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s Blog (320)

林婉瑜的詩《霧中》

落下以後

我才發現自己

是一片黃色的葉面

 

樹木垂萎以後

我才發現

自己是秋天

 

走錯了樓層…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May 2, 2020 at 11:51a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當我想及愛情》

過了很久

還是有人問我,愛情是什麽?

愛情是一糾剛被撫摸過

隨手溫,改變曲度的髮

 

是一封不敢再讀,不敢刪除的信

是畫,畫中的眼睛注視我,無論走到哪

是遠處的音樂,當我走去,四周轉為無聲…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夜晚已,降至呆水位的高度》

夜晚已,降至呆水位的高度

歇止的風和雨,說明冬臺決意

離開本島的決心

 

在一天將盡之時,追蹤光線

聆聽每一行經巷口的步伐

那足音是雨正漫步?風正離去?

或你的來臨?

 …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44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隊伍》

這早晨像往常所有早晨

陽光以金屬色澤撬開夢境

瞬間曝光因而無法繼續的夢

來不及播片尾曲,想必

也沒有續集了

 

孤獨的主角醒來,想著

怎麽開始第一個沒有你的場景…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34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暗示》

某暗示

我也說不上來

街道都已經冷清了

風穿入胸口

 

前方,像是光源一樣的東西指引我

但不是光

一片漆黑

本能地趨向前去…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33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海上》

降落以後

雨水稱作海洋

 

我與暗中的船

看望遙遠燈光

那些閃爍的燈霓,人聲,呼吸

繁華遍植的……

那是人間

牽系與紛亂的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31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 《剛剛發生的事》

昨晚電影裏下的雪

第三拍時,必要的旋轉舞步

睡眠以後,與日出對望

睡眠以前,月亮的形狀

你記憶這些,但這竟像是

剛剛發生的事

 

生之嚎啕,死之陰暗

淚之滋味,撞擊之痛…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29pm — No Comments

林婉瑜的詩《蛇》

並非刻意流浪,而是

被長年的鄉愁放逐

故鄉的街道

遺失了故鄉的記憶

 

在我曾路經千次百次的木材工廠

機械踏出數不清的腳步聲

沿著工業行進的協奏,我來到

剛剛收獲的蔗田…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pril 27, 2020 at 8:26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20)

39

我的雙眸背後,有一個旁觀者,他仿佛見過遠古時代的事物,熟悉混沌初開時的世間生活,而這些被人遺忘的情景在草莖上閃爍,在樹葉上顫動。他見到過暮色蒼茫星光閃爍時分蒙上新面紗的心愛的人的臉龐。因此,在他眼中,藍天像是為無數的聚散離合而痛苦,春風裏仿佛彌漫著一種強烈的願望——那對亙古世紀的悄悄私語的懷念。

40

逝去的青春送來消息,它對我說:“在微笑成熟為淚花,時光為未出唇的歌聲而痛苦的尚未降臨人間的五月的震顫裏,我在等著你。”…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22, 2019 at 7:12a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9)

37



我的小船呵,你的舵幾經損毀,帆也破成碎片,你常常飄向海洋,拖著鐵錨,你並不在意。可是這一次,你的船身上已經展開了一道裂縫,你的貨艙裝載的貨物又很沈重,現在是你結束航行的時候了,讓輕輕拍岸的波浪搖你入睡吧。

啊,我知道一切規勸警誡都是徒勞的。蒙著面紗的神秘的毀滅命運在誘惑你。狂風暴雨瘋狂地向你撲來。浪潮高卷,轟鳴接天,熱烈的狂舞震撼著你。

那麼,掙斷鐵鏈,我的小船,擺脫羈絆,無畏地衝向你的毀滅吧!

38…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June 22, 2019 at 7:12a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8)

35



昨夜,烏雲壓頂,預兆著大雨傾盆;陣陣狂風,搖撼著奮力挣扎的橄欖樹的枝條。我希望,在這暴風驟雨,孤寂淒清的夜晚,夢如肯降臨,他應化作我心愛的人來到我的睡夢中。

風兒仍在嗚咽著掠過田野,黎明蒼白的臉頰掛滿淚珠。我的夢也已落空,因為,現實是冷酷的,而夢也自有主張,獨斷獨行。

昨夜,黑暗沈醉在狂風暴雨之中,雨像是夜的面幕,被狂風撕成碎片;在這星辰隱匿,暴雨喧囂的夜晚,夢如化做我心愛的人來相會,現實是否會妒忌呢?



36…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55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7)

33



往日裏,鬧鬧嚷嚷的春天曾一路歡笑著闖入我的生活,把玫瑰撒滿大地,向曉的天空被無憂樹嫩葉的熱吻染作一片火紅。今天呵,春天穿過幽寂的小徑,沿著淒清郁悒的樹蔭,悄悄地潛入我獨處的小屋,靜靜地坐在露臺上,凝視著前面原野的綠色化為一片蒼茫的暗淡的天際。



34

像低垂的雨雲,告別的時候來到了。我僅僅來得及用顫巍巍的雙手,在你的手腕上系上一條紅色的絲帶。如今,正是摩怙阿花盛開的季節,我獨自坐在草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暗自思索:“你腕上還系著那條紅絲帶嗎?”…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55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6)

31



我的心上人呵,我似乎看見你,在萬物即將醒來的清晨,站在一道帶著快樂的幻夢的瀑布下,你的血管裏滿溢著它奔瀉飛濺的水花。也許,你正在天國的花園裏漫步,俏麗的素馨、百合、夾竹桃爭鮮鬥妍,繽紛的落英飄灑在你合抱的雙臂中,落在你熱情洋溢的心上。

你的歡笑像一支歌,但是,歌詞卻湮沒在萬物爭鳴的合唱中,湮沒在百花無形的銷魂的芬芳中。你的歡笑像隱身在心中的明月,你的雙唇像是窗口,月光從那裏照射出來。我忘記了原由,也不想知道它,我只記得,你的歡笑就是熾熱沸騰的生活。…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52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5)

29


隔著樹籬,我們的視線相遇了。我想,我有一些話要對她說,而她卻走開了。我要對她講的話,像一葉扁舟日日夜夜隨時間的浪潮而顛簸起伏。我要對她講的話,仿佛秋天的行雲,無止無息地四處追尋,又仿佛變成了黃昏時盛開的花兒,在落霞間尋找它已失去的時光。我要對她講的話,像螢火蟲似地在我的心裏熠熠閃光,在絕望的黃昏,探求它的深意。


30


春花怒放,就像我那未說出口的愛情的灼熱的痛苦。花兒的芬芳,帶來了往日的詩歌的回憶。我的心驀地綻出希望的綠葉。我的愛人沒有來,但我的四肢卻感到了她的愛撫,穿過芳香的田野傳來了她的聲音。憂傷的天空的心底有她的凝視,但是,她的眼睛在哪裏呢?熏風裏飄飛著她的親吻,但是,她的櫻唇在哪裏呢?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52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4)

27



我的盤中盛的是我所有的財產,我把它奉獻給你。我不知道明天我該將什麼供奉在你的足前?百花競奇鬥妍的夏日即將逝去,樹兒將花朵雕謝的樹枝舉起,凝視著蒼穹,我就像這株大樹。

但是,過去我奉獻給你的一切,那永存的淚水難道未曾使一朵小花四時不謝麼?

在這夏日將逝之時,我站在你面前,兩手空空,你願記住我奉獻給你的那朵小花,願用你的青眼來酬謝我嗎?



28…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9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3)

25

我緊握你的雙手,我的心跳進你那雙黑眼睛的深潭裏;我在尋找你,你沈默著不說話,永遠躲避我的追求。

我明白我必須滿足於這短促的愛情,因為我們不過是在路途中邂逅相逢。難道我有力量伴你走過這人群熙攘的塵世,領你走出這迷宮似的人生曲徑?難道我能有充足的食物供你度過那樹滿死亡之門的陰暗的旅程?



26



如果你偶然想起了我,我便為你唱歌。雨後的黃昏把她的陰影灑在河面上,把她的暗淡的光緩緩拖向西方;斜暉脈脈,已不適於勞作或遊戲。…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8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2)

23



我愛這鋪滿沙礫的河岸,鴨群在寂靜的水塘裏呷呷嬉戲,烏龜在陽光下曬暖;夜幕四垂時,漂泊的漁船停泊在高高的水草叢裏。

你愛那蓋滿綠茵的河岸,茂密的竹林郁郁蔥蔥,汲水的姑娘們沿著蜿蜒的小徑迤邐而行。

同一條河在我們中間流淌,向它的兩岸低唱著同一支歌。我獨自躺在星光下的沙灘上,傾聽著:晨光熹微中,你一人坐在河岸邊,傾聽著,只是河水對我唱了什麼,你不知道;它傾訴給你的,對我也永遠是個難解的迷。



24…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7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1)

21



一束花

我的花兒像乳汁一樣潔白,蜂蜜一樣香甜,美酒一樣芳酵;我用金色的絲帶將花兒紮成一束,但是它們逃避我小心的照拂,飛散了,只有絲帶留著。

我的歌兒像乳汁一樣清新,蜂蜜一樣甜美,美酒一樣令人陶醉;它們和我心的跳動同一韻律;但是它們——這閑暇時的寵兒,展開翅膀飛去了,只有我的心在孤寂中跳動著。…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6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0)

19



經書中寫道,人若年過半百,就應遠離喧囂的塵世,到森林中度隱居生活。然而,詩人卻宣稱:凈修林只應屬於年輕人。因為,那裏是百花的故鄉,是蜂兒鳥兒的家園;那裏,幽僻的角落期待著情侶們的私語的震顫。月華親吻著素馨花,傾訴著深情厚誼。只有遠遠未到五十的人才能領略其間的深意。

啊,風華少年,既缺乏經驗,又固執任性!因此,他們正應隱居在密林,經受談情說愛的嚴格訓練,而讓老人去管理世間營生。



20…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3pm — No Comments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9)

17

很久很久以前,蜜蜂在夏日的花園中戀戀不舍地飛來飛去,月亮向著夜幕中的百合微笑,閃電倏地向雲彩拋下它的親吻,又大笑著跑開。詩人站在樹林掩映、雲霞繚繞的花園一隅,讓他的心沈默著,像花一般恬靜,像新月窺人似地注視他的夢境,像夏日的和風似地漫無目的地飄遊。

四月的一個黃昏,月兒像一團霧氣從落霞中升起。少女們在忙碌地澆花餵鹿,教孔雀翩翩起舞。驀地,詩人放聲歌唱:“聽呀,傾聽這世間的秘密吧!我知道百合為月亮的愛情而蒼白憔悴;芙蓉為迎接初升的太陽而撩開了面紗,如果你想知道,原因很簡單。蜜蜂向初綻的素馨低唱些什麼,學者不理解,詩人卻了解。”…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February 19, 2019 at 4:4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