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s Blog (380)

福斯特《英國人》

英國人表面上給人以冷漠無情之感,實際上則因為感覺較慢。一事發生,英國人憑其心智往往能迅速理解,但談到感受,卻要再等相當一段時間。一次,一輛載有英國人與法國人的馬車行經阿爾卑斯山中。馬忽受驚而狂奔,車過橋時絆在石欄上,顛簸劇烈,幾乎墜落崖下。車上的法國人驚駭萬狀,叫喊指劃,亂作一團,表現了十足法國人的作風。而車上的英國人則坐在那裏,一聲不出。一小時後,馬車停在一家客店門前準備換馬,這時,出現的情景適與剛才相反。法國人早已把危險忘得乾乾凈凈,正在歡聚一處,談笑風生;…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25, 2021 at 9:12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4)

如果我們看看一兩位並非第一流作家的情形,就會充分明了這一點。查爾斯·蘭姆和羅伯特·史蒂文生可以作為適當的例子。他們兩位都很有天賦,敏銳,怪誕,寬容,幽默,但他們總是以表面的個性創作,從不把籃子沈入內心世界。蘭姆沒有嘗試過。他會說: 籃籃籃子沈沈入內心,我辦辦不到…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8,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3)

現在觸及到關鍵問題了。我們閱讀《古舟子詠》之際,把天文知識、地理知識和日常觀念都忘得一乾二凈。我們不是也忘記了它的作者嗎?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講師,鴉片煙鬼,騎兵——這些不是都隨同真實的世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嗎?我們只在讀詩之前和讀完之後才記起他;讀詩的時候,除了詩之外,別的什麼都不存在。結果,閱讀《古舟子詠》時,變化出現了,它變成了無名氏的作品,同《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一樣。這便是我持的觀點:…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3,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2)

但是,當我們循著這一行列,過了詩歌而到戲劇,尤其是那些關於普通人的劇本,情況就不同了。誠然,無益仍占著主要地位,但我們開始感到有些意思了。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包含著某些關於羅馬的可信史實。由戲劇而至小說,變化就更明顯了,處處是真實可感的東西。我們從菲爾丁《湯姆·瓊斯》了解到多少關於西部鄉村的情形啊!從奧斯汀的《諾桑覺寺》得知多少關於這個地區在那之後…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1,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1)

你想知道這本書是誰著的嗎?

這個問題遠比表面看來更為深刻。以一首詩為例: 當我們知道了詩人的名字,從詩中得到的快樂是更多或是更少?就拿《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來說吧,誰也不知道這首詩的作者,它像從北方雪原颳來的一股冰風那樣傳到我們手裏。把它與另一首我們知道其作者的詩——《古舟子詠》——擺在一起考察,後者也一樣包含一個悲劇性的航海情節,帶著一股冰風,但它署上了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這個名字,而且我們對這個科勒律治頗有所知:…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9,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我的林園》

幾年前我寫過一本書,部分地談到英國人在印度陷入的困境。美國人感到自己在印度不會有困難,於是坦然地閱讀那本書。他們愈讀愈感到舒暢,結果給作者寄來一張支票。我用這張支票買下一處林園,不是一片大的林園——樹木稀少,更倒黴的是,還被一條公共小道穿過。但無論怎樣說,它究竟是我擁有的第一份產業,這下也該別人分擔我的恥辱,以程度不同的驚駭口氣向他們自己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財產對人的品格會產生什麼影響?咱們別提經濟問題,私有製對於整個公眾的影響另是一碼事——也許是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但另是一碼事,咱們從心理上說吧,假若你擁有財產,它對你會產生什麼影響呢?我的林園對我有什麼影響?…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9,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蘇東坡吃山芋》原文及鑒賞

楊憲益是一位淵博的學者,讀了很多歐美各國的野史和筆記。他在解放前寫了一本《零墨新箋》,其中《李白與菩薩蠻》、《康昆侖與摩尼教》等篇引證中外文獻,都有令人信服的結論。此書中的某些篇章最近在國內和港澳報刊重新發表,對讀者仍有莫大的吸引力。

此書的第二十三篇為《蕃薯傳入中國的紀載》,作者根據彼得齊埃加(Pedro Cieca)於一五五三年寫的《秘魯史紀》(Cronicade Pern),考定蕃薯傳入中國在明代萬曆四十五年,亦即公一六一七年前後。這卻是大可商榷的。



為什麼大可商榷呢?…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7,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下)

1 我這一生見過的河流太多太多了。它們有的狹長,有的寬闊; 有的彎曲,有的平直; 有的水流急促,有的則風平浪靜。它們的名字,基本是我們命名的,比如得爾布爾河,敖魯古雅河,比斯吹雅河,貝爾茨河以及伊敏河、塔里亞河等。而這些河流,大都是額爾古納河的支流,或者是支流中的支流。



2 我不願意睡在看不到星星的屋子裏……如果午夜夢醒時我望見的是漆黑的屋頂,我的眼睛會瞎的; ……聽不到那流水一樣的鹿鈴聲,我一定會耳聾的。



3 我們總是在撕裂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同時,又扮出慈善家的樣子,哀其不幸! 我們心安理得地看著他們為著衣食而表演和展覽曾被我們戕害的藝術; 我們剖開了他們的心,卻還要說這心不夠溫暖,滿是糟粕。這股彌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難道不是人世間最深重的淒風苦雨嗎 !…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5,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中)

1 月亮升起來了,不過月亮不是圓的,是半輪,它瑩白如玉。它微微彎著身子,就像一只喝水的小鹿。



2 我們總是在撕裂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同時,又扮出慈善家的樣子,哀其不幸!我們心安理得地看著他們為著衣食而表演和展覽曾被我們戕害的藝術;我們剖開了他們的心,卻還要說這心不夠溫暖,滿是糟粕。




3 沒有路的時候,我們會迷路;路多了的時候,我們也會迷路,因為我們不知道該到哪裏去。 故事總要有結束的時候,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尾聲的。




4…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3, 2021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語錄(上)

《額爾古納河右岸》主要內容

在中俄邊界的額爾古納河右岸,居住著一支數百年前自貝加爾湖畔遷徙而至,與馴鹿相依為命的鄂溫克人。他們信奉薩滿,逐馴鹿喜食物而搬遷、遊獵,在享受大自然恩賜的同時也艱辛備嘗,人口式微。他們在嚴寒、猛獸、瘟疫的侵害下求繁衍,在日寇的鐵蹄、“文革”的陰雲乃至種種現代文明的擠壓下求生存。他們有大愛,有大痛,有在命運面前的殊死抗爭,也有眼睜睜看著整個民族日漸衰落的萬般無奈。然而,一代又一代的愛恨情仇,一代又一代的獨特民風,一代又一代的生死傳奇,顯示了弱小民族頑強的生命力及其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

1 世界上有兩條路,一條有形的橫著供人前行徘徊或倒退,一條無形的豎著供靈魂升入天堂或下地獄。只有在橫著的路上踏遍荊棘而無悔,方可在豎著的路上與雲霞為伍。…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日本]吉增剛造散文詩·啞巴王

高麗(KOMA)車站是這兒嗎?高——麗(NO一MA)車站?

我問訊的聲音,乘著內燃機車輛從八王子出發,通過箱根崎,通過大洪水,像殘羹冷炙似的聲音七零八落地留下些痕跡,在河中的小沙洲,我將身體的一部分垂吊下來,左臂搭在窗欞上,超過幾座山嶺,便豁然開朗,啊,這兒也是詩意地棲居之恬適之鄉啊。我終於找到了幾座嘟嘟噥噥、嘮嘮叨叨的小城。



我的聲音? 石頭的聲音?…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21, 2021 at 11:13p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英俊的阿爾卡德》

英俊的阿爾卡德曾對我說:

“只要葉茂枝繁的垂柳,


懸掛在那瀑布之上長留,


你啊,撫慰人的純潔姑娘,


你便是我的星辰,我的方向。”


可為什麼高懸的垂柳如常,


你已不把我放在心上?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ly 15, 2021 at 10:27a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水中女仙》

……我仿佛聽見一陣依稀的美妙樂音傳進我的夢鄉,還有一個低沈的音響,像是斷續的歌聲,音調幽怨、溫柔,在我耳邊回蕩。—— C.布律呂:《兩精靈》



——“請聽喲!——請聽喲!我是水中女仙,我用水珠觸碰你那發出清脆聲響的菱形窗玻璃,你的窗戶被淡淡的月色照亮。瞧,那領主夫人,身穿波紋長袍,出現在露臺之上,她出神地欣賞滿佈星星的美麗夜空和沈睡的秀美湖水。

“每一個波濤都是在浪中暢遊的水仙;每一道水流都是蜿蜒通向我宮殿的幽徑;我的宮殿建於湖底深處,造在火、土、氣三元素之中,遊移無定。…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27,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 為什麼他們用黑色的仇恨

為什麼他們用黑色的仇恨

答復你的生存,以色列?

你:來自一顆比其他都

遙遠的星球的

異鄉人。

你被賣到這個地球

為了讓寂寞繼續傳留下去。

你的根源在雜草中糾纏——

你用星群去交換…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21, 2021 at 8:56a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又是一個春天》

一切掀動人心的思想、欲念都是愛情的奴隸。 —— 柯勒律治

又是一個春天,——又來一滴露水,它會在我的苦杯中滾動片時,然後又像一滴淚水那樣逸去!

噢,我的青春!你的歡樂已被印上時光的冰涼之吻,時光在痛苦的懷抱中窒息,時光流逝而你的痛苦卻依然。

噢,女人啊!是你們奪去我生命的光彩!如果說在我愛情的離奇遭遇中有誰是騙子,那可不是我,如果說有誰受了騙,那準不是你們!…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19,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蒙芭菘夫人》

蒙芭菘夫人是個美貌出眾的人兒,她為拉呂騎士而死,而騎士卻不愛她;此事發生在上一世紀,的確如此。—— 聖西門:《回憶錄》 

侍女在桌上放置好花瓶和燭臺,燭光將紅黃的顏色映照到病人床前藍緞子的幃幔上。

“你認為他會來嗎?瑪麗艾特。——噢,睡覺吧,多睡一會兒吧,夫人!——是的,我很快就睡去,好在夢中永遠見到他。”



聽見有人正步上樓梯。“啊!該是他吧!”臨終的夫人喃喃而語,面露微笑,墓地的蝴蝶已掠過她的雙唇。

上來的是一名侍從,他受王后派遣,給公爵夫人捎來果醬、餅乾、藥劑,都放在銀托盤之上。…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18,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法國散文詩之父貝爾特朗作品選《西班牙情歌》

噢,英俊的阿爾卡德,我遠離芬芳的鄉土漂泊異地,只為的是追隨你啊;故鄉草地上的遊伴、棕櫚葉叢中的鴿兒都為我的遠離而嘆息。

噢,英俊的阿爾卡德,我娘親曾在睡床上朝我伸出痛苦的手;這手落下來,冰涼了,我在門檻上也沒有停下腳步為母親一哭,她此時正離開人世。



噢,英俊的阿爾卡德,當時是在傍晚,我和你單獨在一起,我倆的小舟遠遠漂離岸邊,故鄉馥郁的和風掠過水面而來要將我留住,可我並沒有哭哭啼啼。

噢,英俊的阿爾卡德,你當時欣喜若狂,你說我,你說我像那掛上千盞銀燈的宮闈的王妃,比月亮更迷人。…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15,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約瑟夫·布羅茨基散文詩《致一位考古學家的信》

市民,敵人,慫蛋包 ,蠢貨,絕對的

垃圾,叫花子,下流豬,避難猶太,討厭鬼;



一張被滾開水反復燙傷的頭皮




使疲弱的頭腦有被完全煮熟的況味。




是的,我們住在這裏:在這混凝土,磚頭,木製




的碎料堆,你現在前來篩尋。




我們所有的鐵絲都交叉,倒鉤,糾纏,鉤織。…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13, 2021 at 9:57pm — No Comments

【法】勒克萊齊奧《生活中,一切都重要》

生活中,一切都重要。

相對而言,在談論到一個人時,與其說他有學問的,我更願意聽到的是,他是一個人。

然後我會嘗試著問:他喜歡多少女人?他更喜歡紅頭髮的女人還是棕髮的?

他午飯吃什麽?他有什麽毛病?他受感冒,哮喘或便秘的困擾嗎?他頭髮什麽顏色?



他皮膚呢?他身體怎樣?他洗澡是淋浴還是泡浴?他讀什麽報紙?他晚上睡著容易嗎?他做夢嗎?他喜歡喝酸奶嗎?他媽媽是誰?他住在在哪間房子,哪個街區,哪個房間?…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11,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瑞典] 奈麗·薩克斯作品:致瓦爾特·穆希格

斯德哥爾摩貝格松街23



1959629





尊敬的穆希格(1899-1965瑞士文學史家)教授




我該如何向您表達我讀完《德國文學的毀滅》後內心的震動?…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6,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