“現在的年輕人對愛的理解太淺薄了。”我想。以前總認為只有年輕人才有享受愛的權力,現在看來,真是太愚蠢了。…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13am — No Comments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下)

史密特太太急得脫口發出一聲尖厲的叫聲。“快把錢夾交給他們!”她驚懼地喊道,“否則他們會殺你的!”

“不能這麼便宜他們!”史密特先生大聲答道。

他無力地從地上撐起身子。“我得先教訓這幫家夥,竟敢肆無忌憚襲擊過路人!”他出其不意地一拳打在那胖家夥的下巴頦上,這漢子發出一聲慘叫,朝前撲去,然後癱在地上。就在這一剎那,其余三條漢子都朝史密特先生猛撲上來,幾個人頓時扭打一團。史密特太太臉色變成死灰般,倚著一棵松樹抽泣起來。眼觀這場生死搏鬥,耳聞這班強盜發出的呻吟聲、慘叫聲,又聽到史密特先生憤怒的聲音,如“無賴!”“流氓!”“我叫你們嘗一嘗這苦頭,你們這些惡棍!”…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10am — No Comments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中)

他的太太挖苦地示意他別往下說。“要說做這種夢,那倒是你!”她變得寬容地說,“在你的夢里,你身歷了你日常生活中所經歷不到的場面:槍擊、毆鬥、勇敢和英雄氣概。最後你從床上跌下來,”她突然朗聲大笑起來,“這是你那特有的性格,早已到期加薪甚至已過期了,你也不敢對你的頭頭放個屁!”

“言下之意,你說我是個膽小鬼嗎?”…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10am — No Comments

君特·斯潘:男子漢的誕生 (上)

孫遠譯

若在生活的長河中投入一顆小石,雖然激起的只是小小的漣漪,但它卻是另一種景觀。

一史密特先生下午從辦公室回到家里,見到他太太在廚房里留下一張字條:“我去看電影,卡利·柯佩爾主演。”

史密特先生味同嚼蠟地吃了晚飯之後,又興味索然地洗凈了盤碗,瞄了一遍報紙,就開始燙起褲子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09am — No Comments

Mazguerit·未婚妻(下)

別的旅客都笑了。我極力的解釋,說那是因為尋覓座位的緣故。

村人說:“那也沒什麼要緊,若是我們的媳婦,真像你一樣,那我們就幸福極了。”

那位旅客仍保持著她的戲謔態度,看了我一眼,對農夫說:“等你到了巴黎時,你就知道,我並沒有弄錯。你的兒子將要對你說,‘這就是我的未婚妻’”…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04am — No Comments

Mazguerit·未婚妻(上)

假期之後,我回巴黎去。我到車站的時候,火車上已坐滿了旅客。我在各輛車上都尋找遍了,想覓一個座位。但找來找去,只在最末一輛車廂里,尋著一個空座,並且上面還放了兩個雞鴨籃子,里面的雞鴨不息地伸出頭在窺探。我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去。我正想在這些擾攘的旅客中,尋找這籃子的主人,有一個穿農夫衣服的人對我說:

“小姐,請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籃子拿下來。”



我於是便把放在他膝上的果籃拿下來。他這才立起身來,將雞鴨籃移在座位底下。鴨子很不願意,我們由他的叫聲中可以知道,雞子低下他的頭,好像被侮辱了似的。農夫的妻子,叫著它們的名字,和它們談話。…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December 8, 2019 at 10:04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